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张玉玺:莱州当权者勾结商家打压民间政府黑社会化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04日 来稿)
    
    莱州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吗,还是政府黑社会化。他们操纵违法选举,辽宁塌方式的腐败、山东莱州也并不逊色。当权者违法操纵选举,任命安排在党政机关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凡是人民反对的他们就支持,凡是人民拥护的他们就反对,公开和人民唱反调。“八九”以后这是对中共执政历史的一个颠倒。我相信习李新政的今天决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共产党的初心、背离人民的宗旨、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终生追责,这是个好兆头。
    

    莱州当权者阳奉阴违,山东黄金公司焦家金矿欺上瞒下隐瞒事故,带病提拔,异地升官,本身自己屁股底下不干净,还打压受害者,这确实是讲不通的,欺人太甚,惹人愤慨。
    
    文化革命中我们在上访路上,10人被伤害、7人被枉法、1人被打死、2人精神病,小侄刚生下三个月,嫂子就被山东省委苏善田抢走离婚,一切都是政府行为。
    
    人所共知在文化革命中,县委书记王树吉罪恶累累、血债漫县、人命多起,死有余辜。光天化日之下他亲自指挥把我父亲五体分尸,残暴至极、令人发指,他必须承担不可推卸的罪责,政府也难辞其咎。
    
    从79年中央办公厅主任冯文彬批示到89年中央两办和公安部省地专案工作组三下莱州,虽然都给平反了并农转非,但具体善后至今仍未落实到位。2003年公安部白景富部长再次为我们的善后批示委托山东省公安厅吕厅长专门负责,莱州政府却大耍花招拖延至今,且问这是谁的责任。
    
    66年在县工作组和县委书记王树吉的强权迫害下组织诬陷打死我父亲的打人凶手、违法干部都论功行赏,入团的、入党的、参军的、参政的,并培养我村青年书记张振婷全县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尖子,调到了烟台地革委工作。有的当站长、有的当镇委书记等等都各有所得。他们现在早已退休、儿孙满堂,现正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可是我二哥二嫂一家人至今仍流浪街头,这确实是讲不通的。
    
    人们都知贫下中农在文化革命中是最神气的时候,我二哥中学同学现在有的都有四十年的党龄、五十年的军龄,有的当团长、军长,有的当局长、书记、处长。在人生中,被迫害平反后的今天这些政治光环和利益我该向谁去追索?且问莱州政府,你能推脱的了吗?
    
    打倒四人帮后,对于文化革命中带有血案的违法干部、打砸抢份子至今仍未清算。他们的子女平步青云,有的任信访局长,有的任镇委书记,据说在维稳截访当中他们都发了横财,并把信访工作当成一种产业,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为什么我们给中央巡视组的上访材料在山东省纪委却查不到记录,且问这是谁从中做了交易。
    
    从2004年开始,我发现国办信访局305接谈员和莱州官员狼狈为奸,每当我去登记时,都会甩出一句阴冷的话语,总感觉他们幕后有一笔肮脏的交易。电脑文件管理被不法官员作假塞入了黑色的档案,深知莱州当局早已把两办不良官员买通,把我们原先中央领导批示处理的案件打入了冷宫。
    
    2004年三月份,我们为平反善后没落实到位到北京上访,“为什么能给与本案直接有关的打人凶手、违法干部、诬陷者、打死我父亲的罪犯在文化革命中都安排了很好的工作,平反后却不给受害者安排”,对莱州政府提出了质疑。305却恶狠狠的说“人家愿意,你管不着”,作为一个有判官身份的中央级的接谈员,竟说出这样的话,是偏袒还是中立确实让我大吃一惊,难以所料。变了变了,中国确实变了,在上访路上,五十年来我经历了毛泽东时期、胡耀邦、赵紫阳时期,也经历了江泽民、胡锦涛时期,我的人生记录着中国信访事业的曲折历史。中国兴,人民兴,中国苦,人民苦。自从江泽民上台后,使中国信访事业走向了低潮黑暗时期,老的冤案不但没有解决,新的冤案却越积越多。这是一个买官卖官、权钱交易的年代,这是一个善恶不分、沉渣泛起、是非颠倒的年代,这是一个道德败坏、法律已死、黑社会横行、贪赃枉法好人受气的年代。
    
    我们人生遭受了毁灭性的政治迫害,失去了青春年华不能再来,这并非是天灾而是人祸。都是一切政府强权所为。
    
    善后工作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项具体细致的工作,涉及到人生的各个方面,他们的收益就是我的损失,他们所得到的也正是我所失去的,政府必须承担不可推卸的罪责。
    
    且问莱州当权者你们的亲朋好友、兄弟姊妹、七大姑八大姨都在莱州什么单位任职,敢公开吗?在焦家金矿还有其他单位有多少吃空饷的,难道还需要我指名道姓吗?为什么对我们的正当要求置之不理。山东黄金公司焦家金矿坐办公室的都得了矽肺病,且问正常吗?
    
