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只有复仇,10万被驱赶的百姓才不是低端劳动力,是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3日 来稿)
    
    11月的北京,寒风刺骨。然而,比这更寒冷的,是北京市政府官员们冷酷的心。在短短几天内,十多万所谓的北京“低端人口”被要求立刻离开。政府动员警察、城管等部门,联合把这些民众赶出了北京城。这样的举措引发了民众和国内外媒体的齐声谴责。请看希望之声的新闻调查。
    

    为什么要驱逐“低端人口”?
    
    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廉价违建公寓发生一场火灾之后,北京官方随即展开地毯式的“清理安全隐患”运动。很快地,这场对公寓安全的大排查,演变成为大规模拆除和对住户的驱逐令。一夜之间,超过10万名外来民工与低收入家庭,也就是官方文件中所谓的“低端人口”,被赶上寒冷的街头,无处安身。
    
    官方声称,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再次发生火灾,维护人民的生命安全,但该说法引发质疑。租住在北京皮村的建筑工人向少平对法新社表示,“如果这个房子不适合居住,那么在我们入住之前,你应该告诉我们,或者不要把它建起来。”向少平28日接到通知说:“如果你还没有离开房屋搬出去,并在下午6点完全清空,所有财物将被没收,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对本台表示:“我住的地方着火了,把我赶出去了?应该是问责防火的部门、救灾的部门是怎么回事才对。低端人口就是安全隐患?你说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我看现在低端人口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了,你把无产阶级解决了,你防火的问题就解决了?这个国家怎么回事?”
    
    北京居民吴田丽认为,这样做的背后,可能有巨大的利益驱动。“这些人住那么长时间,你就没发现危险吗?你的安监部门呢?你的管理部门呢?工商部门呢?税收部门呢?管外来人口的公安局不知道吗?扎根这么多年、滞留这么多人,是因为你一级一级腐败造成的。今天又粗暴的去赶这些人,是不是还有腐败行为啊?现在北京还在大规模拆迁,那么你拆,违章也得给钱的,你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拆掉了,这些钱你还补给老百姓吗?你这行为跟文革有什么区别?无法无天的政府,老百姓心里怎么能服这些事?不要脸!”
    
    吴田丽质疑,地方政府一向依靠土地财政,这或许是地方政府又一场没有本钱的强拆、圈地运动。
    
    另据《外交家杂志》报道,火灾只是驱逐行动的催化剂,事实上北京市政府早就想把这些被标上“低端人口”的移工赶出北京市,以保证2020年前北京常住人口能控制在2,300万。
    
    一纸驱逐令比北京的寒夜更冰冷
    
    这场“大清理”运动效率惊人。中央电视台报道称,在短短几天内,北京各区已经清除“安全隐患”25,000处;另据大陆媒体粗略统计,超过10万外地人已被逼迁离、流离失所。
    
    北京市许多餐厅、店铺、市场等被贴上封条,须在三日内搬走,不搬走或撕封条者,会被公安直接拘留。有廉租屋更要求,租户必须在当晚六时立即搬走所有物品,否则停水停电,后果自负。
    
    家住北京顺义区李桥镇的南半壁店村的张女士说,每天晚上9时,都有特警、公安等20多人进村清查,一家一家清理,每天都清理到半夜一两点钟。不管是老人和小孩,大半夜把人都通通撵到大街上,许多人因找不到房子而露宿街头。
    
    彭博新闻报导,11月27日,52岁的食品供应商徐先生在临时搭建的简易平房里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北京当局给了他三天的期限,必须搬离这里。这时他想起了2008年奥运中共官方歌曲“北京欢迎你”。
    
    “现在他们赶我们走”,2000年从东北吉林到北京谋生的徐先生说,“我恨谁?我恨共产党!我就恨它。”
    
    从网友上传的影片中,可以看到身穿制服的执法者粗暴踢门强制驱离、大批人拖着行李游走在街头的画面。民众在视频中倾诉,“北京城全被封了,这大冬天的让我们上哪儿去?还让老百姓活吗?!”
    
