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2月 18,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美国后院着火?中国布局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萨尔瓦多最高领导人本月在新的国家图书馆项目奠基仪式上公开感谢中国的援助,这是中国的影响力在中美洲得到欢迎和认可的最新例子。随着美中紧张关系的加剧,中国正在这个被视为美国后院的地区不断扩张。

2018年12月3日中国集装箱船中远海运停靠巴拿马运河

萨尔瓦多最高领导人本月在新的国家图书馆项目奠基仪式上公开感谢中国的援助,这是中国的影响力在中美洲得到欢迎和认可的最新例子。随着美中紧张关系的加剧,中国正在这个被视为美国后院的地区不断扩张。

这个图书馆是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Nayib Bukele)2019年访问中国的成果。萨尔瓦多在2018年与台湾断交、改与中国建交,中国提供了丰厚的投资作为回报,希望借此吸引更多的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向北京靠拢。

中国长期以来的活动主要集中在南美洲,但近年来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国政府看到了出于商业和地缘政治原因扩大其存在的机会,这也被视为对美国将战略重点放回印太地区的一种回应。

美中台角力

在中国与台湾的竞争中,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可能成为今年的一个焦点。台湾的许多邦交国都在这个地区,在美台关系不断拉近的背景下,中国将争取台湾的盟友视为优先事项。

在中国金钱外交的影响下,承认台湾而非中国的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分别减少到三个和四个,大多数国家在过去三年改变了立场,包括巴拿马、萨尔瓦多、多米尼加和尼加拉瓜。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拉丁美洲项目副主任葛丹(Benjamin Gedan)表示,相比南美洲,中国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也进行大规模贸易和投资,但动机不尽相同。

葛丹对美国之音说:“在这些国家似乎主要受地缘政治考虑的驱动,包括与台湾的激烈竞争以及希望在多边机构中获得支持。”

中国的经济砝码对该地区有吸引力。在2017年与台湾断交、改与中国建交后,巴拿马政府开始了自贸协定谈判,并成为该地区首个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国家,中国还在该国投资建设了超过20个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涉及桥梁、铁路和电力设施等。

葛丹说:“鉴于中共对孤立台湾的高度重视,很可能继续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投资。毕竟,北京很可能认为这些国家的收买成本相对较低,而且它已经取得了一连串的外交胜利。”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与中国合作对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缺乏民主的国家有额外吸引力,特别是美国力图应对这些国家的贪污腐败,对一些官员进行制裁。

在尼加拉瓜于去年12月和中国重新建交前,美国对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的助手实行了制裁。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去年批准了与中国的新经济合作协议,并称赞中国的公共投资“不附加条件”。此前,华盛顿将布克尔的一些亲密助手列入贪污腐败的黑名单。

洪都拉斯新总统卡斯特罗在胜选后曾表示,她有可能改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为了巩固邦交,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和台湾副总统赖清德1月出席了卡斯特罗的就职典礼,对洪都拉斯提出财政和发展支持。

许多中美洲和加勒比当局并非不清楚中国的示好是出于地缘政治考量,尤其是他们忌惮对北京愈加严重的经济依赖。大多数国家没有兴趣激怒美国,而是希望在美中之间保持斡旋平衡,这可能为北京的努力造成挑战。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拉美和加勒比研究中心代理主任索利斯(Luis G. Solis)预计,中美洲与台湾仍然保持邦交关系的国家-伯利兹、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不会很快改变立场,中国会将中心放在说服加勒比地区的岛国。

他说:“中国更有可能试图吸引东加勒比海的岛国加入其轨道,特别是由于中国对圭亚那和库拉索油田,以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感兴趣。随着委内瑞拉稳固地进入北京的轨道,中国更有力地推动其在该地区的外交活动将是非常有意义的。”

更大的外交愿景

中国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行动被置于“一带一路”倡议中,构成了中国在全球舞台上更大的外交愿景的一部分。

去年12月底,古巴成为最新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国家之一。除古巴外,加勒比地区的牙买加和其他六个岛国,以及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都已加入。

美国特别警惕的是中国正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大力投资和经营港口项目,未来北京可能将这些港口用作军事基地。

近年来,中国向萨尔瓦多的一个新的航运港口投入数十亿美元,在巴哈马的自由港投资了一个大型集装箱码头,那里距离美国最近距离不到100英里。中国还在该地区其他国家做了类似的港口和海港设施投资。

美国海军上将、南方司令部司令法勒(Craig Faller)曾指出,他特别担心中国拉拢巴拿马以控制与巴拿马运河相关的基础设施,并称中国可以利用其对该地区深水港的控制支持在全球军事部署。

在2019年,美国对萨尔瓦多施压,阻止了该国将沿海的佩里科岛(Isla Perico)卖给中国公司,后者提议在那里建造一个深水港和制造中心。近日有报道称,中国的国有公司仍在推进这个计划。

中国还加大了对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自然资源的投资。基于向可再生能源转变的国家战略,北京看中了加勒比海盆地国家大量的铝和稀土矿,牙买加两个最大的氧化铝精炼厂都由中国投资者持有。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莱伊(Rebecca Ray)表示,这些原材料将能够从加勒比地区通过中美洲运输到太平洋港口。因此,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外交利益内在地交织在一起。莱伊在过去八年一直追踪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经济往来。

莱伊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不是以季度利润为目标的短期趋势,而是以2060年为目标的长期推动。新的投资和生产机会将需要以持久的方式来追求,为此,中国以外交手段来补充经济参与。观察家们不应该对中国对与中美洲的基础设施合作或在加勒比地区的生产性投资重新产生兴趣感到惊讶。”

长期以来,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经济相当脆弱。该地区容易受到不断加剧的气候变化影响,给低洼岛屿和沿海地区带来更多自然灾害。同时,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利率上升,导致偿债负担增加和可能的资本外逃。

莱伊说:“这些国家对新的入境投资有很大需求。同时,西方投资者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没有表现出启动新项目或接触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兴趣。因此,任何新的潜在投资来源自然会被认真对待。”

美国有优势

专家指出,虽然中国在短时间内很难取代美国成为对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但中国对美国的传统势力范围构成了新的挑战,华盛顿有理由警惕看待北京的行为。

美国政府明确表示,中国在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日益增长的存在具有威胁性和恶意性。这一立场的表达伴随着美国最高级别的外交官和地区官员之间的直接对话。

去年9月,美国总统拜登向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巴拿马派遣了一个代表团,目标是听取这些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及其他经济需求。美国对该地区的新承诺有望在今年得到更具体的体现。

索利斯表示,美国在军事、经济、贸易和文化有关的事务方面仍占据优势。

他说:“如果这些优势通过积极的外交和坚实的发展议程得到充分的处理,中国的空间将被大大缩缩小。但这需要创造力,需要投入时间和善意,需要就移民、腐败和跨国有组织犯罪等敏感问题进行长期和富有成效的对话。”

还有分析指出,尽管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迫切需要基础设施投资,但其维持经济增长的最大障碍是治理不善,美国有望成为该地区更值得信任的伙伴。

对于一些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而言,与中国实体合作带来了非常真实的风险。据拉美当地新闻网站去年12月报道,厄瓜多尔政府正在起诉中国公司在大坝工程中偷工减料,严重损害了当地的环境和经济。

葛丹说:“与中国的伙伴关系可能会带来新的外国投资,但它只会加深治理方面的挑战,因为中国对腐败不感兴趣,缺乏透明度。”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