    既然能给他们安排好,也应该给我们安排好,没他们的工作也应该有我们的工作。我们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我们是受害者,莱州政府欠我们的实在是太多了,其中也包括人命。
    
    我兄弟姊妹年少时就被莱州当权者剥夺了上学求知的权利,二哥17岁66年上访路上在潍坊收容所剃了光头,被县公安局押回游街,回六中批斗开除。我们的青春年华、政治前途、全部人生就这样的在文化革命中被莱州当权者违法干部一一凋零,且问莱州政府对于我们的悲惨人生应该向谁去追责,你们能逃避的了吗。
    
    为什么能给打人凶手、违法干部安排到党政机关,却不给受害者一点生路,且问讲得通吗。
    
    在落实善后之时,我妻本应按知青对待,随同户口迁入一同安排到矿上,是焦家金矿李车矿长当时答应接受的,后来知情的领导还说照顾我的孩子,一拖20年剩下的却是一张空头支票至今也沒有兑现。一家五口人,每月只给我500-700不等的生活费,对我上访进行打压。且问从中国到世界有我这样贫困线标准吗,实在是太残酷了。在此我要问莱州当权者、山东黄金公司焦家金矿你们的扶贫资金都扶了谁?再问莱州政府,村委公章为什么要掌管在镇长手里,其中有多少利益,制造了多少假合同,套了国家多少资金?
    
    我二哥今年68岁和残疾嫂子一无工作、二无土地、更没有退休金,至今还在社会上奔波流浪,且问有这样的人权状况吗?我三姐安排在苗家镇供销社,不到两年就倒闭了。这就是你们莱州政府的善后工作,变着法儿耍我们受害者,实在是太露骨了,现在既无失业金也无退休金,房子还是危房多年不能居住,至今无人管,且问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莱州企事业单位很多,在工作安排上哪个单位也不差你们一家人,其实政府部门闲杂人员也很多,咱不知道领导是怎么想的”监控我们的公安时常流露出尴尬无奈内疚的表情,总觉得他们自己执行的不是一个正当光荣的任务。
    
    人民要政府干什么,是提供服务的,服务不到位是失职、不作为的表现,如果乱作为、胡作非为或是别有用心那就是犯罪。
    
     莱州当权者和山东黄金公司焦家金矿的权力究竟为谁所用,其合法性、正当性在哪里,这是一个很好的回答。
    
    黄河九曲十八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人民在觉醒,世界在进步,欠人民的血债总有一天是要偿还的,这是历史的必然。
    
    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村 山东黄金公司焦家金矿 张玉玺 2016年10月1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2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东莱州张玉玺长兄: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
·张玉玺:针对焦家金矿信访意见书提出纠正理由
·山东莱州张玉玺长兄: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57)
·张玉玺:揭开莱州平里店镇党委书记方向东的红盖头,还其真面目
·是谁操纵莱州黑社会报复民选村主任张玉玺
·山东莱州张玉玺长兄:简说有恃无恐抢劫土地
·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山东莱州张玉玺二哥
·山东莱州张玉玺长兄: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七)
·山东莱州张玉玺村主任委托代理人张玉树解析两审法院走向
·給公安部的公開信/山东莱州石柱村张玉桥、张玉玺
·山东莱州张玉玺三兄弟上访的悲惨遭遇
·血淚上訪錄/张玉玺
·血泪上访录/张玉玺
·血泪上访史/张玉玺
·山东莱州张玉玺:为村民举报我随时准备被地霸整死 (图)
·山东莱州上访村主任张玉玺的换届选举竞选辞
·山东省莱州市张玉玺揭开选举黑幕 (图)
·山东莱州张玉玺不怕做“钱运会”/视频
·山东莱州张玉玺起诉平里店镇政府要求归还土地及村委公章(附多图)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留下的思考/莱州张玉桥、张玉玺
·山东莱州张玉玺,尊重人权是和谐和平的保障(6)
论坛最新文章:
  • 23位经济学家测中国经济增长: 今年6.5%
  • 英首相脱欧干脆 欧盟说记下了
  • 奥巴马为曼宁减刑
  • 习近平 高姿态出现在达沃斯的全球化冠军
  • 民粹兴起 达沃斯论坛中国挺进美国撤出领域
  • 特蕾莎梅一锤定音: 硬性而干脆脱欧 英镑应声上挺
  • 达沃斯论坛召开之际看中国经济
  • 从阿姆里恐袭案看德国的安全漏洞
  • 国航并购香港国泰之说甚嚣尘上
  • 中国护照好用吗? 世界排名第66
  • 特朗普挑衅言论刺激欧洲政坛与媒体
  • 习近平达沃斯演讲 称全球化不可逆转
  • 传薄熙来狱中不断申诉要求平反
  • 土耳其首次活捉犯案恐怖分子 承诺审判
  • 百度任命新总裁 拟加快人工智能发展
  • 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论坛刮起中国风
  • 赵紫阳逝世12周年 悼念者众 惜未能公开纪念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