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2月 9, 2022
Tuktuk,极速新闻!

高科技人才靠过来 《美国竞争法》或放松绿卡配额 美中人才竞争白热化

滚动 国际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纳入了面向理工科博士学历人士的绿卡发放国别配额豁免的条款。分析认为,该条款如果生效,中国顶尖科技人才留美将更加便利,同时为美国在美中科技人才争夺战中提高竞争力。

资料照:美国绿卡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纳入了理工科博士学历人士的绿卡发放国别配额豁免的条款。分析认为,该条款如果生效,中国顶尖科技人才留美将更加便利,同时为美国在美中科技人才争夺战中提高竞争力。

新法案旨在帮助外国创业者和STEM博士毕业生快速取得绿卡

美国国会众议院2月4日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法案中包括了两项对中国技术人才赴美创业和希望获得美国绿卡的中国博士生颇具吸引力的条款。

法案提议为外国科技公司创业者设立“W”非移民签证类别。根据这一条款,外国新创企业的创业者的持股额度和公司投资规模如果满足一定要求,该创业者可以申请美国“W”签证赴美,在美国扩展业务,在满足一定的经营条件后可以获得美国永久居民(绿卡)身份。

法案还为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类)专业的外国博士毕业生申请美国绿卡豁免国别配额限制。

目前美国每年发放给职业移民的绿卡数约为14万份 ,但任何国家申请者获批的上限不能超过总移民配额7% ,因此造成包括中国、印度等国的职业类移民申请者绿卡申请积压的情况。部分国家申请人等待时间长达20多年。

有分析说,《美国竞争法》相关的移民条款若生效,美国雇主能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研究人员快速争取到绿卡,包括那些职业生涯早期和从事尖端工作的技术行业人士,为美国获得显著的人才竞争优势。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还需要与国会参议院的相关法案进行两院协调,达成一致协议后才能正式在国会通过、并送交白宫由总统签署生效。如果法案中的移民条款能够施行,将对美国吸引和留住外国技术人才增加更多吸引力。

美国《福布斯》杂志高级撰稿人、非政府组织美国政策全球基金会(NFAP)执行总监斯图尔特·安德森(Stuart Anderson)撰文说,如果条款生效,将是美国国会30年来最重大的移民立法。

据美国政策全球基金会统计,美国大学的STEM专业研究生中,70%以上来自外国,一项仅限于美国大学STEM领域博士学位的移民改革措施每年可惠及1万多人;由于《美国竞争法》还允许在外国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毕业生在美国依照新法的规定申请绿卡,因此每年潜在受益的人数可能会更高。

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数字经济研究员、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数字中国”(DigiChina)项目主编魏光明(Graham Webster)说,《美国竞争法》中的技术移民改革条款对那些符合资格的人来说“意义重大”。他说,美国目前的技术移民制度让在美国工作的外国专才经历“高度不确定而且往往令人痛苦的过程”。

但魏光明同时认为,法案只是移民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中的一小部分。

他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如果美国真的想从在美培训或希望在美国工作和贡献的人的才能中获益,这只是必要改革的一小部分。”

大量中国顶尖科技人才“流美”

中国每年培养的高学历科学和工程人才人数超过美国,但专家指出,中国顶尖人才的质量不及美国,每年还有大量人才选择留在国外。

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2021年8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显示,自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中国的STEM专业博士毕业生数量一直高于美国,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未来五年可能会进一步扩大,预计到2025年,中国大学每年将产出超过77000名STEM博士毕业生,而美国则只有40000名。

但在美中两国争夺的重点新兴技术领域和战略重点技术产业——例如半导体、人工智能(AI)等领域,中国却面临人才劣势。

全球战略咨询机构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ASG)负责中国与科技政策事务的副总裁保罗·特廖洛(Paul Triolo)对美国之音说:“对于半导体制造等复杂工艺而言,培训足够数量的工程师以掌握制造工艺的所有要素需要大量时间,而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存在人才问题,更多的是质量问题而不是数量问题。在这一领域,理想情况下,要培养人才需要获得最新和最好的技术,包括软件和硬件。”

