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2月 15,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数百对跨国同婚卡关 台湾同性恋团体绑黄丝带促完成修法

滚动 港澳台

2月14日西洋情人节之际,50位跨国同性伴侣的当事人冒雨前往台湾行政院陈情,他们绑上四百多条黄丝带,象征即便在亚洲第一个合法承认同性婚姻的台湾,仍有近500对的跨国同性伴侣无法完成结婚登记,而且受限于疫情和法律,他们的外籍伴侣还被挡在境外,无法来台团圆。

台湾跨国同性伴侣和同性恋权益团体2月14日西洋情人节冒雨于台北行政院外集会陈情,他们呼吁台湾政府尽速完成相关法律的修正,以让部分卡关的跨国同婚能早日完成登记。(美国之音记者谭嘉琪拍摄)

2月14日西洋情人节之际,50位跨国同性伴侣的当事人冒雨前往台湾行政院陈情,他们绑上四百多条黄丝带,象征即便在亚洲第一个合法承认同性婚姻的台湾,仍有近500对的跨国同性伴侣无法完成结婚登记,而且受限于疫情和法律,他们的外籍伴侣还被挡在境外,无法来台团圆。 随风雨飘扬的黄丝带上写着近五百对跨国同性伴侣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交往日数。这些跨国同性伴侣,每一对都是自台湾2019年中旬、创亚洲首例合法承认同性婚姻以来希望在台湾结婚,却受限于修法进度延宕而无法完成结婚登记。

跨国同性伴侣台湾籍当事人 Joyce (右)和跨国同性伴侣台湾籍当事人 Andrew(左)参加2月14日的陈情集会。(美国之音记者谭嘉琪拍摄)

近五百对跨国同婚卡关 而且,台湾自从去年5月为防止新冠输入病例以来就禁止外国人入境,这些外籍的同性伴侣因为无法及时获得合法的配偶身分,至今仍被挡在境外,无法来台与另一半团聚。 对此,多个台湾同性恋权益团体,包括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台湾同志咨询热线、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彩虹平权大平台、台湾人权促进会和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等,也于周一(2月14日)同赴台湾行政院陈情。维权人士呼吁台湾行政院尽速将相关的修正法案送交立法院审核,以完成立法,让民政机关可以有法源,依法受理跨国同性婚姻的登记。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秘书长简至洁在台湾行政院外的陈情集会上表示:“这多年来,我们收到几百个同志伴侣来跟我们求助,因为疫情的关系,他们没有办法回台。因为疫情的关系,家人生病了,没有办法赴台探视,因为他们的伴侣不被台湾当作合法的家人。”

黄丝带上写著近五百对跨国同性伴侣的名字以及他们的交往日数。(美国之音记者谭嘉琪拍摄)

