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2月 11,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归化政策激化奥运迷的民族主义情绪

滚动 中国大陆

为了拉抬夺金概率,中国在此次北京冬奥前归化数十名的外籍球员,其中两位来自美国的归化选手谷爱凌和朱易受到的两极化待遇引发关注。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归化政策现阶段看来不仅无法保证金牌入袋数,对提振冰雪运动的长期效益也仍有待观察。部分专家更直言,中国的归化政策短视近利,不仅激化了中国奥运迷的民族主义情绪,对归化球员也来巨大压力。

来自美国的归化滑雪运动员谷爱凌获得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 (2022年2月8日)

为了拉抬夺金概率,中国在此次北京冬奥前归化数十名的外籍球员,其中两位来自美国的归化选手谷爱凌和朱易受到的两极化待遇引发关注。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的归化政策现阶段看来不仅无法保证金牌入袋数,对提振冰雪运动的长期效益也仍有待观察。部分专家更直言,中国的归化政策短视近利,不仅激化了中国奥运迷的民族主义情绪,对归化球员也来巨大压力。

中美混血的滑雪女将谷爱凌(Eileen Gu)2月8日在完成“空中转体4圈半1620度”的高难度动作后,完美落地,逆转夺冠,为个人、中国女运动员和中国队摘下第一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的金牌。 谷爱凌的高超技术获得中国观众和官媒的满堂彩,但外媒对她能否超越美中地缘政治的分歧不无质疑。赛后记者会上,英国卫报记者问她如何面对来自美国社媒的批评时,谷爱凌的回应充满自信。她说:“我只是一个18岁女孩,希望可以享受我自己的生活,我并不是很在意别人是否满意,我竭尽所能,也享受整个过程……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基于共同利益,我觉得会带来更大的好处。如果有人不相信这就是我的初衷,那只能说明,他们可能没有足够的同理心去理解别人的善意。” 微博上中国网民赞声不断,许多人称谷爱凌“逻辑清晰,是位大气的姑娘”,也有人说她“霸气”,称“这就是美式教育培养出来的自信”、“很美国的回答、很中国的牛逼”。也有网民说:“谁能够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通过专业推动很呈现东西方文化的融合之美,谁就拥有美好未来,谷爱凌做到了。”

来自美国的归化滑雪运动员谷爱凌获得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2022年2月10日)

谷爱凌金牌背后的名与实:中国的金牌、美国的训练 在中国拥有超高人气的谷爱凌出生于美国加州,3岁开始滑雪,但直到青少年时期才开始规划专业的滑雪生涯,2019年初,年仅15岁的她代表美国在意大利赢得坡面障碍技巧的世界杯冠军,一跃成为美国教练们心目中的奥运明日之星。不过,数月后,说着一口京腔的谷爱凌宣布将代表中国,而非美国,出赛北京奥运,让美国滑雪圈大感惋惜,因为谷爱凌被看好能包办本届冬奥之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技巧赛、坡面障碍技巧赛和女子大跳台的三项滑雪金牌。 面对滑雪,现年18岁的谷爱凌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她之所以热爱滑雪是因为对恐惧感所带来的挑战上了瘾。她说,完成一系列动作后,化茧成蝶的那一刻,让她热爱且沉迷。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关中心兼任研究员严震生认为,相较于中式教育下的孩子,谷爱凌勇敢、无畏、自信地展现自我的特质,证明了来自美国的训练功不可没。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国关中心兼任研究员严震生

严震生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比较自由(式)教育,能够主动表达意见的一种训练。所以她(谷爱凌)在谈吐方面,不会有问题。不仅是技巧,还有展现的自信、力跟美的感觉,这(是)美国比较容易培养出来,出场的气势等等,不能不说和她美国成长背景是有些关系的。” 谷爱凌在国家认同上倾向中立,她常说自己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不过,严震生观察,谷爱凌曾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之抗争运动,并公开反对美国社会对亚裔的歧视,这可能是她选择代表中国的原因之一,因为部分曾代表美国得奖的华裔选手仍有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接受的疏离感。 中国归化政策能推升冰雪运动? 此次冬奥,中国派出史上最多的174名运动员,包括数十名“归化兵”。根据冬奥官网,中国冰球男子代表队25名球员中,有19人是归化球员,其中加拿大籍11人,美国籍7人,俄罗斯1人。另外,中国女子冰球队也有13名归化球员,但他们在2月3日的女子冰球赛以1-3比数不敌捷克落败后,遭部分网民批评为“给中国拖后腿”。 中国冰球队之所以招收外籍佣兵,跟中国并不热衷冰球运动有关。据统计,2019年中国注册的男女冰球运动员总计不到五百人,其中选手素质良莠不齐,符合奥运参赛资格,甚至有实力夺金的球员寥寥无几,从冰球到滑雪、滑冰都面对类似的困境。

