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841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陈洁如:蒋介石终生都不能忘情的女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03日 转载)
    
    来源:蒋家女人
    
    不知在哪里看过这样一句话:“你若生死相依,我必不离不弃。”七年共同生活的时光,陈洁如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都交付给蒋介石,原以为可以从此地老天荒。殊不知,在这风光无限的背后,是怎样的激流暗涌。本文摘自《蒋家女人》。
         
    《诗经》有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究竟这位让蒋介石“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窈窕淑女是何许人也?关于她的身世,坊间流传着许多说法。有人说她是上海长三堂子里的高级艺妓,有人说她是一位护士、一个教师、一个饿语翻译等,蒋家王朝任各种流言对她百般诋毁,也没有一人出来澄清。多年以后,她在《回忆录》中愤然指出:“这都不是我。”
    
    “三十多年来,我的委屈惟君知之,然而为了保持君等国家荣誉,我一直忍受着最大的自我牺牲······”在这不久之后,她在香港的一处寓所内与世长辞,终年65岁。她孤独一人,在这纷繁人世走了一程。她就是陈洁如,与蒋介石做了七年夫妻的女人。让我们循着一封信的脉络,揭开一段辛酸往事。
    
    陈洁如乳名阿凤,1906年生人。其父亲陈鹤峰是一位纸商,家境颇为殷实。她十三岁的时候,进入女子学校学习文化,在这里,她遇到了一生的挚交好友——朱逸民小姐。世间的事就是这样因缘际会,人与人的相遇,多是这样的宿命纠葛。
    
    张静江的夫人姚惠,因为一次意外事故在美国去世,留下了五个年幼的女儿。为了让女儿有所依靠,也为了自己的身边有个伴侣,四十四岁的张静江经人介绍,迎娶十八岁的朱逸民为续弦。如此一来,陈洁如也有了出入张园的理由。
    
    此时,蒋介石的感情世界一片荒芜。与发妻毛福梅的情分可以忽略不计,对侍妾姚冶诚也早已丧失了新鲜感,且为她的嗜赌恼怒不休。张静江与朱逸民伉丽情深,极大地刺激着蒋介石,他对此艳羡不已。
    
    缘分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们无法预知它在哪里开始,又在哪里结束。1919年夏天,蒋介石在张家邂逅了陈洁如——他梦中在水一方的伊人。
    
    那应是一个美好的午后。一群女孩子坐在客厅里安静地读书,夏日的阳光斑驳映在女孩子们的身上,青春的气息一览无余。其中,一位女孩尤其引人注目,她皮肤白晳,宛若上好的瓷器,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里跳舞,高挑丰满的身材在一群青涩的小丫头里脱颖而出。张静江逐一为女孩子们介绍来客,蒋介石借此机会,与陈洁如攀谈起来。
    
    虽然陈洁如的外表看起来比较成熟,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养在深闺,接受大家闺秀的教育。蒋介石的热情让她无所适从,她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扑闪着大眼睛,躲避蒋介石热切的目光。殊不知,她的害羞和窘迫正是风尘女子所不具备的,对于蒋介石这个风月老手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新鲜。
    
    蒋介石对陈洁如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在陈洁如故意将门牌号报错的情况下,他竟沿街一家一家地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在西藏路38号的大门里找到了陈洁如。当时,陈洁如正在家里做功课,蒋介石大胆地对她剖白了心迹:“陈小姐,我非常喜欢你,我就觉得这一辈子我已经注定没法子再喜欢别的女孩子了。”若说此时的蒋介石是一团火,那么陈洁如就是一块冰,初时是胆怯的,然而结局注定是冰与火的缠绵。
    
    正当陈洁如不知怎么应对的时候,陈母回来了,这位母亲冷静地对蒋介石说:“我家阿凤还是小孩子,她现在才十三岁,只是长得高些,不像那个年龄。她很用功读书,我不希望有任何事情使她在学业上分心。”只是,她低估了蒋介石的耐力与决心,闻此,蒋介石仍然坚持道:“我十分爱慕你家小姐,想跟她做朋友。”“看得出您是一位知书识礼的人,凡是懂得礼节、荣誉或规矩的可敬男士,没有人会未征得女方父母的正式同意,而想追逐一个十三岁的年轻女孩。我作为她的母亲,确实不赞成您对她的行为,而且我这话一定也代表我丈夫——她父亲的意见。”话已至此,蒋介石知道今日不会再有机会接触到陈洁如了,只得离开了陈家。
    
