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5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俄共被批已成中共党支部 俄政党攻讦开打中国牌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俄罗斯共产党被揭发收取中共金钱和其他好处,并被批评是在俄境内为北京服务的中国代理人。有分析认为,俄政党之间时常抹黑揭短,但打中国牌攻击对手十分罕见。这起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与俄政党之间各种台面下的互动和微妙关系。

俄共领袖久加诺夫2013年3月23日在国家杜马等待来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俄罗斯共产党被揭发收取中共金钱和其他好处,并被批评是在俄境内为北京服务的中国代理人。有分析认为,俄政党之间时常抹黑揭短,但打中国牌攻击对手十分罕见。这起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与俄政党之间各种台面下的互动和微妙关系。

出书演讲赚钱 与中国联系密切被批受贿

出书演讲赚钱 与中国联系密切被批受贿

出书演讲赚钱 与中国联系密切被批受贿

俄罗斯“祖国党”5月3日发表公开信,指责俄罗斯共产党,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和其他俄共高层从中国和中共那里获取金钱、其他形式的支持和行动指示。这封写给俄罗斯司法部长的公开信要求对俄共与中国的关系展开调查。公开信认为,俄共、久加诺夫等俄共高层的行为完全符合相关法律条款,有资格被列入到外国代理人的名单中。

公开信说,俄共高层人士频繁去中国旅行和发表演讲。久加诺夫的3本书被翻译后在中国出版获取稿费。久加诺夫的一个孙子也以留学实习的名义在中国学习中文和生活。另一位俄共高层,曾经担任过伊尔库茨克州长的列夫前科携夫人在一年中更有多达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国度过。

公开信说,通过演讲和出书等方式获取报酬可被看成以隐蔽的方式收受贿赂。“祖国党”因此认为,久加诺夫等人以隐蔽的方式获得外国资助在俄罗斯境内从事政治活动。

公开信还批评俄共高层不关心俄罗斯内部事务,反而在俄罗斯主要官媒上为中国和中共宣传。公开信特别提到俄共中央第一副主席阿福宁上电视在西藏,新疆,新疆棉等问题上支持中国,阿福宁还称赞北京为西藏和新疆发展贡献良多。

在俄共成员普遍高龄老化的背景下,阿福宁被认为是俄共内的一颗少壮派政治新星。甚至有人看好他未来能接替久加诺夫领导俄共。

俄政坛复杂 但拿中国做文章非常罕见

俄政坛复杂 但拿中国做文章非常罕见

俄政坛复杂 但拿中国做文章非常罕见

“祖国党”的公开信还特别引用了一家名叫“莫斯科新闻”的网络媒体针对俄共与中国关系的批评。这家媒体抨击俄共已变成中国的代理人,俄共许多主要成员都是财阀富豪,而中共也同样服务今天的中国大资产阶级,并不代表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劳工阶层。

俄罗斯将在9月份举行议会选举,目前各个政党已开始为选举准备。被定义为外国代理人的政党和个人,将可能被选举活动拒之门外。

有俄罗斯政治学者认为,这封公开信所引出的问题是,这是“祖国党”自己发动的一场攻击俄共的行动?还是“祖国党”受人指使,这仅是一场攻击俄共大规模行动的开始?

也有分析认为,在左翼阵营,俄共仍然是一股目前还无法被人取代的重要政治力量。在议会大选前夕,克里姆林宫可能借“祖国党”之手警告俄共和久加诺夫等人有把柄被掌握,如果久加诺夫们不听话,不按照官方的游戏规则行事,俄共和久加诺夫等人将会遇到麻烦。

俄罗斯政坛上各政党彼此攻讦的情况过去也有发生,但在俄中关系日益密切之际,拿中国做文章来攻击对手的举动却非常罕见。

俄共认为是正常工作 帮忙克里姆林宫外交有先例

俄共认为是正常工作 帮忙克里姆林宫外交有先例

俄共认为是正常工作 帮忙克里姆林宫外交有先例

俄共对“祖国党”的公开信嗤之以鼻。俄共主要成员,久加诺夫的新闻发言人和国家杜马议员尤先科说,一方面这是一起受人指使攻击俄共的行动。另一方面,俄共受欢迎程度提升,“祖国党”想用这种方式为自己获取更多支持,俄共不想被利用,为二流政党做广告。

