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反腐英雄杨剑昌被人黑天理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反腐英雄杨剑昌长期因为敢说敢作敢当,为群众和消费者请命,被视为深圳改革开放30多年的一大标志性人物,被誉为“护法英雄”、“布衣青天”······然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作为“护法英雄”的他却无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确有九个政府部门纷纷多次提供大量铁的事实“证据和证明”之下,可是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但不顾事实真相,反而仍以种种荒唐的理由拒绝为其办理相关工龄手续和其它合法权益的诉求。为此,知悉杨剑昌遭遇的人们不禁为其鸣不平:“杨剑昌英雄”被人黑,天理何在?
         
    自2015年底开始,杨剑昌发现自己的工龄莫名其妙少了四年。因此,杨剑昌通过多种管道多次向省、市领导反映了其合理合法的诉求(引起了许多领导的高度重视,纷纷还三番几次的批示);同时他还将相关情况向多家媒体进行了反映,相关媒体也作了多次报导。然而,如今,已超过了700多个日夜的不懈努力和等待,杨剑昌却仍未能如愿。
    
    为人民利益不怕死
    
    公开报导显示,1993年,杨剑昌到深圳市工商局(现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市市场监管委)工作,1994年派在罗湖区消委会任职至今;并从2000年开始,杨剑昌连续三届被选为深圳市人大代表。
    
    杨剑昌先后顶住随时掉脑袋的各种压力,成功处理群众和消费者错综复杂的大案要案3100多起,其中亿元以上案件10多宗、千万元以上数十宗、百万以上不计其数,涉及群众和消费者20多万人,涉案金额达百亿元,为百姓挽回损失达12亿元,移交案件给政府执法部门处罚近3亿元入国库,先后被评为中国法制人物、全国3·15贡献奖及我国消费者维权十佳,获得中国十大新闻热点人物和3·15金质奖章,获全国十佳维权卫士和我国30年维权人物奖等。深圳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及罗湖区授予他“文明市民标兵”、“人民满意的社会服务工作者”、“模范人大代表”、“优秀共产党员”等90项国家、省、市、区级荣誉。
    
    杨剑昌只是个小人物,天生强脾气,从小就好打抱不平,眼里揉不得沙子,见不得不公平的事。他选择做一名“维权斗士”的缘由,他父亲这样告诉他们兄弟姐妹:群众有事找到我,说明信任我,我忠诚奉献,为民讲真话、办实事、办好事,将来社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的。杨剑昌希望像父亲一样为民办事。在几十年维权工作中,他为维护人民群众和消费者的利益无私奉献,不怕不法分子的威吓,不畏维权路上的艰难险阻。这样看似空洞的字眼,却是杨剑昌日常生活。
    
    杨剑昌告诉记者,依法行使一个公务员的职责有时候不是那么简单的。奸商靠坑蒙拐骗赚钱,你要保护群众利益就肯定会得罪他们,所以你与他们的斗争有时是你死我活的。杨剑昌说,他所经历的不单是白天吃不下、晚上睡不着的折磨,有时还要冒着牺牲身家性命的危险。
    
    1981年5月,杨剑昌骑着自行车为调查走私黄金、古董违法事件,不小心翻到深圳石岩山底下,昏迷几小时才爬回来,至今头上仍有很大一块伤疤。
    
    1997年到2000年这3年同泰明犯罪团伙,诈骗国家和人民20多亿元及唐京欺诈7亿多元的残酷斗争中,杨剑昌几乎把命都搭上了,差点被人用车撞死,3次病倒住进医院,8次被泰明公司告上法庭。他父亲得知他被告上法庭、被索赔1700多万元,急得发了重病故去,杨剑昌竟没能在父亲去世前见上他一面······ 。他在处理这两件案件期间,两次遭到黑色和蓝色小轿车的撞击,靠警惕心才避免了两场灾难的发生······。但杨剑昌仍经常誓言:“不管过去、现在、将来,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动摇,只要命有一条,脑袋有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斗争到底。”
    
