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我在北京,等你跨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1日 来稿)
        
     2017年3月3日,两会第一天,河南省方城县进京上访者高保刚遭遇地方政府截访人员绑架殴打后,昏迷中被丢弃高速公路。
    
    当晚,《红色参考》执行主编陈洪涛在红色中囯公众号发文报道此事,并有网友转载新浪微博、博客及相关网站。文章随即遭地方政府公关删除。
    
    3月5日凌晨2:30左右,方城县公安局出动国保、网警等十几人围堵守候陈洪涛在方城的家。天亮闯入家中后,未出示搜查证强行搜查,并带走电脑主机一台。
    
    3月7日,网上有传言陈洪涛处于失踪状态。这篇文章是身在北京的陈洪涛公开发布的情况说明。同时感谢各位朋友和众多《红色参考》读者的关心。
    
    我在北京,等你跨省!
    
    ——兼致方城县委书记褚清黎
    
    陈洪涛
    
    3月5日晚,在外忙碌一天,刚刚回到北京的住处,一个从老家方城县传来的消息顿时让我震惊又愤怒!
    
    3月5日凌晨2:30左右,我老婆在睡梦中,突然被楼下传来的一片人声狗叫惊醒,同时看到窗外明晃晃的手电到处乱照。这在漆黑寂静的后半夜里,自然是十分刺眼刺耳又令人惊悚的。我平常都在北京谋生,家里只有老婆一个人照顾着年幼的女儿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她弄不清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凭声音和手电光判断,我家的房前屋后已经被一伙人围起来了。
    
    这些人只是大声喊我的名字开门,并不说是什么来路。我家院里养着狗,我们那片居民区也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狗,此刻,远远近近的狗都已经咬成了一片。伴着大声的喊门,乱七八糟的脚步,横七竖八的手电光——按我老婆的说法,那可真像是老电影里,“还乡团”半夜回来了的情景。
    
    我老婆当然不会开门,她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是紧紧地搂住孩子,生怕三岁的女儿会突然被惊醒哭叫起来。她后来说,她那会儿只感觉,似乎只要不出声,不开门,就能得到安全一样。
    
    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那些人可能是看到屋里一直没人应声,灯也不亮,好像是在外面议论着,这房子前后都有防盗网,没法进去。商量了一阵,脚步声远去。——还是比“还乡团”好多了,防盗网是挡不住“还乡团”的。
    
    四处的犬吠渐渐平息,但我老婆仍然不敢出声,她屏声静气,悄悄摸黑起床。躲在二楼客厅的窗户后面,看到楼下院外的胡同里,似乎还有人影守候。
    
    当然是一夜无眠。她就在提心吊胆的各种胡思乱想中,一直捱到了天亮。
    
    天亮后,一切明白了——方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陈XX、网警大队张XX等十几人闯进了我的家里。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要找到我。说我用公众号发布了有关方城县高保刚上访的报道。
    
    没有搜查证,但十几个人把屋里翻了一通。四处拍照、录像,最后扣押电脑主机一台,并要求我老婆把我找回方城接受调查。
    
    我老婆焦虑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我心里当然清楚,我是惹了一些人。但一切与她和家里没有关系,这事只能我自己处理。
    
    好了,叙述完2017年3月5日凌晨发生在我老家的这一幕,下面就此事的来龙去脉,以及我所可能牵扯到的一切责任,用文字形式在这里交待清楚。以不使有关方面耗费警力,浪费公帑。
    
    尊敬的方城县委褚清黎书记:
    
    我是陈洪涛。因为3月3日网上传播的一篇文章《两会第一天:上访者遭遇绑架殴打,昏迷中被弃高速公路》,引起了方城县有关部门的重视,据说某些主要领导很恼火,所以已指令方城县公安局直接采取了行动。
    
    目前,我本人由于工作事务,暂时无法尽快回去接受调查,所以选择以这种方式来说明问题、配合家乡有关部门的工作。而且因为褚书记是方城县的最高领导,也是方城县发生的所有问题的最高责任人,所以我选择向您来陈述事实。请放心,我写在这里的白纸黑字,将与我随后要在公安局做的笔录一模一样,绝无出入。您尽可依此判断事实,我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方城县有关部门认为高保刚上访被打的那篇报道与我有关。——是的,我承认。不仅是我发的,而且这篇文章本身就是我写的。
    
