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080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17日 综合报道)
    
呼兰大迷案纪实

    
    呼兰大侠至今身份未明,只有传说留在民间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呼兰大侠案件纪实:呼兰大侠是黑龙江人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悍匪的称呼。自古以来,大侠都是对侠肝义胆的正义人士之尊称,可为何黑龙江这个悍匪杀人无数却被人民封为呼兰大侠呢?黑龙江悍匪呼兰大侠迷案真实性是怎样的?呼兰大侠是真的吗?详情请往下看。
    
    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当晚,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凶手,用匕首,在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一个平静的小县城,这起案件的概念和效果,可想而知。县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锁现场,并立即向上级通报。
    
    呼兰城区的天主教堂,是哈尔滨知名景点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同年,4月2日,328专案组正式成立,共计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来的专家组,省厅的骨干力量,以及全国各地的精英)。
    
    经过两年多(确切地说,是两年六个月二十三天)的调查、取证、研究、分析、排查、走访,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案情毫无进展。此后,该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调查。
    
    1986年4月6日夜(也就是专案组成立的第4天),北京方面派来的痕迹鉴定专家赵某、王某,在呼兰县公安局招待所被杀。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某及其刑警队的3个刑警,惨死家中,连带家属4人。另,两个专案组成员(职务不详),在住所被杀。案发现场,墙壁上,四个字——“呼兰大侠”。(与328案件相同,凶手为一人作案。刀法纯熟,一刀致命。11人。)
    
    呼兰出名,还因为作家萧红的一本书《呼兰河传》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间,呼兰、哈尔滨、阿城三地,先后有人遇害。其中,民警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属56人。与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偷袭,一刀刺穿颈部,而后,凶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经刀痕比对、鉴定,多次凶案的凶器为同一把匕首,也就是说······115人
    
    一时间,整个黑龙江省的警察,没人敢穿警服上班。在这段危险时期,公安干警给老百姓一种很“休闲”的感觉(都穿便装)。
    
    呼兰县公安局某退休领导,曾扬言,“别说抓到凶手。谁能提供凶器(那把匕首)的线索,我个人,悬赏10万元!”同年9月26日,这位领导惨死家中。凶手,用匕首,在墙上留下一行字,然后,将匕首扎进墙里,“杨局长,你太令我失望了。这把刀,还是留给你们作纪念吧!”
    
    据说,这是大侠留下的刀(存疑)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从此,呼兰大侠,销声匿迹,弃刀归隐。
    
    再也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了。最后一次枪响过后,他干净利索地从上千个搜捕的警察视野里消失掉,所有的线索突然中断。从北京来的专案组,曾把整座小城像个破布口袋一样里外翻了几遍,取了每个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样,便衣们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但那个人仍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像解开一个绳扣,像设计一个棋局,像打一局斯诺克,不紧不慢地取走了一个个警察的性命。在江那边的省城里,警方的声誉丧失殆尽,强硬和鲁莽曾经是他们最可标榜的美德,如今他们变为被某个人捕猎的对象,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当这场瘟疫一样的连环谋杀戛然而止时,他们被长久地羞辱着:不再有新的发案,也就无法将那人现行抓获,他们被彻底打败了。只有漫长的时间,能让这件事慢慢褪色,让人们不再眉飞色舞地讲述这个年头······
    
    二十年后,我遇到的所有呼兰人都声称直接或间接地认识某个被害人,他们的讲述或者离奇到随意的程度,或者自相矛盾,可确定的情节极其有限。  
    
    呼兰是从哈尔滨北面走的一个县,如今被划作了一个区,哪里和绝大多数县城一样,凋敝,阴冷,街道破落得毫无尊严,那里的人给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懒散,像街区一样自暴自弃,他们对“法律”知之甚少,也不期待正义。这样的地方有两类恶棍:开着豪华汽车,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种产业的中年人,或者是在街上游荡的少年,随时可能掏出尖刀,像群秃鹫一样地扑向某个仅仅望了他们一眼的陌生人。你知道,有这样歹徒的地方,警察会是什么样。二十年前,他们的权力无拘无束,纵横于乡野,把人塞进摩托车的斗里带回所队,他们哪儿有一整套逼供招数,能用被塑料袋里的辣椒把人呛成肺炎,或者在十几秒里用电棍把一个男人彻底变成废人。
    
    第一个被杀的是于铺乡派出所的所长。“那家伙早先横行乡里,严打时老牛逼了,”小董在省城的生意发展得很成功,虽然从不返乡,但为了土地还保留着农村户籍,案发时还是个少年,他说,“派出所后面是大野地,尸体是第二天发现的,就一枪,把脑盖儿周掉一块儿。死尸上放张纸儿,写着:‘呼兰大侠’。我那时候正看《水浒传》呢,我寻思,这不就是武松么?!”
    
