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2月 22,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陈竺:奖牌数突破历届冬奥纪录的中国 讲故事技术却没丝毫进步

滚动 推荐 大众观点

今年北京冬奥会上苏翊鸣摘金后,中国冬奥的战绩即超越历史最佳,最终凭借收获9枚金牌,超越美国,仅次于挪威和德国,排在金牌榜第三。

对于总是把奥运拿金牌跟国家强大联系起来的中国来说,奥运本身就是政治。2月15日,不到18岁的单板滑雪运动员苏翊鸣为东道主中国摘得本届冬奥会第6枚金牌,也是第12枚奖牌,使中国在冬奥会上的金牌和奖牌总数均打破了历届冬奥会的纪录。中国代表团此前冬奥最佳战绩是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取得的五金两银四铜,共11枚奖牌。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中国也曾获得11枚奖牌,但含金量不高,银牌和铜牌占比更多。今年北京冬奥会上苏翊鸣摘金后,中国冬奥的战绩即超越历史最佳,最终凭借收获9枚金牌,超越美国,仅次于挪威和德国,排在金牌榜第三。

战绩的推动,令这个期待被世界冠以强者之名的中国,更急于试图通过体育弥合差异打破界限,并继续乐此不疲地在全球范围内操纵舆论迎合自己的叙事。的确,当对国内观众和读者的消费内容已经有了很好的掌控,中国开始将自己的奥运会版本传播到境外,大量的数字工具让中国的叙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影响力,也更为精妙。

实际上,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抗议,从冬奥会一开始,就没有像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所希望的那样成为现实。相反,来自全球各地的很多运动员都对中国和北京赞不绝口。这至少可以显示,中国已经能够做到有选择地编辑事件的呈现方式,并延用至国外以及自如地呈现给国外民众。

在中国被禁止的推特上,中国的国家媒体和记者以及外交官都试图美化奥运会的形象,对场馆大加赞赏,对奥运吉祥物冰墩墩——一只穿着冰服的可爱熊猫人偶赞不绝口。数千个新的或以前不活跃的账户帮助吉祥物迅速走红——中国官方媒体将其作为吉祥物受欢迎的证据,进而证明奥运会也受欢迎。

中国最核心的自我宣传模式从没改变过,并常被机械式运用到任何事件上。扼杀掉所有相反的东西,宣传一切有利于官方的、让人愉悦的冬奥会故事,这对控制着官方媒体的中共来说已很容易。精心设计的冬奥闭环措施,使运动员、记者和其他参与者与公众严格隔离开来,像极了中国国内的信息空间,透明泡泡下是被一层层被监视的人墙。在官方宣传的“闭环”中,普通中国人看到或听到的几乎所有东西都经过了国家的策划与精心筛选,最终便实现了一个没有丑闻和批评的奥运会。

对中共来说,举办冬奥会与树立国家形象这一更大的政治目标密不可分。
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人自由式滑雪运动员谷爱凌,来到北京加入中国队,代表着她母亲的祖国中国参赛,并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两金一银,成为赛场内外焦点人物。

对于崇尚胜利和强者的中国,谷爱凌的雪山飞跃夺冠,就代表着中国强大了,谷爱凌成了美国人都来归化中国人的叙事的代言人,谷爱凌本人就是这个政治符号。在中国政府的强国逻辑下,谷爱凌享受着中国国家资源的庞大宣传,得到接不停的代言。谷爱凌的夺冠,更像一枚北京用以引燃中国民族主义爱国热情的火种,与此同时它却对谷爱凌的国籍争议不愿提及。

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让其欢呼声强烈而急促,就像其执政的中共曾声称要将这个大部分地区从未见过一片天然雪花的国家转变为全球冰雪运动强国的雄心勃勃。而这一切,都是中国在喊话世界,所有那些曾经罕见的景象在中国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谷爱凌和苏翊鸣这两位18岁的“天才”在北京冬奥会上一飞冲天,成为中国滑雪界新的领军人物。可如今总觉得,那些吸引大众关注的体育时刻与以往大不相同。或许是因为处在公共卫生灾难、政治气氛紧张危机面前,壮观的极限竞技奥运场面难以消解人们的焦虑和痛苦,运动员和他们的骄人成绩似乎黯然失色,冰上回旋或跳台滑雪的巨大跳跃都难以与之匹敌。他们夺冠时刻的欣快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只是暂时分散了人们对现实问题的注意力。

北京冬奥似乎没能很好地展示出人类能够做到最好的极限,且看起来恰恰相反,反而展现了人们得过且过的心态。毕生都在为奥运会比赛而努力的运动员们在层层危机中强迫自己忍受那些无法忍受的东西,学习去接受,并引领着他人去接受。至于带给人们的激励,也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那种激励人心、追求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将每一次失败化作最终胜利、将每一次挫折变为赋权与成功的故事。

看到中国媒体这样一篇报道,称尼日利亚媒体刊发了题为《北京冬奥会与非洲国家一起向未来》的评论文章。文章认为,冬奥会不仅仅是一场运动会,更是一种精神文化交融,可以超越分歧、促成团结、凝聚力量。在疫情依旧肆虐全球的当下,北京冬奥会如期举办给非洲和全世界带来活力与勇气、光明与希望,也为非洲和世界走近中国、了解中国打开了又一扇窗。北京冬奥会能带动非洲冬季运动的发展,推动中非体育及全方位交流合作向纵深发展,“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无限可能”。

但这种“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无限可能”的愿景,于中国当局而言,并非属体育领域,而只可能存在于政治层面。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5 月 前
体育無用
john chan
john chan
4 月 前
子曰: 残疾人应该多睡觉.不应该参加残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