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贾敬龙射钉杀人案律师意见书:不该被判死刑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9日 来稿)
    原题:贾敬龙不该被判死刑 律师意见书
    来源:律师网
    
     贾敬龙案律师魏汝久
    贾敬龙射钉杀人案律师意见书:不该被判死刑


    

贾敬龙不该被判死刑 律师意见书

    2016-10-16
    

尊敬的法官:
    
    辩护人认为贾敬龙故意杀人一案的一审和二审裁判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方面都存在明显的错误;本案不应核准死刑,应该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辩护人现提出如下意见,敬请合议庭参阅。
    
    辩护人认为,贾敬龙对被拆迁房屋的二楼拥有独立的、合法与合乎情理的使用权。被害人组织的恶意强拆,不仅违法而且违反了公序良俗,对矛盾的激化负有直接责任,存在重大过错。案发后贾敬龙意图自首,自愿接受刑事处罚。其家人愿意对被害人一方积极赔偿。贾敬龙一贯安分守己,热爱生活;一时义愤杀人,归案后坦白认罪、真诚悔罪,已无再犯可能,人身危险性较小。辩护人认为,根据刑法规定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可以对贾敬龙酌情从宽处罚,对其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辩护人的法律意见分述如下:
    
    一、与被拆迁房屋相关的事实:
    
    1978年,北高营村的村民贾同庆经申请获得一块宅基地;1988年11月获颁《宅基地证》;1999年6月换发新的《集体土地使用证》。
    
    1979年,贾同庆在宅基地上建造平房,同年腊月结婚。
    
    2007年,贾同庆因三个子女长大成人,将原来的平房拆除,在原宅基地上建起了两层楼房。该地农村的平房和楼房都没有房产证。
    
    2008年,贾同庆一家入住新房。二楼分给已经成年的儿子贾敬龙独立居住。
    
    2009年11月,北高营村“两委”(党支委和村委)为发展房地产业,决定以“旧村改造”的名义拆除村民房屋,实施拆迁。
    
    2010年11月,贾同庆被迫与村委签订拆迁协议。此前,其老母亲和其他家人的福利待遇被村委强行终止,至今也未补发。
    
    2012年01月,贾同庆以平价购买了村里开发的楼房一套(村内高层6号楼1单元301室,三室,130平方米),实际由其夫妇、老母亲、次女贾敬媛等共同居住。
    
    2013年01月,北高营村拆迁办主任胡援祯假冒“贾同庆”的名义,出具同意实施拆迁的验收证明。该胡并且承认,不给贾母办理养老金等福利“是为了保证拆迁的顺利进行”。
    
    2013年初,被告人贾敬龙确定婚期后,考虑到在新房内实际住着父母、奶奶、姐姐等,用作婚房不便,拜托其二伯向村委书记兼主任何建华说情,请求同意先在旧房结婚,待置换的新房装修之后再予以拆迁。这一请求被何建华予以拒绝。
    
    2013年05月04日至09日,离贾敬龙结婚的日期还有半个月,村委将贾敬龙已经装饰好的婚房强行拆除。贾敬龙数次报警,未果。拆除后,村委才向贾同庆交付了置换房的钥匙。
    
    2013年05月25日,因婚房被拆以及与村委的矛盾,女友吕丹丹与贾敬龙分手;贾未能如期结婚。
    
    2015年02月19日,案发。
    
    二、贾敬龙对被拆迁的房屋的二楼具有合法与合乎情理的使用权。
    
    2008年贾家入住新房时,考虑到儿子贾敬龙已经成年,与父母姐姐同住不便;也因贾敬龙的要求,贾同庆将楼梯建在楼外,将二楼分给贾敬龙单独居住使用。这一行为,实为父母对成年子女的房产赠与。退一步讲,即使不认定该处分行为是分割和赠与,但贾敬龙对该套房屋的二层享有独立的使用权,却是清楚明了的。
    
