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十年控告历程(四):共产党在哪里?上海黄浦法院潘家祥法官搞“黑案”连升三级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1日 来稿)
    
    【控告】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四):
     在上海帮“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路线操控下

    上海市黄浦法院潘家祥法官
    审强迁案强行驱逐当事人并枉法裁决
    致使当事人无家可归1369天
    合法权益遭侵害谁承担国家赔偿?
    
    尊敬的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书记以及各级领导同志:
    
    你们好!在改革开放进入高潮的1993年,以原上海市市长黄菊及市委书记吴邦国为首的上海帮,为了抢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在全国率先推出“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违宪路线,危及全国城乡。与此同时,他们在政府内部散发了“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五年超香港”的宣传材料,鼓动蛮干、鼓动违法、鼓动欺压老百姓。
    
    布告
    
    1993年3月24日,上海市人民政府贴出《公告》:在成都路沿线建造“成都路高架立交桥”,涉及周边10万市民,路两边住房年底以前全部搬走。我家住成都北路888号划入红线内,对我这个大龄青年喜忧各半:需要房子,但又要一年以后,工厂不景气,下岗在家搞创作补贴生活,没有房子就没有一切。
    
    5月20日,市长黄菊主持全市党员干部大会正式宣布建造此“成都高架立交桥”,全长9.5公里为全国之首,并成立了以副市长夏克强为总指挥的指挥部,同时发布了上海市人民政府4令,在全国率先推出“先拆迁腾地,后处理纠纷”的违宪路线,“强拆”犹如晴天霹雳传遍千家万户。
    
    绑架
    
    6月初的一天,在苏州河边上,指挥部召开了“誓师动员大会”,现场施工队伍各就各位,一声令下,“呯—嘭;呯—嘭”打桩声划破了长空,也划破了平静的大上海。由于市民住房未安置,无法正常生活,群众愤愤不平,大骂“黄菊缺德,黄菊不得好死!”当然,指挥部已进入“白炽化”状态,派出大批动迁小组,挨家挨户动员签《动迁协议》,规定一年后安置新房,政府有困难。到我家做工作的,是一位姓尤的妇女,几乎天天来。到了10月份,市里有通知11月30日前全部搬走,否则就实施“强迁”。
    
    这位尤大姐拿了“尚方宝剑”又来了,开门见山“你家月底必须搬走!”,我说单位下岗了,困难没法克服,安排现房是唯一的。她不答应,我也不同意,出现了僵局。万万没想到,我在公安局做警察的大弟宋嘉余,未经我同意,未经我母亲授权,背底里把《动迁协议》签了,谁不懂这就是“政治绑架”!
    
    枉法
    
    同胞兄弟宋嘉余把《动迁协议》签了,他还警告我“你与政府搞,搞得过吗?”但是,我是下岗工人、大龄青年,住房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更为流氓的是,上述协议政府承诺:1994年12月30日安置新房,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写着,却撕毁协议赖账了,把我家安置房送给了他们的“关系户”去了。
    
    为了讨个说法,上午跑区政府,下午跑市政府,坚持一年没人理会,这个政府彻底烂了,超越邓小平骂四人帮“占着茅坑不拉屎!”无奈之下,一纸状告到法院,请求政府履行法定职责,保障公民的住宅权。(1996)黄民(行)初字第68号案开庭,我是原告杨奇贞(系我母亲)委托的代理人,也是本案唯一的长住户口。我原告代理人据理力争,政府失信于民,但被告理屈词穷,主审法官潘家祥却傲慢将我驱逐出庭,扬言“叫你出去,你就出去”,无任何理由,纯粹是上海帮的脾气!
    
