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吴艳丽等给国家信访局局长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武汉姚家岭被强拆户吴艳丽等给国家信访局舒晓琴局长的一封公开信
    
    舒晓琴局长:
    
    您好,我们是武汉姚家岭村的被强拆户,在《人民日报》、《中国商报》、《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姚家岭村征地拆迁存在问题后,在我们的房屋被非法强拆前,于2012年9月11日到国家信访局递交《关于控告武昌区人民政府、各级信访部门、公安部门在姚家岭村拆迁过程中的“不作为”的上访信》,该信访事项编号为201209110148、12月10日再次到国家信访局递交《关于要求书面回复2012年9月11日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信和反映人民日报等媒体曝光后武汉姚家岭村中秋国庆、法制宣传日再次遭遇强拆的上访信》,该信访事项编号为201212100195,但是至今未收到信访条例要求的书面处理意见,我们反映的问题也一直未得到处理。
    
    2013年开始我们向国家信访局、湖北省信访局、武汉市信访局、武昌区信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除湖北省信访局外,收到三份答复,证实国家信访局转办了2012年我们两次信访事项到湖北省信访局,但是武汉市、武昌区信访局均未收到该转办事项。
    
    2014年6月11日,我们到湖北省信访局信访递交《关于湖北省信访局不处理国家信访局转办事项的情况反映》,要求解决湖北省信访局不处理国家信访局的信访转办事项的问题,以及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湖北省信访局接访的工作编号为027的刘副处长答复如下:“1、你们反映的信访诉求由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街办事处处理,现在你们属于越级上访。2、你们反映的湖北省信访局没有处理国家信访局的转办事项,要求追究责任人责任想上哪里去告,就上哪里去告,我这里管不了”。我们询问:“1、2012年国家信访局转办的事项,是你们湖北省信访局没有处理,你们不往下转办,这个属于一个街道办事处能处理的问题么?2、我们要求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你说该由哪个部门处理?”刘副处长拒不回答,径直离开接待办公室。
    
    我们这些老百姓相信信访部门能处理问题,才向信访部门反映问题,然而目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各级信访部门均不处理我们的信访诉求,以至于姚家岭村几百户被非法强拆,而我们全部在未签署协议的情况下被非法强拆,至今公安部门不立案,法院不受理行政诉讼,信访部门不处理,要逼得我们这些老百姓没有活路么?
    
    《国家信访局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进一步明确了不得“越级上访”。今天2014年6月15日媒体报道舒晓琴局长您对依法逐级走访工作表示:“对于上级机关不予受理的越级访,基层特别是有权处理的部门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卸责”。
    
    我们相信国家信访局的规定是想在基层解决问题,在学习《信访条例》、《国家信访局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访事项受理办理程序引导来访人依法逐级走访的办法》中有几点疑问在此向您提出:
    
    一、《信访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信访事项应当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办结。依据第二十一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收到信访事项,对于应受理的应在15日内处理。第二十二条规定有关行政机关收到信访事项后,能够当场答复是否受理的,应当当场书面答复;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信访事项之日起15日内书面告知信访人。行政机关未出具书面受理文书,信访部门未出具书面处理意见,信访人自提出信访事项60天后,向上一级信访机构提出同一信访事项是否越级?
    
    二、信访机构本应受理的信访事项,工作人员却推诿要信访人向人大、法院、检察院提出,而不予受理,信访人员向上一级信访机构投诉是否越级?
    
    三、信访工作机构未按信访条例二十一条的规定将信访事项转送“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信访部门转至无权处理的行政机关处理,将复核控制在最高至市一级信访部门,至此三级终结拒不处理信访诉求,信访人员向省信访局投诉是否越级?省信访机关不受理投诉,向国家信访局投诉是否越级?
    
