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焕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上诉状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4日 来稿)
    
    上诉人(原审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张焕文,男,汉族,1952年5月28日出生于上海市,现住上海市杨浦区贵阳路244号。
     被上诉人(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被告):巢星飞,男,汉族,1962年5月26日出生于上海市,现住上海市杨浦区波阳路231弄4号。

    被上诉人(原审刑事附带民事被告):巢鸿飞,男,汉族,1957年4月22月出生于上海市,现住上海市杨浦区波阳路231弄4号。
    上诉人因被故意伤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一案,不服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沪0110初70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现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撤销(2016)沪0110刑初70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以故意伤害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对二被上诉人从重处罚。
    2、请求撤销(2016)沪0110刑初704《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二被告巢星飞、巢鸿飞不予缓刑。
    3、请求撤销(2016)沪0110刑初70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最后第20页第三、第四项二被上诉人缴纳的各种费用,支持上诉人原审诉讼全部请求。
    上诉理由:
    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二)“关于本案不属共同犯罪”属于严重的事实认定错误。
    本案属于共同犯罪已毫无悬念!原审法庭调查的很清楚,当天(2013年4月10日)巢星飞一拳打在张焕文左眼,张焕文报110后定海路派出所接警黑警察金伟良的言、行证明了巢家三兄弟的共同犯罪!
    既然张焕文、巢星飞脸上没有伤情(这是警察金伟良的伪证),金伟良为何把我们三人(杨莉琴)带到定海路派出所?!按公安规定报110有纠纷进了派出所:金伟良为何不开调解书?为何不做笔录?
    在派出所金伟良还把我一人叫出来单独对我(怕杨莉琴听到)说:“你要砌水斗你隔壁小三(叶明仁)可以摆句话”,金伟良还说:“我可以替你去说”。当时我没有做任何反应!
    当天金伟良叫我与杨莉琴在一间房间,巢星飞在另外一个房间。当我问金伟良为何不开验伤单不处理巢星飞打人的事?金伟良说:“巢星飞早就回去了”。
    黑警察金伟良的表现符合了法律共同犯罪要点!让巢星飞回去作准备,三兄弟一起殴打张焕文!
    原审判决说纠纷起因不尽相同,说一个瘸子把我打成满脸是伤?张焕文几乎每天锻炼身体举杠铃!瘸子一人把我打成满脸是血,说明瘸子武功高强?!
    原审法官孙颖法庭问张焕文,砌水斗也要“小三”(叶明仁)同意?张焕文如实供述了叶明仁串通杨浦区公安局来加害我!叶明仁认识住在平凉路的黑社会陈国富,陈国富认识杨浦区公安局、杨浦区检察院、杨浦区法院的领导。
    2013年4月10日我被巢家三兄弟打成重伤后,我要求定海路派出所替我做伤情鉴定,派出所就是不给我做,无奈我写信求助上海市公安局长白少康,定海路派出所才带我去做伤情鉴定。
    2013年9月17日上海光复西路鉴定中心替我做了鉴定:重伤!以后这四年来我经历了人间的悲喜剧一幕接一幕。
    2014年11月14日定海路派出所孙彬打了三个电话给我张焕文,要我到光复西路再做鉴定,让我回绝了!杨浦区公安局为了替巢星飞翻案,使尽了浑身解数!
    2017年3月6日与3月8日杨浦区法院二次要我到光复西路去做鉴定,我对法官助理严亦贾说除非你们杨浦法院绑架我去光复西路做鉴定!法院为了替巢星飞脱罪也煞费苦心。
    原审法庭为了替巢星飞翻案,组织了巢星飞老邻居到法庭编造大量的谎言,其陈述均为伪证,还得到法庭的采信!难怪定海路派出所黑警察金伟良敢做伪证!