    呼兰河风景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我的一个呼兰籍大学同学断然否定了他的记忆:“不对。第一个被杀的是派出所所长,可不是一个,是全家。连老婆和儿子都杀了,就留了女孩儿一条命。用的是攮子(匕首),那时候‘呼兰大侠’没有枪,枪是这回杀完人才抢的。”据他的讲述,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一条狗和几只大鹅被锁在屋里,在血泊里相互追逐,吵成一团,它们踩在三具尸体上,现场被弄得乱七八糟,难以勘查。“呼兰大侠”四个字是写在墙上的。 
      
    我就是呼兰人。我们学校一个女生她爸就是89年被‘呼兰大侠’杀的,后来还算是烈士了呢还,高考加分。我告诉你,呼兰大侠没有灭过门,他不杀女人和孩子,杀得都是警察,而且是该死的警察。他的枪是从县公安局偷的,用的一直都是同一把五四,要不怎么确定是他干的不是别人模仿呢。在这之前,我爸的枪都放在家里,那支枪响了之后,他们的枪都被收上去统一锁起来,晚上巡逻蹲坑的时候才发。都紧张得不行。”
    
    对于几个月后的另两起警察被杀案,警察和官员更加恐慌,他们遇到了一个说到做到的疯子。县领导出入身边都有几个从武警支队借来的战士,天一擦黑,就钻进办公楼前的丰田大吉普,飞快地朝江桥开,驶回省城的家里。有人说自己见过“呼兰大侠”,身高体壮,在三电厂的高墙上跑过去的;有人说“呼兰大侠”是小个子,在小酒馆儿和他面对面说过话:说警察别想抓到他,他杀够一百个就会自杀。他们被省公安厅找去后,都承认是因为兴奋而胡说八道。警察对全县人口进行排查,老师要小学生见到可疑生人就向学校举报,那些注意力涣散的孩子等到下课铃一响,就开始拍着手唱道:“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自1987年发案后的几年里,最邪乎的说法是,在这座三十万人的小城里,被枪杀的人多达三十多个,死者包括公检法和粮食、交通系统的干部,都是在夜间被从十几米外的暗处一枪毙命,伤口大多在脑部。杀人者没有留下过多踪迹,又与死者没有私仇,加之对地形十分熟悉,开完枪后立刻隐遁,是最疑难和危险的凶杀,确实很难调查。
    
    多数人公认的版本是:被杀的警察是十一个,平均半年左右做一次案。被杀者多数四五十岁,都在文革后开始发迹,所以传说呼兰大侠的真实身份就是个警察。其时,公安部的精英和“专业队”已经进驻呼兰,从当地接过了案子的管辖权,调查取证岂止是挖地三尺,内部人能够藏身的可能应该是没有的。也抓过几个嫌疑人,但新的案子很快又出来了,最后一起案子发案后,那个专案组的头头终于怒不可遏,擎着两支手枪站在镇政府大门口,冲着四处喊叫,要“呼兰大侠”出来和他单挑。
    
    以上就是关于呼兰大侠案件纪实的内容。
    
    呼兰大侠迷案至今未破,身份依旧不明。倘若大侠在世,应该六七十岁了。
    
    当时的公安部长王芳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网上关于呼兰大侠案的简介:
    
    1987年6月至12月?,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县发生几起杀死中共公,检,法警察及其家属的案件.中共极其震惊,调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侦察,至今尚未侦破。此案中共称“呼兰系列杀害政法干警案”。民间称呼兰大侠案。此案发生后,民间极其欢欣鼓舞,有民谣称“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此案影响大,且是一成功案例,值得研究以吸取经验教训。因为关于此案的可靠资料较难获取,本人只能写一简介,希望大家互相交流,互相帮助,能共同取得进步。
    
    1.1987年6月6日晚,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许堡派出所民警张福贵及其家人,在家睡觉时,被呼兰大侠用刀刺伤,张福贵当场死亡。死亡人数应为1人以上。
    
    2.1987年8月16日,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法院(可能,因无可靠资料来源)一警察,被呼兰大侠用刀杀死,死亡。死亡人数可能为1人以上。呼兰大侠获得该警察所持之五四式手枪1枝。
    
