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5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成都中学生坠亡案盖棺论定 集体回避一关键问题

滚动 不平则鸣

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楼案有了新进展。5月13日,中国官方媒体独家公布了学生坠楼前的监控视频后,成都警方宣布已在父母签字同意后将学生的遗体火化。

成都中学生坠亡案盖棺论定 集体回避一关键问题

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楼案有了新进展。5月13日,中国官方媒体独家公布了学生坠楼前的监控视频后,成都警方宣布已在父母签字同意后将学生的遗体火化。不过,一系列官方的信息操作及言论管控却引发更多的质疑,南方报系出身的资深媒体人程益中说,中国社会正在集体回避一个关键问题。

当地民警:“从这个视频可以看见他在割手腕,时间持续了大概十分钟……。”

 在十六岁的成都第四十九中学生林唯麒坠楼身亡案发生后第四天,中国官方媒体央视13日以直播方式“独家披露成都49中林同学坠亡监控视频”。

央视记者与当地警官一问一答,还原林唯麒在坠楼前通过14个监控镜头记录下的33分钟。画面里林唯麒离开自习教室,一度到水泵房疑似割腕,最后再走向实验楼五楼。

当地民警: “这是最后的画面,18点39分出现在五楼的廉廊……,然后视频进入到一个盲角区域……。”

央视记者:“小林同学最后就在这里消失了。”

中国官方媒体央视5月13日播放的监控视频片段(视频截图)

18点49分,另外一个镜头拍摄到林同学的坠楼身影。按照官方说法,救护车在19点06分进入校园,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生张杰在19时10分许宣布林同学死亡。

三份“官方通报”后    结案火化   

从9日事发至今,大众仅通过三份“官方通报”了解事情的始末。

第一份官方通报是10日晚间,由当地教育局发出,称坠楼案为“个人行为”,但林同学母亲在微博上表示“不认同”,更批评无法看到关键录像、无法与同学老师交谈。此事开始在中国互联网上,以及成都四十九中的校门口引起巨大的怒火,要求真相。

(校园前抗议视频音)

第二份官方通报出现在11日晚间,由当地警方发出,称调查后确认为“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且“家长无异议”。

第三份官方通报在13日下午,央视独家披露的监控视频播出不久后,成都警方发出通报称,林同学的遗体今天“已经其父母签字同意后,在成都殡仪馆火化。”

本台自11日以来多次尝试联系林家家属,但无人接听或已关机。林母的微博号最后一次更新也停在11日。

本台13日试图联系几位四十九中学生家长,但皆以安全考量回避受访。

成都中学生坠亡引众怒(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程益中: “集体回避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我跟朋友还是半信半疑的,这些都是官方喉舌的媒体,小一点的事件它们不报道,大一点的事件它们要经过层层审核,审核就有人工和权利在里面干涉,所以独立性太差了。”成都居民谢俊彪1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其实这事为什么吵得沸沸扬扬,就是以前有太多这种例子,关键摄像头坏呀、关键影片缺失呀……,每次都搞这种(招数),就像每次都喊狼来了,现在就算你是真的,大家也都不相信呀。百姓对官方的不信任,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每次都是这个套路。”

前《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参与《新京报》创刊的首任总编辑程益中观察,此案演变成一个“超级传播事件”,最后新华社、央视等官媒对地方当局处置貌似提出尖锐的问题与观点,“但大家也都回避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极其显而易见的答案:为什么每次遇到类似的突发事件或天灾人祸,当局首先都会想方设法封口和压制舆论报道,接着都会采取偷偷摸摸、欲盖弥彰的愚蠢处理方式?”

程益中说,答案很简单,因为中国的“事实”是由“只许赞美不准批评”、只“追求超稳定结构的单极统治思维”决定的。

“这样情况下,就不可能有任何质疑领导人的声音出来。人民日报、新华社,历史上造过的谣、撒过的弥天大谎,制造的天灾人祸还少吗?现在中国所有的媒体都变成中共的喉舌,怎么信呢?没道理相信啊!”

在中国官媒独家调查“还原真相”后,中国网民反而提出更多的疑问:如果事实真这么单纯,为什么一开始遮遮掩掩?  为什么一开始用力发声哭喊的家属,不再说话了?  为何关键的录影,总是有理由消失或不存在呢?  另外,为什么百姓、独立媒体无从提出质疑与批评呢?

“像我们这样的人”

一位自称是新闻系在读学生的网友Hammlittlemin11日在微博上分享自己当日晚间自发赴成都四十九中采访拍照,最后被警察暴力对待、要求删除照片的经过。

“我现在坐在地上编辑这些内容……刚才我边走边哭,我想去讲述一些东西,但没有能力。我不希望这件事被纱布盖上,不希望这件事被人遗忘。”他写到。

目前,这个帐号已遭删除。但他记录下的几张现场抗议者拿着白花求真相的照片,被网友截屏传开。

成都49中学生林唯麒死后,不少民众聚集在涉事学校门口要求官方公布真相。(微博截图)

“我在任(中国媒体总编辑)的时候,当局的管控已经是这样了。每当一件事发生的时候,官方禁令比你的记者跑得快得多。记者还没到场,十条禁令都过来了,或直接打电话给你。只不过那时候还有像我们这样的人……、这样的编辑记者……。”程益中感叹到,“经过这麽多年的整肃打压,这种人都不存在了。”

在北京的中国资深媒体人唐建光也在微博上发长文问道,“媒体从去了现场发不出稿,到发不出来就不去现场,也就逐渐失去了公众的信任。没有媒体和记者,这个世界会更好吗?”

这则微博已被删除。

11日亲自到了校园现场的成都公民谢俊彪被抓到派出所、挨了顿打,他说这两天持续“被关心”,包含在网上骚扰他、并扣他“境外势力”大帽子的五毛大军,以及公安单位。

“这两天(派出所)继续在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也给我朋友打电话,让我朋友劝我别再去校门口,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就不去了嘛,再去就又把他们招惹毛了。” 谢俊彪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我就是去校门口拍个照,我都没吭声就被这样拉到派出所,还打了我。这些动作不就越让人质疑你官方到底在隐瞒什么?”

与此同时,当地警方透过官媒辟谣称没有禁口令,网传“学校让学生三缄其口”等消息也不属实。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传播学系系主任邓建国在微博上写下一段话,如果没有事实,责任和权利就没有清晰的边界。事实是理性的根基,消灭事实必将消灭理性,带来终极的危险。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