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原青岛市公安局局长王永利狱中来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5日 来稿)
    
    各位领导:
    

    我叫王永利,1949年生人,今年已经68岁高龄,我曾任青岛市国家安全局局长、青岛市公安局局长、青岛市委政法委委员、青岛市政府党组成员,2012年蒙冤入狱,现被关押在山东省微湖监狱。
    
    我的案子是一起人为制造的冤案,是“打黑”扩大化的产物,作为一个参加工作近40年的老政法,看到国家法治的现状,内心深感忧怀。
    
    2012年,我因所谓的“包庇黑社会”而被捕,在看守所阶段曾两次绝食抗议,在监狱也一度绝食,迄今,我一直拒绝认罪减刑,并申诉至今,已向各级部门写了170多封信喊冤,每封信均石沉大海。
    
    今天,我要讲出我所知道的“青岛打黑”的真相:我不是聂磊的保护伞,真正包庇聂磊的另有其人,具体情况,详见我给中纪委的举报信。事实上,我根本不认识所谓的“黑老大”聂磊,不仅从未见过他,也未给他的组织提供过任何所谓的“包庇”,临沂市中院判我有罪的判决书说,“不论其是否认识聂磊,都不影响其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为的认定”,看到这样的判词,我欲哭无泪。
    
    我的冤情无处伸张,只能泣血泪告各位网友,我的控诉包括以下四点:
    
    其一,对我的侦查是典型的刑讯逼供,案件的证言系非法取得。
    
    我被抓后,侦查人员对我进行了刑讯逼供、威胁恐吓和长时间的疲劳审讯,侦查人员多次威胁要抓我的女儿、弟弟。两个月内,我被四次非法“外提”,从看守所被提出来,在沂南县检察院审讯室里遭到非法的疲劳审讯,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轮番审讯,从三天三夜到四天四夜、五天五夜,直到骇人听闻的七天七夜。
    
    这四次“外提”中,我戴着手铐被锁在审讯椅内,不准动弹,四次“熬审”让我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迄今时常耳鸣、右眼视物出现黑点、双腿毛细血管破裂,并导致腰椎间盘突出的旧疾复发。这种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行为,有关部门可调阅沂南县检察院相关时段的审讯同步录像,一看便知。
    
    外提审讯,除了王立军的“重庆打黑”,可谓闻所未闻。我在政法系统工作近四十年,若不是亲自经历,也不敢相信还有这种不在法定羁押场所非法讯问的情况。而据我所知,我的案子所涉及到的证人贾莲香、王建萍、黄鹂等,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和“外提审讯”。
    
    在这种外提、刑讯逼供的情况下,我只好唯心地做出了陈述,其它证人也同样如此,所谓的指控我受贿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证据,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
    
    其二,对我的审判是走过场,剥夺了我的辩护权利。
    
    2014年1月24日至25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我的案子,我的两位辩护律师之前被检察机关约谈,由此,我的辩护权利事实上已被非法剥夺。
    
    此外,本案涉及到数十名证人,但是证人无一出庭。本案指控我受贿,但是证据显示我并没有收一分钱,于是公诉机关又转而指控,说我是通过所谓的“情人”、“特定关系人”收钱,但是这些被指控是“特定关系人”的证人,也全部没有出庭。证人不出庭,所谓的庭前证言又都是刑讯逼供的产物,这导致法庭根本无法查明真相(也许他们也不想真正查明真相),对我的所谓庭审,完全只是走一个形式。
    
    其三,对我的指控是欲加之罪,是根据“打黑”需要编造的保护伞。
    
    指控我受贿的事实完全是子虚乌有,而关于所谓的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聂磊团伙从成立到发展到被彻底铲除,经历了五任青岛市公安局长,我是第三任。聂磊团伙所犯的杀人、重伤案件,均不是发生在我的任上。
    
    在我任青岛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聂磊团伙作案三起,均为轻伤以下,涉案人员均全部抓获归案。为了抓捕聂磊,我的态度坚决,曾采取了大量措施,包括提出并部署在全国通缉聂磊,请求省公安厅分管刑侦副厅长协助支持审讯聂磊团伙骨干;为了防止“内鬼”,我还重点调整了刑警支队领导层、重组了专案组抓捕聂磊,因此,我不仅没有庇护聂磊团伙,反而是坚决打击,积极履行了相关职责。
    