亚洲同婚第一光环褪色? 简至洁批评台湾政府拿了亚洲同性婚姻第一光环之后,却未及时完成修法或顾及跨国同性伴侣仍无法获得配偶合法身分的现况,而将他们的外籍伴侣挡在境外,至今无法结婚,也无法来台探亲或团聚。她说:“我们合理怀疑,蔡(英文)政府,你是不是收了所有的‘亚洲第一’的光环后,你就放任今天在场的所有跨国同志伴侣、放任我们在这里淋雨、放任我们在这里等待了,等一千天,没有结果。” 台湾于2019年5月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成为亚洲首例。目前同为台湾籍的同性伴侣或台湾国民与承认同性婚姻国家的外籍伴侣,皆可在台合法登记结婚。根据人权团体的统计,全球目前仅有29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也就是说,那些来自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国家的外籍同性恋者仍无法在台湾与他们台湾藉的伴侣登记结婚。 根据台媒中央社引述内政部的统计,截至去年8月,已有近6500对同性伴侣完成结婚登记,其中292对为跨国同婚。 台湾内政部去年9月发布新闻稿解释,跨国同婚登记依照台湾司法院的见解,须符合“涉外民事适用法”第46条所规定之婚姻成立的实质要件,若外籍同性恋者的本国法未承认同性婚姻,则因不具备其本国法的成立要件,与台湾国民所缔结的婚姻,即不被承认,也因此,台湾的户政机关现在仍无法受理此类跨国婚姻登记。 修法延宕 跨国伴侣代表跪求尽速立法 不过,为符合婚姻平权,台湾司法院已于去年1月将该法的修正草案送交行政院审核,期盼能解决台湾人无法与来自同婚未合法国家的外籍伴侣结婚的问题,修正法案目前还躺在行政院,有待完成审核并移交立法院,完成三读通过。 对此,台湾藉的跨国同性伴侣当事人 Joyce 在周一的陈情集会上以下跪的方式,向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陈情,希望台湾政府能尽速让她和她的外藉伴侣在台结婚。 不愿意透露中文本名的Joyc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她跟她的菲律宾藉伴侣Queenie交往了八年,希望在台结婚并共同生活。她们等了一年,还是等不到⟪涉外民事适用法⟫的修法曙光。 Joyce 说:“Queenie来到台湾,我们两个相聚,她前前后后用了三种签证,像是外藉移工的签证、旅游签证,那目前用的是学生签证。学生签证去年应该就要到期了,因为遇到新冠疫情,所以签证每个月可以自动延长,但这个政策并不是长久的,一旦终止了, Queenie是随时需要出境的。这是让我们这一年下来处于胆战心惊的状态。” 因为Queenie是一位厨师,Joyce説,她们希望在台湾互许终身后,能一同经营属于她们的餐馆或咖啡馆,这是她们的梦想。

台湾跨国同性伴侣在台北行政院外系了近五百多条的黄丝带,象徵近500对的跨国同性伴侣仍无法在台成家。 (美国之音记者谭嘉琪拍摄)

期待落空 外籍同志伴侣被挡境外 另一位台湾藉的跨国同性伴侣当事人 Andrew则抱怨,台湾政府的态度不够积极,因为台湾已经合法承认同性婚姻快三年,但对于卡关的跨国同婚,政府处置步调缓慢,让他在屡次的期待中,只感受到更大的失望跟伤害,现在他説他已经不对台湾政府抱太大的期望了。 不愿意透露中文本名的Andrew告诉美国之音:“走到今天已经到了快两年半、快三年的时间了,(台湾)政府对这方面还是迟迟地无法不作为。每一次去跟不同立法委员拜会的时候,他们都支持这个议题,但是却跟我们说,你要去跟执政党团说才有用。在这样子四处碰壁的情况之下,真的很不好过。一次又一次的期待,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Andrew的同性伴侣是日本人,他们交往了1450天。在疫情爆发之前,他们每三个月轮流往返台湾或日本见面,但台湾自去年中旬为了防疫,开始封锁边境,即使允许本国人和其外籍配偶入境,但因为Andrew的日本籍伴侣无法取得合法配偶身分,至今一直无法入境。 根据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的统计,目前至少有467对跨国同性伴侣在台湾等待合法结婚,其中,214对伴侣受疫情阻隔仍身处异国,无法相见。 针对同性恋团体的陈情,根据台媒中央广播电台引述行政院发言人罗秉成的回应,称苏贞昌非常重视同婚议题,不过,有关司法院拟放宽跨国同婚相关限制的修正草案,行政院仍须研议相关配套措施及影响评估,也要持续与各界及立院党团沟通,在各项法制配套上取得共识。 对于同婚合法化的进展,台湾目前仍有部分保守团体持反对的意见。例如,反同团体“下一代幸福联盟”就主张“同性婚姻与多人婚姻、摧毁婚姻,只有一步之遥。(同性恋者)争取婚姻权是希望透过社会对同性婚姻的认同,从而彻底摧毁传统婚姻的概念。”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