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梁紹兰:长沙拆迁安置协议书,坑骗了拆迁户17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2日 来稿)
     懇請全國媒體伸張社會良知,伸張正義,公平公正報導,
    
     一纸不予兑现的拆迁安置协议书,坑骗了拆迁户17年,这个责任由谁来负?

    
    2017年10月16日,本社记者去长沙房产经营公司,调查长沙市房产经营公司等欺骗被拆迁户梁绍兰、谷学真、谷虹丽(婚假到台湾至今)等人,签署拆迁安置协议,至今不预兑现的纠纷案。记者在被新闻调查单位遇到的尴尬和被调查单位蛮横无理的态度,让记者感到愤然不平。
    投诉人梁绍兰现年82岁,身患子宫癌晚期,不能站立,坐在轮椅上,向记者哭诉了事件的经过。
    梁绍兰老人家生于原湖南耒阳县大义乡茅头村,后婚嫁到长沙市。老人家于1988年,在长沙市矿山运输机械厂退休。1996年年底,天气转冷,老人家的哥哥梁育苍从台湾来大陆探亲,到长沙看望妹妹梁绍兰。梁绍兰一家当时住在长沙市枣子园20号一栋早年自建的两层楼砖木结构的房子里。由于丈夫谷安帮早年因病去世,家境贫困,房子破陋不堪,天上下着雨,雨水从屋顶渗进屋内,屋内的地上摆满了接雨水的盆盆罐罐。此景让台湾来的哥哥十分寒心,不免泪挂腮边。于是,梁绍兰的哥哥梁育苍决定资助妹妹一笔资金,翻盖新房,过上温暖的生活。
    就这样,经过梁育苍资助和家人的努力,拆除旧房,一座面积212.23平方米的四层新楼拔地而起。新楼房盖起来了,一家人欢天喜地,原以为从此生活无忧了。可是不曾想,刚刚享受欢心没有多久的梁绍兰一家,却遇到了枣子园整体拆迁的事件。城市拆迁,原本是城市建设的一件幸事,但梁绍兰一家,却从此走上了厄运。
    长沙市房产测绘队来人,对梁绍兰家的四层楼房进行了实地测绘。测绘的当时,测绘队对一至三层楼房进行丈量、计算、绘图,却没有到顶层楼房(四楼)进行测绘。梁绍兰说:“还有一层楼,怎么不做测量?”测绘队的人回答说:“三楼和四楼的格局和尺寸都完全相同,上四楼太累了,就不上去了!”就这样,他们不仅没有上四楼测量,最后的测量绘图,也只给了三层的测绘报告,梁家的第四层楼房,就这样不声不响、无声无息地从测绘报告中消失了。原本212.23平方米的楼房,稀里糊涂地就变成了170.28平方米。梁绍兰老人没有文化,不识字,对这些事全然不知,她的子女们,也没有留意这件事。后来,业经长沙房产经营公司、长沙市房地产管理局、湖南鑫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核准,因拆毁旧楼,同梁绍兰老人及子女签订了共计七套,总面积为397.97平方米其他位置的旧房房屋《拆迁安置协议》。
    协议签了,安置的房屋是旧楼,被漏掉的41.95平方米第四层原楼房面积的事情,长房公司他们提也不提。协议签得如此顺利,可执行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反复折腾了几年,长沙房产经营公司、长沙市房地产管理局、湖南鑫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计兑现了协议中的三套,总面积为164.67平方米面积的房子。兑现的面积,还不足原来被拆掉房子的面积。其余四套,共计233.3平方米的安置房,化为了泡影。不管梁绍兰一家怎么争辩,都无济于事,无人替他们说话。梁绍兰一家人上天无道,入地无门,找到哪里,哪里一概置之不理。政府、信访办、相关企业推来推去,一推推到至今,时间长达17年之久,直到老人家抑郁成疾,得了绝症。梁绍兰的儿子直到最后死亡,也没得到公正的房屋分配。
    
     听了投诉人有理有据的陈述,看了各种投诉资料,记者和投诉人之一的梁绍兰的二女儿谷学真,于2017年10月16日(周一)来到了长沙房产经营公司。一进门,二人直奔总经理室。可总经理室紧闭,
    
    敲了半天的门,不见动静。见副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开着,二人进屋。副总经理办公座位上坐着一位白头发的人,不冷不热地说:“总经理不在,有事去办公室说。”到了办公室,只见屋里坐着一位穿着红色休闲装的约50多岁的中年人和一位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年龄在30多岁左右的女子。问他们的姓名、职务,一概不予回答。当他们听说是为梁绍兰老人分房协议纠纷而来,便推脱说不知道,经办人都不在了,这事管不了!记者有手机拍了他们的新闻照片,这下可炸了马蜂窝。男的用手遮挡,扬言要抢记者的手机;女的更是不含糊,惊呼:“没有经过我本人的同意,你拍照侵犯了我的肖像权!”
    
