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陈诉请愿承待党和政府审定/叶国强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8日 来稿)
    
    家庭简介:本人叶国强,满族,初小文化,1960年10月28日出生,户口所在地北京市宣武区光明里9楼7号。身份证号码110104196010280098,系持有中华人民共国残疾人证视力残疾人(等级贰级),我爱人叫宋秀琴,1960年8月16日出生,也是持有残疾症系智力残疾人(等级壹级),我孩儿叶明华出生于1987年1月2日,现年已30岁的他是我重度智障妻子的监护人。一家三口人靠低保生活,居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
    

    拆迁前概况:我家70年代在光明里9楼空闲盖有三处自建自住供我们息身房屋,另有坐落光明里东口南北两侧,经政府多部门惠顾我残疾人生活批准后,我们自筹工料盖建两处证照齐全经营房屋用于一家人生计并担负孩儿在校学习。
    
    实际拆迁情况,2003年为国家筹办奥运会,原宣武区政府与区政府直属产业宣武房屋拆迁开发公司及区市政管委,在当时非典疫情严重危及人民生命之际,公告并紧急实施了“南中轴路危改整治”工程。拆迁工作人员李雨石与我委托人兄叶国柱口头商定,我家3间自建住房算我名下,拆一处办一处协议分3次办理拆迁补偿手续。于是我兄和我即与宣武区市政管委编号3-7-083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注明自建房屋一间)协议。5月23日我剩下的2间住房和另外二处经营房屋随同我父亲承租的一套三居室,被政府在没补偿也没安置下,甚至不准被挟持强拆现场警戒线外的我和家人进房内取东西,实施灭绝法理的行政强制拆迁,我们迫于政府极权,淫威无奈沦落街头。
    
    我领取到的拆迁补偿款去向说明:我因境遇强拆导致失家丧业,仅穿一夏装被扫地出门,生活无着孩子也被迫辍学。我兄带着我妻儿前去居委会申请低保,被居委会杨主任告知:“先用你家领取的拆迁款生活,待政府核实用完后方可申请低保”。时至06年初当时天桥街道办理处贾主任听我诉说,打电话质证了杨主任言论如我听说,当即批评她,后在办事处安朝晖、王志成等领导鼎力帮助下,我一家三口才享有低保待遇。并于5月份住进政府提供的廉租房。此时被拆迁已三年,我一家三口衣食住行超出了我领取到的11.5万余元拆迁补偿款,08年10月15日前由我们自费为父母租房将养身体的费用,已造成我们债台高筑。
    
    关于向政府追索我们家财产事宜:原宣武区政府纠合的强拆进而杀人越货别动队,首先将我老弱病残的几代家人挟持强拆现场警戒线外,即随心所欲处置我私有财产,除遗留拆迁废墟让拾荒者喜出望外的财物,装车拉走我家财产押上我八旬老父母一同前往政府指定并派人看管处,甚至重伤我父亲头破血流竟扬长而去,我叶氏三家财产现今荡然无存不知去向。
    
    我家财产与珍藏不说价值连城,上千万绰绰有余。盼望政府公示符合法规程序必备的强拆全程录像,依据具有法律实效有我当事人签字的财产保全清单,早日归还非法霸占我们已多余年的财产,或告知我私有财产演泽成共产所凭据的法理。
    
    我宿愿党领导下的政权机关各级领导,唤起人性道德树党新风,能够设身处地对照国家宪法、法规检查以往政府官员枉法残害百姓愤世嫉俗遵循法理恪守职责,给因时局不受理政府强拆案,失家丧业,孩子无奈辍学,悲观失望跳河,自尽未果,判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冤狱中本就眼疾又被警察施暴打掉门牙,如今满口脱落致身残,07年再因上网控诉政府违法事实追讨我们被浩劫的财产,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现身负中国法制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黑五类”分子被日常监控,自2003年5月23日至今坚持依法维权逐级申诉十四年无望无果的我息访罢诉安渡晚年的请求得以偿愿。
    
    我声明不想追究政府从强拆肇端,至今组织构陷及官员言行,导致冤狱酷刑家破人亡等等责任。
    
    (一)我老父亲当年申请自愿放弃(离休干部待遇)让我接班未果,以此请求办理本人退休。
    
    (二)安置三居室一套及人民币叁百万元,(以上是我及父母,两户财产诉求)以慰财产损失冤狱身残。
    
    呈各级有关领导协助
    
    原北京宣武区受害人:叶国强
    电话:13611075281
    2017年3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0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
  •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 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修订版
  • 修订版曾子马子家祺“三省五身”
  •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 明暗經緯錄蘇小妹請教基辛格博士?你怎麼自圓其說,中華民國憲法存在
  • 滕彪“中华维权律师协会”评出十佳维权律师
  •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 陈泱潮7.2.地点:《启示录》预言【人子】必出生于中华民国,是妇
  •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 韩亦言他們來了:致男人華涌
  • 藏人主张「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 点滴人生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 东海一枭最大的国耻
  • 曾节明归家历险记
  • 生命禅院HowtoPredictYourOwnAfterlife
  • 东海一枭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1-2:荧惑守心似无主2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前首相卡梅伦再出山 参与一带一路合作
  • 古特雷斯吁与朝鲜建立沟通渠道避免误会
  • 中国:朝鲜失控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 夏明:“低端人口”违反社会规律且具悲剧性
  • 《亚洲周刊》选出 2017风云人物:机器人
  • 国际刑事法庭新设“侵略罪”123国投票通过
  • 马英九忍无可忍告台北地检署「三中案」泄密
  • 文在寅访重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
  • 十字架报:中国维吾尔人遭文化宗教的双重压制
  • 美移民局逮捕纽约和加州非法移民1华人在内
  • 拉胡尔·甘地任印度国大党主席迎接挑战
  • 看年终欧盟峰会四大议题
  • 朝鲜不提对话反要外界承认它是拥核国家
  • 《议事规则》修改通过 港议会监察力被削弱
  • 习近平赞林郑月娥在港推广党务有何意味?
  • 深圳现「空櫈」寓意不自由作品旅法画家一度被带走
  • 蒂勒森:朝鲜必须自己赢回谈判桌的机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