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2月 17,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徐国进

徐国进:联合国体系与未来国际治理机制的再造

滚动 大众观点

人类正处于全球化局势以来爆发一场世界大战的关键的选择点上。
对于经历了1980年代全球化局面的人类而言,21世纪崭新的国际治理体系的创建,应该要比20世纪世界各国付出的代价要小。在创建崭新的国际治理体系方面,世界上的主要国家——美国与欧盟各国、俄罗斯与中国都应该自觉采取文明行动。

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危机举世关注。然而,俄乌战争并没有像美国总统拜登声言的哪样,在2月16日打响。相反,相关消息却证明,俄罗斯已经撤回了部分部队。这立即使得本来紧绷的战争预期缓和下来。全球股市应声上涨而石油价格随之下跌。

对于俄罗斯的部分撤军,紧绷了数周的俄乌战争危机虽然缓和下来。然而,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现实乌克兰和俄罗斯双方在核心争端上的实质性让步。同时,美国认为俄乌战争的因素并没有根本消除,并且仍然有随时爆发的可能。

俄乌战争仍有可能爆发,这一点当然是肯定的。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实际利益冲突客观存在而且不可调和,必须以一方的实质性让步为前提,才能够达成相对的和解。

在俄乌战争危机爆发后,我们看到的是美国、欧盟与俄罗斯的频繁的外交斡旋,而未见联合国的出面调停。这再次证明:在世界面临战争威胁的关头,联合国体系已经完全失效,因此,联合国体系面临重大改组和如何继续存在下去的问题。

2022年2月4日是中国农历的立春日,也是第24届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之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到访中国9个小时,中俄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宣吿在一系列问题上的立场。普京声称西方大国正在利用北约防务联盟来攻击俄罗斯,不过普京否认俄国计划入侵乌克兰。

关于俄罗斯是否与乌克兰开战的问题,普京的终极决定应该向中国领袖有一个明确的交底。参加冬奥会开幕式仅仅是普京到访的一个表面活动,背后注定是中俄的经贸协议与如果战争发动的合作问题。在普京访华后的数日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纷纷撤离外交人员并且要求侨民自行撤离时,中国没有公开要求本国公民撤离,并且,中国驻乌克兰使领馆正常工作。

普京无疑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然而,乌克兰加入北欧与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同样坚如磐石。俄乌战争不管是否在2月16日打响,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战争的导火索已经安装完备,只是在什么时间点燃而已。

我们看到,在俄乌战争危机的全过程中,在人类面临爆发世界大战的如此关键的时刻,已经见不到联合国的任何协调行动甚至是具有促进和平作用的言论。

显然,在面对人类面临的一系列重要的国际事务之际,1945年组建起来的联合国体系已经事实破产,仅仅剩下一个徒有虚名的空壳。事实上, 人类进入21世纪依赖20多年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件,在事实上宣告了组建于1945年二战结束后的联合国体系已经破产。

首先是2001年“911”恐怖袭击的发生,是标志着联合国体系在国际实务中不能够发挥实质作用的一个时间上的起点,然后,直到2019年底首先爆发于中国武汉的“新冠肺炎”以及之后流行于全球的“新冠肺炎”大瘟疫,标志着联合国体系中的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其他的一些国际性组织,已经不能够有效地解决世界性的公共问题。可以说,在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的前20多年里,联合国体系在应对一系列重大的国际事件方面,几乎没有能够发挥设计之初的应有的作用。

对于联合国的5个常任理事国而言,应该说,其中的俄罗斯和中国在1945年之后都与原来的联合国的发起国存在很大的争议。比如,在2月9日,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谢尔盖·基斯利察发表声明称:“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绕过《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办理加入联合国的程序,非法宣布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乌克兰常驻代表指出,《联合国宪章》规定,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中国、法国、苏联、英国和美国。基斯利察强调:“我再说一遍:现行宪章说苏联仍然存在,但没有提俄罗斯。然而30年来,某些人一直坐在联合国大厅里,在他们座位面前放着一个’俄罗斯’的牌子,冒充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他们周围的每个人都认为这一切都很正常。”他还提议修改《联合国宪章》以收拾“这个烂摊子”。

