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043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启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罗之四 :权力属于人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8日 转载)
    
    
     (法广RFI 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法国思想长廊】在启蒙思想家中,狄德罗的政治思想明晰、坚定。他完全站在主权在民的立场上,认为只有这种权力来源,才是合于自然,合于理性和人性的。虽然他承认君主制的权力传承,但是他明确宣称,不是国家属于君主,而是君主属于国家。

    
    问:狄德罗因为他的言论和思想住了监狱,这对他的哲学思考会有相当的影响吧?
    
    答:我想,牢狱之灾通常会影响一个人的思考方向。安德烈·比利说:“他以后从来没有忘记万森监牢。那古老的主塔久久在他的生活中投下阴影”。上次我们谈到狄德罗撰写了《百科全书》中那些琐碎的、纯知识性、技术性的条目。但是他也撰写了极为重要的哲学、政治、美学的条目。他在这些条目中充分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和卓越的洞察力,把启蒙的观念注入到辞典条目中,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时那些有心求知解惑的人,以《百科全书》为工具,他们自然就会把词条中提供的思想,当作知识,当作定义来接受,从而启迪自己的头脑,影响自己的行动,造就自由的心灵,潜移默化地改变社会的文化氛围,造就新的社会空气,使社会朝着更开放更文明的方向走。因为人们获得知识的步骤,首先是要知道某物是什么,当你从辞典中读到“权力属于人民”时,你的知识结构中就嵚入了这个思想因子。所以狄德罗以《百科全书》为平台宣传启蒙思想是特别有效的。我非常佩服启蒙哲人的行动能力,因为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者,他们的乐观精神在于他们对人类进步的信念。但是对社会是不是那么容易就追随他们走,他们完全不抱幻想。比如德国启蒙哲人利希滕堡就说过:“人们大谈启蒙运动,还要求有更多的光,但是我的老天,如果人们不长眼睛,如果有眼睛却死死闭着,再多的光又有什么用”?英国启蒙哲人休谟认为,在启蒙哲人和那些有教养的支持者之外,是黑暗的荒漠,人们麻木不仁、愚蠢无知,甚至最热情高涨的狄德罗也曾对休谟说:“我亲爱的哲学家,让我们为哲学的命运哭泣吧。我们在对聋子宣讲智慧,我们确实离理性的时代还很遥远”。
    
    问:看来启蒙哲人也免不掉精英主义的嫌疑。
    
    答:岂止免不掉,从宽泛的意义上说,他们各个都是精英主义者。我佩服他们也恰在这点上,就是那种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韧性,这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才更可贵。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改变了世界。他们一开始作战,面对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一个现存的国家机器,一个establishment,所以反省国家的性质就是当务之急。孟德斯鸠以《论法的精神》详细分析了国家的诸种形态,他也身为《百科全书》条目撰写者之一。但是《百科全书》中的“政治权威”条却是狄德罗撰写的。在这个词条中,狄德罗用明晰简洁的笔法阐述了他的思想。我们知道卢梭是1759年开始撰写《社会契约论》的,到1762年才在阿姆斯特丹出版,而狄德罗撰写《百科全书》的条目早于卢梭的著作。所以狄德罗在阐述政治权威时,提出的“权力属于人民”是卢梭“人民主权论”的先声。在狄德罗看来,自由是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他说:“没有一个人从自然得到了支配别人的权力,自由是天赐的东西,每一个同类的个体只要享有理性,就有享受自然的权利”。而相反的情况是什么呢?是那些政治权威的来源,不出于自然权利,它要么是出于掌权者的实力和暴力,要么来自被统治者与统治者之间的契约。狄德罗认为,凭借暴力夺取的权力只是一种篡夺,这个权力的维持只能靠掌握权力的人,永远保持着超强的实力来压制。但这实际上就埋下了被统治者也可以以暴力改变力量对比,推翻统治者的伏笔。在这种情况下,历史进程就表现为不断的破坏。要终止这种不断的破坏,只能靠双方同意结成契约关系,这样统治者就由僭主变为了君主。因此君主的权力是来自与被统治者达成的契约,所以连君主的权力都要来自人民的同意。
    
    问:这个说法不就彻底否定了君权神授说吗?
    
