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20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陈长捷撕心裂肺:毛主席 你为何放我出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7日 转载)
    
    来源:小康
    
    陈长捷文革期间,被当作“牛鬼蛇神”卷入横扫之列,几乎天天都要遭到批斗。他曾撕心裂肺喊道:“毛主席啊毛主席,我在监狱呆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放我出来啊!”1968年4月7日自杀。本文摘自2013年第10期《小康》,作者谈乐炎,原题为《国民党将领特赦后的沉浮人生》。
    
        
    中华民国军事将领陈长捷(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杜聿明、黄维、沈醉、文强等一大批留在大陆的原国民党高级将领从被俘及至获赦,身体上的自由并没有带来精神上的解脱。他们面临回归社会、重建生活、实现价值等多个“战场”,命运沉浮令人唏嘘。
    
    从“将军”到“文人”
    
    邱行湘永远记得1959年12月4日那天,他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特赦证”,作为第一批被释放的国民党战犯,他下一刻的身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七天后,十名获释战犯在中南海西花园见到了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你们下一步的志向是什么?”周恩来问。
    
    志向-在这些人看来,原本戎马倥偬的抱负在成为战俘那天就戛然而止,经过十年思想改造他们最想做的就是解甲归田,从此与世无争-杜聿明说他要当木匠,杨波涛表示他更倾向做一名农民,而邱行湘自嘲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当一名搬运工。
    
    “你们的志向很好,但别忘了你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有义务和责任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示后人,历史有正面和背面,它不光为胜利者拥有,没有背面也就没有正面。”周恩来微笑着说。
    
    邱行湘一行人对总理的话颇感意外又摸不着头脑,周恩来继续说他打算在全国各省市政协所辖的各个专家会中,增设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下面设立文史专员办公室。“你们的职位就是文史专员,身份就是国家干部”。周恩来挥了挥手说。
    
    从战犯到国家干部,从“将军”到“文人”,这样的角色转换让邱行湘们既惊喜又惴惴不安。
    
    三个月后,周恩来的承诺兑现了。
    
    这一劫,他们注定逃不掉
    
    1966年那个春天,文强站在高墙之下目送着第六批获释人员背影,久久不愿离去,原国民党中将方靖回望到这一幕,忍不住再进功德林,与文强相拥而泣。“好饭不嫌晚,有可靠消息说我将于明年获释。”文强反倒安慰起方靖来。
    
    事实上,文强的内心是很焦急的,在第五批特赦战犯名单里没有他的时候,有人就建议文强:“唯一办法是给表哥毛泽东写信。”文强冷冷一笑:“他要想救我,我就不会进来了。”
    
    两个月后,“文化大革命”开始,文强的“特赦梦”彻底破灭。失去精神支柱,文强整日萎靡不振,神经衰弱,而他的改造地点也搬到了燕山脚下的秦城农场。
    
    文强没有想到,比起高墙外经历的那场浩劫,能继续接受“改造”其实是一种幸运。
    
    1968年,曾获特赦的原国民党天津警备总司令部中将总司令陈长捷因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与妻子双双自杀。
    
    当邱行湘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如刀割,上海其他获赦人员告诉邱行湘,陈长捷离开这个世界的前夜,红卫兵冲进他的房间举鞭就抽。陈痛得满地打滚,而他体弱的老伴根本无力制止,只好跪地求饶,凄楚的哀鸣声换来的却是红卫兵的大笑。等红卫兵扬长而去后,一直咬紧牙关、汗如雨下的陈长捷撕心裂肺喊道:“毛主席啊毛主席,我在监狱呆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放我出来啊!”
    
    作为1960年第二批战犯特赦人员,沈醉却在此时“二进宫”,这位原国民政府国防部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深得戴笠信任。当逮捕他的汽车路过功德林时,这里已经夷为平地,沈醉此时尚不知道未获赦的战犯已经转至抚顺,他有些惴惴不安:尚未获赦的战犯看见自己会如何作想?倘若地下有缝,他会钻进去的。
    
    清晨时分,汽车驶进了秦城监狱,沈醉被安排在单间,这是专门囚禁国家级要犯的地方,“还升级了”,沈醉自嘲,但是他想不通,自己犯下了怎样的弥天大罪,可是一连好多天,都没有人审问他。
    
    终于在半月后,审讯室大门为沈醉打开,气氛神秘,主审问:“在你所写《我所知道的戴笠》中,你提到军统直属通讯员崔万秋这个人物,他和什么人来往最密切?”
    
