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科技合作项目受质疑,联邦风险指导纲领六月出台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阿尔伯塔大学校园东北角的卢瑟福楼(维基共享)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上个星期,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独家报道,西部阿尔伯塔大学继续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科学研究合作,项目中包括了“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上个星期,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独家报道,西部阿尔伯塔大学继续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科学研究合作,项目中包括了“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上个星期,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独家报道,西部阿尔伯塔大学继续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科学研究合作,项目中包括了“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上个星期,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独家报道,西部阿尔伯塔大学继续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科学研究合作,项目中包括了“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

加拿大的大学一向与中国有紧密的科技研发合作,但近两年,这类合作越来越受到特别的关注和质疑。 上个星期,加拿大全国发行的《环球邮报》独家报道,西部阿尔伯塔大学继续与中国进行广泛的科学研究合作,项目中包括了“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以及人工智能等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领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而其中的一些项目,加拿大的教授、研究人员已经和中国方面合作成立了公司,以便使加拿大开发的技术商业化。 新闻曝光后,阿尔伯塔省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尼古拉里德斯(Demetrios Nicolaides)随即发表声明称,要就此与阿尔伯达大学管理层交换意见。 在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中,尼古拉里德斯表示,他“对于加拿大知识产权可能被盗感到担心。同时,他更加担心,与中国的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用于中国的军事以及情报机构”。他还表示,欢迎“联邦针对这些严重紧迫的问题制定全面的框架政策”。 目前,包括加拿大公共安全、创新科技、卫生部、以及安全情报等多个部门代表组成的大学工作小组“科研卫士”正紧锣密鼓,收集意见信息,有望在六月底出台联邦层面的大学与外国政府合作风险指导纲领。 而同样在上个星期,联邦议会加中关系委员会(CACN)举办的听证会上,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Gorden Houlden)表示,自己担心政府这些做法会破坏加拿大学术自由的悠久传统。

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荣誉院长侯秉东教授(本人提供)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侯秉东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我不认为政府应该对大学进行具体的管理,大学的独立性或者说自主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政府开始对大学每个细节进行管理,这种控制就会越来越多,学术自由面临威胁。 学术界缺乏对外国窃取知识产权的警惕 米歇尔·朱诺-卡苏亚(Michel Juneau-Katsuya)曾担任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亚太地区主任。他对美国之音表示,面对中国多年窃取知识产权行为,加拿大的学界、政界缺乏应有的警惕。 他说:“加拿大学术界人士通常对接受情报安全部门的警告极度犹豫,无论这警告是来自安全情报局,还是来自皇家骑警,或是政府部门。” 他介绍说,在自己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多次目睹有研究者陷入困境,比如失去了知识产权,陷入复杂的纠纷,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危险,但为时已晚。 他分析说,中国针对加拿大大学的间谍行动主要包括:窃取正在进行中的大学科研项目情报;渗透一切华裔学生组织,尽可能地控制他们;以及在学术领域招募“有影响力人物”等。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加拿大政府过往曾大力支持大学研究人员与国外合作,得到资金支持,但现在,却要求在与中国合作上踩急刹车。而到目前为止,针对与中国的合作,联邦政府没有给出任何指导。 朱诺-卡苏亚先生也承认,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加拿大政府有责任。政府应该一早对相关项目提出指导,也应该对类似事件处理更加强硬。 侯秉东教授认为,当中的一个问题是,加拿大的教育属于各省政府管辖,而安全情报部门的大部分工作是联邦层面的,无论是大学还是省政府都无法就国家安全作出评估,这需要联邦、各省政府、和大学共同协调。 与中国敏感技术合作需格外谨慎 上个月,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以及议会的情报安全委员会(NSICOP)分别发布了年度报告,点名中国和俄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2020年,加拿大面对的国际间谍活动是冷战结束之后最严重的。 加拿大安全情报机构也曾多次提出警告,中国窃取加拿大敏感技术信息以及成果,合作研究成果可能会被中国用于军事设备以及对民众的监视监控等。 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渥太华大学科学技术与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Guaig-Johnston)有多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几年来,她一直就此向联邦政府提出警告。