尤先科说,与中共合作互动是俄共很正常的政治工作中的一部分,俄共从未想对任何人隐瞒。他说,俄共也同古巴、越南等国共产党合作,按照公开信的逻辑,俄共会成为所有国家的代理人。

不过,俄共也有在克里姆林宫外交活动中帮忙的先例。多年前俄罗斯支持西方和国际社会制裁朝鲜。那时俄共曾派代表团多次访问平壤,成为俄罗斯与朝鲜联系互动的另一条管道。

俄第二大政党 中国官媒喜爱采访

俄第二大政党 中国官媒喜爱采访

俄第二大政党 中国官媒喜爱采访

每年的列宁和斯大林出生和去世纪念日、五一节、十月革命节等到来时,俄共都必办活动。俄共目前是俄罗斯第二大政党。俄共的民意支持率一直较稳定,在12%到13%之间徘徊,但远远少于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而“统一俄罗斯党”同中国往来也很密切,双方同样有定期会晤机制。

近些年来,俄共领袖,俄共党员出身的学者、汉学家、政治人物等都是中国官媒喜爱的采访对象和座上宾。久加诺夫3月份对中国官媒表示,他们也在准备庆祝中共建党百年。他称,这对全世界和俄共来说都是件大事,多次访华的他为此感到自豪。

一些俄共党员出身的俄罗斯名人还喜爱把去中国旅行,参加各种研讨会,去莫斯科中国大使馆做客,参加各种中国豪华宴请的照片发表在社交媒体上炫耀。

保守民族主义政党“祖国党”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大约仅为1%。与多年前经常用暴力袭击外国人的光头党相比,“祖国党”被认为走文明道路推动俄罗斯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政党来者不善 同样与中国有联系

民族主义政党来者不善 同样与中国有联系

民族主义政党来者不善 同样与中国有联系

“祖国党”的后台实和际领袖是俄罗斯知名政治人物罗格津。罗格津曾是俄罗斯副总理,目前是与中国有很多合作关系的俄罗斯宇航局局长。

许多分析认为,“祖国党”与中国也有密切关系。有“祖国党”背景的一些经济学家,政客也时常去中国访问,其中有人还曾访问过北京天安门的毛纪念堂。

除了罗格津外,“祖国党”的另一名创建人是著名左翼经济学家和普京的前经济顾问格拉吉耶夫。但格拉吉耶夫也是俄共党员,他多年前还曾是俄共在国家杜马中的议员。中国媒体也喜爱引用格拉吉耶夫的话解释苏联解体,俄罗斯时政和中俄关系。

被批已不是传统共产主义政党 中国投入难获回报?

被批已不是传统共产主义政党 中国投入难获回报?

被批已不是传统共产主义政党 中国投入难获回报?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今天的俄共都由一群民族主义分子组成,久加诺夫的许多言论充满排外色彩,与共产党传统教义中的国际主义相违背。

尼科里斯基说,俄共这些人又很善于见风使舵,捞取红利,中国帮助俄共未必能获得对等回报。

尼科里斯基说:“我也看到中共的确在积极帮助俄共。双方定期会晤,让人觉得俄共不会孤立无援。但今天的俄共已完全是另外一种政党和另一种活动方式。”

尼科里斯基说,为取悦选民,久加诺夫等人现在都变成了东正教徒,俄共也可被称为东正教共产党。这与中共对待宗教的态度完全不同。

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代表俄共参加大选的莫斯科郊外的农庄主席和富豪格鲁吉宁在远东曾对选民表示,应限制中国移民和防止中国扩张。

其他一些规模较小的信奉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的俄罗斯左翼政党也批评俄共高层早已腐化堕落。一些分析人士说,在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环境下,俄共同样在克里姆林宫的牢牢控制之下。与一些体制外的反对派举办集会不被批准,集会遭驱散和参加者被捕不同,被称为体制内反对派的俄共举办集会通常都会被批准,也不会有人被捕。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