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盛宣怀:站在风口浪尖的红顶商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26日 转载)
    
    来源: 中国网 
     (博讯 boxun.com)

    1911年10月25日,武昌起义后的半个月。这天,在北京的内阁资政院,讨论的是迫在眉睫的爱新觉罗政权的权力危机。而会议一开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主张“铁路国有”而引发形势失控的内阁邮传部大臣——盛宣怀。

1911年10月25日,盛宣怀在清政府的最后一天

千夫所指,“世人皆曰可杀”
    
    10月25日,这并不是这个风云际会的年头里特别的一天——但不是对于所有人,比如内阁邮传大臣盛宣怀。这天下午1点45分,清政府内阁资政院召开第二次会议,按照会议日程,“内忧外患,恳请标本兼治,以救危亡具奏案”。然而这次会议很快变成了盛宣怀的批判大会。在盛宣怀自己收集的“盛档”中,记录了这次会议的经过。
    
    首先是议员罗杰登台提议,将邮传部长盛宣怀、四川总督赵尔丰及湖广总督瑞澂按律严惩;其中惩治盛宣怀的理由是他主张铁路国有和从四国银团借款筑路一事,既没有交付内阁讨论,又违背资政院章程。议员们大呼同意,许多人起身表示赞同。随后上台的是提案要求惩治盛宣怀的议员牟琳和易宗夔。牟、易两人历数盛宣怀在法律和政治上的失误,严词要求将盛宣怀“明正典刑”,杀一人而谢天下。
    
    另一个议员刘荣勋上台附和说:朝廷自从下旨要实行君主立宪,革命的言论一日少似一日,如果不是盛宣怀提倡铁路国有,也不至于民心丧失,让革命党乘机煽动作乱,情形至今益发不可收拾;因此,刘荣勋高声说,盛宣怀其罪当诛。
    
    议员籍忠寅进而要求修正这一提案。资政院内一片倒盛之风,情形对盛宣怀十分不利,盛宣怀所在的邮传部特派员要求发言,然而被众人制止。议员黎尚雯上台说,盛宣怀罪大恶极,应该依法绞死。议员汪荣宝按捺不住,高呼起来,让盛宣怀自己来资政院答复我们。一语激起千层浪,议员们的呼声迭起,资政院内顿时人声鼎沸,倒盛的情绪渐入高潮。邮传部特派员陆梦熊刚刚开口,即遭到议员攻击,认为他是在为盛宣怀开脱。后来他几乎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
    
    接下来已经人声嘈杂,总归是要弹劾盛宣怀,用易宗夔的话说,一弹不准,就再弹之,再弹不准,就三弹之,不扳倒盛宣怀,誓不罢休。就在一片不杀盛宣怀不足以平民愤,不开国会不足以谢天下的呼声之中,下午4点25分,议长宣布散会。

众叛亲离,连夜写奏章,最后的挣扎
    
    天黑之前,盛宣怀在忐忑之中等来了从资政院回来复命的陆梦熊。尽管千夫所指的命运已经在意料之中,但陆梦熊带来的消息,仍然让盛宣怀感到不寒而栗。在大清帝国的官僚体系中浸淫数十年,盛宣怀已经搭建起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此刻却隐约闻到失势官员熟悉的众叛亲离的气味。他以洋务发家,多年来和张之洞、袁世凯等决定帝国命运的高官往还密切,但官僚之间的情感与权力的联系,此刻并不能给他带来安全;他不禁想起从前几次被弹劾的经历:在他羽翼未丰的时候,是权倾一时的李鸿章庇护了他;一转眼,李氏去世已经10年了。
    
    白昼继以黑夜。这是他一生中最短暂的一个黑夜。他连夜起草奏稿,要对资政院上“违宪”、“乱法”、“激兵变”和“侵君权”的指控,做出答辩。他要向年仅6岁的皇帝剖白自己:“……议员以干路国有不交阁议,谓为侵权;借债签字不交院议,谓为违法;借日本一千万元,谓为卖国;擅调兵队,谓为跋扈;革党陷城,由于路款,谓为祸首。”然而,他自认并无过错:借款是张之洞签的合同,没有交院议,是因为有皇帝的上谕,日本借款事关邦交,自己并未调兵,谈不上跋扈……他并非不知道,事已至此,皇帝和执政的大臣要有一个替罪羊。情形与1901年毫无二致。在10月25日的不眠之夜里,已经从官从商近40年的盛宣怀不眠不休,用尽了全身力气,试图和替罪羊的命运做最后一次拼搏。

40年,盛宣怀建立了他的经济帝国

轮船招商局垄断北京漕运
    
    1872年12月,出于清政府对航运业落入外国公司之手,以致北京的粮食输送受制于人的担心,在李鸿章的主导下,成立了官督商办方式的轮船招商局。第二年,作为李鸿章幕僚的盛宣怀担任了轮船招商局董事和经理(会办)。1885年,盛宣怀成为总经理(总办)。
    
