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十年控告历程(七):共产党在哪里?做警察的弟成强迁“人质”生死关头见死不救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来稿)
    
    【控告】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七):
    

    新中国第一案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为何对我弟宋嘉余系本局民警见死不救不履行人道主义其背后由“强迁”升级为政治绑架
    
    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以及各级领导同志:
    
    你们好!
    
    在本案控告之前,有必要重申一下中国两条相关法律:
    一、1984年就实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内部条例》“上级应当关心、关爱和严格管理下级”的规定;
    二、1995年颁发的《人民警察法》其中“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的规定。
    
    哪有人道
    
    本人有个大阿弟叫宋嘉余,文革期间赴黑龙江建设兵团接受“再教育”,八十年代回沪后在地区搞社会工作。因工作需要1990年调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被安排在万航渡路派出所任副科级民警,工作积极,为民服务,曾立过三等功一次。
    
    但“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忙于工作,劳累过度,得了脉管炎,于1993年9月14日再度复发,住进家附近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室等待抢救。当时所处情况是,三个月前由派出所的战友陪同,前往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专家门诊报告为“截肢”。
    
    人命关天,家属向领导求助支付第六人民医院急诊款8000元,分局政治部领导以“公费医疗”为由拒付。什么意思呢?必须先到区医院才能到市级医院治疗,人都病危还在搞繁琐哲学,常理无法说通,人道主义到哪来去了?
    
    十分蹊跷
    
    此案蹊跷在哪里?宋嘉余有个小学同学,很要好的,我们叫他“芋艿头”的,因小时候其妈在山海关路菜场卖芋艿而有此名,真名已记不住了。当兵回来,当了静安分局政治部副主任,与宋嘉余上下级,时常来往,相处不一般。今天的急诊款8000元付与不付,关系到宋嘉余是死是生的大问题,但结果却既不像领导关心,更不是救死扶伤?!
    
    那位“芋艿头”主任来到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室,先拒付8000元急诊款,然后把宋嘉余推向静安区中心医院,离开了专家治疗,离开了抢救希望。宋嘉余到了静安区中心医院抢救被耽误了,因血管堵塞不久就大口大口吐血,再用救护车送入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已回天乏术,于10月1日晚与世长辞,年仅46岁。
    
    重大线索
    
    公安队伍有严格的组织性与纪律性,他们不同于其他组织,《人民警察抚恤办法》规定“因医疗事故死亡,也按因公牺牲对待”。由此可见,静安分局领导对宋嘉余极其不公道,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哪又为什么呢?提供重大线索——原上海市长黄菊1993年建造成都路高架桥,颁发了4号令“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并要拆我家住在成都北路888号的老房子,受到本人极力抵制,宪法保护公民住宅权,你市长反了。
    
    宋嘉余未经本人同意、未经母亲授权,私下与动迁组签约。本人是常住户口,并与母亲生活在一起,显然是公安局领导的暗箱操作,借刀杀人,致使我们无家可归。宋嘉余为什么不顾下岗的阿哥与年迈的母亲?我们离开了房屋就不能生存,他不懂吗?离开了人性是什么?毫无疑问他被政治绑架了。上海帮为了对市民实施强迁,生怕本人共产党员上北京告状,引起社会效应。群众起来了,做领导的基本理智丧失了,终于发生新中国第一案:对共产党员家属也政治绑架!上海不解决,还有中央,还有习大大。
    
    本案属与市长黄菊牵连的案件,静安分局领导曾表态,不管是谁,我们将一查到底,但说得比唱得还好听!2015年5月14日静安分局信访办常主任答复“不属受理范围”,以涉法涉诉理由推卸责任。人死了,而且是不明不白地走了,他的领导却无动于衷,其背景还不清楚吗?谁不信?可以打我手机15901915673,三天之内,上海滩那个“妖魔”将会来到你身边!
    
    附:1、1997年12月22日上海宋嘉余墓碑《彩照》1页;
    2、1993年11月由宋嘉余私自签署《拆迁安置协议》1页;
    3、2015年3月10日静安分局政治部《信访谈话笔录》2页。
    (需要附件直接与本人联系)
    
    控告人:宋嘉鸿(手机17717085149)
    2017年元月1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809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十年控告历程(六):共产党在哪里?反对“强迁”遭栽赃陷害
·三十年控告历程(四):共产党在哪里?上海黄浦法院潘家祥法官搞“黑案”连升三级
·三十年控告历程(五):共产党在哪里?上海法院没有党纪国法
·三十年控告历程(三):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上海信访办警察打人
·三十年控告历程(二):控告私放奸淫幼女和破坏军婚案,党组织不站出来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在假案前党的组织袖手旁观!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假案前党组织袖手旁观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 博客最新文章: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 郑恩宠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 谢选骏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 高山流水
  • 吴倩 你们的耶稣:知识常导致你们
  • 谢选骏第四次鸦片战争
  • 滕彪在劫难逃
  • 严家祺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
  • 谢选骏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 李芳敏144000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
    论坛最新文章:
  • 逃税千万欧元的俄联邦委员被法国逮捕
  • 中国基金绕过先买权购法国900顷农田惹怨
  • 普京称预料叙利亚冲突将进入新阶段
  • 巴尔干屠夫姆拉迪奇被判无期徒刑
  • 康京和访华为中韩高峰会谈做准备
  • 世界报:中国是否介入津巴布韦政变
  • 华人向日本走私黄金案件骤增
  • 美国加大制裁 平壤面对更大国际压力
  • 脱北士兵逃亡视频曝光 朝方追击者曾越停火线
  • 中国尊重穆加贝辞职称其是好朋友
  • “为国牺牲”华信能源与何志平撇清关系
  • 国航暂停往朝鲜的航班及关闭在朝办事处
  • 公安部称违法苹果应声下架中国Skype软件
  • 洛克希德暂停为台猎雷舰设计作战系统庆富濒临解约
  • 疑遭“当今”打压中青旅停牌改组共青团或失主要财源
  • 华信否认是美司法部起诉的非洲石油贿赂案受益方
  • 穆加贝--从民族独立英雄到暴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