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公民许祁发起募集组建律师团队起诉河南党委及司法机关文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8日 来稿)
    
    组建律师团队起诉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省、市三级司法机关(检、法)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规定构成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罪、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中国公民许祁发起全球募集文告
    
    我叫许祁,女,1954年10月15日生,汉族,中共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府官员(原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副主任);身份证号码410402195410150049;联系方式:18611131425
    
    1993年6月上旬,我依法将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财务科的工作人员举报该办公室主任丁振宇(原任中共平顶山市委副秘书长)私自挪用公款、勾结港商开设地下赌场不法获利等职务犯罪问题的相关证据移送平顶山市检察院反贪局。殊不料,却由此触动了地方官场“要贪大家一起贪”的潜规则,在中共平顶山市委指定其副书记赵玉亭等人的部署、策划、主导下,不仅对我实名举报的丁振宇职务犯罪问题压案不查,反倒对我这个实名举报人展开了至今长达二十四年之久的打击报复、压制迫害(该举报案直至2014年5月19日因中共中央第八巡视组的关注才由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提办,至今无果)。
    
    事实证据如下:
    
    一、平顶山市检察院滥用国家检察权,编造虚假案情、组织伪证对我进行刑事构陷。
    
    (一)1993年6月17日,在无合法案件来源的情况下,平顶山市检察院指派其工作人员叶景东、张春生掩盖自1993年3月1日始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将新乡市建筑装潢材料公司欠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10万元债权转移归我的事实真相,编造虚假案情、组织伪证对我启动刑事初查。记载案件来源真实情况的“初查报告”(平顶山市检察院关于对我展开刑事初查的报告、平顶山市委相关领导人的批示),被平顶山市检察院收于“检察内卷”中。
    
    1.6月22日,由于没有查到任何犯罪事实,叶景东联手被举报人丁振宇指派的赵毅良伪造用于构陷我“受贿4000元”的财务凭证,对我进行构陷。
    
    2月21日,叶景东与张春生一起以国家检察机关名义通过“政策教育“的刑讯逼供手段胁迫我的债务人新乡市建筑装潢材料公司经理杨五泉作伪证构陷我“受贿4000元”。
    
    3.7月20日,平顶山市检察院与被举报人丁振宇无视自1993年3月1日始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将新乡市建筑装潢材料公司欠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10万元债权合法转移归我的事实真相、无视该10万元原系丁振宇本人指令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财务科汇给新乡市建筑装潢材料公司的事实真相、联手伪造举报函以“挪用公款10万元”对我进行栽赃陷害以达到对我刑事追诉之目的。
    
    (二)1993年9月4日,平顶山市检察院指派其反贪局副局长闫松林组织白宪法、郑乾坤、苏留记、陈德坡等十数人成立的“许祁专案组”,掩盖自1993年3月1日始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欠我13万元我是该二个单位的债权人的事实真相,编造“1992年11月份许祁将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在安阳钢铁公司购买的200吨钢材提货单转卖获利1.2万元据为己有构成贪污罪”的虚假案情以达到对我刑事追诉之目的。
    
    实际上,该项业务收入早在1993年3月1日便与平顶山市经济技术协作总公司结算完毕,该公司尚欠我结算款13万元未予支付。
    
    (三)1993年9月2日至1995年9月3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掩盖自1993年1月份始我在深圳宝安梅林坳第二石场先后挂账存款30万元的事实真相、掩盖我以珠海天地实业发展公司名义与该石场建立联营关系的事实真相,与被举报人丁振宇联手组织其亲信人员王蕊、汪保林、杨芃、陈炎松、张建群等人编造伪证以“1993年元月份从深圳宝安梅林坳第二石场拿取15万元现金并将其中的12万元据为己有构成贪污罪”对我进行栽赃陷害以达到对我刑事追诉之目的。
    
    平顶山市检察院与原被举报人丁振宇组织的虚假财务凭证
    
    1993年元—8月份深圳宝安梅林坳第二石场收取我25万元合资款绝非是我从该石场拿取15万元的财务凭证
    
    1994年2月份深圳宝安梅林坳第二石场收取我5万元合资款绝非是我从该石场拿取15万元的财务凭证
    
    二、自1993年9月2日至1998年1月6日,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分别六次以绑架、非法拘禁手段非法剥夺我的人身自由长达十一年。
    