    在李鸿章的保护下,轮船招商局垄断了清朝的漕粮运输,同时还能得到政府的贷款和兴建码头货栈所需的土地,而且所承运的货品还免征厘金,这是无与伦比的政策支持。后来,盛宣怀逐渐排挤掉招商局内其他同僚,在1885年实际控制了轮船招商局。此后直到1902年,他一直是轮船招商局的总经理兼最大股东。招商局是盛氏帝国的基石。

汉冶萍公司是亚洲最大钢铁联合企业,占有中国90%的钢铁产量
    
    1895年甲午战争中国战败,中央政府需要负担巨额战争赔款,再也无力支持大型官办企业。1896年4月汉阳铁厂改为官督商办,承办人为盛宣怀。1908年,盛宣怀奏准将汉阳铁厂、大冶铁矿和萍乡煤矿合并组成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改官督商办为完全商办公司,盛宣怀自任总理。汉冶萍公司与盛宣怀管理的铁路事业是相辅相成的——铁路建设离不开钢铁厂生产的铁轨,京汉铁路绝大多数路段的铁轨都是汉冶萍制造的。辛亥革命前,汉冶萍公司是亚洲最大钢铁联合企业,占有中国90%的钢铁产量。

牢牢控制全中国电报业
    
    1879年,盛宣怀建议李鸿章建立电报事业,李采纳他的建议并任命其负责,1881年盛宣怀被任命为津沪电报陆线的总办,从此中国进入电讯业。次年,盛宣怀又建立了上海至广东、宁波、福州、厦门等地的电报线。1883年盛宣怀督理天津海关,他挪用海关钱粮来资济电报事业,混淆各个部门的经费,因此受到处分,但由于李鸿章的保护和多方说情,他未被降职。除了1902年以后的少数几年,盛宣怀一直牢牢控制着全中国的电报行业。

背靠国家资源,两头忽悠,积极实行股份化
    
    与胡雪岩那种挖空心思挤入官场寻找靠山的买卖人不同,盛宣怀是由官而商。他每一次下海,都是由组织任命,带着红头文件和财政资金。盛宣怀的大部分企业都打着“官督商办”的旗号,国有资金以无息或低息贷款而不是股本金的形式输入,管理者因而可以充分利用官商两道的信息不对称,“挟官以凌商,挟商以蒙官”,两头忽悠,从中占据大量股份。所谓贪污腐败对于做这样大生意的红顶商人而言,恐怕只是小打小闹罢了。
    
    同时,盛宣怀对其治下的企业及时进行了股份制改制,在清朝灭亡前的最后几年,轮船招商局和汉冶萍公司都基本实现股份制,股东取代政府成为企业的主导力量。这一方面是盛宣怀对企业发展的贡献,另一方面也使得他本人的股份资产得到一定的法制保护。股份制以及在租界等地的大量不动产投资,是他能在革命以后保住大部分个人资产的两大原因。

这一年,历史将盛宣怀推到风口浪尖

盛宣怀刚刚荣登内阁大臣,正要一展身手
    
    1901年以来的十年,对于盛宣怀来说却并不算顺利。首先是他的老上司李鸿章在1901年辞世。第二年,他的父亲盛康过世。以为父亲守丧的名义,他在之后几年相继失去了对轮船招商局、电报局以及铁路公司的控制。直到1907年保守派大臣打压袁世凯,他才逐渐收回这些控制。1896年,盛宣怀就执掌铁路总公司,1906年邮传部成立,他却直到1908年才做了个邮传部副部长(侍郎)。
    
    1911年这年1月,盛宣怀终于坐上了邮传部部长(尚书)这个早就该属于他的位子,接着在5月份,又成为内阁阁员,一切都看上去重新走上了正轨。按照李鸿章的说法,他盛宣怀一生所求,无非“欲办大事”而“兼作高官”。5月8日新成立的内阁,13名阁员之中,满人占了9席,其中又有6人为皇族,舆论汹汹,讥为“皇族内阁”,他盛宣怀身为汉人,年轻时科场不售,连举人都没有考上,现在却跻身内阁大臣,刚刚才达到人生的顶峰。在这个新的大舞台上,盛宣怀正准备再一次一展身手。

力主铁路国有,间接导致保路运动以及武昌起义
    
    内阁成立的第二天,“铁路国有”政策出台,这是盛宣怀力主的结果。盛宣怀把铁路国有看得如此之重,自有他的考量。光绪年间,清政府同意由各省地方筹资建造铁路干线,但造路进展不顺,四川铁路更是亏损达到300万两之多。他有感于各省自行造路既缺乏全盘规划,甚至连铁轨宽度都不相同,而且为了造路纷纷额外征税,导致民不堪其负,因此力主将铁路干线收归国有,以加紧建设进度。而在此之外,他还另有一笔盘算:筑路要用大量的铁轨,这些铁轨的一半要由他主掌的汉冶萍公司生产——于公于私,铁路国有如果进展顺利,将是盛宣怀的另一个顶峰。
    