    此案发案时间敏感,当时“中共公安部长王芳于一九八七年八月十四日至九月五日正在对东北三省的公安工作进行调查研究,先后在哈尔滨、牡丹江、绥芬河、齐齐哈尔、长春、沈阳等地,分别听取了三省公安厅及有关市、地、州公安机关的工作汇报,视察了中朝和中苏边境,并到哈尔滨市东莱派出所、长春市东盛派出所、沈阳市新华派出所看望了基层干警。调查过程中,王芳就进一步加强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等问题讲了很多意见。”王芳刚到哈尔滨2日,就发生此案,中共高层的震惊可想而知。
    
    3.1987年10月27日夜间,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民警马福林,一家三口在家中被呼兰大侠用刀砍死,死亡。死亡人数3人。呼兰大侠获得马福林所持之五四式手枪1枝。
    
    4.1987年12月23日16时,中共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民警朱海,去公安局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呼兰大侠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人数1人。
    
    5、1988年9月28日8时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治安科民警王余馥,从家中出来,准备去上班,行至院门口时,被等待多时、伺机作案的犯罪嫌疑人连击两枪,死亡。
    
    6、1991年4月1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通达派出所民警张月奎,在下班途中被人用手枪击中太阳穴当场身亡。
    
    这些案件发生后,由于杀死中共公检法警察及其家属,引起中共高层王芳等的震惊,中共调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侦察,据一些网络资料称当时中共公安部派一个专案组常驻呼兰,并有下属各级公安大量警力参加,连当时沈阳刑警学院的警校生也有参加。当时中共公安主要采取人海战术,个个过关的方法侦察。
    
    据说当时呼兰县每个成年男子都被取指纹排查。但消耗大量人力,物力,持续一两年时间,终未破案。中共公安部长王芳称“哈尔滨市发生的几起大案都有线索,为什么不能及时破案呢?主要是对社会面的控制还不够严密,在这方面还要下点功夫。”从王芳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共公安认为无法破案的原因,主要是对社会面的控制还不够严密,即中共公安无法严密控制社会的各个方面,人们的衣、食、住、行等等。无论是谁,要想严密控制社会的各个方面是做不到的。
    
     哥是个传说,但事情实实在在干了
    30年前“呼兰大侠迷案”:震惊东北,暗杀数十警察
    

附一:被“呼兰大侠”杀死,有据可查的呼兰县公安人员名单——
    
    1、1987年6月6日,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许堡派出所民警张福贵及其家人在家睡觉时,被一人用刀刺伤,张福贵当场死亡。(张福贵全家五口,只有女儿被刺伤未死。)
    
    2、1987年10月12日,黑龙江省巴彦县公安局万发派出所所长贺瑞忱下班回家途中被一犯罪嫌疑人跟踪,他发现后,与其进行搏斗,被杀。
    
    3、1987年10月27日夜间,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民警马福林,一家三口在家中被犯罪嫌疑人用刀砍死。
    
    4、1987年12月23日16时,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民警朱海,去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犯罪嫌疑人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死亡。
    
    5、1988年9月28日8时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治安科民警王余馥,从家中出来,准备去上班,行至院门口时,被等待多时、伺机作案的犯罪嫌疑人连击两枪,死亡。
    
    6、1991年4月1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通达派出所民警张月奎,在下班途中被人用手枪击中太阳穴当场身亡。
    
    另外,算上家属5人,张家3人,马家2人共11人。
    
    资料来源:《黑龙江公安英烈名典》,黑龙江省公安厅政治部编。
    

附二:天涯社区哈尔滨和呼兰区网民的反馈信息
    

网友A:
    
    我就是哈尔滨人,家里有亲戚是公检法的。大侠的故事确有其事,不是瞎编的。但应该是用枪,不是传说中用刀。曾经有一次差点就抓住了,但大侠还是跑了,成了悬案,下面这个传说和我听到的版本比较像,供参考。
    
    摘自“普及一下知识点,15年前的呼兰大侠!”:
    
    此人大约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举义,用手枪暗杀作恶多端的公检法分子,至九十年代中期,大约杀掉了十几个。
    
    据说这位大侠杀人要精挑细选,想除掉的都是民愤极大的败类。他昼伏夜出,耐心跟踪暗杀目标,等到僻静之处,果断出手,一枪毙命。  
    
    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他在尸体上留了一张纸条,上写“呼兰大侠”。以后一连几年,他每年都要杀上几个,从未失手。当地流传着民谣:“呼兰大侠,走遍天涯;为民除害,专杀警察!”  
    