    (一)1993年9月2日凌晨6时左右,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段保荣、冯建中等人将我从家里绑架至平顶山矿务局第一招待所305房间非法拘禁至11月20日。记载限制我人身自由真实情况(平顶山市检察院关于对我限制人身自由的报告、平顶山市委相关领导人的批示)的文件,被平顶山市检察院隐藏于“检察内卷”中,一份1993年9月2日的收款收据印证了以上事实。
    
    (二)1993年11月20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在未经依法对我做出逮捕决定的情况下伪造空白无印章的逮捕证、逮捕通知书(给看守所代押票联),将我绑架至平顶山市看守所非法拘禁至12月24日,具体执行者为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杨文创。记载剥夺我人身自由真实情况(平顶山市检察院关于对我剥夺人身自由的报告、平顶山市委相关领导人的批示)的文件,被平顶山市检察院隐藏于“检察内卷”中。
    
    (三)1993年12月24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令平顶山市检察院将我从平顶山市看守所绑架至叶县看守所非法拘禁,具体执行者为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冯建中。记载将我绑架至叶县看守所非法拘禁真实情况(平顶山市检察院关于将我转至叶县看守所关押的报告、平顶山市委相关领导人的批示)的文件,被平顶山市检察院隐藏于“检察内卷”中。
    
    (四)1994年9月16日,因刑讯逼供中被拳击穿孔的右耳无法得到治疗神经受损导致失聪我绝食抗议五天五夜最终被取保候审。但是,由于我赴京委托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徐家力帮助到最高检察院控告举报平顶山市检察院打击报复、压制迫害举报人的违法行为,平顶山市检察院于11月1日将我绑架至平顶山市看守所非法拘禁。记载中共平顶山市委因我绝食抗议五天五夜组织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等人讨论研究将我“取保候审”的会议记录以及相关文件,被平顶山市检察院隐藏于“检察内卷”中。
    
    1:河南省女子监狱收押时的体检表记载许祁入狱前右耳失聪
    
    2:在叶县看守所绝食五天五夜抗议不让治疗耳疾换取取保候审
    
    3:取保候审后赴京聘请徐家力律师代向最高检控告举报再次被绑架至平顶山市看守所非法拘禁
    
    (五)1995年1月18日,因绝食绝水九天九夜抗议平顶山市检察院的绑架、非法拘禁违法行为导致生命濒危获得取保候审。但是,由于我继续赴京委托徐家力律师代为到最高检察院控告举报平顶山市检察院打击报复、压制迫害举报人的违法行为,平顶山市检察院于3月28日将我绑架至平顶山市看守所非法拘禁。记载中共平顶山市委因我绝食抗议九天九夜濒临死亡组织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等人讨论研究将我“取保候审”的会议记录以及相关文件,被平顶山市检察院收于“检察内卷”中。
    
    (六)1997年4月3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副书记赵玉亭组织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后任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河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院长吴晓东等12人参与的“许祁案研究讨论会”,赵玉亭代表平顶山市委指令对“许祁案”没有管辖权的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伪造一审刑事判决、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以“许祁案”一审管辖权伪造二审刑事判决,于1998年1月6日将我绑架至河南省女子监狱非法拘禁至2005年3月14日,长达七年之久。1997年4月3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副书记赵玉亭组织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后任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河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院长吴晓东等12人参与的“许祁案研究讨论会”记录,被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隐藏于“检察内卷”、“审判内卷”中。
    
    三、自1993年9月2日至2005年3月14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联手河南省女子监狱对我酷刑折磨给我的身体、精神造成严重侵害。
    
    (一)1993年9月中旬,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等人将我从家里绑架至平顶山矿务局第一招待所305房间非法拘禁期间逼迫我承认从深圳宝安梅林坳第二石场拿取15万元现金并将其中的12万元据为己有的莫须有犯罪事实未成,遂对我酷刑折磨导致我二颗上门牙被击脱落。最终,他们以我妹妹的人身自由为交换条件胁迫我签署了认罪笔录。
    
    (二)1993年10月5日,因我依据被放回的妹妹通知珠海天地实业发展公司工作人员寄给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副主任金先卫转交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的1993年元月11—14日我在广州市三寓宾馆住宿发票推翻9月16日被以妹妹的人身自由胁迫作出的有罪笔录,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等人对我进行酷刑折磨,导致我的右耳鼓膜被拳击穿孔引发神经受损并最终造成右耳完全失聪的严重后果。
    