    高保刚为什么连续几年进京上访,为上访遭遇了几次非法拘留,这一次又是怎么被绑架殴打后丢弃在高速公路上的?这些具体过程,我已经在3月3日的文章,以及2016年两会期间曾写过的《中国之痛:痛并坚持着》,这前后两篇报道中说的清清楚楚,恕我在此不再赘言。相信您会对高保刚这件事已有所了解,如果您真的因公务繁忙,对发生在您管辖范围内的这些事情从无耳闻,那么,请上网搜索这两篇拙文。虽然有关部门尽责删稿,但相信网上还一定会有没删净的文章供您采集民情的。
    
    现在我要说说我为什么要写这些文章。
    
    第一,围绕高保刚上访所发生的那些骇人听闻的事实都是真实存在的。不说接连四次的非法拘留(第四次到现在连个拘留证都没有),把一个打伤昏迷的人大清早扔在高速路上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如果不是高速交警巡逻发现,恐怕高保刚早就成了车下冤鬼!是不是有些人就盼着他这种“刁民”死了才好?这种草菅人命的恶行难道我们不该谴责?我相信不仅仅是我,而且每一个有同情心、有正义感的普通人了解到这些事情之后都是会有所触动的——包括您在内。只不过我们每一个人的条件、能力不同,在我,可能只是以我所长,写篇文章来表示同情;在您,可能就会用党和人民赋予您的权力,帮助他积极协调,解决问题。
    
    第二,高保刚被绑架殴打丢弃高速公路上之后,我得知方城有人传言,政府截访的把一个上访的打死后抛尸高速公路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事实真相,我认为这种荒唐的传言是对家乡政府的极端不负责任,明明没有打死嘛!只不过是打伤了而已。如果任凭这种“三人成虎”到处传播,势必对家乡政府造成恶劣影响。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已经掌握了第一手材料的人,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以正视听。
    
    第三,高保刚的上访问题早晚需要解决。如果只是推拖或打压,极有可能酿出更大的事端。对他本人,对相关部门,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预知的祸患。这不是我危言耸听,杨佳、陈水总、马永平等前车之鉴犹历历在目。高保刚虽懦弱老实,但如果不疏通解压,他那长期紧绷的神经也难免一朝崩断。我想,您也一定不愿意看到,在您的责任范围内出现那种不该发生的悲剧吧?如果以我微弱发声,能使有关领导和部门重视起来防患于未然,那也算我这个在外游子对家乡和谐建设,做出的一点贡献吧。我相信习总书记是不会反对我这种做法的。
    
    3月3日深夜,我通过红色中囯公众号编辑发文。3月4日上午,就有人在公众号后台留言,说应地方政府委托,商量有偿删稿,“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而据我了解,直到这个时候受害人高保刚仍躺在医院,尚未得到有关部门认真过问。所以我拒绝了对方的要求,直言我们这个平台不是社会媒体,从不有偿发稿,自然也不接受有偿删稿。如果无助于推进受害人问题的解决,就把稿子删了,那将有违我们红色中囯公众号的立场和初衷。如果有关方面能积极面对问题,考虑从源头解决,我们自会尽义务协助配合。
    
    3月4日晚,我用手机看到,公众号的文章已被举报删除,很多朋友转载到博客、微博,以及一些网站上的文章也基本被删除一空。我真是忍不住感叹,如果咱们家乡政府能以这种不惜金钱、迅速有效的行动能力,去解决类似高保刚等上访群众的合法合理诉求,那习总书记该会多省心,能腾出多大的精力、时间去打老虎拍苍蝇,关注国计民生啊。
    
    随后的事情就是前面说过的。方城县公安局出动国保、网警等十几人,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按我老婆的描述,其中还有多名二十几岁人高马大的小伙子,黑压压一片把我家里都占满了。不管我八十多岁老母亲的惊惶不安,不管我三岁小女儿的惊恐哭叫,不管我老婆一个家庭妇女反复表明陈洪涛本人在北京不在方城——只管把我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扬长而去。
    
