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关于通用医疗中国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的举报
请看博讯热点:医药、医疗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01日 转载)
原题:关于通用电气医疗(系统)中国有限公司涉嫌单位行贿罪的举报

    
无锡市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检察院):

    
    通用电气医疗(系统)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用公司)违反《劳动法》第三十九条和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苏劳社劳薪〔2006〕16号《关于加强对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管理的通知》第五条对全体职工实行不定时工作制,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七十八条隐瞒全体职工没有考勤的情况并且提供虚假的不定时工作制实施方案和工会意见申请不定时工作制,违反原劳动部劳部发〔1997〕271号《劳动部关于职工工作时间有关问题的复函》第八点和《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七条全体职工沒有考勤,同时不符合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苏劳社劳薪〔2006〕16号《关于加强对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管理的通知》第六条不定时工作制的许可条件,违反《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隐瞒全体职工没有考勤的事实真相。 如果从2005年1月《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开始施行起算,通用公司已经连续违反超过十年了;如果从2006年10月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苏劳社劳薪〔2006〕16号《关于加强对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管理的通知》开始施行起算, 通用公司违法行为也即将满十年。但事实是通用公司依然未受到任何行政处罚,包庇纵容通用公司违法的负责人员也未受到任何行政处分。由于贿赂犯罪的隐蔽性,外人很难获得直接证据,但是通用公司逍遥法外十年的情况足以令人合理怀疑其对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和无锡市人民政府新区管理委员会劳动人事局、其他单位及相关负责人存在贿赂行为。据海鹰电子的老职工反映,通用公司的负责人总经理兼党委书记陈国华是原是国有企业海鹰电子的工程师,因为业务水平低、喜欢搞权力斗争,风评极差因此被海鹰电子扫地出门,而通用公司却看中陈国华会搞关系,为方便利用陈国华的党员身份腐蚀其他党的干部,为通用公司违法行为保驾护航才觉得他有利用价值。由此看来,通用公司行贿决不是孤立事件,而是通用电气公司早有预谋的在华经营战略的一部分。
    
    其实,只需要了解一下通用公司的母公司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mpany)的历史,就知道通用电气公司是各种欺诈行贿犯罪的惯犯,有美国国内的受害人甚至在法庭上直指通用电气公司就是一个有组织犯罪集团。为此,举报人附三份材料,第一份是举报人收集整理的题为《通用电气:欺诈始终如一》的通用电气公司诚信档案, 第二份是2007年《经济观察报》题为《“郝和平案”GE扮演了什么》的报道,第三份是署名XRWANG,题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美国通用电气(GE)公司在华行贿点滴》的公民记者报道,供检察人员参考。 另外,2010年的《法人》杂志也曾以《通用电气不定时工作制黑幕》为题发表了相关报道,可自行在网上查阅该文。
    
    举报人:周力
    2016年9月28日
    
附1:《通用电气:欺诈始终如一》

    从 1947 年到 1977 年通用电气倾倒了一百多万磅有毒化工废料多氯联苯到纽约州的 Hudson 河中。1983 年纽约州政府将通用电气告上法庭,要求通用电气清理有害废物。为此事通用电气和美国政府较量了将近 20 年。通用电气花在反对清污的各种广告上花费就达 6000万美元。2001 年美国总统布什下令通用电气为 Hudson 河清污治理支付4亿6500万美元。
    
    1961 年通用电气副总裁 William S. Ginn 因为串通投标和操纵价格被判入狱。此为美国历 史上最大的串通投标案,涉案金额70亿美元,历时 7 年,涉及通用电气和西屋为首的 29 家 公司,共有 44 名公司高管受审。
    
    1971 年通用电气公司女工 Gilbert 在公司内部投诉公司克扣其临产前三个月的工资。投诉 不成后,Gilbert 联合其他六名女职工和国际电子工人工会代表十万通用电气女职工对通用 电气公司提起集体诉讼并获一审胜诉。通用电气公司上诉后美国高等法院 1976 年改判通用 电气公司胜诉。但是本案最终引起美国国会重视并于 1978 年通过了对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 )的修正案《怀孕歧视法》(Pregnancy Discrimination Act),通用电气公司对孕期妇女的歧视行为被明令禁止。
    