    (三)1998年1月6日,在中共平顶山市委联手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伪造三份司法文书将我绑架至河南省女子监狱非法拘禁至2005年3月14日长达七年期间,由于我拒不认罪、拒不出具认罪悔罪书,该监狱在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首肯下分别每季度都要将我投进严管号(俗称“小号”)进行酷刑虐待(狱方称之为“关禁闭、戴刑具”),导致我双手指腱严重受损残疾、腰脊椎骨严重受损残疾(L3椎体后滑、移位,腰椎正常生理曲度消失、僵硬,椎体边缘骨质增生改变,椎体上下缘骨质硬化、增白。)、全身性类风湿疾病、双腿膝盖骨受损、双肩骨关节严重受损、神经性头痛、神经末梢炎等多种疾病。
    
    1:平顶山市检察院“平检刑二起字(1996)第1号起诉书”
    
    2: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伪造的“(1997)湛刑初字第41号刑事判决书”
    
    3: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伪造的“(1997)平刑终字第97号刑事判决书”
    
    4: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伪造的“(1997)湛刑初字第41号刑事案卷第七册案卷”
    
    5: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伪造的“(1997)湛刑初字第41号刑事执行通知书”
    
    四、自1993年9月2日至1996年3月12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闫松林、郑乾坤、苏留记等人非法侵入我的办公场所、私人住宅以及我妹妹的私人住宅,洗劫、窃取我的私人财物(包括我存放的相关证据资料)。无搜查证、亦无制作搜查记录、更无出具扣押物品清单。所有款物均未随案移送法院上缴,且至今未予退还、赔偿。
    
    (一)1993年9月2日至6日期间,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闫松林、郑乾坤等以非法方式侵入我位于平顶山市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三楼的办公室,洗劫、窃取了包括业务文件、现金等在内的我所有的私人财、物(至今未予退还、赔偿)。部分相关凭证被平顶山市检察院提取入卷,案卷中未收入搜查程序文书。
    
    (二)1993年9月2日至6日期间,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陈德坡等以非法方式侵入我位于珠海市九州大道兰埔大厦珠海天地实业发展公司的办公室,洗劫、窃取了包括业务文件、现金等在内的我所有的私人财、物(至今未予退还、赔偿)并由此造成我担任法人代表、总经理的珠海天地实业发展公司的被迫停业,造成了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部分相关凭证被平顶山市检察院提取入卷,案卷中未收入搜查程序文书。
    
    (三)1993年9月5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等以非法方式侵入我妹妹位于平顶山市建东小区的私人住宅,洗劫、窃取了我存放在此的包括业务文件、现金等在内的我所有的私人财、物(至今未予退还、赔偿)。1995年9月5日,该专案组苏留记等伪造“搜查证”、“搜查记录”,掩盖其罪恶行径。
    
    1.平顶山市检察院伪造入卷的空白无印章的搜查证
    
    2.平顶山市检察院伪造入卷的空白无印章的搜查记录
    
    (四)1996年3月12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起诉科科长白宪法、赵继明等以非法方式侵入我位于平顶山市和平路南1号院82号的私人住宅,洗劫、窃取了我存放在此的包括1993年6月中旬平顶山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闫松林手书收到我对丁振宇职务犯罪问题的举报材料及证据的收据、贵重珠宝首饰、现金等在内的我所有的价值上千万元的私人财、物(至今未予退还、赔偿),并导致我住宅房屋主体架构严重损毁(该房屋最终由平顶山市政府强制拆除至今未对我作出赔偿)。部分相关凭证被平顶山市检察院提取入卷。
    
    1.许祁第一代身份证
    
    2.1996.3.12平顶山市检察院非法侵入并损毁许祁私人住宅
    
    3.被严重损毁的房屋主架构现场图
    
    (五)1993年9月2日至3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陈德坡等以“交钱放人”为由先后二次共计勒索我私人钱款2.4万元,至今未予归还。平顶山市检察院移送法院的原刑事案卷中没有该二笔款项随案移送法院或上缴国库的凭证。
    
