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被害达21年,死亡真相被隐瞒,父母求还原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6日 来稿)
    

    行 政 起 诉 状

     原告:姓名:张南飞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59年9月 联系地址:本市徐汇区宜山路50弄3号507室 邮编:200030


    被告: 名称: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方世忠 职务:区长 住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6号

    诉讼请求: 1、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沪徐府复决字(2016)第111 —2号决定书;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16年10月27日,原告收到(2016)沪01行终699号终审判决书,原告因不服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简称徐汇分局)做出沪公徐【2015】00000015号,经徐汇区人民政府沪徐复决字(2015)118号、(2016)沪0104行初47号维持徐汇分局做出的行为,徐汇分局为证明其作出的行为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向一、二审法院提交了关于王宏鸣013《常住人口登记表》、037号《户籍档案》,记载了王宏鸣分别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报死亡注销。原告对此有异议,依法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原告认为,原告之子王宏鸣于1996年4月23日非正常死亡于第三人第六人民医院,因王宏鸣死因未查明,原告不可能在4月23日、5月3日向徐汇分局报死亡注销。下列证据可以证明: 1、038号《王宏鸣医学死亡证明》由徐汇分局提供的第三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制作的,是申报死亡注销基础材料。该日,王宏鸣上午因伤重离世,其死因不明,家属不可能立即到派出所办理王宏鸣死亡注销。 2、何建生“便笺”要原告到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找刑侦支队法医主任李国强。 一九九六年 四月二十五日原告到所在地田林派出所,关于王宏鸣非正常死亡报案,何建生出具了“便笺”报案已被受理;负责刑侦支队法医主任李国强至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停尸间现场对尸体已勘查拍照。王宏鸣非正常死亡已进入刑事调查程序,原告是不可能在此时刻为王宏鸣报死亡注销,也绝不会去办理,必须有一个真实的司法结论,原告至今还未得到王宏鸣非正常死亡司法结论。 3、1996年7月19日、8月2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即被告给原告的答复信和1996年6月9徐汇区枫林街道办事处,证明并告知检察院已立案处理。 受害人王宏鸣96年4月23日、5月3日被报死亡注销,死者家属在未得到检察院结论之前,是不可能办理王宏鸣报死亡注销并送到上海市殡葬服务中心火化遗体。二、徐汇分局出的报死亡注销程序违法。徐汇分局对原告之子王宏鸣报死亡注销行为与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017《(二)死亡人员户口1、关于启用<居民死亡殡葬证>的通知》(93)沪公户45号第二、三项程序规定要求由死者家属办理报死亡注销相违背。三、原告申请的行政复议是否超过复议时效问题。本案徐汇分局为证明其作出沪公徐【2015】00000015号事实清楚,在二审(2016)沪01行终699号开庭审理,提交了关于王宏鸣013《常住人口登记表》、037号《户籍档案》,记载了王宏鸣分别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报死亡注销。二审法院采信了徐汇分局提交的这二份证据,据以作出了(2016)沪01行终699号终审判决书。时效应以终审判决收到之日起计算,不存在被告超过时效之说法。理由如下:a、原告起诉是基于徐汇分局处理殡葬报死亡时间不对,出现混乱,为此,希望法院给予认定程序违法;b、徐汇分局在一审中所述的1996年4月23日王宏鸣死亡日期不是告知原告死亡证明,而是徐汇分局自己单方的抗辩理由;c、原告对王宏鸣死亡,明确:徐汇分局给出二份不同死亡日期是不严肃,也不正确的,所以,才起诉要求给予正确的认定;d、徐汇分局在一审庭审中的告知死亡日期,并不是答复一审判决不是最终的,真正生效的是二审判决书给出的判决;e、所以,原告在二审驳回上诉后,在六十日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并没有超过时效;f、综上,行政复议的时效起算,应从二审判决书送达后次日起算。综合以上事实和被告认定的事实是不清的,故适用依据错误,请求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谢谢!附(2017)沪104行初66号裁定书1份 此 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签名):张南飞2017年5月17日

    附: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告沪徐府复决字(2016)第111—2 号、徐汇分局提供的013《常住人口登记表》、037号《户籍档案》。证据:1、沪公徐【2015】00000015号,经徐汇区人民政府沪徐复决字(2015)118号、(2016)沪0104行初47号、(2016)沪01行终699号3份;2、038号《王宏鸣医学死亡证明》、何建生“便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即被告给原告的答复信、徐汇区枫林街道答复信。 3、(93)沪公户45号及附件共计2份。