    (三)“关于被告人巢鸿飞自首的认定”。什么叫自动投案?!原审判决适用法律严重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明察。
    2013年4月10日在派出所里黒警察金伟良要我与杨莉琴回家,杨莉琴在想巢星飞打伤张焕文派出所都不处理。回到家搬巢家放在杨莉琴家门口大缸,杨莉琴根本就没有搬动大缸!王玉英用木板打杨莉琴,这时候巢家三兄弟冲出来打我!我一下子躲到自家屋子走廊,巢家三兄弟跟进屋子走廊狠狠殴打了我一顿,杨莉琴才打了110报警电话!这难道是巢鸿飞自首吗?!到今天为止巢鸿飞在法庭上陈述全部是颠倒黑白的伪证!他一个人能把我打成满脸是伤,又说我用脚踢他母亲王玉英,又说杨莉琴用脚踢他母亲王玉英。巢鸿飞满嘴信口雌黄、胡言乱语杨浦区公、检、法都相信他的话,王玉英八十岁的人怎么经得起我穿皮鞋的脚踢?为什么当时不去验伤?!巢鸿飞直至判决书下来没有一句真话!所有替巢家做笔录的人都是在做伪证!谎话连编!
    巢鸿飞是瘸子,邻居倪凤仙要巢鸿飞承担与张焕文打架责任,其目的为了巢鸿飞、巢星飞殴打我顶罪!这难道也是自首吗、!巢乃飞为什么不出来自首?王玉英口供笔录供出巢乃飞2013年4月10日去上班的伪证!巢乃飞口供说当时2013年4月10日没有上班,到超市和菜市场的伪证!原审法庭为什么不追究巢乃飞共同犯罪责任?!
    原审判决书巢鸿飞一人把我打的满脸是血,陈苏娥,倪凤仙。毛宜凤更是伪证连编没有一句真话。
    原审庭审中巢星飞、巢鸿飞根本没有在法庭上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没有一点悔罪表现!二被告除了撒谎还是撒谎!在法庭上道歉也是假的!如同演戏!是杨浦区法院法霸为他们逃避刑法制裁有意让他们做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巢家三兄弟共同犯罪已经毫无悬念!
    但是原审判决书对此歪曲陈述,显然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严重司法不公!
    2013年4月10日巢家三兄弟殴打我,当时邻居没有一个出来劝阻,都在旁观,说出来劝阻的话也是百分之百的谎话,伪证!
    张焕文认定杨浦区法院的法霸避重就轻,回避主要矛盾,为犯罪分子减轻刑罚。
    法霸的存在,中国司法怎么能实现国家主席习近平说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四年来我亲眼见证了杨浦区公安局、杨浦区检察院、杨浦区法院的司法腐败!他们拿着人民的血汗钱!为犯罪分子服务!
    苏联共产党1917年解放,到1991年74年灭亡了!美国人没有打苏联!因为腐败导致苏联共产党灭亡了!中国共产党解放67年了!要不是习近平老虎苍蝇一起打!中国共产党也要步前苏联后尘!
    2013年9月17日在光复西路做的重伤鉴定副本,定海路派出所受到杨浦区公安局局霸的指示就是不给我!
    2017年3月30月我向法院要!孙颖说:“我这里是正本不能给你,你应该问定海路派出所去要副本”。
    四年后2017年4月14日我亲自到杨浦区公安局中原路刑警队找到了承办人张烨才拿到了四年前的鉴定重伤的副本。
    我的成长是受到一代伟人毛泽东思想的熏陶,在保护自己,战胜邪恶有着无与伦比的丰富经验。
    毛泽东说过: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我为了法律的正义!击败了一次又一次引领我走向死亡的杨浦区公安局局霸、杨浦区检察院检霸、杨浦区法院法霸。
    2015年1月6日杨浦区检察院发询问书上的法律条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之规定,把犯罪嫌疑人打扮成“精神病”人鉴定,不计入办案期限。这就是杨浦区检察院检霸来愚弄受害人的卑鄙手法!
    原审判决书巢星飞、巢鸿飞均自愿认可并于赔付,这是典型的花钱买刑!