    (六)1993年11月5日至1994年1月5日期间,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陈德坡、刘志斌、当秋红分别四次以检察机关的名义胁迫新乡市建筑装潢材料公司经理杨五泉交出我的合法债权款10万元。平顶山市检察院移送法院的原刑事案卷中没有该二笔款项随案移送法院或上缴国库的凭证,有案卷证据证实该款项已被闫松林、郑乾坤、陈德坡等人联手原被举报人贺春邦伪造凭证据为己有。
    
    (七)1995年3月28日,平顶山市检察院“许祁专案组”苏留记、李新华、张文慧、张文会劫持我随身携带现金1.4万元及相关凭证。平顶山市检察院移送法院的原刑事案卷中没有该笔款项随案移送法院或上缴国库的凭证,且有案卷证据证实该款项已被闫松林、郑乾坤、苏留记、李新华、张文慧等人伪造凭证据为己有。
    
    五、1996年5月份至1997年12月22日,在中共平顶山市委的非法操纵下,平顶山市检察院滥用国家公诉权对我枉法追诉并联手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伪造三份司法文书将我绑架至河南省女子监狱非法拘禁、残酷折磨长达七年之久。
    
    (一)1996年5月28日,平顶山市检察院伪造虚假案情向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对我提起三项刑事指控。平顶山市中级法院指定梁玉科等三人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后,经合议庭讨论决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卷补侦”将案件延期审理。此后,该一审程序被搁置,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至今未作出任何裁判。2017年1月12日,我依法要求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启动对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压案不结长达二十一年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至今未有进展。
    
    (二)1997年4月3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副书记赵玉亭组织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后任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河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中级法院院长吴晓东等12人召开“许祁案研究讨论会”,赵玉亭代表中共平顶山市委宣布对我定罪量刑的决定后,由对案件没有管辖权的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伪造“(1997)湛刑初字第41号刑事判决书”及刑事案件执行通知书、由对案件只有一审管辖权的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伪造“(1997)平刑终字第97号刑事判决书”,将我绑架至河南省女子监狱非法拘禁。
    
    (三)1998年1月6日至2005年3月14日期间,由于我拒不认罪、拒不书写认罪悔罪书,平均每个季度都被送进严管号(小号)酷刑虐待(狱方称之为“关禁闭、戴刑具”)。
    
    六、1998年5月份至2013年10月份,在河南省检察院、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的百般阻挠下,河南省高级法院为帮助掩盖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联手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的恶性政治事件,分别N次作出枉法裁判。
    
    (一)1998年5月8日,我的家人怕我被整死在监狱里,遂代我委托律师向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提交申诉。5月18日,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左军副书记批示请河南省高级法院指定该院有关庭对案件进行审查,并于5月18日以“豫政法查{1998}60号”查办通知函示河南省高级法院对我的申诉事项进行查处。
    
    1998年5月22日,河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子祥将该申诉案件批至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复查,并于6月16日以“豫法办查(1998)43号”文件函示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对我的申诉事项进行查处。
    
    1998年10月29日,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制作“(1998)平刑监字第1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驳回我的申诉。该司法文书至今未送达我本人。
    
    (二)1998年11月份至2001年3月份,在我及我的律师的不懈坚持下,河南省高级法院指派向天松、封齐生、牛建华组成“豫高法审监刑字(2000)24号合议庭”对案件进行提审,该再审合议庭对案件提审后曾先后数次报请该院审判委员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宣告许祁无罪。
    
    在该院副院长杨聚章的百般阻挠下最终以审委会的名义“指令平顶山中院再审”,并向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出具隐瞒实情的案情进展报告。
    
    封齐生、牛建华、向天松组成的河南省高级法院再审合议庭在该院审委会枉法裁定的情况下向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出具“致平顶山中级法院的几点建议(5条参考意见)”力主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应当依法宣告许祁无罪。后,案件被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压案搁置。
    
    2001年11月9日,在我绝食抗议长达一个星期之后,河南省女子监狱狱政科以监狱的名义致信平顶山市中级法院院长,催促该法院尽快开庭对案件进行审理。平顶山市中级法院置之不理。
    
    2001年11月19日,在我律师三番五次到中共河南省委政法委、河南省高级法院力促下,河南省高级法院以“豫法办查(2011)148号”文件催促平顶山市中级法院抓紧再审。
    
    2002年4月23日,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在院长吴晓东主持下召开审判委员会案件研究会议,并最终由吴晓东院长拍板,以“事实不清”将案件交给湛河区法院办理。
    