    另附:追加第三人申请书1份。一审罔顾事实,枉法判决,隐瞒事实真相,请看一审判决。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7) 沪01行初175号原告张南飞,女,1959 年9 月30 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50弄3号507室,委托代理人王飞跃(系原告丈夫),1958 年6 月15 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被告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6号。法定代表人方世忠,区长。委托代理人王蔚,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委托代理人戴家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原告张南飞不服被告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 徐汇区政府) 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5月24 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9 月4 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南飞的委托代理人王飞跃、张国安,被告徐汇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王蔚、戴家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巴审理终结。被告徐汇区政府于2017 年2月3日作出编号为沪徐府复决字2016)第11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主要内容为:原告张南飞要求确认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以下简称:徐汇公安分局)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对其子王宏鸣报死亡户籍注销程序违法。被告经审理后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以下简称:《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第八条以及《关于启用<居民死亡殡葬证>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公安派出所为报死亡注销户籍的户口登记机关。王宏鸣所在的天钥新村78号602室属于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枫林路派出所(以下简称:枫林派出所)管辖范围。原告经被告告知后不同意变更被申请人,因此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此外,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开庭审理的王飞跃(即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诉徐汇公安分局、徐汇区政府行政诉讼案件中[(2016)沪0104行初47号],徐汇公安分局出示了王宏鸣常住人口信息等证据,其中有王宏鸣于1996年4月23日报死亡,同年5月3日注销户口的相关内容,原告作为王飞跃在该案中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该案已于2016年7月21日作出审判决,原告在该日期之前便应当知晓上述内容。原告于同年11月9日寄出本案行政复议申请书时,已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所规定的申请期限,该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第九条及《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四)项的规定。据此,被告决定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决我:定同时告知了原告诉权和起诉期限原告张南飞诉称,原告因认为徐汇公安分局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对其子王宏鸣报死亡户籍注销的程序违法,向被告徐汇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原告的申请符合《行政复议法》及《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规定的申请条件。由于枫林派出所并不具有法人资格,故原告以徐汇公安分局作为被申请人并无不当。而认定原告知晓上述报死亡及户籍注销事实的时间,应当以前述行政诉讼二审判决生效之日为准。原告在该案二审判决生效后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并未超过法定的申请期限。因此,被告据以认定原告申请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理由均不能成立,故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诉复议决定被告徐汇区政府辩称,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此前开庭审理(2016)沪0104行初47号案件的过程中,原告即已知晓相关报死亡及户籍注销事实,该案一审判决在2016年7月21日即已作出原告于同年11月8日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时,已超过法定申请期限此外,根据《户口登记条例》等的相关规定,原告申请行政复议所针对的事项属于公安派出所的职权范围,其以徐汇公安分局作为被申请人,亦不符合《行政复议法》的规定。据此,被告认为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法定条件,决定予以驳回,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故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经审理查明,原告张南飞及其丈夫王飞跃于2016年11月8日向被告徐汇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依法确认被申请人徐汇我:公安分局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对其子王宏鸣报死亡户籍注销程序违法。被告于同年11月10日收到上述申请后,于同年11月16日向原告及王飞跃作出《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并于同日向被申请人徐汇公安分局作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同年11月25日,徐汇公安分局作出《行政复议答复意见书》并提交了相关证据2017年1月6日,被告向原告及王飞跃作出《延长行政复议审理期限通知书》,告知延长30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2017年1月11日,被告与王飞跃进行谈话,告知其与原告应以枫林派出所为被申请人,并询问二人是否同意变更被申请人,王飞跃表示同意变更被申请人为枫林派出所,并表示会告知原告此事,但此后原告未就是否变更被申请人作出表示。同年2月3日,被告作出被诉复议决定,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该决定已邮寄送达原告及徐汇公安分局。对王飞跃变更枫林派出所为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被告另案作出了行政复议决定。另查明,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开庭审理了王飞跃诉徐汇公安分局所作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以及徐汇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一案。原告作为王飞跃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诉讼中,徐汇公安分局出示了王宏鸣常住人口信息等证据,其中有王宏鸣于1996年4月23日报死亡,同年5月3日注销户口的相关内容。该案一审判决于2016年7月21日作出以上事实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及邮寄凭证、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邮寄凭证、行政复议答复意见

    我:书、王宏鸣常住人口登记表及户籍登记信息复印件、(2016)沪0104行初47号行政判决书、延长行政复议审理期限通知书及邮寄凭证、行政复议谈话通知书及邮寄凭证、行政复议谈话笔录、沪徐府复决字(2016)第111-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邮寄凭证,以及被诉复议决定书及邮寄凭证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认为,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徐汇区政府作为被申请人徐汇公安分局所属的本级人民政府,于本案中具有接受原告张南飞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并作出处理的法定职责《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对行政复议申请应当符合的条件作出了具体规定。其中,该条第(一)项规定,申请应有符合规定的被申请人;第(四)项规定,申请应在法定申请期限内提出。本案中,原告以徐汇公安分局为被申请人,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确认公安机关于1996年4月23日、5月3日对其子王宏鸣报死亡及注销户籍的程序违法。但根据《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城市和设有公安派出所的镇,以公安派出所管辖区为户口管辖区,公安派出所为户口登记机关。该条例第八条第款规定,公民死亡,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户口登记机关申报死亡登记,注销户口。据此,接受公民死亡登记申报、注销户口属公安派出所的法定职权范围,公安派出所可以自己名义独立