至于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45年联合国体系中的常任理事国的地位,直到1971年才得以确认,之前则是“中华民国”。也就是说,“中华民国”才是联合国的最初发起国。

1945年6月26日,旧金山制宪会议结束,《联合国宪章》正式签署。宪章第23条明确规定: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为:美、苏、中、英、法。宪章同时规定“大国一致”原则:即安理会就非程序问题投票表决时,只要一个大国不同意,决议就不能通过。这被称为“否决权”。1946年1月13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成立,中华民国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到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两阿提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和安理会中的席位。

近年来,亚洲的日本和印度数次提出改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动议。毫无疑问,联合国体系必须进行实质性的改组。我们希望,崭新而有效的国际治理机制的设计和确立,不要通过战争的途径。也就是说,人类应该避免通过战争的结果而设计和确立崭新的国家治理体系。

总之,面对1980年代40多年全球化大趋势之后的目前国际局面,联合国体系显现的不仅体制僵化而且毫无作为。可以预见,人类的全球治理体系必将做出一场根本性的重组。也有可能,人类无数先贤梦寐以求的“世界政府”体系有可能得到加速诞生。

如果人类再次通过进行战争的方式而确立崭新的国际体系,那无疑是人类智慧的一场大失败。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21世纪爆发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似乎即将被点燃,各方面的情况显示战争因素正在快速升温中。自1991年以前苏联解体为标志的“冷战”时期结束以来,到现在为止,国际阵营的分野再次明显起来,一方仍然是以美国为首的阵营,另一方则是以中俄为阵线的对抗美国的国家。

其实,俄罗斯在1991年前苏联解体之后,已经不再属于共产主义国家。相对于欧洲而言,俄罗斯是一个异数。眼前的俄乌战争危机,从一定意义上看,体现了俄罗斯总体普京在处理重大问题方面的灵活性和远大眼光。

目前的俄乌局势以及中国南海与台海局势,已经为21世纪战争打开了一个清晰的窗口。我们可以判断,在未来的数年里,有可能爆发21世纪第一场世界大战。这不仅由于世界上已经存在数个爆发战争的具体的点位,更基于1980年代全球化趋势的转变以及2019年大瘟疫的爆发与世界主要国家经济金融危机所导致的不可自行克服的后果。人类正处于全球化局势以来爆发一场世界大战的关键的选择点上。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肯定,对于经历了1980年代全球化局面的人类而言,21世纪崭新的国际治理体系的创建,应该要比20世纪世界各国付出的代价要小。在创建崭新的国际治理体系方面,世界上的主要国家——美国与欧盟各国、俄罗斯与中国都应该拥有避免战争的自觉意识,并且采取文明的方式和方法化解共同面对的严峻问题。

2022年2月16日星期三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6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chan
john chan
5 月 前
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整天来放猪P,
又臭又长,
滚.
xguojin
徐国进
回复给  john chan
5 月 前

哈哈哈,又来啦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徐国进
4 月 前
子曰: 猪美2国学圈被吓断了腿,不能走,只能爬.
Reed
Reed
5 月 前

就评你一个旁观者的评论员角度就去批评一个几十年的领导人在处理重大问题方面的灵活性和远大眼光?

john chan
john chan
回复给  Reed
4 月 前

评 is wrong word.

xguojin
徐国进
5 月 前

我们可以判断,在未来的数年里,有可能爆发21世纪第一场世界大战。这不仅由于世界上已经存在数个爆发战争的具体的点位,更基于1980年代全球化趋势的转变以及2019年大瘟疫的爆发与世界主要国家经济金融危机所导致的不可自行克服的后果。人类正处于全球化局势以来爆发一场世界大战的关键的选择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