    据《中国网》、《中国文化传媒网》、《深圳新闻网》等主流媒体公开报导,杨剑昌作为一名党员和公务员,三十多年来,杨剑昌凭良知、道德、责任,坚持为民说真话、办实事、办好事,不怕流血、不怕死,废寝忘食撰写了一些课题,呈中央几届领导,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李克强、温家宝、朱镕基等的重视和批示,如李长春曾批示:罗湖消委会杨剑昌学雷锋真多(《南方日报》有头版报导),任仲夷、林若、朱森林、罗天、王全国、焦林义等领导都对他有过关注,曾定石还带他到深圳迎宾馆见过习仲勋老领导,还有张德江、张高丽、汪洋、胡春华、李鸿忠、王荣、李灏、黄丽满、厉有为、刘玉浦等领导也对他有了解。广东省曾有老领导写信给张高丽:“杨剑昌是三讲的好材料,是依法治国的好素材;不但要提拔、还要重用。”1998年深圳市下文,张高丽、李容根、李德成、袁汶稳等领导曾批示号召全市开展学习杨剑昌活动······。2001年1月张高丽又批示“布衣青天杨剑昌”28万字纪实报告文学,由公安部《群众出版社》出版,《南方日报》、《天津日报》连续连载3个多月······。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台、内地电视台、深圳电视台许多频道也有很多精彩感人的专题片,对他进行宣传报导;每年全国高考的作文、考国家公务员申论都有他的素材。
    
    工龄权益折磨人生
    
    据《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互联网》、《杂志》等披露报导:2015年11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委按照深圳市委组织部要求,对干部人事档案进行专项审核。直至此时,杨剑昌才发现自己的工龄莫名其妙少了4年。
    
    杨剑昌确实是1980年1月进入龙川县林业局工作,是国家正式职工,1981年2月停薪留职参加深圳特区建设;同年4月22日龙川县劳动局、林业局盖有公章,向深圳市劳动局发出273号档《职工调动联系函》调出,但未调成深圳政府部门工作,因那时政府部门工资福利低,不少公职人员都停职下海创业。所以杨剑昌从1981年2月至1983年12月只好找到深圳两家企业工作。为什么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经查杨剑昌有关资料从1980年1月至1983年12月未缴纳社保、而不能计算其这4年工龄。全社会都知道,80年至83年深圳当时政府根本未成立社保机构、也未设立社保账户,请问那时他向谁或往哪里缴纳社保呢?该局是不是胡来乱来了呢?是否有意隐瞒欺骗上级部门和领导呢?
    
    1984年至1992年杨剑昌在中央驻深单位:中国电子工程特种装饰工程公司(现为深圳新科特种装饰工程公司)工作,之后进入工商局,并在1997年考上公务员,次年转正。”杨剑昌告诉记者,1992年9月,深圳新科特种装饰工程公司因对杨剑昌的档案管理不严遗失,随后该公司和北京主管单位(盖有公章)向深圳市有关部门申请补办,“把杨剑昌当作深圳福田的失业青年,按临时工吸收招的合同制工人建了新档案。”关键性的原因是在杨剑昌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1994年1月深圳市原市人事局(工资处)违规进行乱作为,对其工龄乱界定为1984年1月参加工作,工资为11级,还偷偷放入其个人的档案里。当时杨剑昌属下岗工人再就业到市工商局工作,应属原市劳动局(工资处)界定,而且他是1997年才报考公务员、次年转正(才属原市人事局管)。所以现该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至今仍死不肯纠正过去所造成的乱作为、乱界定的错误违规行为。从而导致这两年他反映丢失4年工龄和补偿问题,虽然国家有关部门及省、市领导纷纷反复批示,却成该市社保局顶着不办,不顾大量的证明和证据的事实真相。恶意狡辩、歪曲国家、省的一些政策,甚至采取忽悠,欺骗上级组织和领导当儿戏。
    
    尤其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不惜手段,用三阴损招,置他为死地,从中却成了冤假错案:一损招,在杨剑昌档案上,把市人事局确定他是1980年1月参加工作,并盖有该局公章的三个档,都已被销毁;二损招,串通内鬼(她人)篡改及伪造制造假档案,用折迭好的空白表诱骗及欺骗他签名;三损招,通过成立联合调查组(杨剑昌从未违规、违纪、违法、犯法),赴龙川五个部门和深圳他工作过等的单位进行调查,幸亏调查结果为,杨剑昌反映所提供的材料、证据、证明、公章事实,否则如果万一出现一点漏洞不真实的话,他们就会大做文章,将护法英雄杨剑昌毁于一旦的目的。
    