    答;对。狄德罗根本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神力统治世界,更反对以君权神授的理论让被统治者永远处于无权的地位。他推论说,有一个主宰至高无上,平衡着君主与人民的契约关系。他把这个主宰叫做神。但是请听友们注意,这个神可不是宗教中的上帝。狄德罗是这样论述的:“他为了公共福利,为了维持社会,允许人们在彼此之间建立一种从属制度,允许他们服从一个人。但是他愿意这种服从是凭理性,有节制的,而不是盲目的、毫无保留的。任何来自神的权力都是一种有节制的权力”。狄德罗的意思是说,没有什么来自神授的绝对君权,只有神意之下的君主与人民的契约。所以服从是凭理性,而不是盲目的。这个神意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前面多次谈过的“自然法”。狄德罗接着就点破了,他说:“君主从他的臣民本身取得支配他们的权威,这种权威是受到自然法和国家法的限制的。自然法和国家法乃是臣民服从政府或必须服从政府的条件。只是凭着臣民的选择和同意,才有支配他们的权柄和权威。因此不取得国民的同意,君主是不能任意行使权力,任意处置他的臣民的”。
    
    问:这话放到法国大革命时期都仍然有煽动力。
    
    答:是啊。所以学界多年来爱说卢梭的《契约论》是法国大革命的思想武器,可他们忘了狄德罗。我甚至认为卢梭从狄德罗那里汲取了不少思想资源。确实狄德罗的一些想法更激进,他面对法国世袭君主制,竟然大声疾呼说:“政权尽管为一个家族所继承,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但它却不是个人财产,而是一件公共财产。它根本上属于人民,完全为人民所有”。为什么呢?狄德罗响亮地回答:“总是人民为政府承担费用,总是人民对实施治理起作用。不是国家属于君王,而是君王属于国家。统治的权力属于君王,只是国家选择君王来统治,只是因为他向人民管理各项事务的义务,只是因为人民向他承担依法服从他的义务”。所以狄德罗最明确地把人民与君王、与统治者的关系,阐明为一种依法、各司其职的契约关系。别以为这些启蒙哲人的话过时了,现在世界上仍然存在着某些国家,在那里统治者的权力来源完全是暴力。人民在国家中只有缴税养活执政党的权利,而不享有任何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所以在这样的国家里,不存在统治者与人民的契约关系,只存在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 (博讯 boxun.com)
1931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專制政權恐懼與憤怒的,往往只是良心的概念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博客最新文章:
  • 念此的博客李克强撂重话:要中国低头是百年前的事
  • 藏人主张新冷戰局勢下的中俄關係
  •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 谢燕益论公民不合作运动
  • 谢选骏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 滕彪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 李芳敏14400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
  •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 徐永海耶稣才是唯一真理能使我们得真自由——2018-9-14圣爱团契
  • 严家祺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东海一枭杂时代微论四则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论坛最新文章:
  • 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教廷背叛天主教还是仅向北京妥协
  • 美媒:2千亿关税加制裁军委导致中国取消贸易谈判
  • 传中国取消刘鹤访美 化解争端美官员依然乐观
  • 美国宣布制裁后 中国国防部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
  • 中梵宣布:就主教任命签署临时性协议
  • 香港拾荒老人悲歌,贫富悬殊冠亚洲
  • 中国驻多米尼加使馆揭牌 王毅指外交自主似剑指美国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 中美贸易战“野火”燃及世贸组织
  • 世卫警告:喝酒每年夺走全球300万人生命
  • 巴黎人行道或许会禁止电动滑板车
  • 中国外长访多米尼加
  • 吉林与内蒙古 发生非洲猪瘟疫情
  • 中国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长白克力涉嫌违纪违法遭查
  • 文在寅将赴美 与特朗普协调非核化路线图
  • 脱欧协商陷僵局 梅呼吁欧盟拿出替代方案
  • 疑因研究中共对西方渗透纽西兰学者家中遭爆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