    陈母的一番话就会使蒋介石打退堂鼓吗?显然不是。蒋介石是一位心高气傲的人,然而在追求女人方面,他的脸皮堪称铜墙铁壁。此后,电话攻势、盯稍、半路拦截,甚至不惜把一个女孩骗入宾馆,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系列流氓的手段使陈洁如受到不小的惊吓,她再也不肯和蒋介石见面,甚至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
    
    若一直这样下去,陈洁如与蒋介石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的路人,终是两条错开的轨迹。然而,生命便是由一连串的偶然点滴成必然,两个人偶然的相遇,却是宿命必然的安排。
    
    1921年的秋天,陈洁如的父亲陈鹤峰因病逝世。蒋介石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不但前来吊唁,而且身着孝服,帮助陈家两个女人操持相关事宜,俨然以陈家人自居。他的苦心没有白费,丧事过后,陈洁如对他的好感备增,陈母也转变了她的看法。
    
    如此好的时机,蒋介石怎么会错过呢。他再次请张静江夫妇做媒,欲成其事。陈母对蒋介石作了一番调查,知晓他已有一妻一妾,而且目前还没有正当职业,感到左右为难。张静江闻讯后,对陈母进行了一番劝解,并向陈母详细叙述了蒋介石可以预料到的“远大前程”。蒋介石也许诺与妻妾离婚,正式迎娶陈洁如。就这样,在蒋介石锲而不舍的追求和张静江的“金面”下,陈母终于松口,答应了蒋介石与陈洁如的婚事。
    
    1921年12月5日,十五岁的陈洁如嫁给了三十四岁的蒋介石。张静江作为证婚人,戴季陶主持了婚礼。关于婚礼仪式,陈洁如在《回忆录》里有所记载。“婚礼仪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在结婚证书上用印,以确认这种现代式中国婚姻;这仪式要在大厅一端的一大礼桌旁举行。第二部分是在对面另一端的供案前,象征式地祭拜天地祖宗。”即便日后蒋介石不承认与陈洁如的婚约,但是上海永安大楼大东旅馆还伫立在那里,它是这场婚礼的见证。
    
    新婚之夜,蒋介石拥着年轻的娇妻,心里备觉满足,他向陈洁如承诺道:“除你之外,我永远不会爱上别的女人。”陈洁如闻此言,顿觉心花怒放,认为这一生没有所托非人,却不知,有些人,还有那些譬如爱情的东西,是不可以相信的。就如同《来不及说爱你》中的静婉一样,静婉把一切都给了慕容沣,为了他众叛亲离,到最后仍是身无所依。慕容沣对静婉说:“我要给你世间女子都仰望的幸福,我要把天下送到你的面前来。”但是慕容沣得到了天下,却不能送到静婉的面前。在慕容沣眼里,天下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它,可以牺牲静婉,牺牲爱情。蒋介石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为了天下,抛弃陈洁如,迎娶宋美龄,两人之间所谓的五年之约也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江山美人,究竟孰轻孰重?年轻的陈洁如相信蒋介石,却不知他的情话也是他的谎话。
    
    婚后第三天,按照奉化风俗,蒋介石携新妇陈洁如回到溪口。陈洁如善良,毛福梅敦厚,因此二人相处十分融洽。应毛福梅的请求,她对蒋经国也是非常照顾,被蒋经国亲切地称为“上海姆妈”,蒋纬国对这位称为“庶母”的女人也十分喜爱。
    
    若说陈洁如对蒋介石的感情是爱情,还不如说是崇拜来得恰当。毕竟,陈洁如嫁给蒋介石的时候只有十五岁,少女的芳心刚刚懵动,就遇到了强势的蒋介石。然而,蒋介石对陈洁如的喜爱却是发自真心,从一些事迹中可以略窥一二。
    
    1922年6月18日,陈烔明叛变,孙中山被困在永丰舰上,蒋介石奉命前去救援。此一去,祸福难料,他在6月24日的日记中写道:
    
    “晚,与璐妹并坐汽车,游览夜景,以粤难无法解救,聊以慰我忧耳。”
    
    同年的8月14日,蒋介石护送孙中山回到上海。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蒋介石再见陈洁如时,不免悲喜交加。经历了生死一线,两人再见已恍若隔世,感情突飞猛进。
    
    1925年4月18日清晨,蒋介石亲自到码头迎接来广州的陈洁如,谁知左等右等,没有看到佳人芳踪。第二天清早复又接,终于接到了陈洁如,对于头一天的失约,蒋介石丝毫没有责怪之意,内心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1925年11月27日,姚冶诚带蒋纬国去广东,路过汕头,恰逢陈洁如也在此地。蒋介石恐怕陈洁如对此有什么意见而不高兴,在日记中这样描述道:“上午同冶诚将经汕,心殊怦怦,恐洁如不悦也。”
    