    对于这样一个民间侠客,当局极为重视,中央公安部一个专案组驻扎呼兰多年,专门侦破此案。可小城十几万人口,差不多逐个过了筛子,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呼兰大侠作案多起,按说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当局破不了案,首先说明大侠本人特别精明,把活儿干的干净利落;其次说明广大人民群众包庇袒护大侠,不愿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线索。还有人猜测呼兰大侠本人便是警察,所以他的反侦察能力极强。  
    
    据说呼兰大侠的最后一次行动,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天夜里。他跟踪一个败类刑警,等该刑警骑车到家门前下车的时候,他在背后开枪行刺。这名刑警经验丰富,听到身后有动静,没回头立即拔枪,朝响枪的方向还击。两个人同时负伤,警察倒地,大侠遁去。 案发后,当局动用警犬沿血迹追踪,连人带狗一通折腾,竟然还是一无所获。但从此以后,大侠未再出现过。至今接近十年,呼兰大侠销声匿迹。  
    
    一个大侠倒下去了,更多的大侠站起来。外地市县的很多义士假借呼兰大侠的名义,在当地杀贪官除匪警,让腐败官僚人人自危。
    
    呼兰县有一个叫李方和的工人,以呼兰大侠为榜样,公开成立“反腐败热线”,利用合法的手段同贪官污吏做斗争,升华了呼兰大侠的反暴政精神,被人民群众称为公开的呼兰大侠(媒体就这样直接称呼他)。
    

网友B:
    
    确有其人。但是夸大杜撰的成分太多了。在黑龙江省公安英烈名单中,可能因此案牺牲的民警共有六位,分别是:1、是1987年6月6日,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许堡派出所民警张福贵同志及其家人在家睡觉时,被一歹徒用刀刺伤,张福贵同志当场牺牲。(张福贵全家五口,只有女儿被刺伤未死。)2、1987年10月12日,黑龙江省巴彦县公安局万发派出所所长贺瑞忱同志下班回家途中被一犯罪嫌疑人跟踪,他发现后,与犯罪嫌疑人进行搏斗,光荣牺牲。3、1987年10月27日夜间,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民警马福林同志一家三口在家中被犯罪嫌疑人用刀砍死,不幸牺牲。4、1987年12月23日16时黑龙江省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民警朱海同志去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犯罪嫌疑人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牺牲。5、1988年9月28日8时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治安科民警王余馥同志从家中出来,准备去上班,行至院门口时,被等待多时、伺机作案的 犯罪嫌疑人连击两枪,不幸牺牲。6、1991年4月11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通达派出所民警张月奎在下班途中被歹徒用手枪击中太阳穴当场身亡。另外,算上家属5人,张家3人,马家2人共11人。为避免重蹈天涯黑弥撒事件发生,本人声明,以上资料全部来源于网络,本人与此案无关。87年,我才4岁——一不小心暴漏年龄了。
    

网友C:
    
    我就是呼兰人,这么说吧呼兰大侠,确有其人,网上杜撰的太假,不过此人确实厉害,头两起案件应该没有枪,后来有了枪了,就用枪作案了。老小都不放过,反侦查能力极强,专门杀警察,一共杀了十来个人,没有网上编的那么多。我叔叔有一次夜里下班路上还在案发现场附近听到了枪声。当时对全县的警察影响力都挺大的。到头来也没抓到。
    

网友D:
    
    1986年3月28日夜,黑龙江省呼兰县公检法家属楼。当晚,有52人惨死家中,均一刀致命。其中,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余25人是其家属(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凶手,用匕首,在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呼兰大侠”。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30920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新时代全民体育
  • 师者智者和诗者
  •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
  •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 槟郎的诗意世界
  •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谢选骏“清真”就是“纳粹”
  • 滕彪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苏明张健评论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 韩亦言直白
  • 藏人主张「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谢选骏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严家祺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谢选骏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严家祺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谢选骏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李芳敏144000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
  • 谢选骏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独往独来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
  • 谢选骏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0-2: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4
  • 生命禅院《传道篇》之六:宇宙统一场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拒绝伊朗在中东及地中海轴心称大野心
  • 法国费加罗报:应对气候变化 企业登上前台
  •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丈夫去世今天下葬
  • 中印两国疑打响无人机实力竞争大战
  • 阿富汗军队准备打击北部伊斯兰武装分子
  • 杜特尔特力邀中国电信 但中方未显积极
  • 世贸会中会 欧美与日欲联手应对中国产能过剩
  • 开启中加自贸谈判的高端障碍
  • 将危机转契机 马克龙带头筹钱对抗地球暖化
  • 马云旗下南早曝光下届副总理4人选名单
  • 巴黎举办“一个星球”气候行动融资峰会
  • 专家谈巴黎融资峰会目标与中国的角色
  • 中国外交部反对 钓鱼岛更名延期
  • 阿根廷世贸组织双年会多国分歧深
  • 呼应特朗普 蔡英文:台是印太战略中的相关者
  • 韩国总统文在寅坦言访华为恢复韩中互信
  • 环保意识深入法国社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