    而聂磊团伙为了贿赂我,曾在时任青岛副市长闵祥超的安排下,把我叫去吃饭,在我车上放了一副字画和两瓶酒,被我发现后,我第一时间通过机要秘书上交了纪检部门。(案发后,字画和酒被侦查人员从纪委处查到,为了陷害我,侦查机关还有意将退还字画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多月)后聂磊团伙又从北京请来“领导”、香港请来“名人”,试图拉拢我,并为聂磊说情,遭到了我的坚决拒绝。
    
    如果为了保护某些真正庇护聂磊的人,而将我作为替罪羊并定为黑社会保护伞的话,我将坚决抗争到底,并将协助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并提供相关线索,把真正幕后的“保护伞”绳之以法。
    
    其四,对我的申诉进行打击报复,执行我家人的合法财产。
    
    2016年6月,我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改判无罪,后被驳回。随后,我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目前,我的申诉案件尚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查当中。但是,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临沂中院和山东高院对我的申诉不仅没有认真审查,反而开始执行所谓的“财产刑”——2013年,在我被冤判无期徒刑时,临沂中院还判决没收我个人的全部财产。
    
    而在2016年我提出申诉之后,临沂中院竟然不顾法律规定,要将我夫妻二人及小孩赖以居住的两套房产全部拍卖,严重侵害了我妻子贾莲香和其它家人的合法权益——即便是没收我个人的全部财产,也不能没收我家庭的全部财产啊!
    
    这种报复性的执行,无疑是想堵住我的嘴,让我不敢继续抗争,但是,我坚信我是无罪的,我一定会申诉到底。
    
    接下来,我将坚持申诉,我会进一步将我所知道的“青岛打黑”的真相继续向中央纪委和有关部门反映,并向社会公开。
    
    同时,我也希望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能本着依法治国、实事求是的精神,尽快对我的案子立案复查并启动再审,还我清白!
    
    一个老政法干警:王永利
    2017年6月14日 于狱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006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永利或“降级留任” 中行机构改革调整收官
·中行副行长王永利辞职
·曝中行王永利遭情人举报 中纪委以违反党纪处分 (图)
·王永利有多个女友 曾遭情人举报 (图)
·中行王永利辭官被指因情感問題
·中行副行长王永利辞职 未查出经济问题 (图)
·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辞任 (图)
·曝王永利未出席SWIFT会议,中行解围稿存疑 (图)
·中行曲线回应王永利被查 发文显示“近日”仍履职
·港媒传中行掀反贪风暴 副行长王永利被调查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 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 大运河”
  • 村庄的毁灭
  •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 赖建平:费良勇、彭小明系共谍铁证如山
  • 活史达与死曹操
  • 吳朝潰倒,混亂串起
  •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 寒衣节的女主人
  •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 邱国权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谢选骏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 生命禅院降服魔性
  • 郑恩宠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 尾生诗歌尾生随笔:《江天勇案旁听纪实》
  • 陈泱潮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全文
  • 谢选骏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 藏人主张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谢选骏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东海一枭人贵三得
  • 槟郎老虎的逻辑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 谢选骏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生命禅院关于心的小学问
  • 谢选骏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论坛最新文章:
  • 被疑为金家培训士兵 安国遣回朝150余外援
  • 投韩朝军恢复意识 韩方将开始对其审问
  • 张磊:判决将成为江天勇对民主转型的贡献
  • 法国人道报:20岁,在中国是怎样一代人?
  • 韩美谈判分担军费 减少驻韩美军犯罪行为
  • 回归党大于军“常态” 朝清洗总政治局
  • 与华建交?中国:坚持一中原则就有合作
  • 阿萨德会普京 叙政治前景都得和俄罗斯谈?
  • 金正恩视察汽车厂 或意在避开习近平特使
  • 韩国:再拉黑平壤有助于和平解决朝核问题
  • IS终结了? 俄称反恐军事活跃期结束
  • 涉嫌行贿 美司法逮捕一华人及塞国前外长
  • 日热烈支持美再次将朝列为“支恐国家”
  • 大陆楼市回报低转炒港楼导致楼价飙升
  • 前港官员、影星胡慧中丈夫涉行贿在美被捕
  • 香港出现亚洲第一豪宅每平方米逾15万欧罗
  • 中共下令陆中外合办高校须设党单位及书记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