    贾敬龙的婚期定于2013年05月25日。此时村委答应置换给贾家的住房尚未交付;如果选择在已购买入住的新楼房结婚,贾敬龙将面临新婚夫妻与父母、姐姐、奶奶同住的现实。考虑到旧房为一套独院,尚未被村委拆除,贾敬龙决定先在此结婚。为此,贾敬龙装饰二楼作为自己的婚房,期待人生幸福时刻的到来。村委对此也是明知的。
    
    鉴此,从物权法的角度,贾敬龙对原有庭院的二楼享有明确和独立的使用权;将此装饰为婚房,婚后再搬进置换房居住,也合乎情理。
    
    三、村委实施的恶意强拆不仅违法,而且违反善良风俗,导致被告人贾敬龙对生活深感绝望。被害人对矛盾的激化负有直接责任。
    
    根据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涉及村民宅基地拆迁的重大事项,“村民委员会必须提请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另外,石家庄市政府《石政发(2008)5号文件》也规定,城中村改造拆迁安置方案须经区政府审查同意的规定。但是,北高营村“两委”却有法不依,未经讨论和报批同意,实施强拆。
    
    即使认定该村的拆迁安置方案合法,但该村明确规定“甲方(村委会)有权终止乙方一切集体福利待遇,且今后不再补发,甲方有权辞退乙方在集体范围内安排的工作。”以这种“株连”和逼迫的违法方式与贾同庆签订的拆迁协议,也是不合法的,自始无效。何况,贾敬龙作为使用权人并不同意这一拆迁协议。
    
    被害人何建华作为该村“两委”的主要负责人,明知拆迁行为违法;明知贾家的实际住房情况;明知贾敬龙准备用旧房结婚,但为了震慑他人,推进拆迁进程,而不顾人之常情常理,拒绝了贾敬龙委托其二伯提出的求情,恶意组织人马强行拆除贾敬龙的婚房。这一行为,是人性之恶,是对善良和情理的践踏!
    
    恶意强拆,使贾敬龙失去了就要结婚的恋人;破坏了父子关系,离家独居;其伯伯叔叔家的分房受到影响,也使其在家族中孤立。正因如此,贾敬龙“感觉很没面子”,“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自己觉得什么也没有了,”“所有的理想都破灭了,”直接导致案发。
    
    四、贾敬龙意图自首;在投案自首的路上被抓获;归案后自愿接受司法机关的处罚。人民法院应认定其行为构成自首。
    
    退一步讲,即使认定贾敬龙的行为尚不构成自首,也应认定其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对定案证据的收集有着重要作用,具有坦白情节。依据刑法典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也可从轻处罚。
    
    五、被告人贾敬龙的父母自愿代为支付法院判决的2.4万元民事赔偿款。另外,愿意将被村委扣留的住房一套、村内未发放的福利款等作价六十万元,向被害人一方予以赔偿。
    
    被害人一方在该村的家族势力很大。即使被害方不接受赔偿或达不成调解协议,因为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的法定从轻情节,且被害人有明显的过错,也不应当判处被告人死刑。
    
    六、贾敬龙主观恶性相对较小,人身危害性较小。
    
    贾敬龙不是一个“恶人”。他一贯安分守己,待人为善,平时喜欢养花弄草、写诗填词。这一点从卷内材料也能看出。他一时间被愤怒蒙蔽了双眼而杀人,归案后始终认罪坦白、真诚悔罪,已无再犯可能。总体评价,贾敬龙的人身危险性较小。
    
    七、对贾敬龙案不予核准死刑,符合刑法典的规定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要求。
    
    依据我国《刑法》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28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案件正确适用死刑问题的指导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在审理故意杀人、伤害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切实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等法律和司法文件,结合本案的全案情节,应该对贾敬龙从宽处罚,不予核准死刑。
    