    “有线中国组”采访了北京新建村民刘志凯,他在北京开店7、8年,现在同样面临3天内搬迁。他说,“现在北京到处都在轰人,只能回河南老家了,无奈啊!十年前是北京欢迎你,现在是北京驱赶你。人治,这就是人治的结果。”
    
    被驱逐的不仅仅是打工者,民营中小企业的经营者也在“低端人口”之列。来自东北的刘东风在北京开服装加工厂已经12年,他的工厂被拆迁,员工在连夜搬走工厂的设备及日用品。这50名长年跟随他打拼的工人,目前全部不知何去何从。
    
    刘东风形容,这次拆迁惨过打仗:“这简直是战争···咱们也都是有文化的人,战争有这么大灾难吗?我们属于第三产业、手工业,靠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没有我们这些开路先锋,中国能有今天这样的发展吗?!欢迎时让我们来了,现在就这么个结果让我们走。”
    
    北京人权活动家胡佳参与了对这些被驱逐者的民间救助活动,他说,因为被驱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只能选择先帮助小孩和老人。他表示:
    
    “勒令在两天到六天之内全部搬迁,有些地方就给你二到四小时,马上走人。北京的气温,有时候晚上刮大风,风刮得非常揪心,都是在零度以下的,小孩子冻的直哭,直打他爸爸,他爸爸束手无策啊。而且行政强制法里面不允许采取断水断电这样的措施,但是现在他赶这些人就采取断水断电,把你东西砸了,玻璃全砸了,你只能是出来,穿着羽绒服,盖着被子睡在街头,很悲惨的状态,真的就像难民一样。这样的事情出现在2017年北京的街头,这是一场不对称的党民战争啊。上面的那些高官你试试,在北京这个寒冷的冬夜你试试,完全不通人性!”
    
    鲍彤说,“现在北京市又说是人文关怀,这些低端人口出去以后,饥寒交迫没地方住怎么办?原来做小买卖的,东西都丢了怎么办?我失业了怎么办?我冻死了怎么办?我小孩子生病了怎么办?我看应该国家赔偿啊。而且现在别的城市也都要向北京看齐,都要这样做,那还叫人活不活啊?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可以这样对待老百姓,这是什么政府啊?全世界有这样政府吗?把人不当人啊,这还有没有人性啊?”
    
    目前,大清理运动的负面效果开始出现。微信上传出海淀区马连洼街道集中清退,导致三名租客吊死的消息;28日,一条“北京局部地区已经出现骚乱”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在北京朝阳区街头停放的数十辆豪车被砸,“外地人活不了了”。
    
    这样驱逐“低端人口”合法吗?
    
    26日,北京市丰台区区委书记汪先永的一段内部讲话曝光,他明言要强拆外来工公寓,而且行动“要来硬的!要出狠招!”“今天开始能拆就拆,不要等到明天去!”“市委是区委的强大后盾,党中央和全国人民是市委的强大后盾”,但只字没提如何安置、赔偿被赶出街、流离失所的外来工。
    
    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对此表示,官方的行为是违法的。“火灾的发生,最根本的是政府的工作服务不到位,从现有的法律来讲,它没有这个权力(驱离),因为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是平等的。这些所谓的外来人口、低端人口,他们在北京绝大多数是凭自己的劳动,经商、务工或从事一些服务业,实际上是这个城市不可缺的。政府不经过修改法律,也不依照公平的程序,就用一种近乎战争的方式,通过暴力,强行将这些人驱赶出北京城,而不考虑他们的生活出路和现实的需要,让这些人不得不在寒冷的冬季非常慌乱的离开,无论是从法律层面,还是道德层面,都是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
    
    胡佳认为,官方这样的做法,不仅仅是违法的问题。“那些上面的高官,你想干出一些治理整治的重手狠手来,是保你的乌纱帽,但是你知道你这样一道命令下去,涉及到多少人吗?这里有些人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很长时间,他们已经融入了这座都市里,那些人是公民啊,跟我们享有平等权利的,他们在都市里做着最底层的工作,让北京这个都市很有序的运行。比如协和医院里边那些清扫的阿姨们,她们原来住在地下室里边,常年做这种打扫,年纪也不轻了,现在地下室全封了,她们本来每个月只挣两千多块钱,叫她们到哪儿去租房子啊?行政强制法里的规定完全都成了一纸空文,你现在的做法是公然违背法律。干出如此事情,简直就是京版的(纳粹驱赶犹太人的)‘水晶之夜’。”
    