    1985 年在一项导弹升级合同中欺诈美国空军被罚款 108 万美元,赔偿美国政府损失 80 万 美元。
    
    1987 年通用电气下属的 Kidder Peabody 公司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就内幕交易丑闻 案进行和解,支付和解费用2500万美元。是 1980年代华尔街内幕交易丑闻系列事件中受罚 的两家证券公司之一。
    
    1992 年因为向以色列出售军用飞机引擎的合同中以虚假部件和设备清单欺诈美国国防部被 判罚 950 万美元,赔偿损失 5950 万美元。
    
    1994 年通用电气公司旗下 Kidder Peabody 公司发生虚假交易丑闻。一名交易员做假账谎 报盈利2亿7500万美元,实际损失7500万美元。这名交易员是公司 1993 年的最佳交易 员。同年通用电气将Kidder Peabody 售出。
    
    1997 年通用电气医疗系统公司因为在核磁共振成像设备上侵犯 Fonar公司的两项专利被判 罚1亿2000万美元。
    
    1998 年通用电气因为使用替代和不合格产品欺诈美国政府而与美国政府和解,支付和解费用 350 万美元。
    
    1999 年 GE Capital 非法收债案以和解结束。通用电气向受害人支付和解费用1亿2000万 美元,向美国政府支付和解费用 2700 万美元。
    
    2001 年通用电气因为拒绝为背部受伤的机械师 Giles 恢复工作而被法院判决恢复工作并赔 偿 Giles 59 万美元。其中 14 万美元先行支付,30 万美元终审赔偿和 15 万美元律师费支 出。
    
    在 2002 年 United For A Fair Economy 发表的研究报告“Titans of the Enron Economy : The 10 Habits of Highly Defective Corporations”中,通用电气排名第一被授予“公司恶习终身成就奖”。
    
    2002 年通用电气因为未向美国消费品安全协会及时通报某些型号洗碗机的缺陷被罚款100 万美元。
    
    2003 年印度裔的工程师 Mody 向美国法院提起通用电气年龄歧视,种族歧视和打击报复非法 解雇的诉讼并于 2006 年获赔800多万美元。
    
    2005 年通用电气航空材料部门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 Marcel Thomas代表非洲裔美国人向美 国法院提起种族歧视集体诉讼,要求赔偿4亿5000万美元。此案 2006 年和解,和解金额不详。
    
    2006 年通用电气因为向美国国防部出售有缺陷的军用飞机和直升机引擎叶片而与美国国防 部达成和解,支出和解费用 1150 万美元。
    
    2007 年通用电气运输部门的总法律顾问 Lorene Schaefer 向美国法院提起性别歧视集体诉 讼,要求通用电气向公司近两千名遭受性别歧视的女性同事赔偿5亿美元。此案于 2009 年 和解,和解金额不详。
    
    2007 年通用电气 Corporate Financial Services 的非洲裔员工Geter 女士向法院提起性 别歧视和打击报复诉讼。该案结果未被披露。
    
    2009 年 3 月美国联邦地方法院对现今为止最大的虚假广告案作出裁决。法院认定通用电气 医疗集团应对其在放射显影剂威视派克(Visipaque.)的广告宣传中传播错误信息负有法律责 任。法院永久禁止通用电气医疗集团作出虚假声明,并命令其执行纠正措施,包括发布一份新 闻稿和更正广告,确保向医务工作者正确告知。法院也同时责令通用电气医疗集团向 Bracco 支付 1140 万美元损害赔偿金。
    
    2009 年 8 月通用电气支付 5,000 万美元罚款以了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会计欺诈 指控。SEC指其在 2002 和 2003 年利用会计欺诈美化公司财报,误导投资者。SEC发现,通 用电气故意对一些商业票据对冲行为和铁路机车的出售进行错误的会计处理,以美化公司财报。
    
    2010 年 7 月,通用电气(GE)同意支付 2350 万美元,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行贿指 控达成和解。后者指控 GE 子公司在 2000 至 2003 年间贿赂伊拉克官员,以赢得联合国石 油换食品计划的合约。证交会称,GE 的 360 万美元“回扣计划”违反了美国《反海外贿赂 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该机构宣称,GE 两家子公司以及稍后收购的两家 集团的高管,允许代理人向伊拉克卫生部官员支付款项,以赢取医疗与净水设备的合约。
    