    八、对被拆迁者杀人案从宽处罚,是司法实践的经验和共识。
    
    被拆迁者杀人案多次发生,情节各异,后果不一。对于见诸报端的致一人或二人死亡的案件,有辽宁的张剑故意伤害案、江苏的王马玲故意杀人案、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山东的丁汉忠故意杀人案等。这些案件,没有一起被判处死刑或被核准死刑。这说明,人民法院在处理该类案件时,往往结合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社会治安状况等因素,综合作出分析判断,从总体上从宽处罚。这似乎已经成为司法实践的经验和共识。
    
    九、法律公正在哪里?在残砖碎瓦里。
    
    《庄子﹒知北游》记载了如下故事: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瓦甓。”
    
    拆迁中,所有人在推土机面前,都是弱者。那强拆婚房的推土机,不仅摧毁了《乡土中国》所说的“礼俗社会”,也在损毁“法治中国”的基石,破坏民众对法治建设的信仰。而贾案的死刑裁决,是对暴力拆迁引发暴力案件的报复性裁判,是在扬汤止沸。
    
    判处贾敬龙死刑,甚至无需高深的专业判断,只需法律常识就足够。但不予核准其死刑判决,却不仅需要精通法律,还需要追求司法公正和以人为本的智慧、勇气和情怀。人类文明中的法律,其最终的也是唯一的目的,在于保护公民个人的尊严与权利。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即与西方法律思想中的“自然法”相通。要将我国《宪法》第39条和第13条所规定的公民住宅不受侵犯和私有财产依法保护等权利落实到司法实践中,就应当让公平正义的自然法则体现在贾案的残砖碎瓦中。
    
    辩护人恳请合议庭不予核准贾敬龙案的死刑判决。
    
     辩护人: 律师
    
     北京魏汝久律师事务所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801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刀下留人:贾敬龙射钉案已核准死刑,即将执行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 ExiledChineselawyersaysthecountryismovingtowardanewtot
  •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 故乡的雪夜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致編輯(代序)【1】
  •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 ConversationonChina’shumanrights:Professorprovidesfir
  •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
  •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 意義通訊之20:關於歐洲基督教的沒落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 博客最新文章:
  • 謝田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 吴倩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
  • 刘蔚海归的出路在于归海
  • 台湾小小妮邱議瑩、李永得:狗官夫妻、不配領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只
  • 大字报【视频】中国访民创“群狼战术”围、追、堵、截海外中共官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64)视频
  • 藏人主张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 尾生诗歌尾生随笔:《郭文贵与他的魔戒》
  • 廖祖笙廖祖笙: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吕千荣的博客廣東韶關練溪托養中心堪比纳粹集中营3年死亡400餘人
  • 陈泱潮【习川会】咨议:就重构中美韩朝新关系,谈中共国民主化新
  • 匣子说话GT:川普是好样的!(二)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之國軍的文曲星:歷史小說家高陽
  • 观察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63)视频
  • 藏人主张《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论坛最新文章:
  • 李大维:已向美表达对第四公报传闻的关切
  • 2009至15年美国收养逾14000残疾儿童
  • 日本又一艘舰载直升机驱逐舰下水服役
  • 伦敦市中心议会旁发生恐袭 嫌犯遭枪杀
  • 金正男案一凶嫌疑是平壤前驻河内大使儿子
  • 反制中国制裁 韩国转寻东南亚市场
  • 中国拟需6艘航母 第二艘5年后服役
  • 世界儿童基金会谴责出口母乳的做法
  • H7N9惊现突变基因 人类感染升高
  • 平壤警告能射导弹直接炸毁美航母心脏
  • 中国和印度大幅放缓火力发电项目
  • 法内政部长“空餉门”辞职后社会党要菲永退选
  • 中石化港上市子公司3高干遭印尼通缉
  • 林郑月娥被嘲将竞选办与特首办“融为一体”
  • 北京否认在黄岩岛建环境监测站
  • 明报民调曾俊华首过半 大公报则续将他斗臭
  • 中韩长沙足球赛未开 维稳压力锅已先爆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