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923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建业里之殇,殇在官员良知的缺失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30日 来稿)
    
    优秀历史建筑上海最大法式石库门建筑群——徐汇区“建业里”已改造成高档豪华商业区光鲜登场,然而光鲜亮丽豪华背后对原住民的哄骗胁迫,巧取豪夺,践踏法律,肆意妄为的所谓政府行为却鲜为人知,在此让真相曝曝光。
    

    建业里动迁改造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绝非补偿不公平,某些官员政策水平低下那么简单,它暴露了政府各部门互相勾结,互通有无,共同侵吞并套现公共资源的无法根治的集体腐败,这项纯政府行为的改造项目让我们看清了什么叫作合法掠夺合法腐败。
    
    一,来自政府的谎言
    
    1.2009年12月2日,第一财经日报登载一篇文章:“专访上海市徐汇区委书记茅明贵跳出‘地产财政’”,文章这么说:茅明贵慧眼独具,顶住建豪宅巨大诱惑的徐汇区早在2003年就自动“终结”了“地源-房源-商源-税源-财源”的房地产经济模式。然而2006年建业里建豪宅又起步了,而且从居民手里以4700元/平方米白菜价收购来的房子改造后上市叫价竟达13万元/平方米,而建造全过程中茅明贵还在台上当他的区委书记,事实证明徐汇区“地源-房源-商源-。。。”的房地产经济模式从未停止过,更不要说“终结”了,让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位书记对媒体说谎的勇气。
    
    2.时任副区长的林桂祥在千户居民动员大会上信誓旦旦:允许居民回搬,欢迎居民回搬。然而当区政府享受到了与“居民回搬”相配套的各项优惠政策如向国库免交“土地出让金或零转让”,“拆除房屋补偿费”,“房屋拆迁管理费”,“工程质量监督费”,“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费”等一系列优惠政策后(摘自2001年2月上海市政府制定《关于鼓励动迁居民回搬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的试行办法》),却不承担相应的居民回搬义务,政府得到了数亿元的巨额优惠,而居民无一回搬,谁要回搬出数千万元巨资购买,回搬竟是一场骗局,是政府敛财的高明手段。
    
    3.区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发“告居民书”,向全体居民承诺“搬而不拆”,然而结果是走一户拆一户,走一幢拆一幢,还向媒体编谎言说“因有居民又搬回来,所以只能拆了防止居民回流”,事实根本没这回事,拆了200多幢,留下几十幢掩人耳目。
    
    4.徐汇房屋拆迁公司是区政府三产企业,董事长董文卿是区政府办公室出来的官员,此公司没有拆迁许可证,公司内有私人股份,这些私股在政府公权力的保护伞下大肆捞钱,他们对居民哄骗吓,雇佣200多名农民工对居民进行地毯式骚扰,教唆他们各种恶搞的办法,对他们说:这些上海人只会动嘴,不敢动手,你们尽管闹,越凶越好。于是这些农民工无恶不作,他们每天清晨不到5点钟就吹哨子,练跑步,高喊口号,不让居民睡觉,有居民搬走了,他们蜂涌进空出的房间,整天吵闹,打牌,大声喧哗狂叫,直闹到深夜,不让居民过正常生活,他们偷东西,将粪便丢进居民房间,把脏水从楼板缝里倒到楼下居民的床上,他们在弄堂和被拆的门洞里大小便,到处臭气冲天,他们欧打居民至伤,居民找动迁组论理,动迁组说不认识他们,拒不认账却每天供他们三餐饭,他们把弄堂里的路灯全部砸光,晚上一片漆黑,居民不敢外出,女孩不敢回家,在外租房住,他们把建业里弄成一座鬼城,让人感觉世界末日来临,政府的人躲在背后,让无业人员在前台胡作非为,胁迫居民签约,事后政府出来收获。后来政府又改口说这是自我协商的民事行为,你们是自愿的,在双方力量如此不对等的情况下,这能是平等自愿的“自我协商”吗?能有公平公正的可能吗?动迁将近尾声时,这个动迁公司就拆股了,改名叫光启动拆迁公司,这些私股大捞一把后全身撤退。
    