位于湖北武汉的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

对此,位于湖北武汉的智库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认为,中国仍非冰雪运动强国,归化如谷爱凌的外籍球员确能提高中国的冰雪运动成绩,而中国市场也提供外籍球员归化的诱因。不过,归化政策并非万灵丹,可能因此招来投机型运动员,挤压到中国内部优秀人才的机会。 陈波告诉美国之音:“国家队是一个极大的国家的荣誉。但是很多归化的球员不一定有这样的爱国情绪,或许他就没有这样的动力去为中国拚博。这可能会造成一些观感上的不好,就是说,他们其实并不是想要成为中国的国民(而)参加中国国家队,而是因为他们想要在中国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 陈波认为,归化球员须先有国家认同,并愿意植根在中国,才能真心为中国拚博夺牌,并为中国的冰雪运动做出长远的实质贡献。 中国球迷“成王败寇”心态 专家:缺乏运动家精神 观察人士说,中国现阶段的归化政策不仅无法保证金牌的入袋数,对提振冰雪运动的长期效益也还有待观察,但眼前的短期效果则是激化了中国奥运迷的民族主义情绪,并加大对归化球员的压力。 以19岁的花样滑冰女将朱易为例,来自美国加州的她于2018年归化中国籍,曾代表中国征战各大赛事。她分别在2月6日的冬奥花滑团体赛女子单人短曲项目,以及2月7日的女单自由赛两度滑倒,被中国网友以各种难听的字眼骂爆,其中,关键词“朱易摔了”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逼得微博官方出手排查上千个违规帐号,并将“朱易跌倒”、“朱易搞砸”等攻击性字眼删除,才平息了这一场网暴,也引发外媒关注朱易与谷爱凌受到的两极化待遇。 对此,谷爱凌透过社群软件Instagram为朱易缓颊,她贴文表示,中国网络对朱易的风评“明明90%以上都是正面且振奋人心的。”不过,引来部分IG网友批评谷爱凌粉饰太平。另外,谷爱凌也在受访时为朱易送暖,她说,很多运动员都曾在大赛上摔倒,但最重要的是,在安全的基础上享受比赛过程,并具有运动精神。

位于台北的知名球评石明瑾

位于台北的知名球评石明瑾指出,他观察过无数赛事,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操的确特别旺盛,尤其对归化的球员特别严苛,也缺乏运动家精神,这是中国短视近利的归化政策所造成的。 石明瑾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你(中国)设定在夺牌,那当然夺牌的就会得到称赞,不夺牌的就会受到攻击。假设今天是谷爱凌在赛场上滑倒了而朱易拿到了金牌,我相信她的评价就会完全不一样。这次(中国)归化的目的到底是想要(长远)发展这个运动,还是说就是这一次,因为我是主办国,我想要夺牌,那下次不是我主办的时候,我也无所谓。” 石明瑾认为,中国对归化球员下了重本,要他们助攻致胜的企图很强,但这容易激化球迷观赛的民族主义情绪,当归化球员在比赛中挫败或表现失常时,相对受到的反弹力道也会特别大。 观察人士:台湾黄郁婷事件沦为政治操作 北京冬奥开幕以来,除各国外交抵制的阴霾外,各界对中国人权纪录的批评声浪也仍不绝于耳。面对争议,不管是中国还是部分归化球员,如谷爱凌在双重国籍的争议上,经常将“运动与政治脱钩”挂在嘴边。但冬奥竞技场外,政治操弄事件仍时而可见。

台湾滑冰选手黄郁婷正在荷兰的世界滑冰锦标赛中参加比赛。 (2019年2月23日)

台湾代表队的竞速滑冰女将黄郁婷日前将身穿中国队服练习的影片上传至社群媒体,引发台湾舆论批评。黄郁婷事后解释,该片为早前在美国盐湖城培训时所拍,她辩驳说“在运动界里,没有国籍之分”。虽然她也为自己的政治敏感度不高而致歉,但这一席话火上浇油,引爆台湾民众怒火,掀起取消黄郁婷资格的声浪。 对此,台湾前国策顾问郝明义透过脸书分析指出,这若非黄郁婷一时兴起的举措,便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操作,他呼吁台湾政府不可不慎。

位于台北的日本产经新闻社支局长矢板明夫(Yaita Akio)

长期关注台湾问题的日本产经新闻社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则批评,国家认同为大是大非的问题,黄郁婷的表现不仅不妥,更恐有引狼入室的遐想。 矢板明夫告诉美国之音:“代表台湾参加奥运会的人,你穿台湾的敌国—中国的运动服,有可能被政治利用,向国际社会发出台湾人都想统一的错误的信息,这点我觉得是很不可取的。中国对台湾的渗透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威逼利诱下,(被)当作统战样板的人有很多,即使没有黄姓选手,可能还会有别的选手,以后可能被中国利用、被渗透的方式,一定要小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