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1091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反右:中共对知识精英的首场大规模摧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5月21日 转载)
    反右:中共对知识精英的首场大规模摧残


    反右:中共对知识精英的首场大规模摧残
    
    图片由《明镜书刊》提供
    
    (法广RFI 索菲)在国人的历史记忆上,1957年这个年份与“反右”紧紧相连。明镜集团在“反右”运动60周年之前出版了数套关于“反右”的档案史料,并将回顾和反思“反右”,作为近期“历史明镜”电视节目的焦点话题。我们今天请“反右”史料丛书的责任编辑、《历史明镜》节目主持人高伐林先生来介绍。*
    
    法广:高伐林先生,毛泽东发动、邓小平具体领导的“反右”运动,已经60年了。你们为回顾和反思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做了哪些工作?
    
    高伐林:明镜很早就关注“反右”。“反右”是中共建政之后第一次整肃知识精英的大规模政治运动,开启了从大跃进-大饥荒到文革,一个比一个大的灾难;“反右”也是毛泽东时代结束之后,少有的几个邓小平压住不容否定,只承认“扩大化”的政治运动,他为了证明“反右”正确,特意留下几个“右派”不予平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明镜出版社出版了华民所著的《中国大逆转》,这就是一本反右运动史。前年以来,明镜旗下的国史出版社,先后出版了两套有相当规模的电子书,一套是《反右绝密文件》,这是全套中共中央办公厅《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12册;另一套是《千名中国右派处理结论和个人档案》,6册。
    
    法广:历史明镜电视节目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呢?
    
    高伐林:我们邀请多年研究反右的学者专家,以及反右受害者及其家属后人,作为嘉宾来从各个角度回忆“反右”。例如,我们邀请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的宋永毅教授来讲“1957:中国知识分子的荣光和耻辱”,他是刚才我谈到的两套反右运动史料电子书的主编,他与他的团队还主编了资料浩瀚的“反右运动资料库”;我们还邀请了美国华人学者华新民博士来评述他的乡贤前辈、中国力学和应用数学奠基人之一钱伟长为何被打成“右派”,他从中汲取什么“教训”。这两位专家,不约而同地谈到了反右运动造成的最严重的损害。
    
    法广:你所说的“最严重的损害”是指什么呢?
    
    高伐林:那就是对中国知识精英的精神摧残和扭曲、对中华民族创造力的毁灭性打击。华新民博士谈到了钱伟长的一桩“告密”的公案:1986年年底,方励之、刘宾雁、许良英等人写信,发起利用春节假期、筹备一个小范围的反右30周年研究会,钱伟长收到了信,却上交中央,并表白与方划清界限,导致中共出手将方、刘等开除出党、逼迫胡耀邦下台,而钱本人则受到邓小平表扬而当上全国政协副主席。
    
    华新民博士指出,未必能将钱伟长这一举动认定为“告密”,他对后续事态也始料未及。但此事无疑反映出他内心的畸变,这正是他戴了26年“右派”帽子的恶果。宋永毅教授更举出了大量实例,指出当时所谓“右派”们披肝沥胆提出的许多建议和意见,表现出深刻的历史洞见,达到了很高的思想水平。这些意见和建议,有的直到文革过后终于被定为国策开始实施;有的甚至直到今天,思想界、知识界都没有能达到那种高度和深度。这说明“反右”造成中国思想界知识界元气大伤,阴影笼罩几代人。
    
    法广:为什么会酿出这场大悲剧,学者们怎样分析?
    
    高伐林:五十年代中期,中共完成了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之后,毛泽东认为,在国内还有资本与共产党较量一下的,只有“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了,他们有知识和由此而来的声望和政治思想影响力。要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巩固领导权,就要改造知识分子,这是中共和毛泽东的既定战略。
    
    不过,当1957年4月份中共开始“整风”运动时,毛泽东受到国际上斯大林罪行曝光的冲击,想顺应历史潮流,释放社会压力,同时他也比较自信,于是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运用各种方式来动员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来帮助党整风。但是1957年的5月,知识精英们在16天中真的“大鸣大放”,情况汇总上报到毛泽东那里,他就坐不住了,认定是向党争夺领导权,下令反击,发动“反右”。
    
    法广:这就是毛泽东后来自我辩护说是“阳谋”、不是阴谋的来历?
    