    2010 年 9 月 Edward Gormley 在美国康涅狄格州高等法院起诉通用电气公司,通用电气金 融服务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首席执行官 Jeffrey Immelt 打击报复,要求赔偿1000万美元。 起因为 2008 年 Gormley 向上司反映通用电气金融服务公司虚夸其投资估价的违纪行为后公司不再给予其顶尖人才待遇。
    
    2011 年 12 月通用电气公司同意向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支付7040万美元,以和解美国联邦 调查局(FBI)和国税局(IRS)指控其在市政债券的投资协议招标中串通投标和欺诈美国政府的 刑事指控中的民事赔偿部分。
    
    2012年1月,通用电气公司子公司GE Osmonics Inc在美国加州南区法院就加班费集体诉讼与 156 名职工达成和解协议,通用电气公司同意向职工支付 100 万美元的加班费。
     2012 年 10 月,美国纽约南区上诉法院判处3名通用电气高管史蒂芬 P. Carollo、 多米尼 克 E. 戈德堡和 Peter S. 格林在市政债券的投资协议招标中犯有阴谋罪和诈骗罪,其中 Goldberg 刑期四年,Carollo和Grimm 刑期为三年。根据在审讯中提交的证据,从 1999 年 到 2006年,Carollo,戈德堡和格林在受聘於通用电气公司时在不同的时间段参加了与多家金融机构、保险公司和他们的代表的不同欺诈阴谋。Carollo、 Goldberg、格林和他们的同谋者破坏了几十个投资协议的招投标过程,以增加雇佣他们的供应商赢得投资协议的数量和雇佣他们的供应商的盈利 。Carollo、 Goldberg 和格林剥夺了美国地方政府在免税债券收益投资中获得有竞争力的利率的机会,导致美国政府部门付出了数百万美元的代价。
    
    2014 年 1 月,美国新泽西、宾夕法尼亚、马萨诸塞、佛罗里达,特拉华和佐治亚州的通用电 气公司维修技师,包括现雇员和前雇员,向美国新泽西州法院提起加班费集体诉讼。他们控 告通用电气公司违反了美国联邦的《公平劳动标准法案》(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中有关工资、工时和加班费的规定。请求法院判决通用电气公司补发加班费、支付惩罚性赔偿和律师费。
    
    2014年7月3日,因对约70万名信用卡持卡人使用误导性语言,通用电气金融集团在澳大利亚的分支机构GE Money日前被判罚150万澳元。根据2013年的规定,未经持卡人同意,银行不能提升信用卡的额度。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在对通用电气金融澳大利亚公司进行调查后发现通用电气金融澳大利亚公司向其70万名信用卡客户做出了错误的或误导性的表述,称客户如需开卡或提升信用额度,首先需同意接受公司方面给出的提升额度邀请。而事实上,开卡或提升信用额度并不需要客户接受上述条件。
    哈通社阿斯塔纳2015年8月5日电:记者从西哈州法院获悉,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哈萨克斯坦分工公司因雇佣的外籍员工证件不全、触犯了有关法律条款,被该州博尔勒县判处200倍月计算指数共40万坚戈的罚款。
    
附2: 《“郝和平案”GE扮演了什么》

    
    发布日期: 2007-07-30
    
    本报记者 李晶 刘长杰 魏黎明陈周锡 北京、广州、上海报道
    
    “郝和平案”是否会伤及视商业道德为生命的美国通用电气(中国)医疗集团(以下简称GE中国医疗)?
    
    去年底,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在审理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一案时发现,涉嫌贿赂郝和平的广州海慧公司总经理江毅曾经由郝和平的引荐,在该公司获得医疗器械经营准许证一个月之内,拿到了GE中国医疗在广东地区的彩超机代理权。这一超出寻常申请者获取代理资格的速度是否与郝和平的推荐有关?GE的价值观在这一过程中是否真的毫发无损?以下是事件的来龙去脉。
    
    判决书确认的事实
    
    2006年11月28日,北京市一中院判处郝和平有期徒刑13年。法院确认,郝和平将GE中国医疗集团医疗器械彩超机的业务介绍给广州海慧公司,并因此收受价值人民币251000元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
    
