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最高级医院病历手术错误多 病人死亡后仍用药
请看博讯热点:医药、医疗事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个年仅两岁的女婴,死在了河南省人民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而在病人已死亡八小时后,病历上仍然显示已死亡的病人还在用药。而导致女婴死亡的原因,竟然是违反手术流程和手术台上的违规操作所致。更让人质疑的是,病人的姓名、性别错名错性错床号,病人死亡八小时后却仍在用药。医患双方不平等,病人的合法权利很难得到保障。
      
    女孩的母亲彭香辉泣不成声地诉说着女儿死亡的前前后后:她的女儿名叫谢颖楠,2011年元月出生在老家河南省新乡市的封丘县。2013年的2月,她发现女儿全身浮肿,当即来到新乡市中心医院检查。
    
    经检查后大夫告诉她,你的孩子可能得的是复杂先心(先天性心脏病)。在新乡市中心医院经过治疗后,孩子的全身浮肿消除了。大夫建议,最好去郑州条件更好的医院再检查确诊一下。3月25日,彭香辉抱着女儿来到郑州郑大三附院再做进一步检查。经过该院检查,再次确诊孩子为先天性心脏病,需要手术。
    
    为了能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彭香辉抱着女儿,又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找到了心外三病区的彭帮田主任,彭主任讲,你女儿的手术我们可以做。于是,3月29日,彭香辉给女儿办了住院手续。入院后经过半个月的雾化和吃药调理,医院方决定拟在4月15日手术。术前,彭香辉签了手术同意书,手术的名称为,双侧双向格林术或剖胸探查术。管床大夫艾峰告诉彭香辉,先等着吧,到做手术时,如果需要做肺动脉缩窄术(即Banding手术),我们会通知家属进行签字,待你们同意后再手术。
      
    4月15日早上八点,孩子就被送进了手术室,直到下午五点,彭香辉才从院方的广播里听到通知,让她去ICU。来到ICU后,没有见到一个手术大夫。于是,彭香辉便跑到病房办公室找大夫问情况,手术大夫彭帮田的助手张岩伟告诉彭香辉,在手术中,我们又同时做了二尖瓣成形术,并阻断了肺动脉前向血流,可能会导致病人加重缺氧及水肿。在当天晚上彭香辉向管床大夫艾峰询问更具体的情况时,艾峰大夫讲,这样做,虽然会加重病人的缺氧和水肿,但,只要病人能挺过这一关,第二期全腔手术会很好做,无需再打开心脏。彭香辉听到此话后,心理产生疑问,为什么在病人家属不知情又未签字的情况下做了二尖瓣成形术。
      
    手术后的第一天,也就是4月16日的23点左右,管床大夫艾峰通知说,你马上到ICU室。待彭香辉来到ICU室后,艾峰大夫讲,传手术大夫彭帮田的话,说孩子由于缺氧,已经不行了。彭香辉接着告诉记者,当我听到我女儿不行消息后,一下子就蒙了,我跪求大夫面前,说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次日的零点20分,孩子被宣布死亡。孩子从住院到死亡,医院从未让我们在二尖瓣成形术手术通知书上签字,也未给我们下达孩子的病危通知书。
      
    4月17日,当我拿到医院递来的缴费通知单时,我发现,手术费除了我同意并签字的双侧双向格林术外,竟多了一项二尖瓣成形术的手术费。我当即找到了彭帮田和艾峰大夫,他们说,二尖瓣成形术属于双侧双向格林术。我产生质疑,当即托人咨询了医学界的相关专家,专家肯定地告诉我,二尖瓣成形术不属于双侧双向格林术。也就是说,大夫在未经我们签字的情况下,把两次手术放在一起做了。得到此消息,彭香辉一下子就昏了头,因对女儿的死因产生了很多怀疑,彭香辉当即要求封存并复印了病例。病历上竟然出现一连串的问题:孩子叫谢颖楠,错写成谢疑楠,住院床号是59号,写成58号,性别是女,写成男,ID、出生日期、年龄、症状,表格上都是空白,而彩超单上的检查结果和其他医院的截然相反。更可气的是,孩子凌晨已经死亡,而病历上截止到当天上午九点多,已死亡的病人还在用药。
    
    河南省人民医院错手术,致孩儿死亡后仍用药
    
    彭香辉手指缴费单说我女儿已死亡八小时了,怎么还在用药呢?图右为彭香辉丈夫。
      
    为此,彭香辉曾多次找到管床大夫艾峰和手术大夫彭帮田,以及该院医患办的刘主任提出自己的质疑,但都无结果。彭香辉气愤地说,如医院不妥善处理好此事,我将终生上访。
    
    河南最高级医院病历手术错误多 病人死亡后仍用药


    
    河南最高级医院病历手术错误多 病人死亡后仍用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02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 VOA时事大家谈: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 ExiledChineselawyersaysthecountryismovingtowardanewtot
  •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 故乡的雪夜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致編輯(代序)【1】
  •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 ConversationonChina’shumanrights:Professorprovidesfir
  •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
  •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 博客最新文章:
  • 家庭教会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 观察韩尚笑:沉渣泛起的中国文化
  • 寰愭案娴鏈涙湅鍙嬩滑涓璧锋潵甯姪鍏洓姝诲垜鐘帇杩炵Η
  • 严家祺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 中国控诉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开始纪实(765)
  • 雷声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 上海维权网联署支持签名:“‘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 廖祖笙廖祖笙:我捡到了,我捡到了……
  • 藏人主张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 廖祖笙廖祖笙:饿饭是否属于“习近平思想”?
  • 巩磊梦的花语——简评微紫的诗集《和蜀葵交谈》
  • 生命禅院禅院草
  • 魏紫丹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 廖祖笙廖祖笙: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謝田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 吴倩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
    论坛最新文章:
  • IS为恐袭承责但幸灾乐祸 伦敦警方逮捕8人
  • 比利时又有汽车疯冲人群 IS承认恐袭伦敦
  • 回声报:全球半数以上工业投资项目在亚洲
  • 长沙保卫战胜了?中国1比0踢赢韩国
  • 王岐山十九大若留任将成习近平经改一支奇兵
  • 解放军针对美军横须贺基地做假想敌打击训练
  • 伦敦正成圣战者汇聚地?英国终于沦陷
  • 亚投行再扩大 终超对手亚开行
  • 长沙爱国球迷在韩国球员的饭店前彻夜放鞭炮
  • 中石化买不停手9亿美元收购雪佛龙的非洲股权
  • 朝鲜昨试射后美国轰炸机巡航飞入中国防空识别区
  • 一名中国色情店老板违法雇留学生在东京被捕
  • 广东练溪流浪者中心爆短期21人死亡的丑闻
  • 亚投行宣布接纳十三个新成员
  • 日本驻华大使馆书面质询中国央视误报
  • 港廉署调查林郑“小故宫”工程否有利益输送
  • 香港获准正式成为亚投行成员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