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本人提供)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她曾专门就加拿大科技项目在中国的“合资企业”撰写过一份详尽的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中,例举了这类合资企业遭遇的困境,比如加方的企业拥有权比例太低,有些可能低到10%;加方常常受到中国合作伙伴的压力,要他们放弃更多的公司拥有权,要求技术转让,出售关键性技术等,这些努力的目标都是要取得这些科技成果的控制权。 她还强调,中国是举国体制,任何行动,大到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小到个人在加拿大校园的行为,都服从于“国家需要”。而在这一点上,中国的机构和个人几乎是没有选择的。 她举例说,比如中国政府的军事和民间科技融合政策,规定一旦军事科研需要,所有的民用科技成果都需要配合。这也意味着,加拿大即便是与中国的大学合作,其成果可能会在瞬间被转为军事使用,或是用于对民众的监控设备,我们必须加倍小心。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曾在去年专门就加拿大大学与中国的科技合作致函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称“与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没什么可担心的”。 邮件中称,“各国应该为教育与科技领域正常交流合作创造有利条件和舒适氛围”,“我们坚决反对把学术和科学研究中的正常交流与合作政治化,以及对中国军队进行妖魔化”。 不应关闭与中国合作研究的大门 侯秉东教授认为,中国将在未来科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加拿大应该保持与中国整体的合作,而不是对中国彻底关闭。 他说,我们和中国并非处于冷战,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表示,我强烈支持与中国继续进行学术合作,它会带来改变。这对中国有好处,对加拿大也有好处,但是,我希望能够避免出现的麻烦。 他承认,加拿大政府需要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在与中国科技研究中如果涉及敏感的课题,政府可以给出风险纲领指导,但是,在无需担忧安全的领域,应该继续与中国合作,比如医学以及环保项目。 根据报道,阿尔伯达大学从2005年开始与中国展开科技研究合作。目前,他们可以进入至少50个中国国家级的实验室,60位教授得到了中国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的90个项目资助。 而位于温哥华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中国问题专家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在加中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透露,UBC的300多名教授对中国有强烈的兴趣,各院校与100多个中国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加拿大大约有超过14万中国留学生。 “应该担心的是中国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前亚太地区主任朱诺-卡苏亚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不认为政府出台风险指导纲领会影响加拿大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 他称,这将会是一份指导性的文件,它只是发出警告,提出建议。政府不应该规定大学怎么做,但是政府应该为大学提供工具,比如如何对潜在的安全风险进行评估等,最终,还是由大学来做出决定。 他反而警告说,与中国的密切合作,可以令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对加拿大大学施加影响力。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她非常理解加拿大大学珍视自己的学术独立自由。不过,在得到金钱资助与国家安全之间要寻找平衡是不恰当的,在任何情况下,国家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他俩都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通过各种渠道,比如一些公司甚至大富豪对加拿大大学进行投资,邀请加拿大大学研究人员前往中国讲学,开发共同项目等,但这可能会给加拿大大学的独立带来限制。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2009年卡尔加里大学授予达赖喇嘛荣誉博士学位。这一做法令中国政府非常不满。而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中国教育部门不承认卡尔加里大学颁发的学位。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很显然,这类报复行动会对其他接受了中国资金的大学起到寒蝉效应,很可能会在是否支持校园里的香港民主行动,是否就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表态等问题上对大学产生影响。 她还表示,加拿大大学应该在究竟接受了多少中国资金上更加透明。 联邦政府风险指导即将出台 加拿大联邦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在三月份出台了一份声明,表示“加拿大拥有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它的开放与合作研究氛围受到越来越多的间谍以及外国政府干扰”。 声明要求加拿大的学术机构、研究单位、以及私人企业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学术发展时要格外小心。 联邦政府表示,正在制定的风险指导纲领中会包括“具体的风险准则,把国家安全纳入与研究伙伴的评估与考量之中”。同时,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项目潜在风险进行评估。 朱诺-卡苏亚先生表示,这份指导纲领是第一步,是个好的开始。 他说:“情报机构行动中最有效的保护就是人们的意识。这里是指大学意识到与中国合作的潜在风险,而不是安装多几个摄像头,监视系统,或是警报系统。 而侯秉东教授还建议,加拿大应该对其他西方盟国与中国的科技合作政策进行研究。同时,政府的指导纲领应该侧重于为研究人员提供便捷清晰的咨询和风险评估方式。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