    直到1927年北伐战争胜利前夕,无论是惊涛骇浪,还是风和日丽,陈洁如始终陪伴在蒋介石的身边,共同经历磨难与荣耀,不离不弃。陈洁如的文化素养较高,足以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社交场合,在同苏联顾问交往时,更是蒋介石带在身边的翻译。这时的陈洁如,独享“蒋校长夫人”、“蒋总指挥夫人”、“蒋总司令夫人”的头衔,风光一时无两。
    
    不知在哪里看过这样一句话:“你若生死相依,我必不离不弃。”七年共同生活的时光,陈洁如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都交付给蒋介石,原以为可以从此地老天荒。殊不知,在这风光无限的背后,是怎样的激流暗涌。
    
    蒋介石的婚姻,常随着他的身份地位而变化。如今的蒋介石早已非昔日可比,那么,陈洁如还能与他比肩站立吗?也许,年轻的陈洁如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蒋介石的内心已陷入两难的境地,理智的光辉出现在两人的浓情蜜意里。只有当生命的繁华落尽,才能显现出命运交错的脉络。
    
    1926年,是蒋介石政治生涯的转折点。中山舰事件后,他登上了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宝座。正值不惑之年的蒋介石,自有一种“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势,他意识到,必须掌握更强大的力量,把中国革命的命运控制在自己手中。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陈洁如显然对他的政治生涯无所助益,感情的天平偏向了理智。
    
    早在1922年,蒋介石就在孙中山的官邸结识了宋美龄。宋美龄的学识与风彩使他一见倾心,既而展开了对宋美龄的追求。在他向孙中山吐露想娶宋美龄为妻的愿望时,孙中山以宋美龄已订婚为由拒绝了他。宋庆龄对蒋介石的这一举动更是不耻,她愤然道:“我宁愿看到小妹死掉,也不愿她嫁给一个光是在上海就搞了两个女人的男人!”
    
    蒋介石做出这一行为时,他与陈洁如尚处在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阶段,离他向陈洁如血书盟誓“海枯石烂,永不变心”也不过半年时间。后人常常发出这样的疑问,在四个女人之中,蒋介石最爱的人是谁?由此看来,他大抵没有真心爱过任何一个女人。与中国历史上那些痴情的皇帝比起来,蒋介石可谓是典型的“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代表。
    
    若说四年前的蒋介石羽翼未丰,还不具有向宋氏家族提亲的条件,那么,现在的蒋介石作为新兴的领袖,已足可以傲视群雄了。经过宋霭龄的撮合,他与宋美龄的感情日渐升温,陈洁如成为横亘在蒋宋二人之间最大的障碍。
    
    再坚固的誓言在政治面前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1926年,出现在蒋介石日记中的字眼,多是陈洁如不知治家,教子无方,奢靡趋俗,招摇败名,等等。而他是这样形容宋美龄的:“上午,往访美龄;下午,美龄将回沪,心甚依依。”其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爱与不爱,只在心底的一念之间。
    
    1926年底,蒋介石首次向陈洁如摊牌。“避开五年,让我娶宋美龄,获得不理汉口,继续推进北伐所需要的协助。”并承诺,五年后与陈洁如恢复婚姻关系。蒋介石的一番话对陈洁如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她伤心地只身返回上海的家中。
    
    在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前夕,他亲自来到陈洁如上海的家中,做她的工作。为了换取陈洁如的应允,他不惜在佛前发下重誓。“自今日起五年之内,必定恢复与洁如的婚姻关系。如果违反誓言,没有将她接回,祈求我佛将我殛毙,将我的南京政府打成粉碎。如果十年二十年之内,我不对她履行我的责任,祈求我佛推翻我的政府,将我放逐于中国之外,永不许回来。”陈洁如无奈之下,只得同意蒋介石的安排,踏上了赴美留学的道路。此生若得幸福安好,有谁愿意颠沛流离。
    
    很多时候,我们放弃,以为那不过是一段感情,到了最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一生。在太平洋的渡轮上,陈洁如听到了令她痛不欲生的消息。蒋介石发表《蒋中正家事启》:“各同志对于中正家事,多有来函质疑者,因未及启蒙复,特此奉告如下——民国十年,原配毛氏与中正正式离婚。其他两氏,本无婚约,现在与中正脱离关系。现除家有二子孙,并无妻女。惟传闻失实,易滋淆惑,特此奉复。”
    
    二十二岁的陈洁如万念俱灰,家国万里,何处才是归途?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与宋美龄的婚礼在上海举行。对陈洁如来说,这应是一个无比漫长的冬天,散尽了所有的苍凉和冷漠,他们的爱,不得不各安天涯。
    