    高伐林:是的,宋永毅教授认为:反右是中共与知识精英彼此有巨大的错觉和误解所造成的。中共误以为知识精英都基本上被慑服,没有想到其实蓄积了那么强烈的不满,一旦被引发就像大河决堤;知识精英则误解了毛泽东的意图,以为毛是真心欢迎监督中共,也错估了民主宪政力量与专制力量的对比,以为中共就算听不进“逆耳忠言”,也抗拒不了。他们犯下了大错。
    
    毛泽东在“反右”前就讲过:我们提倡百家争鸣,但“就世界观来说,在现代,基本上只有两家,就是无产阶级一家,资产阶级一家”。这就说得很直白了:他和中共是无产阶级这一家,知识精英们都是资产阶级那一家。“反右”最终导致了“我花开后百花杀”。
    
    法广:你们的电视节目还谈到“反右”哪些方面呢?
    
    高伐林:宋永毅教授从更广泛层面反思,指出知识精英固然是挨整的对象,但是他们自身也是他们悲剧命运的原因之一。他列举大量事实证明:许多“右派”落井下石、告密陷害、嫁祸于人以求自保,既是受害者,也是害人者。这一方面使“右派”们加大了罪状、加重了罪名,另一方面也使得道德加速堕落沦丧。
    
    我们还安排了更多的访谈节目,例如,请口述历史工作者依娃,讲述对《星火》受害者后人的采访——《星火》是由一批兰州大学的右派师生创办的地下刊物,许多不识字的农民竟然也受牵连而被判刑坐牢,可谓“反右扩大化的扩大化”;再如,我们将对最早研究“反右”,写出专著之一《阳谋》一书的丁抒教授进行系列访谈,原原本本地系统介绍“反右”的全貌和全过程。 (博讯 boxun.com)
42719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二十—四十年代中国民主派知识分子的弱点错失和教训
·湖南民运老人佟适冬逝世 曾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入狱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遭狱警施暴,妻子交涉监狱管理局 (图)
·中国民主选举:挣扎参选的独立竞选人 (图)
·观察:丑陋的美国竞选是中国民主的糟糕示范 (图)
·【视频】中国民主人士张林女儿的故事
·制度反腐为先 中国民主转型还有多远? (图)
·中国民主人士评论浦志强案:中共本质没变
·郭飞雄遭重判,受伤的是中国民主还是中国法治?
·视频、多图:杭州审判中国民主党,维权人士冒雨声援,梁丽婉电动车被抢 (图)
·刘书庆律师:杭州会见中国民主党人陈树庆散记
·信力建被捕加速中国民主进程
·谢镕丞:浅谈中国民主力量
·中国民主党与中国民主联盟东南亚分部为顾志坚敬献挽联 (图)
·汪岷(中国民主党全联总代主席)被困韩国机场
·专访中国民主人士陈子明(3):政治反对派 (图)
·中国民主党屡遭打压毛庆祥被问话抄家
·中国民主人士徐友渔被授予瑞典人权奖 (图)
·中国民主促进会十三届三中全会在京开幕
·习近平:中国民主未必是一人一票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陈子明先生逝世悼词》(修订版) (图)
·高洪明:各尽所能进步,中国民主必成!
·比你所想的更可能:关于中国民主转型前景与方式的对话
·沉痛悼念中国民主党老战士佟适冬教授逝世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强烈抗议狱警对朱虞夫施暴
·思维方式落后导致中国民主难产
·查建国:转中国民主党成员陈树庆狱中声明
·中国民主党人查建国对四个人的点评
·曹长青:星巴克咖啡喝不出中国民主
·陈泱潮:论中国民主革命的策略与政治智慧问题 (图)
·高洪明政治声明:我是中国民主党人
·王澄:在美国的中国民主党(党课)
·罗德-华生发布《民主课程》,力促中国民主化
·林傲霜:中国民主转型中的“特种部队”——微信
·两点心:如何利用网络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图)
·高新:中国民主党派领导人比共产党还共产党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郭永丰:现代中国民主人士应具备的基本素质都是哪些?
·付勇:宏扬孙中山的精神,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图)
·韩尚笑:读曹劲柏的“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曹劲柏: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民主化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