    GE中国医疗集团总裁陈治在法庭作证时称,郝和平曾向他询问公司的医疗器械设备是否需要中国国内的代理商,继而向他推荐了江毅任法人代表兼总经理的广州海慧公司,后来江毅的公司就获得了GE中国医疗彩超产品在广东地区的代理商资格。
    江毅也以证人身份详细披露了这一过程。江在法庭作证说,在结识郝和平后,他经常和郝一起打高尔夫球。当他成立广州海慧公司后,郝和平将GE中国医疗的彩超业务介绍给了他的公司来代理。2004年,郝和平提出为他办理一张高尔夫球会员卡——由于郝和平是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司的司长,为了维护这层关系,他就帮助郝和平办理了一张高尔夫会员卡,折合人民币251000元。
    
    对于证人的呈堂证供,法庭表示“予以确认”。二审对此亦未有异议。
    
    一个月拿到代理权,“海慧”凭什么?
    
    2007年7月13日,本报记者赶到广州海慧公司的注册地——广州市先烈中路69号2018、2019室。这里已更换了另外的住户,电话也已停机。注册所在地东山大厦的物业管理部门表示,早在2006年6月,江毅就已退房离开。
    
    记者在广州市工商局查阅了广州海慧有限公司的备案资料。资料显示,广州海慧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首任法人代表史翠娣,注册资本300万元,主营范围:批发零售贸易;商品信息咨询;高新技术产品开发及技术转让,与医疗器械并无直接关系。当月,江毅进入海慧公司担任董事,并取得公司实际控制权。同年12月8日,海慧公司获得了广东省医药管理局颁发的 《医疗器械经营准许证》,经营范围:医用超声仪器、超声图像处理系统、超声耦合剂。
    
    显然,成立于1999年7月的广州海慧公司,最初的经营范围并无医疗器械,但该公司却于半年后突然获颁《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据江毅提交给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证词,有人猜测江毅是在认识郝和平之后才成立广州海慧公司的。事实上,广东医疗圈并不熟悉江毅。广东省药监局药械处钟姓处长已在该机构供职超过2年,但钟对海慧公司和江毅本人,未有任何印象。
    
    2003年,海慧公司申请扩大药械的经营范围。当年1月28日,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海慧公司发放了医 疗 器 械 经 营 企 业 许 可 证(GZ20010110),准许经营医疗器械产品的范围扩大到:三类医用超声仪器及有关设备,医用电子仪器设备,医用X射线设备,医用光学仪具、仪器及内窥镜设备,医用激光仪器设备。
    
    根据该局提供的 “2006年注销《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证书证号”资料表明,2006年6月7日,海慧公司因“许可证”到期没有重新提出申请办理,从而自动注销了编号为GZ20010110的企业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2006年6月20日,海慧在广州市工商局越秀分局进行了2005年度企业年检。但至记者调查时,2006年度的企业年检工作已经结束,海慧公司至今都未前来工商局年检。
    记者采访了广东省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以及数家经营彩超设备的医疗企业的负责人,均表示不知道海慧公司和江毅本人;而一位熟悉江毅的药械销售代表也表示,江毅的“手机早已注销,人也消失了很久”。在医疗器械市场本不知名的江毅,就此完全遁迹。
    “如果今天,涉嫌行贿并被媒体如此关注的海慧公司再来申请,绝无可能拿到我们的代理权。”GE中国医疗的法律顾问王雅玲这样说。
    
    GE:我们以守法为第一标准
    
    遗憾的是,“海慧”拿到了代理权,而且是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就拿到了代理权。
    GE中国医疗中国区法律总监乔钢梁查阅了当年的档案资料,乔告诉记者,在1999年12月13日,GE中国医疗的某地区销售总经理向有关部门推荐了海慧公司成为其彩超产品代理商,海慧公司向GE中国医疗法律部申请,15日法律部门开始对其进行尽职调查。12月28日,海慧公司成为GE代理商。此时,距离海慧公司获得医疗器械经营准许证,尚不足一个月。
    
    广州海慧公司是否符合GE的代理商资格?在整个审批过程中是否受惠于郝和平的“关系”?
    