    二,巧取豪夺,侵吞居民利益
    
    区政府不择手段将动迁房低价高卖给居民,从居民头上剪羊毛,政府给我们搬往平阳三街坊居民的房价是4000元/平方米以上,共280多套房,但是却与小区外龙茗路673——695号12幢街面房组成捆绑关系,均价为3500元/平方米,居民的房价高于均价,这就意味着12幢街面房为0元房,(总面积为1945.92平方米)房价全摊派到了居民的动迁房上了,2004年,区政府建交委一个叫吉祥的领导和居民同时同步来办理12幢房的过户接房手续,怕居民知道实情,区政府有关部门勾结开发商将12幢房由城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2004年转卖给上海世博土地控股有限公司,2007年再转卖给上海中誉市政开发有限公司即徐汇区房屋管理中心,至此完成了黑房转手回到政府手里的过程,其中的奥妙就在于城投公司是世博公司的30亿投资的大股东,这就等于儿子将房子卖给老子,房子始终在自己人手里转悠,而徐汇区房屋管理中心以为将时间改为2007年买进这些房子就与居民撇开了连带关系,恕不知去物业查一查2007年买进的房子物业费却是2004年就起付了,后来政府卖掉12幢房赚了一个多亿,政府没花一分钱又在居民头上拿走了一个多亿,这就是政府空麻袋背米的技巧。就在我们进住两年后,2007年当时房价暴涨,然而新进我们同一小区,同一房型的动迁居民的房价仍只有市政府规定的3500元/平方米,你们看有权就可以肆意妄为,就可以违法侵权,就可以变着法抢夺老百姓的财富。
    
    动迁组与居民签的合约都有两本账,给居民的一份是公开的,留在动迁组的是密藏的,两本账完全是两个数字,当然密藏的远高于公开的,这就是说动迁公司向上级预算报批的高数字的另一部分没到居民手里,去了哪里?居民再三追问却没有任何人给与任何回答,但拆迁补偿款遭截流侵占已是公开的祕密,居民不断上访反映问题,却毫无结果,官员的良知去哪了?
    
    三,动迁是某些弄权者将公共资源套现为私利的最安全平台
    
    建业里有一千户居民吗?没有,有那么多户籍吗?根本没有,但权力在手什么事办不成?可以制造出来。多年来垄断了公房资源分配大权的房管局早把自己的关系户安插进来了,派出所早把自己的关系户的户口安插进来了,动迁前几年悄悄的分房卡的分房卡,分门户的分门户,,忙得不亦乐乎,一切具备,只等动迁到来套现这些以权谋到的公共资源变为私产,方法各显神通,有违章扩建的,有一户内拖进几个亲朋好友的户口的,有往孤老户内塞进几个不相干的人的户口的等等,经过房管局和派出所的有效登记造册,这些材料转到动迁公司手里全成了合法户,而动迁公司又以安置有难度为借口把数砖头(数面积)的政策理所当然的改为只数人头(数户口)了,就这样大笔的动迁款被这些关系户卷走了,动迁成了抢劫。举几个实例:例1.456弄(中弄)74号濮姓居民是房管局监管动迁的副局长的关系户,他在几年中分到建业里房子,外加两套市中心福利房,动迁时再拿三套动迁房,前前后后从政府手里拿了六套房,人口仅5个,户口迁出后又迁回来重复多次拿房,其中一个儿子在动迁快结束时户口还在往里迁。例2.472号汪姓居民仅晒台上的几平方米违章搭建房就拿三房二厅的房子,户口仅两个,就因为是某政协委员的关系户,同样472号天井里周姓居民是房管局副局长的关系户,也是几平方的违章搭建房,仅一个户口就拿三房二厅房,外加40多万元现金,这在其他居民绝不可能。例3.建业里居委党支部书记,不是建业里居民,但硬是拿下了一个孤老的住房得到一笔补偿金。例4.456弄15号吴姓居民仅30平方面积,分房卡分户后加进了多个户口,拿走4套最好的动迁房,共300多平方米,在他小儿子的分房单上竟然有大媳妇的母亲的名字,也就是说这儿子和自己嫂子的妈妈成了一家人,分到同一套房子里去了,而他自己早已不在国内,他妻子户口在签约结束后才刚迁进来再拿一套房,现在这4套房已价值1800万元左右,,这一切为所欲为都是因为他家朝中有人。例5.各级领导在建业里都有关系户,都捞得盆满钵满,试想中国有多少动迁基地?象这样巧取豪夺不就是浩劫吗?
    