    2003年2月27日至8月26日,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赵明章副院长一手策划、主导了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2003)湛刑初字第29号刑事判决书”、平顶山市中级法院“(2003)平刑终字第148号刑事裁定书”的出台,再一次给我伪造刑期从原14年改变为11年。平顶山市二级法院伪造送达文件入卷,该二份司法文书至今却仍未曾送达我本人手中。
    
    平顶山市中级法院2003年二审文件
    
    (三)2003年11月3日至2010年6月8日,我的家人委托律师又一次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起申诉,该法院第三次对案件进行提审。
    
    此次再审,自2005年3月份至2009年12月1日,案卷在马庭选法官手中滞压几近五年,最终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
    
    由于该裁定适用法律错误、事实认定错误,在我的力阻下,河南省高级法院最终废止了该裁定,重组合议庭,于2010年2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在此次审理过程中,河南省检察院指派出庭的主诉检察官张辉代表该院力阻法院直接宣告无罪、强硬要求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平顶山市重审。最终,河南省高级法院将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二级法院非法操纵司法程序的违法行为司法化并从而掩盖了一起性质恶劣的中共平顶山市委、河南省三级司法(检察院、法院)联手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的政治事件,同时,该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我无罪,为控制我的依法追责预留制裁伏笔(刑事不构罪可以改为行政、党纪处分)。
    
    (四)2011年9月20日至2013年10月23日,因河南省高级法院2010年6月8日宣告我无罪的刑事判决书掩盖案件事实真相将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二级法院联手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的政治事件司法化,我坚持要求河南省高级法院对案件进行重审。2011年9月20日,河南省高级法院作出“(2011)豫法刑监字第4号再审决定书”,对案件再审。
    
    该院审监庭先后安排翟晨飞、张炎南等三位法官承办该案,因河南省检察院拒不派员出庭,三位案件承办法官最终均知难而退。2013年5月份,该院审监庭安排刘贵平法官承办案件,终因河南省检察院拒不派员出庭无法对证据进行质证于2013年10月24日制作“(2011)豫法刑再字第8号刑事裁定书”维持该院原判,再一次完成了检、法勾兑。
    
    七、2012年7月份至今,河南省检察院对我控告举报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联手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的恶性政治事件一案压而不办。
    
    (一)2012年7月20日,河南省检察院控申接待处受理了我的控告举报材料共计166页。至今未予查处。该院时任控申处长刘翠萍。
    
    (二)2014年4月24日,由于中央第八巡视组的关注,河南省检察院原控申处长刘翠萍代表该院与我约谈并受理了我对河南省三级司法机关45名工作人员联手制造冤假错案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许祁的控告举报材料。至今未予查处。该院时任控申处长高保军。
    
    (三)2016年4月至12月份,我数次通过河南省检察院“疑难复杂案件领导小组”副组长王广军、控申处长高保军向河南省检察院检察长蔡宁提交了对该院反贪局副局长李纪峰等8位工作人员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的违法行为的控告举报。至今未予查处。该院时任检察长蔡宁。
    
    八、1993年6月份至今,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以销毁、伪造我的档案并销毁我的党籍材料对我政治销户手段持续二十四年对我1993年举报控告丁振宇职务犯罪问题进行打击报复、压制迫害。
    
    (一)2005年5月份,我的原辩护律师袁本仁在其身体罹患严重疾病救治无效的情况下将其从平顶山市检察院移送平顶山市中级法院的案卷里复印的证据材料转交与我。我在这些案卷证据中查找到了平顶山市检察院从平顶山市委(组织部)提取入卷的我的履历表,该表剔除了我中共党员的政治面貌,履历部分百分之七十系根本不存在的单位。证实,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在原刑事案件侦办初期便已经把我的政治身份、工作履历进行了篡改。
    
    (二)2010年6月份至今,河南省高级法院宣告我无罪后,我数次去平顶山市委(组织部)要求恢复政治身份、职级待遇。但是,没有一人出面见我。2016年1月份,在中央第八巡视组的关注下,河南省检察院指定平顶山市检察院给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提交对我落实冤案平反后的善后安置报告。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以“找不到许祁的档案”为由拒绝为我进行落实冤案平反后的善后安置并以此手段继续对我当年举报控告丁振宇职务犯罪问题进行打击报复、压制迫害。
    
