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请看博讯热点:圈地毁田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5日 转载)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2670亩土地是怎样因靖边县政府、法院判决而丧失的


    
    我们是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席麻弯镇沙渠村李家渠、刘家峁、尚家峁三个村民小组的35户农民。2016年4月13日,我们19个村民第三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反映我们三个组2670亩土地被非法判为村集体的土地而丧失的严重问题,坚决要求省政府领导查明实情,为我们讨回我们赖以为生的土地。为讨回我们的土地,我们已经上访、诉讼奔波抗争了十一年了。
    
    2006年,长庆油田在归我们三个组所有的蟠龙山的土地上打天然气井、铺设输气管线,长庆油田占用我们的土地、在我们的土地上施工,没有给我们村民出具任何占地手续,也没有任何补偿。我们找村干部询问,村党支部当时的书记尚英春说蟠龙山这2670亩土地已改为国家飞播造林的地,已收归村集体所有,并出具了靖边县人民政府2005年12月5日颁发的一份《林权证》,证明其中的765亩林地所有权权利人为沙渠村。村民们不认可尚英春出具的这个《林权证》,因为这个《林权证》在靖边县政府或林业局都找不到存档的依据,而且按这个《林权证》上写明的这765亩地的四至界限,也根本找不到这块地。村民们不接受尚英春的说法,我们这三个自然村的村民,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以前还在这些地里种庄稼、放羊,地里还有我们栽的树、我们的窑洞院落。国家飞播造林已是几十年的措施,但这些措施并没有改变土地的使用权。
    
    我们三个组的村民也从来没有见到有村干部或官员与我们村民谈改变这些土地的归属的问题并形成合法有效的书面文件,这些土地的使用权一直归我们这三个组所有。长庆油田要占用我们的土地,必须出具国家土地管理部门的审批手续,并与我们村民商谈,得到村民们的同意,达成书面协议,并给我们村民合理的补偿。后来我们得知,村支书尚英春偷偷地领取了长庆油田占地开天然气井给予的一些赔偿。
    
    2006年11月,我们向靖边县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要求对争议林地进行确权。2007年5月17日靖边县政府作出行政决定,将这块地确认为沙渠村村委会集体所有。我们不服,向榆林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2007年9月21日,榆林市政府作出复议决定,维持靖边县政府的决定。我们不服,于10月25日向靖边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靖边县人民法院提出回避申请,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定边县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此后该案几上几下,被指定的定边县和横山县人民法院,都判决撤销靖边县政府2007年5月17日的行政决定,但靖边县政府和榆林市政府都多次坚持将这块地确认为沙渠村村集体所有。2015年,我们第三次向榆林市政府申请复议,榆林市政府撤销了靖边县政府的决议,此后我们多次请求靖边县法制办公室和靖边县林业局重新作出处理决定,在2016年3月2日,有14个村民再次到榆林市政府上访,案件至今没有新的进展。
    
    在我们提起行政申请和行政诉讼期间,在这块土地上违法占地的事态有了进一步的发展。2012年,中电公司在我们这块地里建风力发电站,建起了6座风力发电机,还有配套的机房、道路等,我们村民同样没有见到国家征用土地的审批文件,没有经过与我们村民的协商,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这些年来,村民们多次到地里阻挡非法占地和施工,村委会两次雇佣十几二十几个打手到现场恐吓、殴打村民,有时村民也还手,打手用铁锹打伤村民。2006年6月的一天,三十多个村民到地里阻挡长庆油田天然气井施工,靖边县法院一名副院长带两名法警和席麻弯镇法庭庭长到了现场,抓了16个村民,在县上关押,罚了每人500元才放了,时间最长的关押了8天。
    
    十多年来,我们到靖边县、榆林市诉讼、上访多少次?已数不清了,到省城西安上访3次,北京上访1次。我们曾找过《三边报》(定边、安边、靖边习惯上简称“三边”)的记者,《三边报》反而刊登文章说土地是沙渠村的。收我们2千元,我们追回1千元。在西安、北京上访时,也向自称是记者的人谈了我们的土地被强占的情况,但一直没有见报道。
    
    李家渠、刘家峁、尚家峁三个村民小组35户农民 2016年4月13日(维权网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723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靖边县:凡有新疆人乘车入境须报告公安局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 走!跟着毛澤
  •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棋生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 东方安澜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 拈花时评拈花一周推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一)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 牧草地謝松齡:變容與毀容
  • 曾节明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4期)
  • 中国控诉欠债不还钱、杀人不偿命已成中共特色(特权)的潜规则
  • 曾节明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 家庭教会圣经告诉我们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50)
  • 曾节明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 绁峰憡涓浗鎴戜滑涓轰粈涔堣鍗曞崟鍦颁俊浠拌剁ǎ鍩虹潱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起義啦!天快亮了!還我河山!
  • 陈泱潮地球大劫与生态轮回的证据:史前17大惊人秘密科学至今无解
    论坛最新文章:
  • 228届临70周年 遇难家属要求公平正义与真相
  • 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2016年走低 中国重返首位
  • 郝龙斌批蔡英文:利用228其实是不要中华民国
  •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神户重启
  • 如何解决朝鲜的核武以及导弹威胁问题
  • 丑闻缠身的梁振英能向政协副主席迈步?
  • 智库建议北京派员当香港政治顾问 评论担忧
  • H7N9禽流感病毒呈抗药性惹关注
  • 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举行颁奖典礼
  • 法国同学眼中的金正男
  • 勒庞指责媒体“歇斯底里”为马克龙助选
  •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今天访美
  • 韩国总统朴槿惠弹劾案最终庭审今天举行
  • 金正男身中剧毒20分钟内痛苦丧生
  • 刘士余:金融大亨距离金融大鳄仅半步之遥
  • 《外参》:中国富豪2017版黑名单
  • 马来西亚卫生部:金正男死因被确认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