    沈醉立刻明白主审的“用意”,崔万秋的公开身份是上海《大晚报》副刊《火炬》编辑,经常写吹捧演员蓝萍的文章,作为投桃报李,蓝萍自然是崔万秋家里的常客,而蓝萍正是担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江青。
    
    多年后,沈醉在回忆这件事情时感叹:“一生中我做过的最聪明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四人帮帮凶的刑讯逼供下,没有承认认识与崔万秋有密切关系的人,事后我得到确切消息,当时的公安部部长谢富治,为了要讨好正在企图篡夺党权的江青,还下条子要枪决我。”
    
    恩仇化作历史
    
    黄维倔强如牛,始终不肯“认罪”。这位原国民党中将是很多人眼里的“书呆子”,在“改造”的27年中,唯一的乐趣和追求就是发明永动机。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对全体战犯的特赦令,黄维代表最后一批特赦人员,宣读了致毛泽东主席的感谢信,这不是他本人所写,倒也读得朗朗上口,当他读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放下讲稿,即兴演讲起来:“我知道大家对我发明永动机微词甚多,我之所以要发明永动机,就是要把三年内战的损失夺回来,以补偿罪孽之万一,这有什么不好啊!”让黄维没有想到的是,现场掌声雷动,在接过特赦证填写决定去向时,黄维坚定地说:“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定居大陆。”
    
    1989年,黄维在全国政协七届会议期间不幸病逝,他的手里,还有一份“尽快落实好原国民党中下级军官政策”的未交提案,特赦后很多曾经的国民党战犯都成了政协委员。
    
    1981年5月27日,杜聿明逝世,在临终前他拉着妻子曹秀清的手艰难地嘱咐道:“我死后你哪里也不要去,共产党待我不薄,出去会招人话柄。”
    
    让曹秀清伤心欲绝的是,当她发电报给台湾当局负责人蒋经国,请求他允许在台子女返陆奔丧时,迟迟得不到回音。这让曹秀清心寒之极,最终他等来的是周恩来夫人邓颖超的慰问。
    
    在杜聿明葬礼上,邓小平的眼圈红了,当年淮海战场上的两个老对手,恩仇都化作历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508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长捷抗日常胜将军文革期间先杀妻后自杀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牟传珩:访民之歌
  •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
  • 什么是共和国三篇文章
  • 超越种族之爱
  •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 我的感恩與遺憾(之三)
  •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 李芳敏144000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购物优惠
  • 谢选骏广告与神话
  • 郑恩宠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 老乐一团血肉模糊的爱国祭品-----岳飞
  • 吴倩天主父: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神迹才能拯救人类。
  • 李芳敏144000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
  • 生命禅院雪峰传道(八)——《传道篇》四十二
  • 郑恩宠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 谢选骏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 寰愭案娴鍥犲叚涓叏浼氳档浣滃獩琚佸師绫嶅紶鍏ㄨ儨琚叧瀹
  • 谢选骏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 中国民主基金旅游观光廉价票
  • 谢选骏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 点滴人生讀書漫談﹕大江東去
  • 中国民主基金更多的现金回馈!
    论坛最新文章:
  • 教皇方济各访秘鲁灾区做露天弥撒
  • 叙利亚: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达协议
  • 特朗普上任一周年:“破”而未“立”
  • 余文生律师被捕 辩护律师指罪名“荒谬”
  • 特朗普上台一年招数频频 全美多城游行抗议
  • 两岸未来第三条路 追寻一国良制
  • 背离民主精神蔡英文强推国有化及绿化
  • 联合国制裁朝鲜 中国是守护者?
  • 中东:中国俄罗斯游客越来越多
  • 国际奥委会与韩朝商定平昌冬奥朝鲜参赛安排
  • 短期预算案未获国会参议院通过 美国政府停摆
  • 孙中山香港遗址被陆商收购双十升旗礼恐成绝响
  • 二中全会通过修宪写入习思想 修改任期或延期
  • 美卫星逮到中国6艘船只违反联合国制裁朝鲜令
  • 选择法国:法国对世界大老板展开魅力行动
  • 中俄重新崛起对美国繁荣安全形成“核心挑战”
  • 马克龙在关键时刻再次力挺默克尔连任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