    在美国的五年里,陈洁如苦修英文、养蜂和园艺,并在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获得了硕士学位。五年后,她如约回到中国,独自在上海的老宅里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他们的爱情始于此,也结束于此。
    
    世间的芸芸众生皆有定数。1949年蒋介石战败来到台湾,一生再未回到大陆,也是应了他当初许下的誓言。1961年,经周恩来亲自批准,陈洁如移居香港。1962年,蒋介石派戴安国捎给陈洁如一封亲笔信。他在信中说:“曩昔日风雨同舟的日子里,所受照拂,未尝须臾去怀。”此时的蒋介石,也已经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在回首往事时,想必他的内心里也对这个女人充满了亏欠。如此情真意切的一番言语,应是陈洁如凄清孤楚的日子里,最好的安慰了。
    
    1971年2月11日,在香港寓所内,陈洁如走完了孤单的一生。她生没有像夏花一样灿烂,死却若秋叶一样静美。
    
    乱世惊梦,半生繁华,她与他终究是情深缘浅,长恨如歌。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9604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蒋介石为何不让张国焘跟随去台湾 (图)
·蒋介石为何失败 张学良:都怪这两人 (图)
·蒋介石去世前祸不单行 肛门遭侍从刺穿
·蒋介石为什么总以光头示人 和他的私生活有关? (图)
·蒋介石最后一次回浙江时间:为何是在1954年 (图)
·毛泽东请求杀蒋介石 斯大林为何下令释放
·蒋介石在西安事变中的三封遗书,看完让人心酸 (图)
·蒋介石早年日记:杀光资本家 中国有希望
·蒋介石没抢救出去的大师们,一个不剩? (图)
·蒋介石乘飞机逃跑 叶剑英不同意击落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图)
·吾非羊:蒋介石反腐始末
·鲁迅去世,蒋介石有没有送花圈? (图)
·蒋介石为何说张学良可悲?
·杨天石:蒋介石父子招抚台独“大统领”廖文毅始末
·蒋介石最后四次露面系安排
·曹立群:穿透历史的悲怆:如何看待蒋介石与毛泽东
·史景迁:蒋介石的正面和侧面——评《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李扬帆:蒋介石的三种习气
·史景迁:蒋介石的正面和侧面
·蒋介石听到美上甘岭惨败后 只说了1句话
·蒋介石把丢失大陆责任推卸给了谁? (图)
·告诉你所不知道的蒋介石
·海峡论谈:蒋介石绝密档案公开 清算还是转型正义?
·这个女人 按住了蒋介石脉搏
·蒋介石老家浙江奉化将撤市设区 (图)
·蒋介石曾孙 把大陆公司总部设在奉化老家?
·开国上将忆:曾有机会击落蒋介石出逃专机
·蒋介石反腐动不了孔祥熙 自叹"苦痛极矣" (图)
·蒋经国青涩初恋 竟是蒋介石死对头女儿
·熊十力拒绝蒋介石收买 骂他是什么东西
·郭岱君演讲《重探抗战史》揭秘蒋介石抗战大战略 (图)
·蒋介石49年放话:反对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女地下党潜伏14年被誉"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 (图)
·蒋介石变毛泽东 抗战片海报被指篡改历史 (图)
·蒋介石结盟希特勒计划破产内幕
·蒋介石亲自下令刺死的3名汉奸是谁 (图)
·蒋介石的悲情笑料:败退前还要通缉毛泽东
·蒋介石换妻为"革命":两休三娶 随地位换妻
·蒋介石文胆亲戚 乔石文革受迫害 (图)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曾节明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曾节明
·冯天乐:评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
·刘东:蒋介石是共产党的门外汉,习近平更烂
·率军抗战八年 伟大的民族英雄蒋介石/太阳史家
·从胡适和蒋介石的“抬杠”说起/孟泳新
·林浊水:华盛顿、蒋介石、台湾蓝绿领袖的一念之间
·周质平:张弛在自由与威权之间:胡适、林语堂与蒋介石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图)
·傅建中:美国掀平反蒋介石风
·麻昌贵:蒋介石不是爱国者?
·美国炒作蒋介石婚外情内幕: 逼其交军权 (图)
·蒋介石的阅读史/颜昌海
·习仲勋儿子,蒋介石一生中究竟玩了多少“二奶”?
·唐才龙: 习近平反腐 梦当蒋介石
·三轮换妻潮共产党被毛批斗 蒋介石帮也多情色/纪兴良
·蒋孝严:蒋介石灵归奉化阻力何在 (图)
·蒋介石国民党宪法是对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的反动
·蒋介石预言之准确 (图)
·蒋介石从来没有放弃过琉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