    杨剑昌告诉记者,时至今日,他之所以如此在乎工龄权益和其它合法权益的问题,是因为这可能影响到他明年退休后的医疗待遇。因长期劳累(从来未休过一天工龄和探亲假、甚至周六、日及节假日),早两年曾因累倒病倒做过3次手术,上午出院下午工作······。由于身患心脏病及胃病和糖尿病,仅糖尿病杨剑昌就需要每天频繁注射胰岛素。在花销方面,因为杨剑昌现在是普通医疗待遇,每个月仅买药便要花去2000多元,而如今他的医保每月才约500元。按照杨剑昌自己的计算,如果加上那随档案“丢失的4年”,从1980年开始恢复计算他的工龄,杨剑昌便可在今年晋升为“一级执法员”,而这个职务相当于处级待遇,才能够享受“三级医疗待遇”。
    
    大量证据证明被推翻
    
    据2016年1月6日龙川县林业局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给深圳市市场监管委证明材料称,“杨剑昌同志于1980年1月2日参加我单位工作(系国家正式职工),该同志1981年2月停薪留职参加贵市特区建设。”据了解,那时国家、省有政策规定,为改革开放、搞活经济完全允许国家公职人员停薪留职或下海经商,那么就算杨剑昌待在家里未干其它工作或做个体工商户,到了年龄退休,政府也有工龄计算给他的。故此杨剑昌认为,自己的工龄应该从1980年开始计算。
    
    2016年6月30日,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具的《关于杨剑昌同志工龄及职务问题的答复》称,原广东省劳动局《关于临时工被吸收为合同制工人连续工龄如何计算问题的复函》(粤劳险处【1991】28号)明确,“临时工被吸收为合同制职工时,其连续工龄从最后一次在单位当临时工的时间起计算”。该局还认为,“(杨剑昌)于1984年1月在深圳新科特种装饰工程公司(中央驻深单位)当临时工,1988年12月吸收为合同制工人,工龄应从1984年1月起连续计算。”
    
    对此,杨剑昌难以接受。2017年3月他请求龙川县林业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安局再次出具了详细且盖有公章的证明材料(证明杨剑昌属1980年1月参加工作)。2016年10月和2017年3月中央驻深单位(现为深圳新科特种装饰工程公司)再次出具了详细且盖有公章等的证明材料,事实都纷纷证明杨剑昌是1980年1月,经龙川县劳动局批准录用为县林业局全民所有制职工。
    
    1984年1月至1987年4月杨剑昌借调中央驻深单位任仓储管理员,他每年一人负责管理国有资产几千万元,中央驻深单位及北京主管单位始终是按国家正式职工计算工龄发工资给他,而且还多次出有详细证明材料(盖有公章)。可是,党的人事管理体制谁都知道:从建国至今,从中央和国家机关、省、市、区(县)都经常在各部门或基层借用、借调或抽调国家公职人员去工作,的确通通都计算工龄和工资。为何出现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却把杨剑昌借调中央驻深单位工作,认定为属临时工,不能计算其过去四年的工龄了呢?这是不是连党的方针政策都不懂吗?还骑在人的头上做威做虎及耍赖,真是不可思议。
    
    同时,杨剑昌还提供了大量的事实证据材料如下:1981年4月22日,龙川县劳动局和林业局向深圳市劳动局发出273号文,即《职工调动联系函》调出(盖有公章)和1987年4月经龙川县劳动局和林业局同意(盖有公章),同年5月中央驻深单位及北京主管单位《商调表》(盖有公章)批准将杨剑昌本人及档案调入的证明材料(中央驻深单位及北京主管单位已批准调档案及其本人工作,为何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还强词歪理认为:当时未经该局原市劳动局盖章,所以死不肯承认杨剑昌工龄(仍认定为不能计算其过去4年工龄,属临时工了呢?)。问题是,该局究竟是不是耍特权及凌驾于中央和国家机关人事管理体制的权限之上了吗?他们还竟谎称说:“未见过中央有关人事管理权限体制的有关规定,杨剑昌懂得这些政策,如果有的话叫杨剑昌想办法拿给我们核实一下”,这是不是开了国际玩笑也。
    