    (三)2016年9月份,我向中共中央组织部反映了中共平顶山市委丢失或销毁我的人事档案导致我冤案平反后的善后安置工作无法推进的问题。2016年12月份中共平顶山市委在根本未曾见到我本人的情况下向中组部出具报告,称“许祁的档案已经找到,但许祁提出了很多过高要求”,并向中组部汇报“许祁档案里并无能证实其中共党员党籍的材料”。事实证据证实,自1993年6月份至今二十四年间,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早已联手原被举报人丁振宇等人完成了对我进行政治销户的一系列操作(在档案里及司法文件中篡改、销毁我每一段人生履历中的政治身份、职级状态资料及相关信息)。
    
    2017年3月2日,在中组部信访接待处郭主任、孟处长等召集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河南省委(组织部)与我见面沟通过程中,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的代表房留义向中组部信访接待处郭主任、孟处长等提交的所谓的我的档案材料均系伪造,并且,能证明我中共党员党籍的所有信息全部被抹去。事实证明,我的证据提交到哪里,中共平顶山市委(组织部)的伪证就扩展到哪里。即便我可以一次次提交了解我加入中共党组织情况的证人,又怎能保证这些证人不会在权势的胁迫与重利的诱惑下倒戈一击成为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中共平顶山市委、平顶山市检察院在24年前连续六次对我绑架、非法拘禁的时候行使这种手段就已经是驾轻就熟。
    
    由此,不难揣度,下一步,对我实施第七次绑架的理由一定是“杜撰党员身份欺骗中共中央组织部”的重大政治问题。果如此,我的最终下场必定也还是貌似合法的血腥惩处。
    
    九、2017年1月17日,中共河南省委(群工部、省政府信访局)1号接待窗口(中共河南省委纪检委接待处)故意泄露我请求中共河南省委常委会暨谢伏瞻书记依法撤销1997年4月3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副书记赵玉亭在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等12人参加的“许祁案件研究讨论会”上代表平顶山市委作出的非法决定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的控告举报信息造成关键证据被销毁从而导致我或将面临更加残酷、危险的被中共平顶山市委联手司法机关(检、法)打击报复压制迫害的恶劣局面。
    
    2017年1月17日,中共河南省委(群工部、省政府信访局)1号接待窗口(中共河南省委纪检委接待处)受理了我请求中共河南省委常委会暨谢伏瞻书记依法撤销1997年4月3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副书记赵玉亭在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等12人参加的“许祁案件研究讨论会”上代表平顶山市委作出的非法决定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的控告举报。
    
    但是,该项控告举报信息却在2017年1月17日被中共河南省委(群工部、省政府信访局)直接转交给被举报人中共平顶山市委。
    
    2017年2月21日,中共平顶山市委指派其组织部房留义主任当面告知我称“经查找,并未找到你所反映要求撤销的1997年4月3日平顶山市委指派副书记赵玉亭在平顶山市检察院检察长李满圈等12人参加的“许祁案件研究讨论会记录”及相关记载。事实证实,平顶山市委已经隐匿或销毁了该份文件及相关记载文件。我当即告诉房留义主任,这份文件以及其他13份相关文件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河南省检察院都有备存件,请他依法调取。至今,其并未到平顶山市检察院、平顶山市中级法院、河南省检察院调取该文件。2017年2月23日,我通过手机短信就此信息泄露并造成关键证据被灭失问题向中共河南省委群工部部长(省政府信访局局长)张春香提出批评与纠改意见。至今未果。
    
    由此可见,此番泄密引发的关键证据被灭失事件中共河南省委纪检委应负全责。
    
    综上,那些隐藏于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河南省三级司法权力决策层的中共中央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系的余孽们,不遗余力的用他们连续24年的不懈行动试图激起我对自己曾经倾尽心力为之服务了43年的中共党组织的叛逆之心,不遗余力的用他们连续24年的不懈努力试图煽动我对中国共产党执掌的以习近平为领导核心的现国家政权的颠覆之心。我的亲身经历证实,破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煽动颠覆中国现政权的背后推手及有生力量,正是隐藏于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河南省三级司法权力等权力决策层的中共中央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系的余孽之类。我以一己之力与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河南省三级司法腐败势力顽强对抗长达24年,受尽了酷刑折磨、上千万财产被平顶山市检察院非法侵占至今不予退还、赔偿,以致自身体力、财力已然耗损殆尽。为了有效的帮助我为之服务长达43年的中国共产党剔除其体内的毒瘤,为了保障我倾心热爱的中国能够和平稳定发展,为了我及全体中国公民的子孙们能在安全、安定、健康的生活环境中成长、生活,我依据中国现行法律框架而行,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向全球发起募集文告,组建律师团队对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省、市三级司法机关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规定构成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罪、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严重违法行为向国家最高权力决策层提起起诉。
    