    这些事实仅仅是冰山一角,权力成了这些官员手中的金点术,动迁成了弄权者套现利益的合法平台,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讲动迁对某些掌权者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远超过了普通老百姓,因此让他们对动迁趋之若鹜。
    
    蛋糕就这么大,有人偷吃了,多占了,必定有人被抢了受到损害了,以我本人为例,我被掠夺了,我父亲是民主党派人士,也是统战对象,但是一直以来权益受到侵犯,我父亲解放前用金条换下了建业里456弄66号整幢房,全家在此生活了半个多世纪,文革中房屋凭证被抢走后政府没给我们再发放过有关房屋的任何凭证,而动迁公司在拿不出我家房屋的任何法律凭证的情况下,在说不清我家房屋的面积和部位的情况下强行的不明不白的处理了我的房子,在高压下和居住环境遭严重破坏下我不得不先签了一部分面积走人,留下另一部分面积的书面说明和诉求,等待继续安排处理,我从二类地区的整幢房子搬到五类地区的70多平方米的唯一一套动迁房里,而我新疆回沪的妹妹却无家可归,十多年来我从未停止过向政府各级领导要求归还我未安置的那部分面积,但都没结果,政府赖掉了,不还了,我拿着政府部门给出的对我面积的不下于五种不同说法的凭证去法院起诉,法院不受理不立案,接我材料的人她的桌上放着一块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党员先锋岗邓瑛”,我不明白在法院这个讲法律的地方为什么要向我们亮明政治身份。
    
    我被政府掠夺却欲告无门,公理何在?我向谁去要回本属于我的利益?谁能告诉我?
    
    建业里456弄66号原住民邵弭
    T:021-54145561
    2017.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404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 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 谢选骏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
  • 谢选骏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 徐永海肢体们看望了遭刑拘的维权人叶氏兄弟的家人
  • 生命禅院《传道篇》二十七:如何知道自己的前世
  • 郭知熠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 谢选骏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 郑恩宠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 谢选骏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 基督化生活颂赞主恩
  • 谢选骏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论坛最新文章:
  • 东亚日报:中国请来“国宾”难道这样慢待无礼吗?
  • 南京清理杨卫泽作序书籍 清理遗毒渐成标配
  • 韩国记者遭殴打北京称“不幸的意外”
  • 特朗普和普京就解决朝鲜问题通话
  • 北约要求俄罗斯就其部署巡航导弹进行澄清
  • 巴黎2018或成全球高档房飙涨冠军城
  • 人道报:贫富悬殊威胁中国梦
  • 文在寅北大演讲:绝不许半岛再生战乱
  • 普京与特朗普通电话谈朝鲜危机
  • 中国男子因践踏成吉思汗像遭判刑 一年
  • 欧盟峰会分摊移民问题激烈争吵陷僵局
  • 美国朝鲜问题特使:有意愿与朝鲜对话
  • 共和党近来连遭败绩 明年中期选举大势不妙
  • 台湾国防部通知猎雷舰厂商解约厂商扬言提告
  • 中方拘港人可长达30天才通知 负评如潮
  • 李克强赞林郑月娥积极令香港对接中国发展
  • 港评习近平执政水平不过尔尔 中国却大兴习思想研究中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