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刘尔目:中共枉杀贾敬龙开启了新的坏示范时代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7日 来稿)
    
    
     2016年11月15日上午,在千万“刀下留人”和“杀贾敬龙后果是滥杀”的呼声之下,中共当局毅然决然地依法枉杀了河北青年贾敬龙。验证来得太及时了一点,2016年11月16日下午,陕西延长县,也是村主任,不过他没有何建华那么幸运,杀手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直系旁系一共8口,上有60岁的老人,下有3岁小儿,最新消息已经死了4人。

    
    这不正是枉杀贾敬龙之前舆论劝止的主要意思吗?贾敬龙一介顺民,一介冤民,在房屋被强拆,婚姻破灭,维权无望之下,仍然保持克制,只杀了主犯一人,还有自首,最后主犯强拆罪行不被认定,贾敬龙自首也被抹掉,这样才勉强凑齐死刑立即执行!这样的枉杀,结果可想而知,在民间矛盾日益尖锐的情况下,做了一个很坏的示范。枉杀贾敬龙,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就是面对权力背景的侵犯,绝对不要想到克制,斩草除根,能杀就多杀,还有千万别自首。
    
    中国所有的不公,最终都能找到中共权力的影子,这是一个不公的体制。而持续地制造各种不公,除了可以给各级掌权者带来利益,还可以时刻彰显权力的存在,也可以让平民在解决各种不公事件的过程中消散精力,无法去思考解决这个体制本身。面对不公,有人选择了烧死自己,有人选择烧死和自己一样的平民,有人维权路上被警察开枪打死,有人在被精神病院里死掉。有像杨佳这样的奋起杀倒一片最后被杀的,也有贾敬龙这样的理性杀人后仍然被杀。有这么多死法,当然也有活路,比如贾灵敏那些走向职业维权的,还有一些跳出维权走向政治反抗的。未来,选择被死亡的应该越来越少,而选择杀人的会越来越多,而走向政治反抗的也会越来越多。
    
    中国这个体制官民矛盾本来就十分尖锐,但是之前一直以来还能保持某种对话,包括司法救济和上访维权,以及贾敬龙那种自首,也就是说官民之间还有一定的模糊地带。但是枉杀贾敬龙,加上前不久打死讨薪妇女周秀云的恶警只判五年罚酒三杯,体制外杀体制内的必须死,体制内杀体制外的必须活,彻底撕裂了体制内外这个模糊地带,中国真正分成了体制内和体制外两个群体。
    
    在中国,共产党靠着飞机、大炮和机关枪的威慑维持这个统治持续,各级爪牙也有恃无恐无恶不作。但是他们忘了,共产党的大炮机关枪不可能放在他们家门口,而是放在军区大院。真正处在体制末端作恶的爪牙,并不能得到保护,他们在面对菜刀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优势,一次次轻松被冤民杀掉就是证明。所以我劝那些自恃体制撑腰作恶的,一定要想想自己的家人,不管是为了效忠,还是为了利益,都不值得冒那么大的风险。体制活着的时候保不了你,体制倒台之后更是把你这些恶徒和家人暴露在复仇者的面前。
    
    贾敬龙案子的审判,应该是即使中共高层也压根没有想过真靠枉杀贾敬龙来防止民杀官,更多只是希望借此安抚一下最基层的爪牙。但是最好的处理方案,显然应该是顺从舆论,给贾敬龙留一条活路,这一方面给舆论一个交代,保留和民间对话互动的频道,同时也对基层爪牙一个警告,适当收敛。这对体制和民间是一个双赢的结局,真正有利于保持体制秩序的。但是如此好的处理方式,即使是已经登基核心的某包,虽然自己蠢,但是身边人未必蠢,为什么不敢采用呢?说到底还是自己那点小九九,担心成为众矢之的。连居于核心的都不敢真正保这个体制,这个体制得分化到了什么程度?
    
    延长灭门案中有个细节,记者联系县委办主任协调抢救事宜,对方以“已睡下了”为由挂了电话,而镇人大主席草草看了十分钟就悄然离去,是家属自己叫来救护车把重伤者送来延大附院。看看,过去给镇上和县委卖命,真到出了事情,结果是如此的冷冰冰,这值得每一个正在作恶的爪牙思考,你将如何选择!当然也许有一天冤民杀人的范围从村上升级到了镇上、县委,市委和省委也是采用同样的方法冷冰冰应对。当局杀贾敬龙,并不是给何建华报仇,而是安抚何建华们的情绪好继续卖命。
    
    枉杀贾敬龙,开启了一个尽可能多杀人的新时代,也开启了一个彻底割裂体制内和体制外的新时代,这个体制必将在更加摇晃中松动和崩塌。贾敬龙案网络“刀下留人”留的不只是贾敬龙,还有各类爪牙和家人,当然也包括赵家。
    
    刘尔目 2016年11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318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尔目:贾敬龙死刑是适合每个中国平民的政治案标配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纽约世界日报: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 耶路撒冷的前途:一城两国
  •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 再听《野草》低吟浅唱
  • 陈小雅著《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 博客最新文章:
  • 《前哨》博客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
  • 曾铮楊舒平「新鮮空氣」引發的「血案」與兩名北大外教的故事
  • 郑恩宠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 走向大自然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 中国控诉黄艳建设部副部长等官员一瓶酒一百五十多万,一顿饭十几瓶
  • 中国上海暴政网高智晟告全球华人书:再絮叨点关涉郭文贵先生的话题
  • 吴倩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3)
  • 独往独来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
  • 拈花时评中国国家安全部脑电波酷刑系列之三
  • 曾节明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大字报【!】反共,是做人的底线/仲维光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4-1
  • 江棋生活得更像一个人
  • 藏人主张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论坛最新文章:
  • G7讨论难民危机却不让难民上岸
  • 美媒:库什纳曾提议与俄设秘密通信线
  • 内蒙访民人民日报门前服农药抗议
  • 中国:下一世达赖转世需由中央政府决定
  • 山东辱母杀人案于欢今天二审出庭
  • 疑涉肖建华案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违纪遭解职
  • 告别故乡 与未来擦肩而过—李睿君导演谈『路过未来』
  • 戛纳:华语片《路过未来》能否摘奖?
  • 中国4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仍放缓
  • 台湾开放同性婚姻面面观
  • G7峰会上的“气候变化”难题
  • 爱莉安娜·格兰德将重返曼切斯特为恐袭受害者演唱
  • 美媒:令完成也将爆料 内容或比郭文贵更震撼
  • 张德江促香港就23条立法 预告中国进一步对港收权
  • 柯洁不敌AlphaGo 围棋三局完败称臣
  •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社交媒体遭禁封
  •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去世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