    此项募集所有款项委托专门机构管理,全部用于组建律师团队及律师团队后续所有的业务性支出。此正义之举,恳望获得每一位致力于反腐败事业、支持中国和平稳定发展的地球公民的支持与帮助,欢迎中外各国精通中国宪法系列法律、刑法系列法律、民法系列法律的律师积极参与律师团队的法律活动。
    
    律师团队的任务:
    
    一、按照我的授权,对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省、市三级司法机关(检、法)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规定构成打击报复(压制、迫害)实名举报人罪、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严重违法行为向国家最高权力决策层提起起诉。
    
    二、按照我的授权,通过各种有效渠道、方式将我历经24年时
    
    间撰写于2015年3月份通过中国邮政特快专递呈送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暨法工委至今毫无反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举报人保护法(草案)》呈递国家最高权力决策层。
    
    三、按照我的授权,受理河南省检察院自2016年7月份正式启动程序却压而不办的关于平顶山市检察院打击报复、压制迫害举报人赔偿复议的推进与完成(该项程序启动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第六十五条、《最
    
    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财政部关于保护、奖励职务犯罪举报人的若干规定》第七条、第十条规定)。
    
    如果,我因此举被失联、被失踪、被死亡,凶手就是我此次发布全球募集文告组建律师团队向国家最高权力决策层提起起诉的那些隐藏于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河南省三级司法权力决策层的中共中央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系的余孽,这份组建律师团队向国家最高权力决策层对中共河南省、市二级党委及河南省三级司法权力决策层的中共中央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系的余孽提起起诉的全球募集文告,就是我的遗书。
    
    募捐开户行账号:
    
    中国工商银行银联卡6222021707012671441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许祁
    2017.3.15
    
    (因此文图片证据实在太多及目前网络原因暂不便发出,若关心此事的友人欢迎与许祁联系查阅。感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106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 万达债股雪崩,也许王健林要完?
  •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 普京牧师的忏悔
  •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 关于举办首届“中国人权律师节”活动的通告
  •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 新动向,西方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 新动向,西方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方安澜说说龙应台
  • 藏人主张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 台湾小小妮運動中心
  • 陆文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 谢选骏感谢网友的声援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谢选骏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 姜维平王健林捐助茂县灾区2000万,赞!
  • 谢选骏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谢选骏“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 邱国权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 吴倩你们的耶稣:牠英俊的外表和
  • 谢选骏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 台湾小小妮電動游戲
  • 谢选骏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 中国冤民联合国控告团上海静安区保德路拆违5.4惨案
    论坛最新文章:
  • 穆斯林世界多国新月庆开斋 特朗普发贺信示好
  • 港人以不信任中港政府迎接习近平 港府更是大输家
  • 习近平访港庆回归 警方以反恐级别部署
  • 14名维权律师遭不人道对待 多人被强迫服药
  • 蒙古大选:牧羊人 柔道冠军与风水先生之战
  • 伟人科尔身后事也有难念的经
  • 法国电视台战地女记者伊拉克触雷不治身亡
  •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 叙称造成多人死亡
  • 明镜周刊:默克尔+马克龙=一切都会好起来
  • 蒙古国选总统 矬子里拔将军
  • 中国展开“熊猫外交”:“梦梦”“娇庆”安抵柏林
  • 四川茂县山崩 发现15具遇难者尸体 上百人失踪
  • 成都乒变 中国国乒队“道歉” 苟局长疑涉权斗成众矢之的
  • 文在寅热望与朝鲜推动体育和平
  • 特朗普反咬奥巴马:明知普京干选为何不回击
  • 又一名朝鲜边防士兵冒险偷越38线叛逃
  • 郭台铭炮轰日本经产省干预自由经济市场标售案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