    记者据理力争:“我们记者作新闻采访、新闻调查,拍照是正常工作程序,跟以盈利为目的经营性和带有广告性质的活动没有联系,不存在侵犯肖像权的问题。”争执中,又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记者询问男士的姓名和职务,男士只说自己姓刘,其他没有告知。男士说:“这事我略知一二,安置问题已经过时了,我们这里不负责,你们去房屋产权登记中心查资料,我们的资料都转给他们了,你去找他们吧!”
    明知道是推脱,但记者还是要去,目的就是找到他们推诿的证据。到了屋产权登记中心,记者拿到的照样是《补偿安置协议》。只不过是相关人不在场,资料不给查阅,资料不全而已。这些机构常年不给梁绍兰一家兑现协议房,他们把记者推来推去,采取的手段,无非就是对原方法的复制,体现的是一个字——拖。目的也只有一个:要兑现协议条款——没门儿!
    
    改革开放后,各地经济都有了长足发展,可是黑心的企业、机构不乏存在,总是把欺负、宰割弱势群体视为自己的乐趣。他们权权勾结、上下串通,逼得百姓死去活来,告状无门,冤死活该!记者亲临采访现场,才真正体验到了弱者的苦衷。
    
    希望长沙市市委、市政府和有关部门,能依法彻查此事,还投诉人一个公道,还死者一个告慰,还病者一个安扶,还社会一份安宁!
    
    投訴人:梁紹兰
    聯絡電話:1719123719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214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非法拆迁 还被打伤 (图)
·黑保安强制拆迁,村民苦不堪言
·河南南阳:去年有艾滋病拆迁队,今年有残疾人收费队 (图)
·湖北咸宁麻纺厂棚户区改造拆迁公司大白天打人 (图)
·河南商丘坑民拆迁引发大规模游行示威
·姜丽娟实名举报:扬州市气象局长秦铭截留拆迁款
·河南商丘官商勾结 沈庄司庄曹庄不合理拆迁 (图)
·上海浦东新区建设局用镇政府的房屋给被拆迁户朱金娣 (图)
·控告湖北黄冈市黄州区政府马小燕房屋被实施暴力拆迁 (图)
·上海访民邵铄兰拆迁官司不服一审向北京高院上诉
·关于九江永安乡滨江村七组拆迁公司打人致伤举报信
·重庆市九龙坡区涉黑拆迁谁来管? (图)
·对房屋管理局和街道办事处以拆危代替拆迁违法强拆控告
·福建残疾人唐玉宝:征地拆迁至今10年 拒不安置补偿天理何在 (图)
·重庆市石桥铺警察参与拆迁 民警半夜嚣张砸门 (图)
·钟思: 广西政府野蛮拆迁 村民在广东打工房子已变废墟 (图)
·东平县老湖镇拆迁 村民快要闹翻天
·江苏南通公民倪春香家正遭南通新城拆迁公司骚扰、逼迁、堵车 (图)
·四川达州符代容、曹文莲血泪控诉旧房拆迁百姓
·旧房拆迁百姓血泪控诉
·深圳最牛“钉子楼”14年的拆迁拉锯战
·北京廉价公寓火灾19死 网管删帖店铺紧急拆迁
·私下议论拆迁 被拆迁办主任五人殴打致轻 (图)
·葬了7岁小女孩 绍兴拆迁 门框上惊见悬棺?
·抗拆迁演成自焚 衡阳村民与警察同重伤
·强拆?寻仇6年 拆迁户当街刀刺斧砍杀死拆迁办负责人 (图)
·西安市未央区未央宫街道拆迁办人员奖励一览表
·广西北海村民收拆迁裁决 申请信息公开被拒
·广西北海当局强行裁决迫使村民低价拆迁
·男子领拆迁款且房屋拆除后称被欺诈 起诉政府被驳
·湖北一拆迁现场发现高度腐尸 初判为拆迁责任事故
·湖北黄石一拆迁废墟现腐尸 原址住户失踪已超一周 (图)
·山东临沂拆迁户开车撞向拆迁干部一死一伤!
·河南省周口市项城拆迁,有人管管吗? (图)
·文保建筑7年拆迁未果:只剩框架 屋内充斥排泄物
·杭州西湖双浦镇:雨挺汽车销售公司被暴力拆迁! (图)
·上海拆迁户王蓉华诉求透出虹口土地开发黑幕 (图)
·山东泰安市东平县老湖镇二十里铺村拆迁打人事件
·江苏灌云发生拆迁自焚大事
·杭州一待拆迁农房起火烧死5人李龙吁公安查明真相
·乾隆皇帝的阳光拆迁(图)
·吃惊啊!八国联军是怎样在天津搞拆迁的?
·强国论坛:毛泽东论拆迁问题
·村民反映:郑州市“加快推进村庄拆迁清零”是造成强拆及命案的根源 (图)
·王才亮律师:关于贾敬龙案所涉拆迁违法的问题
·奥运晦民生拆迁惠阿党/叶国强
·亓树卫:临沂平邑拆迁烧死人案:现场不会撒谎
·李向阳:贵州省桐梓县:被拆迁人黄明海
·赵缶:「创意拆迁」是在用强权摧毁社会底线 (图)
·黎广德:仓卒拆迁圣山古迹 公专联提另类方案
·童大焕:CHINA市长拆迁户请你回来做官 (图)
·中国规模最大的拆迁 在2千年前/李开周
·刘逸明: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市长都不愿拆迁”应是个伪命题
·2013:中国拆迁年度报告
·王才亮律师:2013-中国拆迁年度报告
·被轮奸的拆迁户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吴世明
·谁来为温总理扛大旗 --有感于时下的暴力拆迁 (图)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