自由投稿
星期四, 2月 24,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军人假冒难民奇案:法兰克案庭审仍在继续

滚动

大约五年前,德国媒体曝光一桩奇案:一个名为Franco A.的德国联邦军士兵声称自己是叙利亚难民,成功骗取难民身份。对他展开的调查还显示,此人曾试图制造恐怖袭击,杀死对”难民友善”的德国政界人物。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1年五月开始,针对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法兰克(Franco A.)的庭审一直在进行当中。检方对他提出了严重的指控:策划恐怖袭击,违反武器及爆炸物管理法、偷盗以及诈骗。

法兰克被控策划对一些德国政界人物发动袭击,因为这些人实施了”对难民过于友好的政策”。检方坚信,法兰克的行为基于民族主义狂热,而他冒充叙利亚难民,是为了在作案后将疑点引向难民群体。

特警押送法兰克接受法庭审理。

案情败露后,法兰克曾长期逍遥法外,直到今年二月才被特警抓捕。目前他仍处于拘留状态。媒体报道称,法兰克被逮捕时曾极力反抗。

存在潜逃风险

法兰克的正式身份仍是联邦国防军士兵,不过接受司法调查以来,并没有再去履行兵役。他的军饷也被扣除了一半。被捕前他需要定期向警方报告行踪。司法当局称,这名嫌疑人存在潜逃风险,因此必须收监关押。

2017年,法兰克曾被关押过七个月,但最终联邦法庭裁定对其予以释放,理由是”此人并不存在制造反国家犯罪行为的紧急嫌疑。”法兰克承认他拥有多支武器,但没有实施恐怖袭击的计划。法兰克事件引发司法当局对联邦军内部右翼极端组织的清查。

双重身份:游走于难民营和军营之间

2017年二月,法兰克在维也纳机场试图取回一只他此前藏在厕所中的手枪时,被奥地利警方逮捕。对其进行指纹比对后警方发现,这名来自德国黑森州,父亲为意大利人,母亲为德国人的男子已以叙利亚人名义进行了难民登记,并被安置在巴伐利亚州境内。当时法兰克正在阿尔萨斯一个军营中服役,但他的假难民身份显然并没有被德国有关当局所发现。

法兰克所在军营中发现的二战德军画像和武器。

法兰克在奥地利获释后,接获奥地利通报的德国司法部门协同军事情报局(MAD)开始了针对法兰克的秘密侦察。调查人员很快发现了大量涉及极右思想的视频、录音和社媒聊天记录。随即于当年四月26日以”涉嫌策划恐怖袭击”罪名对其实施了逮捕。

法兰克在Illkirch的军营同其在Erding的难民营之间相距三百公里。

2013年,法兰克就读法国一家军事学院时,其硕士毕业论文中就充满了诸如”种族混合”和”民族消亡”等极端右翼的思想和言论。法方随即通报了德国军方,但德国联邦国防军只是对法兰克进行了一般性警告,并要求他重写硕士论文了事。

法兰克事件曝光后,德国联邦国防军开始了对军中极端右翼势力的清查活动。2020年7月,国防部下令解散了一支特种部队,因为这支部队中被发现多起涉嫌极端右翼的行为,武器丢失也相当严重。

难民机构严重失职

完全不懂阿拉伯语的法兰克居然能瞒天过海,骗得难民身份,也引起了人们对德国难民审核机构的强烈不满。2015年11月,法兰克以大卫·本杰明的假名前往联邦难民署申报难民,谎称他来自叙利亚北部,是受到压迫的基督徒。很快法兰克就被安置在巴伐利亚,并领取难民生活补贴,而此时此刻,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三百公里开外德法边境一座兵营里的职业军人。

德国难民署官员承认审核过程中存在”严重瑕疵”,但工作人员绝无”故意放水”的嫌疑。当时面对突如其来的难民潮,德国难民机构聘请了许多临时工作人员投入难民甄别工作。

针对法兰克的庭审此前多次被推迟,因为控辩双方各执一词,无法就犯罪嫌疑达成共识。举证工作也相当艰难,因为很多文档内容相互矛盾,无法证明嫌疑人是否真有犯罪计划。

主审法官禁止法兰克再次使用“反犹主义陈词滥调”这类词汇。

庭审中,被告人则极力否认有过谋杀及恐袭的计划,并试图为其极右思想进行辩护,去年12月,法官当庭禁止他再次使用”反犹主义陈词滥调”这类词汇。媒体报道称,庭审中还播放了他手机上的音频资料,其中有法兰克声称”打击政治敌对派,必须保留使用暴力的选项,不要害怕杀人。”等内容。一旦罪名成立,法兰克·A. 将面临最高十年的监禁。

 

 

转载自 德国之声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