    事情并不如盛宣怀预想的那么顺利,铁路国有计划在广东、湖南、四川等省遭到阻力,尤其是亏损300万两的四川。由于铁路公司高管和本地士绅的煽动,加上地方官员处置不当,终于闹成保路运动。川人反弹,盛宣怀力主镇压,然而事态的发展益发危急。向四川调兵的行动又间接造成武昌兵变,他只好催促袁世凯出山平乱,袁氏先是以足疾推脱,分明是要观察形势,后来又在军饷和兵权的问题上讨价还价,分明是要趁乱抓权。这些乱世中的情形,盛宣怀看得明白,然而,事态之进展,超出了他的预想和掌控,终于酿成10月25日这“世人皆曰盛宣怀可杀”的一幕。

遭到革职,“永不叙用”

革职后一度流亡海外,身后留下2000万两遗产
    
    1911年10月26日这天天亮,盛宣怀的奏章尚未写就,朝廷的旨意已到。他被革除了邮传部大臣的职务,而且,旨意上说,“永不叙用”。10年前,帝国的情形也像此刻一样,朝不保夕,庚子战败,李鸿章被派去与列强议和,早早看到自己将替这衰弱昏聩的王朝受过的命运。他告诉盛宣怀说,“和约定,我必死”——李鸿章的命运,最终也成了盛宣怀的命运。两天后,盛宣怀逃离了北京。两个月后的12月31日,这个风云变色的年头的最后一天,67岁的盛宣怀从大连乘坐轮船前往日本,踏上了流亡之路。大海之上,水天茫茫,故国渐渐从67岁的盛宣怀眼中远去。
    
    历史犹如一个玩笑。就在盛宣怀流亡的前几天,另一个流亡者刚刚归来。盛宣怀黯然离去的时候,归来的流亡者在古都南京,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欢呼与崇拜。这个归来的流亡者名叫孙中山。盛宣怀还记得,17年前,他的挚友郑观应曾有信来,向他推举这位年少英俊的孙医士。而依照他数十年如一日的习惯,1884年的这封信和1911年10月25日的一切材料,都遗留在渐渐远去的大陆上的数十万件档案之中。
    
    1912年秋,盛宣怀回到上海,由于仍然是大股东和董事,他在租界继续主持轮船招商局、汉冶萍公司、银行和纺织厂的经营。为了取回在革命中被没收的资产,据说他向民国国库缴纳了500万两的贡献。1916年,盛宣怀病逝于上海。由于生前的苦心经营,在经过晚清和民国的两轮清算以后,他仍有2000万两白银的遗产留给他的后人。
    
    官僚资本主义是那个时代中国特殊国情的产物。尽管仍然带着旧时代官僚的特征,以盛宣怀为代表的中国那一代官僚资本家,仍然以他们领先时代的前瞻性和国际视野,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时代的浪潮能把他们推向浪尖,也能将他们沉入水底。当新时代的大幕开启,他们的历史使命也就基本结束了。
    
    本文来源:中国网 (博讯 boxun.com)
1719820023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近代上海第一豪门盛宣怀家族后人们:曾家徒四壁(图)
·盛宣怀后人为何说钓鱼岛是盛家人的?(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 毛泽东的《民主颂》全文
  • 国画的特质,从传承到创新/许之远
  •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张三一言
  • 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曾节明
  • 关于网民因“造谣传谣”被刑拘的声明
  • 致美女作家“蝉语秋心”
  • 习近平改革意识形态的重大步骤
  • 腐败的解放军战斗力有多强?
  •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
  •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苏明张健评论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
  • 大字报上海访民江琴致中巡组控告区
  • 东方党中国应该在北非建立强大的军
  • 悠悠南山下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
  • 习总日记裸官不外逃,更待何时
  • 谢选骏《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韩正故意与习近平捣局!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400)
  • 藏人主张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 谢选骏《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 陈泱潮6.佔中三子暨全球基督徒必讀
  • 大字报河南访民张小玉、许有臣夫妇
  • 悠悠南山下東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徐永海关注家庭教会,康素萍与信徒
  • 苏明张健评论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
  • 匣子说话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
    论坛最新文章:
  • 康慨:告密体系及其社会创伤
  •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 常玮平律师人身及执业权被焦作警方侵害经过(1张
  • 俄罗斯现80米宽巨型“末日天坑” 原因成谜(5张
  • zt:自由亚洲电台:为什么中国政府要“抓蛤蟆”
  • zt:【禁闻】反腐秀升级 中共全球撒网缉捕逃官
  • 我,铅笔--讲述给里德听的我的家谱
  • [视频]讀《失控——全人類的最终命运和結局》
  • 女司机凶猛!遇男子深夜碰瓷 直接轧过(视频)(
  • 萧瀚:“来临的日子站在我们面前” 暴政下知识
  • 中国土豪疯狂涌入 澳洲民众只能买货柜屋(2张图)
  •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 民众律师质疑:为什么不让会见十君子(1张图)
  • 耶稣山上宝训:4.论发怒
  • 陈树庆:吕耿松案律师会见受阻(1张图)
  • 文盲党中央派生文盲党国理论家们!
  • 芦笛:建议党中央 为理论家扫盲刻不容缓
  • 美嘉顾问
    公证翻译;移民投资;财税咨询;商务考察
    美国热线:+1(858)216-5101/+1(941)227-4339
    中国直电:+011-86-13902490716
    国语 粤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