    1988年12月底中央驻深单位及北京主管单位盖公章(用的深圳市合同制工人指标)申报,可是1989年1月经原市劳动局批准(盖有公章),并同意从正式职工直接批转为正式合同制工人,并将其户口迁入深圳(按当时劳动法规和政策规定:如果从临时工吸收或招收转为正式合同制工人,需试用六个月。因此,杨剑昌根本未试用,直接从正式职工批转为正式合同制工人)。为何该局还用歪理认为:他是从临时工吸收重新招的合同制工人,又错误地不肯承认他过去的4年工龄了?1992年原深圳市劳动局在杨剑昌待业证相片上盖有钢印公章,确定了他13年工龄,即80年参加工作;该局属下社保局也在他职工保险手册相片上盖有钢印公章确定他80年参加工作;1993年杨剑昌再就业到原市工商局工作,原市劳动局又盖红印公章确定他80年参加工作;1997年他从工人报考国家公务员审查表,主管部门就是原市人事局盖红印公章确定杨剑昌80年1月参加工作;次年杨剑昌工转干和干部任命,也是该原市人事局又2次盖红印公章,确定他80年参加工作(去年底2次申请单位组织派人核查,这三种档,在杨剑昌的档案上已被人恶意销毁,按国家《档案法》法律规定:涉嫌违法犯罪行为)。不然连公务员这些档案都没有的话,他是从天上掉下来、吃空饷的公务员了吗?
    
    然而,原市劳动局、市社保局、市人事局、中央驻深单位等盖的那么多钢印、水印、红印公章。而令人费解的是: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向市政府的报告中,还有脸狡辩称:我们原多个单位,只负责签字、盖章,是不负责材料审核责任的。那么明明杨剑昌从工人报考国家公务员用的大标题是审查表,审查就是审核的含义,所以该局还以此故意忽悠欺骗上级组织和领导是不得人心的。他们是不是只知道当官做老爷,而切实忘记了党的方针政策是:谁主管、谁签字、谁批准、谁盖章、谁负责的责任了吗?因此该局不顾事实真相,反而以种种荒唐理由拒绝为其办理相关工龄手续;同时还在对付杨剑昌工龄和其它合法权益的诉求问题上歪曲、践踏国家、省的一些好政策,如此低劣的水平和能力是让人民觉得恐惧和担忧。
    
    天理何在让人悲泪痛苦
    
    出乎人民预料的事,去年11月杨剑昌已热烈欢迎等待,该局已请示准备启动,邀请“两代表”、一委员及媒体参加举行公开听证会。不知何故被取消,是否该局担心怕事实真相和杨剑昌的所有事实证据材料公布于天下公众?所以该局反而向上级部门及领导撒谎称:杨剑昌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的工龄问题是相同的,言词上有诋毁,影响该局及市政府形象,这不是可耻可笑之极了吗?
    
    据杨剑昌2017年4月12日写给深圳市委王伟中书记的信中反映:“去年多次呈信反映,是关于请求落实恢复我应计算在内的4年工龄和补偿的事情。感谢省委组织部李玉妹部长、市委马兴瑞书记(时任)批转市市场监管委、组织部。感谢省政府李锋秘书长、许勤市长、郑轲部长、陈彪和艾学峰副市长、李廷忠秘书长、市市场监管委等领导的批示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可是该局工资处吴登记处长和曾某(女)副处长会同养老处黄(女)处长,我行我素,根本没有把省、市领导多次的批示当一回事,且说三道四、顶首不办······。该局不但不对过去的违规及乱作为进行整改,且采取歪曲国家、省的好政策,根本不顾事实真相和实事求是,欺下瞒上、胡编乱造、忽悠、欺骗上级组织和领导;甚至变本加厉、百般刁难、整蛊、报复我······”这样政令不通、不作为的渎职行为,既有报刊、杂志、互联网不少公开披露报导,给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难道该局真的是胡来牛到“死猪不怕水来烫了吗”,也无法追求其责任了吗?
    
    据了解,2017年5月,深圳市市场监管委会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成立调查组,赴龙川县和驻深单位等杨剑昌参加过工作的所有单位进行调查,经调查结果为:杨剑昌反映所提供的数据、证明、公章属实。
    
    但是2017年6月22日,深人社局[2017]93号档,给深圳市政府报告中,仍继续顽固不化歪曲事实真相,更加恶意忽悠狡辩,甚至用市市场监管委罗湖局人事科工作人员(郑晓如她不知受谁的指使),杨剑昌与她无冤无仇,为何偏偏却出现制造的假档案,是串通内鬼、胆大包天恶毒篡改及伪造及冒充打着用该委党组会集体研究(子虚乌有的)认定杨剑昌同志参加工作时间为1984年1月。经了解,当时该委党组有记要,已存盘案有记载证实,根本没有这样表述认定,是留有口子及余地的,是有该委党组成员(分管组织人事处)的郭驰副主任提议:请委组织人事处派人协助剑昌同志一起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落实好其工龄的问题,然后委里再跟进,并保留个人意见。
    