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今年一月在一份报告中统计,持有临时签证的国际学生占美国经济学、计算机科学、工程、数学和统计学博士学位人数的一半以上。美国国务院2018年的统计报告说,在美国就读STEM专业的国际学生(包括本科和研究生)中,中国学生所占最多,达16.2万人,印度其次,总数达15.4万人。

美国保尔森基金会Macro Polo项目2019年统计,中国过去十年培养的顶尖人工智能人才中,三分之二在国外工作,并主要集中在美国(85%):谷歌、IBM这样的科技公司和美国高校是中国AI人才青睐的工作地点。

报告说:“虽然北京已经培养了一支顶尖人工智能人才大军,但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才最终留在了美国,而不是被国内公司和机构聘用。这是因为政府的大部分资源都用于扩大人才基础,而不是创造激励机制和环境。”

有迹象显示,中国曾经将上届美国政府释放的锁紧移民政策的信号看作夺回海外人才的契机。但分析认为,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健全开放的研发和交流环境,加上中国政府近年来对创新科技行业的打压,中国顶尖的技术人才还是选择在国外发展。

中国政府支持的智库赛迪顾问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城市发展白皮书》曾作出结论:“华人在人工智能科研和应用领域的实力和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为中国补充高端人才提供了机会”。报告建议政府设置人工智能海外人才专项基金,向来中国的工作的海外高级人才提供资金、住房、科研项目等方面的支持,开辟AI顶尖人才获得中国绿卡的通道,打通与国外顶尖研究机构的交流渠道。

但中国海外招募贤才的种种举措似乎没能填补国内AI行业的高端人才缺口。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今年1月31日发布的简报承认人才回国潮不如预期。这份报告指出:“中国的人工智能从业群体的总数增长迅速,但是目前高端研发人才的数量远不及美国。中国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本科储备人才的主要来源地,但并不是受欢迎的就业地。”

报告援引海外统计数据说,中国的顶尖人工智能人才中,有34%在国内就业,约56%在美国就业。去美国学习人工智能专业的中国人中,有88%毕业后在美国就业,只有10%回国就业。

分析:美国提倡开放 中国却在打击创新环境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商务和经济高级顾问兼理事会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对美国之音说,近年来,因新冠疫情和中国互联网行业在打压中陷入不景气,中国的科技人才问题变得更为复杂。

甘思德说:“我认为中国在人才方面有两个不同的挑战。第一个是传统的人才流失问题,疫情只是暂时缓解了这个问题,因此许多中国人未能去国外上学,不在国外工作,但一旦疫情结束,这个问题还会回来。”

“另一个问题是,(中国政府)对私营互联网公司的打压被一些中国年轻人解读为一种警告,不要成为企业家,要谨慎行事,要在已知的行业找稳定的工作。这意味着创业精神减少,创新减少,这不是美中紧张加剧或国际人才外流导致的结果,而是中国环境的下滑和恶化,对创新者的吸引力比以前降低了。”

瑞士国际商务发展专家、与中国IT业和机器制造行业打过多年交道的迈克尔·弗里克(Michael D. Frick)说,中国政府推出众多计划和补贴来吸引海外人才回国,但美国对于顶尖人才来说还是具有高度吸引力。

他说:“根据我的经验,我在大学和管理层共事过的中国人,他们通常非常爱国,他们想回国。但对于那些真正的杰出人才,美国仍然很有吸引力。所以我认为,(中国)政府制定的这些行动计划是否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是否会让人们回到中国,还有待观察。”

弗里克还强调,吸引国际科技人才交流的平台通常在西方,对于真正顶尖的人才,“他们在西方仍然有更多的可能性”。

“现在,美国仍然是一个巨大的人才净进口国——他们拥有最好的大学,”弗里克说:“因此,中国人的看法仍然是,如果我想在这个领域取得真正的成功,我必须出国。”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