    尊敬的褚清黎书记,我写有关高保刚问题的报道时,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不让人知道。我十分清楚以有关部门的技术手段,查清一篇文章的来源和作者的身份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但我依然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我认为我的所作所为是合理合法的,我为弱势群体代言是理直气壮的,我揭露某些部门某些人的犯罪行为是责无旁贷的,我看不出来有哪些地方触犯了法律政策。我的身份从来都是公开的,不用有关部门上什么手段,随便百度一下,网上很容易就能查到。我是《红色参考》的执行主编,我们的平台和刊物宣传红色文化;我个人信仰马列毛主义,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希望国家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大多数人能获得公正公平。我的思想和立场清楚明白,写过什么文章,甚至我的照片,我的联系方法,都是公开的,公安局要找我是再简单不过了。有必要用那种明知我不在家、疑似恐吓骚扰无辜妇孺的手段吗?!
    
    当然,尽管我自认为,心里没闲事不怕鬼敲门,尽可以劝慰家中老人孩子安心放心不要担忧。但我也很清楚“因言获罪”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现实社会中意味着什么。有关部门不是扣押了我的一台电脑主机吗?当然也会“查获”一些类似陈洪涛为方城县工农群众保卫毛主席像,抵制强拆写过的文章、代理的材料;为失地农民鸣不平,为下岗职工呼吁,以及帮助弱势群体揭露贪官污吏违法乱纪欺压群众的“证据”。这自然会让方城县的某些人更加耿耿于怀,非得借此机会出了这口气不可。那没办法,我就是干这个的!你们可能视之为“多管闲事”甚至“犯罪”,但我却认为,这就是我对信仰追求的一种践行,并愿意坦然为此付出代价。不管什么形式,我早有思想准备。
    
    记得2007年与方城县公安局某警官一次公事公办的接触中,他问我,你有啥信仰没有?我说,有。我信仰马克思主义。那位警官脱口而出:别扯淡了兄弟!咱说点正经的好不好?——十年过去了,可能现在会有更多的人认为我在扯淡吧。甚至认为我脑子有问题,不知道想办法多挣点钱让小日子过得更好一些,总是去做那些“不可理喻”的事。但我真是就这样了,无药可救。千万不要指望亲戚朋友劝说我,拿老婆孩子要挟我!我的父亲解放前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天下,解放方城他就流过血,上甘岭他打过美国鬼子;文革中跟着毛主席继续革命,毛主席逝世后他宁肯被关进监狱也不低头。他什么也没给我留下,就给我留下了这股子精神!有人视我为“文革余孽”,我倒认为我这样的人才叫红二代!
    
    图为陈洪涛到李讷王景清家中约稿并与老人合影留念 摄影/《红色参考》尚恺
    
    这件事发生以后,网上有传言我处于“失踪状态”。包括著名左翼媒体人宋阳标在内的众多朋友、同志都很关心我,到处打听我的下落,要热心提供帮助;《红色参考》的读者纷纷留言问候;海外的一些朋友也通过不同方式表示关切,真是令我感动!这也说明“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除了真心感谢,我自然更不能辜负我的朋友和同志。我在北京,尚且安好。该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做到底的。
    
    尊敬的褚清黎书记,家乡政府现在北京担负值班任务的人很多,除了县政法委书记,仅公安局就有主管指挥中心、情报中心及网警工作的副局长等16名干警在此尽职守责。有需要我配合调查的,尽可以在这里跟我联系。即便不知道我的住处,不想“打草惊蛇”,那随便一定位,像对待高保刚等人那样将我即刻抓捕归案、押送回家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我不会给他们增加执法难度,可以尽量配合的。但我也把话说清,如果他们不找我,我是不会去主动找他们的。因为我有我的事要做,我忙的很,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抽出空给您写这封信,所以不希望无端浪费我的时间。另外要重复一遍,我的事情我负责,还请不要再去给家中老幼徒添烦扰了。今天正好是三八妇女节,全社会都应该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啊。
    