    愤怒的是2016年5月18日根据“三龄两历” 审核有关档要求,干部人事档案专项审查认定表的时候,她通过计算机直接冒用张三李四打印出她人的名字,但她俩根本没见过这样的文字及表格和签字,杨剑昌也未见这些文字。去年6月12日郑某用的是花言巧语和折迭好的空白表进行诱骗,的确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杨剑昌本人签名的,但是在折迭好的空白表被诱骗签名,该委党组开会的认定及盖章相差半个多月,时间是完全不一致的,事实是该委党组都未开会研究认定,领导也未签字盖章,怎么会出现:关于他本人服从组织认定,但保留个人意见的这些内容。据调查了解,这几个字杨剑昌根本未签写过、也未见过,他只是在被折迭好的空白表上被她诱骗及欺骗签了自己的名字和时间而易,而且单位和组织都未开会研究,哪有先骗个人签名服从组织认定的规矩和程序呢?确实是完全不符合最基本的法定程序。是害人的,是无效的(2017年7月7日,杨剑昌发现后,原件均由其本人已及时拿回)。因此,他们把"三龄两历"篡改伪造的假档案拿来做依据,这样坑人及害人,是没有天理的、是诅咒为虐的、是天诛地灭的、是违法犯罪的。可恨的是:他单位出内鬼,不但篡改及伪造制造假档案想害死杨剑昌,按国家《档案法》法律规定属违法犯罪行为,还传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而且该局又借机忽悠发93号档给市政府。最终还更让该局狡猾地把以前杨剑昌反映的工龄权益和其它合法的诉求未解决的问题、责任却推诿转由市市场监管委所造成的原因,以后杨剑昌继续反映,需该委负责处理的目的。因此,如果杨剑昌英雄被害或被导致犯罪及无生命,可由天下百姓来做个公道也。
    
    更难理解又可笑的是:2017年4月底,市市场监管委,按市政府领导的批示精神,首先该委提议及委党组领导批示,同意由委里为主派4人,市人社局派1人组成联合调查组,经半个多月调查,结果是(杨剑昌所提供的数据、证明、公章属实),财力物力是该委支付。可是谁也没有意识到,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耍特权突然又出损招,从未与该委商议、也未打招呼,就这样荒谬的单方面发93号档给市政府,几位市领导圈阅后。7月5日该委党组领导才收到市政府发来的档,确实让大家纳闷;这样不以为然、莫名其妙的做法,觉得被耍被蒙、难以接受。其实该委比人社局高半级,该委党组书记、主任是市政府排前4名的陈彪副市长担任,而该局只是局级单位。难道上、下级领导及组织规矩该局都不懂吗?难怪去年6月底该局竞敢有人打电话称:“以后不准杨剑昌继续反映,否则对你们委里采取措施、对你们委里不客气”等威胁、恐吓,这恰好验证他们对号入座的用意和目的。
    
    据了解,目前身患大病的杨剑昌依然全心全力地为百姓维护合法权益,也不放弃通多种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那么,在举国上下,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中,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及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高度重视,按党的方针政策,实事求是,确实尽快解决好杨剑昌反映其工龄权益和其它的合法诉求,化解社会矛盾,万万不能让杨剑昌英雄带来不必要的辛酸和痛苦,让他活得更有人生的尊严。我们拭目以待,将作进一步跟踪报导,敬请大家继续一起关注。
    