    上告
    
    潘家祥法将我驱逐出庭,在法定程序上是违法的。《民事诉讼法》第110条有关“人民法院对违反法庭规则的人,可以予以训诫,责令退出法庭或者予以罚款、拘留”之规定很明确,我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从立案到开庭未任何违规,包括原告委托代理手续均完备。然而,这位潘法官为何出尔反尔呢?企图一笔勾销被告撕毁《协议》,建立他们的帮派小兄弟。怪不得,有的当事人上法院会带了刀子、汽油不难理解!可惜啊,潘法官手中的天平已变成“匕首”了,还是通过我的大弟宋嘉余,强行签署《和解协议》,以此侵犯我的合法权益。其制作的人民法院《调解书》三大违法:1、政府行为不能调解;2、多收原告744元受理费违法;3、将我驱逐出庭涉嫌买通。
    
    国有国法,你法官可以无法无天,我的控告信直寄黄浦区法院王院长,告潘家祥法官滥用权利、枉法裁判,而信访办官员口头告知,潘家祥人家调到市里去了,当市级大官了,你还要告,这是什么逻辑?因潘枉法裁判,将安置房“调包”,致使本人1369天无家可归,并被迫失业,支内大龄政策未落实,谁来赔偿?国家秩序彻底颠倒了。现在潘家祥因支持强迁有功,因驱逐当事人有功,因枉法判决有功,连跳三级由一个普通法官当上了市级大官,现任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副院长。
    
    我查了,由书记员田华作的《庭审记录》,无记录代理人宋嘉鸿在法庭上有何违规,而黄浦区法院领导却迟迟不作处理,其背后有个错综复杂的流氓集团。谁不信,可以打我手机15901915673,三天之内,上海滩那个“妖魔”将会来到你身边!中国到底是什么国家?“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谁来关?望青年朋友多问几个“为什么”。
    
    附:1、上海市成都路高架工程《拆迁临时安置协议》;
    2、上海市黄浦区法院(1996)黄民(行)初字第68号《调解书》;
    3、民事诉讼授权委托书;
    4、致黄浦区法院王院长函;
    5、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庭审记录》。
    (需要附件直接与本人联系17717085149)
    
    控告人:宋嘉鸿
    2016年元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60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十年控告历程(五):共产党在哪里?上海法院没有党纪国法
·三十年控告历程(三):共产党到哪里去了?上海信访办警察打人
·三十年控告历程(二):控告私放奸淫幼女和破坏军婚案,党组织不站出来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在假案前党的组织袖手旁观!
·三十年控告历程(一):共产党到哪里去了?假案前党组织袖手旁观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善本)
  •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 反动学生与中国法律
  •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 现代认识论的天大缺陷,我的批判与重建(之二)
  •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 联合国:中国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对其政策“洗脑”
  •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战略分析蔡慎坤:中美何曾在一条船上:析中美贸易战
  • 郑恩宠《环球时报》曝中国大豆危机
  • 李芳敏144000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
  • 张成觉色彩紛呈的《上海灘》
  • 藏人主张川普掐住了习近平的咽喉
  • 张成觉名著的改編
  • 吴倩救恩之母:”反基督”将公然宣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
  • 谢选骏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 东海一枭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 谢选骏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 东海一枭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 张杰博闻中共恐惧的事快到了子弹也击落不了它
  • 谢选骏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 郭知熠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 谢选骏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 金光鸿让侵略者在理性的战场上被我们征服--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
  • 谢选骏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报:香港独立活动家谴责中国 “殖民主义”
  • 日相安倍三选自民党总裁稳操胜券
  • 中国官媒:中共是抗战中流砥柱
  • 意大利断桥悲剧39人遇难其中3名法国人
  • 台首座慰安妇铜像台南揭幕 马英九吁日道歉
  • 二战终战纪念日之际有关国家的活动与表态
  • 传85℃向蔡英文赠礼包引美陆侨与陆网民反弹
  • 8.15终战纪念日 安倍六年来不提加害与反省
  • 文在寅提议设立韩朝跨境经济特区
  • 中共打压除南早外主要媒体均冷处理陈浩天演说
  • 新疆兵团债权违约反映中国庞大债务存在隐忧
  • 美两大报同指习近平领导圈子内部出现嫌隙
  • 美前高官称曾与汪洋谈及贸易摩擦对美大选影响
  • 世界报:宁夏韦州居民让该镇清真寺获得缓刑
  • 中美贸易战升温中国经济引擎降温
  • 世界灌溉工程遗产都江堰入列
  • 2016恐袭后 尼斯将在安全措施下再放烟火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