    吴田丽表示,“国际人权公约有说,公民有免于恐惧的权利,我们老百姓天天活在恐惧中,我们的人权在哪儿?现在这真是人间悲剧啊!日本人侵略的时候是这样的吗?人家是一把火放了完事就走了,然后你还能回来。可现在呢,告诉你进去二十分钟,把东西拿走,很多是拿不走的,就都没了,再也不让你进去了。现在你给他轰走,他就回不来了,他东西都拿不走。人性何在?现在满大街老百姓全都在骂它,真是坏透了!”
    
    北京执法者打砸逼迁视频(网友提供)
    
    26日,中国知识界人士联名公开致信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要求当局立即停止对“低端人口”的大规模驱赶行动。
    
    27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出面强调,大排查仍要坚定推进,不过也要有人文关怀。当局并声称,将想办法安置受影响民众。但目前,中共红十字会、妇联、工会等官办群团组织仍集体噤声。另一方面,“同舟家园”等帮助被驱离者的民间非营利组织被以“没资质”为由,遭当局叫停并勒令解散。
    
    这波大清理运动,一直要持续到12月。对于那些被赶上街头的“低端人口”的男女老少来说,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此时此刻,“现在他们赶我们走···我恨谁?我恨共产党!我就恨它”的声音,或许正在那些在寒夜街头中颤抖的民众心里回荡、共鸣。
    
    我们只有杀光冷血驱赶百姓的警察,杀光挑头驱赶百姓的警察全家,杀光北京公安局长王小洪和北京市长蔡奇整个家族,杀光蔡奇背后中常委和他们家族成员,10万百姓才不是低端劳动力,是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81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多视频:艺术家华涌走访北京排华、驱赶低端人口现场
·对“低端人口”掠夺成成瘾,福州当局将上世纪房屋当违法建筑强拆 (图)
·周锋锁:驱逐“低端人口”是六四镇压的延续 (图)
·北京驱逐低端人口 美促中国确保弱势福利
·清理低端人口之后 北京的快递外卖都慢了
·北京赶人地图曝光 上万低端人口流离失所 (图)
·19死大火后驱逐低端人口 大兴区区长辞职 (图)
·北京清除低端人口 美杂志编辑也被撵走 (图)
·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北京难觅住处 (图)
·北京排华!暴力驱赶“低端人口”27日最新:砸汽车 (图)
·清理低端人口说惹抗议 当局忙澄清
·北京:驱赶低端人口毫无根据且不是目标 (图)
·北京义工团体救援“低端人口” 遭当局强制解散
·北京租户遭驱离 受影响者不止“低端人口” (图)
·民间自发救助北京“低端人口”官不悦 (图)
·秦伟平: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的背后秘密
·蔡奇驱离低端人口 大批外地人北京露宿 (图)
·视频:社会主义首都北京继续大规模清理“低端人口”
·北京人生活离不开“低端人口” (图)
·北京19死大火之后 外来低端人口遭清理 (图)
·“低端人口”从来是暴政的“沉船”者/李波宏
·从盲流到低端人口/雪地鸿爪
·低端人口?说法不科学、做法不厚道 /龙七公 (图)
·程映虹:“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图)
·为什么北京驱离“低端人口”引举世公愤 /北木观察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张三一言 (图)
·当今中国的顶戴红翎当年也是“低端人口”/北木观察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陈维健
·共产党与“低端人口”为敌/张三一言
·二哥:“低端人口”真的有高端牲口的思维方式吗?
博客最新文章:
  • 郑恩宠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 谢选骏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 滕彪AtrocityintheNameoftheLaw
  • 李芳敏144000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一)初到与大陆同学(下)
  • 谢选骏“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
  • 独往独来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 谢选骏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 冯正虎冯正虎编著:《我要立案(第5集)》
  • 陈泱潮国际人权日70周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的演讲
  • 藏人主张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 独往独来【曹长青访谈】怎么看川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
  • 东海一枭阴阳微论
  •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 金光鸿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