    一群正义记者
    
    2017年11月7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400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布衣青天护法英雄有难,恳请媒体朋友申张正义/杨剑昌
·韩尚笑:没有黎明的英雄
·在京访民举牌控告政府迫害访民、学习英雄李焕君 (图)
·从部队勇士到反腐英雄而今被既的利益集团陷害/严燕文 (图)
·颜伯钧:律师王宇—“依法治国”造就的巾帼英雄 (图)
·辽宁省维权英雄杨玉兴有罪
·魏勤、王扣玛二位英雄再次回归维权队伍/控诉记(614) (图)
·上海访民声援抗暴英雄范木根无罪遭国保盯梢遣返 (图)
·宋再民是英雄 /陈树花
·为杀死地方恶警英雄张小玉申冤
·武汉巾帼英雄陶燕红诉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案的代理词 (图)
·清明节,上千访民涌向人民英雄纪念碑被擒
·上海14访民赴苏州吁全国挺抗暴英雄范木根无罪 (图)
·呼吁停止镇压访民 释放抗暴英雄巩进军
·上海44访民签名挺抗暴英雄巩进军无罪 (图)
·河南英雄巩进军无罪
·给反法西斯的卫国抗日英雄糜藕池将军树碑立传
·时代英雄在监狱 (图)
·中共党员严燕文连日给党祝寿,从英雄到狗熊 (图)
·老中共党员严燕文连日给党祝寿,从英雄到狗熊 (图)
·中共重判西藏抗议者贡确顿珠,出狱受英雄般的欢迎 (图)
·英雄部队处置30余起暴恐事件:队长踢飞炸弹击毙4人 (图)
·越战“英雄”升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图)
·战斗英雄李作成是“抗洪抢险先进个人”
·民权英雄郭飞雄蒙难四周年记
·民权英雄郭飞雄/袁奉初
·阻击勒索病毒英雄因制作木马被捕
·胡锡进充当刘霞“发言人”:不要树刘霞为英雄
·1989年六四英雄“坦克人”新线索:叫张为民被判无期
·又一大老虎被秒杀,曾是反腐英雄 (图)
·快讯:“八九英雄”余志坚因病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去世 (图)
·夏业良教授:明经国是暴徒还是抗暴英雄?
·亵渎英雄与烈士 人大立法拟追究民事罪责 (图)
·白卷英雄张铁生大手笔减持 套现可达亿元
·云南数万民众送别缉毒英雄 生前办单位90%毒品案 (图)
·中共少将也上访!对越作战英雄无端被送收容所 (图)
·救火英雄王锋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图)
·河南鹤壁公安局副局长被双开 曾被称为警界英雄 (图)
·各界人士再聚郑州 献花捐款给英雄范华培送行
·重庆北碚维权英雄何朝正获释 维权人士饭醉庆祝 (图)
·张树林:四五英雄王军涛
·王友琴:王佩英,让英雄名字如青铜长久
·苍天之冤:救“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蒙冤20年 (图)
·张学良100岁时雷人诗句:惟有好色似英雄 (图)
·1966年:“英雄”们的过时与人民的兴起
·真正的反极权英雄:黄立众是谁?
·抗战后东北市长每夜睡一名日本女子 自称民族英雄 (图)
·中国媒体揭秘韩战时击落美军的空军英雄 (图)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抗日英雄没有偷萝卜
·著名近现代史学家辛灏年:蒋介石是民族英雄 (图)
·抗战四行仓库献旗英雄杨惠敏后来怎么了?
·小平头:抗旨造反的悲剧英雄廖伟然 (图)
·丁新豹:毌忘滇缅战争抗日英雄 (图)
·在幼子灵柩前做爱的女英雄 (图)
·《英雄赞歌》《八路军进行曲》的歌词作者公木被开除党籍 (图)
·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蒋庆泉 (图)
·走下“火葬场”般战场的老山英雄邢志强忆当年 (图)
·英雄的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回忆“四五运动”
·老凉山小叶丹--虚假的英雄
·长征结束前夕飞夺泸定桥的红军英雄为何自杀? (图)
·高洪明:吴淦,英雄!中外眼球青睐你!
·散文:父亲 作者牛领钗(献给英雄屠夫的父亲徐孝顺) (图)
·高洪明:为六四抗暴群体摘“暴徒”之帽加抗暴英雄之冕
·《英雄赞歌》——收看郭文贵视频有感/子为
·《英雄赞歌》——收看郭文贵视频有感
·徐琳:最后的英雄
·从传统文化角度扯一扯作为中华英雄的郭文贵
·逐鹿会英雄/林进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陈维健
·王宁:英雄豪杰才能灭暴政变世界
·英雄豪杰才能灭暴政变世界/王宁
·高洪明:中国至宪党人王铮女士真乃巾帼英雄也!
·人大代表建议惩罚侵犯英雄名誉行为
·谢选骏:兴登堡是冒充英雄的超级败将
·高洪明:闲话美国大片《血战钢锯岭》之英雄
·冯天乐:英雄乎?奸臣乎?
·从英雄到小丑 有时只需要几篇扒皮文 (图)
·祭奠英雄贾敬龙 死得其所/王宁 (图)
·国务院巾帼英雄炮轰中国核电之疯狂
·曾节明: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