    原审法庭法官孙颖在法庭上问我:公安笔录有十二万赔偿的事。2013年10月定海路派出所严光华对我说:“让巢家把钱赔出来,案件到法院,给巢星飞判个缓刑”我说:“听派出所的”。
    2013年10月30日上午风云突变,严光华来到贵阳路244号找张焕文,我当时接待了严光华,严说:“巢星飞刑拘是我批准的,你是第一指控人,你要把泥水匠找来证明是巢星飞打伤你的左眼的”。
    三天后(2013年11月1日)我把泥水匠吴建兵找来带到派出所。
    四天后(2013年11月5日)巢星飞刑拘被释放了!
    严光华解脱了!因为不但是我指控巢星飞!而且还有证人证明了巢星飞打伤了我左眼!严光华彻底解脱了!杨浦区公安局局霸再也不责怪严光华警长了!
    接下来我却经历了漫长四年的杨浦区公安局局霸对我苦难与磨难的考验。也就是我的“重伤”鉴定是让杨浦区公安局局霸头痛的事。
    2014年11月14日杨浦区公安局局霸与光复西路鉴定所串通好!孙彬打电话让我到光复西路鉴定所再做鉴定!妄图推翻2013年9月17日重伤鉴定!当时我对孙彬说:“再做鉴定,我没有钱”。孙彬慷慨地说:“不要你出钱,我们派出所出钱”我说:“可以,只要定海路派出所出张证明,证明去年2013年9月17日鉴定无效,我今天就跟你去”孙彬没有话说了。
    2017年3月6日原审法庭法官孙颖也对我说:到光复西路做检查的钱我们法院出!但是2017年3月8日我没有听孙颖去做鉴定!
    孙彬与孙颖说的话都是一致的!由官方出钱,孙彬是杨浦区公安局局霸遥控下的警察!
    孙颖是杨浦区法院法霸遥控下的法官!
    2013年4月10日我被巢家三兄弟打伤,我要求定海路派出所给我去做伤情鉴定,定海路派出所就是不给我做。
    无奈之下我写信求助上海市公安局长白少康,定海路派出所才给我去做伤情鉴定。
    说明我隔壁“小三”(叶明仁)认识的平凉路黑社会陈国富,与杨浦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认识的确有其事,因为我这个重伤案子被杨浦区公安局局霸、杨浦区检察院检霸、杨浦区法院法霸拖了四年。而且法霸替巢星飞免受牢狱之灾——缓刑!这是杨浦区法院法霸的功劳。
    2013年9月17日定海路派出所办案警察王苏海到了波阳路231弄4号巢星飞家里,要求巢家与我调解!当时巢家拒绝了王苏海出面调解!过后王苏海对我说巢家拒绝调解!
    2015年1月6日杨浦区检察院邱兆静找我询问。最后提出用钱解决我的左眼医药费,当时邱兆静与我讨价还价最终达成12万。邱兆静说:“到时候通知你一手交钱,一手签字画押”
    过后,没想到被巢家骂我是“诈骗他们钱”,当时巢乃飞的老婆、王玉英在门口大骂我“是诈骗犯”。气焰嚣张令人难以容忍、难忘!好像巢家背后的后台很硬!打瞎我的眼睛,有权的人替他们摆平,医药费不用赔偿给我!好像杨浦区公检法是巢家开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撑巢家的腰?!让一个打成我重伤的凶手逍遥法外四年多?!
    四年来官方提出三次调解:第一次2013年9月17日由定海路派出所王苏海提出调解!巢家拒绝王苏海调解!
    第二次2013年10月(具体日期见笔录中)由定海路派出所警长严光华提出调解!我提出12万医药费!让杨浦区公安局局霸拒绝了!
    第三次2015年1月6日杨浦区检察院邱兆静提出调解,我仍然提出12万。在局霸的支持下被巢家拒绝!
    原审判决书巢家出10万了解此事,这是典型的花钱买刑!