    我:作出相应的行为,公安派出所所属公安分局并非行使该项职权的主体。本案中,原告以徐汇公安分局作为被申请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一)项之规定。此外,根据查明事实,在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6年7月18日开庭审理的行政案件中,徐汇公安分局已提供关于王宏鸣被报死亡及注销户口事实的证据材料,原告当日出庭应诉,对此应当已经知晓,其无正当理由于同年11月8日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已经超过法定申请期限,其申请亦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第(四)项之规定。原告主张应以上述行政诉讼案件的判决生效之日作为申请期限的起算日,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根据上述情况认定原告的申请不符合法定条件,进而决定驳回其申请,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属正确。被告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后,依法履行了各项程序义务,并在法定延长期限内作出被诉复议决定,送达各方,程序亦属合法。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张南飞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张南飞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我:(此页无正文)审判长王胜军审判员中宁博人民陪审员陈幸学二O七年九月二日件与原件核对无异书记员贾菁

    上诉人跪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事实真相!附上诉状

    行 政 上 诉 状上 诉 人:姓名:张南飞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59年9月联系地址:本市徐汇区宜山路50弄3号507室 邮编:200030被上诉人:名称: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方世忠 职务:区长住 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6号案 由:上诉人不服一审(2017)沪01行初175号判决,特提起上诉上诉请求: 1、判令撤销一审作出(2017)沪01行初175号,请求二审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请求;2、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2017年9月23日,上诉人收到一审作出(2017)沪01行初175号,上诉人不服,现依法上诉。 一、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完全不清,证据不足。 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应该是从2017年7月21日起算,因此认定时效是极其错误的,认定事实不清。稍有法律知识常识的,都不难清楚知道,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简称徐汇分局)在一审中,提出的这个举证证据,并非是正式告示和通知,而徐汇分局只是自己作为辩论意见,徐汇分局是支撑自己的辩论观点。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这个性质,徐汇分局这个举证时效,是可以归纳到他的证据范畴。在这个案子举证中,徐汇分局可以随时撤回这个证据,也可以随时不主张这个证据,作为原告对这个证据上诉人可以不认可这个证据,作为第三方法院可以采信也可以不采信,也可以同意其撤回,也可以允许原告的对这个证据的质证意见,这个是证据链并非是告知。徐汇分局目的证明自己的行为,他的证据生存要见,还不是原被告是否可以处置,关键是要得到法院的认可这个证据,采信不采信,才可以成立。那么,言下之意一审有没有采信也是个未知数,再说一审法院即使判决下来也不是最终结果意见,应当从二审判决生效起算,怎么能够简单正式归纳为告知呢?作为一个行政机关应当明确告知,由此可见,时效是不成立的,时效应当从二审终审判决生效起算。 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极其错误的,一审错误并非不懂,一审是故意袒护被上诉人。在明知被上诉人作为举证证据范畴,当把这证据视为正式告知和通知视为告知,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三、即便王飞跃到被上诉人法制办表述,在判决有显现,王飞跃是没有得到上诉人张南非委托,他在法庭上的讲话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上诉人,这是一个重要事实。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有故意袒护被上诉人行政机关的嫌疑,所借用王飞跃说法,都不是事实,只有一个事实,是从二审判决确认的事实,请求二审依据事实和法律,采信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附(2017)沪01行初175号判决书1份、上诉状副本1份。 此 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签名):张南飞2017年10月9日手机:13472670908 王飞跃、张南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901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沈阳皇姑区被关押访民廉建国戴脚镣手铐死亡 (图)