    乔钢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广州海慧公司取得GE医疗彩超机代理权的审批过程遵循了GE选择代理商的审批程序。乔钢梁介绍,公司选择代理商的审批程序是:先由代理商提出申请,提交营业执照、许可证、财务报表、银行开户证明等材料,而后对代理商候选人进行面试,然后接受培训,其中稽核专员的培训甚至包括礼品业务款待。此外,GE中国医疗还要对申请者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对代理商进行网上搜索,查阅申请者是否有负面报道,对其资信进行评估,最后是公司批准和授权。整个过程由业务部和法律部介入。
    
    如此严谨甚至苛刻的程序,海慧公司何以能在一个月内通过,并顺利取得了GE彩超机的代理权?其间是否有郝和平的因素?
    
    对此,乔钢梁解释道,代理商的审批过程并不确定,要看代理商提交材料的速度,比如有时候代理公司不一定愿意把财务报表拿出来。一般情况是数月内完成。而海慧公司之所以能在一个月内完成审核,应该是其材料齐全完整。
    2004年2月28日,GE中国医疗取消了广州海慧公司的代理资格。乔钢梁称,公司每年都会对其代理商进行严格的考察,比如业务和资信方面。问及取消海慧代理资格的原因,乔认为应该是年检的原因,但也不排除海慧自己不想做了。
    
    据乔钢梁介绍,医疗公司找代理商一般是由业内人士推荐或者代理商自己找上门来。而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医疗公司的代理商常常由熟悉圈内人脉的销售人员推荐。GE中国医疗广东市场协调管理专员牛涛称,作为市场协调管理者,她和她的同事每年都会推荐若干市场表现优异的药械经销企业,但最后通过该公司法律部认可并取得授权的公司寥寥无几。牛涛说,她曾听说过江毅和海慧公司,印象中并不是广东地区诸多代理商中很知名的公司。牛涛同时强调,市场销售中,尽管面临西门子、飞利浦等公司的竞争所带来的压力,GE中国医疗始终把诚信放在第一位,如果涉嫌违法,按照GE的原则,宁可不做这一单生意。
     “GE不是任何一个人说让他做代理商就让他做的。经销商代理的资格审查是法律部的工作之一。我们不以销售额为标准,而是以守法为第一标准,而且首要的就是公司要诚信。审核首先是合法性。要看长期以来他在当地的声誉,在当地商誉如何,表现如何,我们有一整套量化的指标。”GE中国医疗的法律顾问王雅玲告诉记者。
    据悉,去年GE亚洲总部专门派人前来中国区进行诚信和法律方面的调研和督导。
    王雅玲称,法律部现有12名员工。工作职责不但要审查申请公司的前期资格,公司的合法性,公司构成人员、相关从业者的声誉等等,还要面访申请公司。此外,他们还会请第三方咨询机构对申请公司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取得代理资格的经销商还必须作出诚信承诺。“我们每年都要对经销商的诚信进行审查,一旦有问题就要终止。有些一线人员甚至常常抱怨,因为我们的规矩太严”,王雅玲这样告诉记者。
    GE中国医疗对代理商的确有一整套科学而严格的评价体系,但这套体系却没有甄别出贿赂郝和平的广州海慧公司。
    
附3:《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美国通用电气(GE)公司在华行贿点滴》

    
    多年来美国GE公司以惊人的速度扩展中国市场。现在整个中国高端医疗设备领域,GE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50-60%,成为中国市场的绝对老大。众所周知,大致相同性能和质量的医疗设备,洋货的价格通常要高出国货很多,也就是说,国货的性价比远优于洋货。人们自然会问:按市场法则,昂贵的洋货是难以立足的,GE有什么神通在中国的市场博弈中如日中天,独占鳌头呢?其实谜底(之一)只有两个字——行贿。人们知道,GE是知名的跨国公司,在世界500强中名列前茅,它标榜的口号是诚信(INTEGRITY),但其行也则是巧妙行贿,以求加速扩张。请看以下两则实例:
    
    (1) 北京某大医院更换L700彩超探头,GE公司的两个雇员与该院超声室主任私下定好价钱和回扣额,然后让一个与该设备无关的代理商出面办理,把2万元回扣亲手交给该主任,完成了这笔交易。
    (2) 内蒙古某医院的彩超400CL发生故障报修,代理商提供服务并按规定收了5万元费用。GE公司为了拉住这家医院做一笔大交易,便设法行贿,让代理商把到帐的钱退还该院,GE再用等价备件补偿代理商的损失。(因代理商抵制未办成)
    