    为什么前三次官方出面都不能解决此事?而这次花钱买刑?!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杨浦区法院做出的(2016)沪0110刑初70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对不应该适用缓刑的被告人巢星飞、巢鸿飞错误适用缓刑,对上诉人依法应该得到赔偿不予支持,有意偏袒被告之嫌,严重导致司法不公,严重侵害了上诉人合法权益。根据人民司法不纵不枉的基本原则,人民法院作为社会正义法制的最后一道防线,应该能客观公平、细致入理地审查案件,实现社会正义。故上诉人恳请二审法院能够本着实事求是、认真负责、有错必究的工作态度依法改判,给上诉人一个公正的判决。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张焕文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日
    
    手机:1592104209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901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霍宏:民事再审申请书
·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司法奇迹:民事权益可以多数决
·刑事案件变成民事 导致三个被绑架儿童至今未归 (图)
·紐約皇后區民事法院再次延緩付玉霞被中領館保安暴打至殘案 (图)
·湖北豪迪公司雷竣翔案不服襄城区法院冤判民事上诉状 (图)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未开完庭就作出民事判决 (图)
·联合控诉福建省信访局里的警察任意殴打上访公民事件! (图)
·江阴张玲讨薪: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江苏省江阴市民事付带刑事起诉状/张玲
·致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的民事起诉状/ 张玲     (图)
·陈正宇与吴邦胜公司劳动争议再审审查民事裁定书
·民事抗诉书 /施文芳
·民事抗诉申请书
·身中21刀却无民事赔偿 王金玲流落北京街头 (图)
·杭州市中级法院把钟亚芳的民事行为能力视为儿戏
·武汉张人强不服江岸区法院用公权力干涉私权力民事上诉状
·民事案件撤诉后(天津武清)法院为何不减半退费?
·成都中院秘审民事案,疑与建"公安学校"有关/视频
·武汉张人强的民事起诉状
· 民事再审申请书/朱金娣
·亵渎英雄与烈士 人大立法拟追究民事罪责 (图)
·法院已受理李春平被申请确认无民事行为能力一案
·两高:检察院对法院民事执行行为全面监督
·内幕交易民事赔偿案首胜诉 投资者维权仍任重道远 (图)
·福建男子砍伤前检察官 警方:因民事纠纷而起 (图)
·最高法:认可与执行台湾地区民事裁判司法解释
·王全平:关于对庆安警察枪杀访民事件的严正声明
·虎丘区法院对范木根案6强拆人员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图)
·范木根妻被打民事案开审 律师未能出庭法院拒绝公民旁听 (图)
·最高法:微博网上聊天记录等可作民事案件证据
·南通通州金沙镇政府发生官员殴打访民事件 (图)
·最高法:社会组织可依法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
·山东临沂特警殴打抓捕村民事件后续
·胡万林案4人被起诉 受害人家属提110万民事赔偿
·云南大关官员强奸幼女:赔15万民事和解
·云南昭通市中院受理“官员强奸幼女案”民事赔偿上诉
·庄道鹤诉杭州萧山机场海关的民事诉状
·北京未成年人倪坤的民事上诉状
·北京马家楼发生截访官员群殴访民事件
·军转干部陈信滔民事索赔案将重审开庭
·楚江风:警察枪杀访民事件在挑战公众智商和忍耐力
· 庄道鹤:民事诉状 (图)
·周大伟:中医民事侵权—一个被法律遗漏的角落
·金正恩会否扣渔民事向中国道歉? (图)
·测谎结果可作为民事定案的依据
·如何更好打民事诉讼官司?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贵州水城:镇压村民事件让人心寒/李鸣
·瓮安“6.28”本是“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
·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申请书/姜海燕
·北京转业军人王伟平 民事上诉状/吴田丽
·新疆昌吉地区法院刑事案件民事化的犯罪本质
·覃玦珺:广西大化法院不执行民事判决,紧急呼救
·王维洛:秋菊不能“告狀”——中國法院不再受理拆遷賠償的民事訴訟
·杨在新:民事诉讼代理词(为法轮功出庭代理)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