·广西凤山县看守所罗继标死亡 满身伤痕从何而来 (图)
·视频:丈夫莫名死亡警方处理蹊跷 宝应於晓娣为夫鸣冤
·关于张效芳在上海拘留所内非正常死亡的诉状
·济南章丘死亡10人重大事故责任人逍遥法外
·西安访民王文军死亡在上访路上
·河南西华县刑警队草菅人命致人死亡 (图)
·宝丰县公安局刑警队刑讯逼供 看守所监管失职致人死亡 (图)
·九江市浔阳区执法大队导致七旬老人当场死亡
·献县访民于汝法被“非正常死亡”真相 (图)
·河南农民李合平被抓入看守所内突然死亡
·宋伟独子军中含冤死亡 山东兰陵接访警察殴打辱骂宋伟断子绝孙 (图)
·视频:杨正成被处警死亡冻尸无坟墓 清明节遗属在案发地祭奠 (图)
·内蒙古工人因加班连夜打铁导致死亡 工厂不管还殴打家属
·北京访民张德利去中南海上访遭遇死亡威胁 (图)
·江苏淮安淮阴区王营镇政府和公安局乱作为致人死亡
·河南嵩县田湖镇访民陈明现派出所内服毒死亡
·郭春梅夫妇重伤死亡:保定法院三判糊涂案(4图) (图)
·河南息县访民冯国辉“死亡之谜”待调查
·扬州宝应警察处警致政府干部杨正成死亡 妻子上访无人管 (图)
·人权律师李柏光受死亡威胁(续)——找到元凶
·人权律师李柏光受死亡威胁
·西藏代表回应"西藏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下降"
·哈尔滨访民贾瑞峰脚被拷在病床上死亡 (图)
·汽车自媒体人闫闯驾车过失致人死亡 已被刑拘
·中国男子英国移民中心离奇死亡 或遭"不人道"对待
·因代理吴太勇死亡案遭“被嫖娼”迫害张庭源声明
·快手主播编造洪水致百人死亡谣言被判刑,律师:平台也应担责
·黑龙江煤矿爆炸9人死亡
·印度发生一起船只倾覆事故 造成至少19人死亡 (图)
·西南至江汉黄淮地区强降雨 8人死亡7人失踪 (图)
·被拒剖腹产 榆林一孕妇疼痛跳窗死亡让网民悲哀 (图)
·云南一村庄突发山体塌方 致2人死亡1人失联
·四川一男子家中死亡多日 2岁孩子饿得奄奄一息
·律师办理“吴太勇看守所死亡案” 被以“嫖娼”传唤 (图)
·西班牙一轿车冲进店铺 致3岁华裔儿童当场死亡
·视频:东莞厚街一村民家门口不幸意外死亡
·宣传部说车祸司机当场死亡 公安却悬赏找人 (图)
·视频:辽宁吉普车拖拽快艇行驶 快艇脱钩飞出致5人死亡
·沈阳访民廉建国关押期间戴刑具死亡,在京访民抗议
·中共前主席蹊蹺死亡內幕:傳被江澤民曾慶紅暗殺 (图)
·300多红军突然集体死亡 毛泽东惊呆 (图)
·针对“林彪死亡真相”视频的误解,陈世忠发表声明
·KGB妻子日记揭林彪死亡真相:被打死,叶群没在飞机上
·文革50年后 他仍在等待父亲死亡的真相 (图)
·日军迫盟军战俘修缅泰铁路,死亡率20% (图)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后自作自受
·胡小伟:贱人毛泽东对于死亡的恐惧
·叶剑英披露文革死亡人数:骇人听闻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追踪:林简死亡之谜(3)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林简死亡之谜(2)
·广州文革武斗悬案追踪:林简死亡之谜(1)一起严重的杀俘虐尸案
·文革中北京大学部分教授死亡名单
·对越作战,共军死亡19位副团级以上军官(内部资料)
·洪振快:地方志中的大饥荒死亡数字 (图)
·文革血债 储安平之子回忆父亲离奇死亡
·毛泽东血腥孽债 储安平之子回忆父亲离奇死亡 (图)
·49年中共统治大陆以来整人运动大全/非正常死亡人数
·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的部分高级干部和著名人士名单 (图)
·夹边沟:知识分子死亡集中营
·和性教育同样重要的,是死亡教育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两岸自由经济区PK:谁在开花 谁却死亡 (图)
·两点心:校园黑社会化与官场内斗——谈泸州学生死亡事件
·廖祖笙:死亡威胁近在咫尺,民权何在?
·“死亡税负”:无需再纠结于概念之争
·孙长江:六四死亡是200个千 不是200个人
·直面死亡,选择我们将如何死去 (图)
·谢选骏: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白岩松: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雷洋死亡案五警察立案侦查,交由四分检侦办
·朱人奉:“雷洋之死”需要的是死亡真相,而不是嫖没嫖娼 (图)
·郭宝胜:天主教神父神秘失踪和死亡的背后
·反共救国报36期没落的体制必然死亡
·土耳其海域两艘难民船沉没 已致33人死亡
·环境污染严重 中国每天有7500人因癌症死亡
·余地:缺失法治下的吊诡死亡 (图)
·马里酒店恐怖袭击:至少27人死亡 3名中国人遇难 (图)
·维权评论:刘士辉律师:我对张六毛死亡案之10点看法 (图)
·守鱼:环境危机中的癌国,死亡人数占全球1/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