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5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安法》下的“新香港” 调查显示六成人认为学术自由受限

滚动 港澳台

多位香港学者指《国安法》概念不清,无形恐惧令师生自我审查,更引发“举报潮”。

调查显示六成人认为学术自由受限

北京在港强推《港区国安法》近一年,香港学术自由每况愈下。继早前在全球学术自由指数中,香港被评为D级,排名低于柬埔寨后,香港民意研究所最新调查发现,近6受访者认为《国安法》法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大,45 %受访者认为香港的大学管理层并未努力保障学术自由。多位香港学者指《国安法》概念不清,无形恐惧令师生自我审查,更引发“举报潮”。

香港民意研究所周五(14日)公布最新调查结果,研究所于5月初以电邮和网上问卷成功访问7216名12岁或以上香港市民,59%受访者认为《港区国安法》对香港学术自由的限制大,而认为“限制少”的受访者只占26%。另外,45%受访者认为香港各间大学的管理层并没有努力保障学术自由,而认为“有努力”的只占29%。

《国安法》带来“寒蝉效应” 高教界自我审查

香港伍伦贡学院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李敏刚认为,《国安法》声称尊重香港《基本法》所保障的学术自由,惟结果反映未能取信于民,近期师生政治言论和活动被禁事件频生,打击市民信心。

李敏刚说:“现在学校对学生的言论,自己以为有可能抵触《国安法》,就已迫不及待批评学生。大学管理层会认为这些东西少谈为妙,难免会增加大家对学术自由的疑虑。”

2021年4月15日,香港的一所中学举行的国家安全教育。 (美联社)

李敏刚强调,学术自由的价值,在于借着不同意见之间的辩论,推动社会进步,而校园内各类活动也是学术自由重要一环。不过《国安法》实施带来“寒蝉效应”,令学校管理层、教师以至学生自我审查,尤其是涉及政治的议题,“以前可以教的,现在不知道可不可以教”,认为不利社会发展。

《国安法》后高校管理层成惊弓之鸟

《港区国安法》去年7月实施后,多家香港高校相继以“可能触犯国安法”为由,禁止校园展览和活动,更审查校园“民主墙”内容。香港中文大学去年更主动报警,指有人在毕业礼期间在校园“展示港独横额及旗帜、高叫港独口号以及颠覆国家政权口号”, 指其行为“触犯国家安全”。

而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大学早前先后与学生会切割,指学生“言行偏激”,更收回学生会资源。而在香港大学管理层对学生会“出手”前,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点名批评香港大学学生会抹黑国安教育,表示“需要猛药去痾,去除象牙塔中的’恶瘤’” 。香港大学管理层在官媒发声后不久,就主动和学生切割。

师生承受沉重无形压力 疫情后或现“离职潮”

香港城市大学教职员协会前主席谢永龄表示,《国安法》条文概念模糊不清,如“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机密”和“勾结外国势力”等,演释各有不同,令教师成为“高危一族”,特别是教授国际关系、历史、政治学、人口政策的教师。部分香港的大学更要求录影教学情况,又担心被人向香港国安处举报,惟恐稍有错失就会使拥有权力的人“不高兴”。

2020年11月20日,国家安全局的警察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新亚书院标志。(路透社)

谢永龄说:“经常处于恐惧、困扰,其实做人不应经常怕犯错,这是很可怜的。那种无形的压力,一时又怕录影会说错话,一时又怕得罪人,学生又会挑战你,警告会投诉你。”

谢永龄批评,大学理应为师生言论、学术自由提供保障,挺身而出承担更多责任,让师生放心研究,然而现实却事与愿违。他明言香港的大学管理层只求明哲保身,对此表示失望。他表示,在恐惧之下,教师被迫在教学和研究过程中自我审查,形容被《国安法》“绑手绑脚”,局限香港学术发展,增加教员的离心。他更预测,当疫情缓和后,香港高教界将出现教师“离职潮”。

教师因和议员合照被学生告密

非政府组织“中科监察”研究员潘麒智补充,香港国安处现时每月平均收到4万宗举报,并举出其一实例,表示有教师只因与某立法会议员合照,就被学生告密,要求校方解雇。潘麒智表示,现时学校并无为教师工作提供任何保障,不少教师或趁暑假后“逃亡”。

而除了香港本地调查,总部设于德国的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3月公布的“2020年全球学术自由指数”(Academic Freedom Index,AFi) 及评级,香港跌至D级,排名更在柬埔寨后。美国国际学术机构网络“Scholars at Risk”(SAR)警告,香港学者和学生正遭受无法逆转的破坏,促请港府和大学确保学生和学者的权益,停止一切侵犯学术自由和院校自由的行为。

记者:吕熙 李智智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