    以上两例说明GE的“精明”,它只策划行贿,操作则假他人之手,一旦露出马脚,它便于自我保护。或许有人不理解,一个知名的跨国公司为何搞这点小额行贿?须知小中有大,小诱饵也能钓大鱼,用小成本换来大订单不正是高明的生意经吗?
    令人深思的是,面对揭发GE公司不敢正视问题,反而一味袒护其雇员的不端行为。且看GE公司一个法律部最高负责人对揭发人的回信::“你所说的不良行为(1)GE员工指示你行贿一事,经调查无法核实,希望你提供确凿证据包括该款已支付的证明,必要时我们可以请司法部门介入,(2)退还内蒙医院5万元确有其事,但销售及维修人员皆确认医院是要求将该钱返还至医院账户,所以贿赂一说无从谈起,何况你并未实际退回该款项。“
    
    这是诡辩和谬论。关于(1),揭发人已经提供了不少线索和证据。试问:为什么该医院不请求GE公司800服务中心发出派工号而是由GE员工私下办理?按GE公司授权本公司不负责L700机的维修,为什么破例把任务交给本公司,而本公司又凭什么拿到非授权范围的备件?按规定维修要填写一式三份维修单,为什么这次例外不填?这些都是明显违反GE规定的行为,这位经理为什么一槪回避?在此我申明愿意在网上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公开辩论,希望这位经理勇敢应战。关于(2),GE当事人给代理商的传真件可以作证,他明确要求代理商“请将原款按如上地址办理。”GE公司凭什么要求代理商把合法进账的钱寄回该院?这不是曲线行贿又是什么? GE这位负责人的信中说“销售及维修人员皆确认医院是要求将该钱返还医院账户”。人们不禁要问:医院为什么平白无故向GE要钱?即使果如这位负责人所说,也只能说明该院有索贿意向,但指使行贿的则是GE公司。这个逻辑是不能颠倒的。GE这位负责人对发传真催办的事只字不提,居然说“贿赂一事无从谈起”。这种护短的背后含意是不言而喻的。GE公司标榜的信条是“行贿受贿,罪无可恕”、“不得为赢取生意而向客户行贿”,其行也则大相径庭,这就是本文标题“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来由。
    
    XRWAN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318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小论川普与希拉里的区别
  • 小论川普与希拉里的区别
  • 儒家和三大宗教的极简概括
  •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 如斑斕的響尾蛇,如絢麗的罌粟花
  •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 向死而生的时代默然肃立
  •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 《意義通訊》之15:什麼是陽光下最為無恥的罪惡?
  •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海一枭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
  • 思过崖全球百强创新企业:法国欧洲第一全球第三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要求罢免周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职务的建议书
  • 魏紫丹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
  • 东海一枭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 《推背图》归序全解盛世血路6-18天数两度变3《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非智记得,是昨天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百名律师致信周强院长:我们敦促你引咎辞职
  • 赵军私房话(十四)
  • 上海维权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6
  • 杨非羊七律·就周强大法官“司法亮剑”有感
  • 吴倩耶稣基督: 听从我的呼召并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 藏人主张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 谢选骏拨邓小平之乱
  • 观察韩尚笑:给习近平的一点建议
  • 谢选骏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论坛最新文章:
  • 天津独流镇掺毒造假名牌调料10多年终被端
  • 不准批毛升级: 河北左春和疑也因批毛而丢官
  • 足协新规定: 中超赛外国选手上场不得超过3人
  • 中国特色大妈舞虽喧嚣讨人嫌但月创千亿市场效益
  • 法国歌坛巨星达丽达(DALIDA)
  • 习近平在瑞士安抚说中国经济增长稳定
  • 蔡英文"踏实外交" 特朗普"一中可谈" 习近平将出何牌?
  • 北京警告特朗普再玩台湾牌绝不再客气
  • 特朗普说北约过时谴默克尔犯历史性错误
  • 法社会党初选再辩论 民众仍显兴趣缺缺
  • 中国2016年原材料进口创新高
  • 习近平访问瑞士 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 伯尔尼流亡藏人示威 抗议北京的西藏政策
  • 澳能源集团Duet接受李嘉诚收购计划
  • 英国“硬脱欧”?就等周二首相一句话
  • 南海博弈新动态:越中走近/日澳印尼联手
  • 一架香港起飞的土航货机坠毁吉尔吉斯 至少37人丧生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