    顺便向您反映一下,高保刚的“诊断证明”昨天已经出来,在相关人员严密监护下,结果虽似轻描淡写,但仍显示“右眼眶内侧壁骨折”、“右眼钝挫伤”等,被殴打明显属实,不知是否已构成伤害案件?相关责任人是否同时还有绑架、非法拘禁等刑事罪名需立案处理?趁两会期间北京有方城的值班警察,是否正好督促他们按程序展开调查?我在那篇文章中,已经充分提供了时间、地点、人名、车号等足够详细准确的案情线索,我都能查出涉案车辆的车主是谁车是哪里的,你们破案自是不难。当然,案发地在北京,高保刚或其委托代理人,如果直接来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应该更合规范。
    
    好了,事已说清,不多打扰。
    
    我在北京,静候跨省!
    
    陈洪涛,2017年3月8日23:00
    
    (作者声明:本文没有版权,欢迎各界朋友转载转发复制传播,文中可能涉及的一切法律责任均由作者自行承担,与转载者无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0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男子陷传销网上求救 湘赣警方7天跨省解救
·跨省就医住院费直接结算将启动 药品报销怎么算?
·甘肃给动物及动物产品跨省运输设立指定通道
·浙江1400吨垃圾跨省偷埋安徽 4单位被起诉
·中国跨省非法排污何时休? (图)
·人社部:农村贫困人口跨省打工可获交通补贴
·上海再曝跨省倒垃圾:为何如此疯狂? (图)
·高考跨省调控 对谁公平? (图)
·教育部回应“跨省调控”称支援省录取率高于平均水平 (图)
·广东警方回应“跨省错抓”内蒙男子:承认存在问题 (图)
·内蒙古男子旅游时遭警方跨省抓捕 律师:抓错人
·全国16省市5月1日起可跨省异地缴纳交通罚款
·媒体揭秘领导跨省"取经":返回后连夜部署工作
·京津冀跨省高速路将实行统一命名和编号
·甘肃泄漏尾砂污水造成跨省污染
·全国约1亿人口跨省流动 迁移致养老压力失衡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在黑龙江父母家被跨省抓捕 (图)
·教徒反击强拆十字架遭国保跨省警告 (图)
·温州信徒自制十字架反击当局强拆 温州国保跨省出击 (图)
·河北警方破获跨省重特大涉枪贩毒案 6嫌犯被刑拘
·陈洪涛:我在北京,等你跨省! (图)
·遭跨省抓捕的囊谦堪布尕玛才旺/唯色
·廖祖笙:跨省抓记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欲盖弥彰的“跨省慰问”
·刘逸明: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晏扬:跨省发帖网友是什么“国家利益”
·跨省抓发帖网友是什么“国家利益”?
·高官跨省流转的方向标:布局十八大(图)
·陕西警方进京抓人 下一个被“跨省”的是谁?
论坛最新文章: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 尼泊尔立法选举左翼联盟胜利在望
  • 91岁江泽民再露面 专家解读有敲打意义
  • 美国减税,中国为什么暴跳如雷?
  • 拯救气候协定 巴黎举行“同一个地球峰会”
  • 耶路撒冷是谁的首都?美以说了算吗?
  • 核心原则遇挑战:世贸组织如何走出危机?
  • 美媒担心朝鲜不仅造核武也能生产生化武器
  • 解放军无人机军中建制升级将配置到旅级
  • 中国媒体云集日本关注女留学生被杀案
  • 胡鞍钢指中国经济科技与综合国力都超过美国已是世界第一
  • 高金素梅:推动“原住民族转型正义条例”盼民进党勿杯葛
  • 中俄及去年再举行反导弹演习 称不针对第三方
  • 金正恩登长白山顶疑为宣布平壤有核大国作秀
  • 特朗普耶城决定迫使盟友以色列陷入内外困境
  • 内塔尼亚胡前往布鲁塞尔 欧盟立场是否一致受考验
  • 世贸部长级大会未开已闻火药味 美中都是头疼话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