    四、“对于在办理中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弄虚作假、造成群众越级走访甚至酿成极端事件的典型案例,将依据信访工作纪律处分相关法规进行责任追究”。在《办法》中没有明确如何追责,信访工作人员违反信访条例及办法,信访人应向什么部门提出,按照什么规定,进行什么处罚?在以上都没有明确的情况下,追责就是一纸空文。
    
    “上级不受理的越级访 基层部门禁推诿”。当基层部门不承担“推诿”的后果,结果也只能是“有禁不止”。在此,我们正式向您提出,对湖北省国家信访局不处理国家信访局的转办事项,造成我们多次信访不解决问题作为典型案例,在强调不得越级上访的同时,切实解决信访人合理诉求不予解决的问题,并将信访工作纪律处分相关法规进行责任追究落到实处,将执行党的群众路线落到实处!
    
    此致
    敬礼
    
    湖北省武汉市姚家岭村被强拆户:r> 吴艳丽、肖林芳、张光云、吴志福、方桂荣、顾光楚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五日
    附:
    1、2014年6月11日《关于湖北省信访局不处理国家信访局转办事项的情况反映》一份;
    2、2013年11月4日国家信访局《关于对吴艳丽申请信息公开政府信息的答复》一份;
    3、2014年3月26日武汉市信访局信息公开答复一份;
    4、2014年3月17日武昌区信访局《关于吴艳丽等人信访事项告知书》一份。
    武汉吴艳丽等给国家信访局局长的公开信


    武汉吴艳丽等给国家信访局局长的公开信


    武汉吴艳丽等给国家信访局局长的公开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51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致中华民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第十封公开信
·就秦晓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公开信
·给邢台市人民政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上海七旬癌症老人致党中央、社会媒体、全国同胞的公开信 (图)
·武汉被恐怖暴力强拆户朱自发给唐良智市长的公开信
·上海市民朱金娣至上海市长杨雄致公开信
·致全世界追求公平正义、宪政法治的华人、华裔的公开信
·就温州三江教堂被强拆致中国政府公开信
·上海访民朱金娣致北京市公安局长的公开信 (图)
·王誓华:致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给中央第四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
·旅日华侨致全国人大张德江委员长的公开信 (图)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薛江武检察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亳州中院王晓东院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张坚院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民检察长的公开信
·安徽兴邦公司投资户致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的公开信
·144公民发起签名声援被IBM公司违规解职的19名工友的公开信
·金月花致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代表公开信 (图)
·赵华旭传播六四信息被拘同学传病假 学姐唐路公开信吁习近平放人 (图)
·隋牧青律师再次会见王清营 良心犯王清营夫人曾洁珊公开信 (图)
·我们不害怕,也不逃避——良心犯王清营夫人曾洁珊的公开信
·六四黑衫运动发起人致全体华人公开信
·欧洲汉学家就高瑜等维权人士被拘捕的公开信 (图)
·德国八位民主人士就六四25周年给政界和媒体的公开信
·越南人权组织负责人发公开信 参加“六四”为中国祷告活动
·博讯声明回应撰稿人向南夫被刑拘 国际笔会公开信要求释放高瑜 (图)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图)
·丁子霖对柴玲的公开信深感失望 (图)
·秦永敏等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支持依法惩处周永康
·62名妇女代表给习主席和夫人写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致马英九先生的公开信(多图) (图)
·方政呼吁“两会”代表对“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做出回应
·请守住法治的底线 ——就新公民案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北京朝阳区民政局:已发函要求嫣然医院公开信息 (图)
·民政部要求嫣然公开信息 李亚鹏赴台集体失声 (图)
·民政部要求嫣然公开信息,李亚鹏赴台失声 (图)
·人权律师再联署致全国两会公开信 吁批准人权公约公开委员代表国籍 (图)
·真王有才声明:那个给王丹的公开信是假的。
·公刘:就“公民同城”给陈忠和、李一平先生的公开信
·就河南血祸三致习总书记公开信/陈秉中
·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李南央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琼瑶写公开信太不浪漫了 (图)
·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
·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秦永敏
·陈伟华等日本华侨致人大的公开信 (图)
·致习近平主席的一封公开信
·致习近平及两会代表的公开信/监政会联署发起人乔延兵
·人权律师和公民致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汪靖:中国脑控受害者致“斯诺登”先生公开信
·袁裕来:给有西的公开信:有律师妄言革命吗? (图)
·呼吁公平审理许志永、王功权等公民案件的公开信
·选举专家姚立法就衡阳贿选案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人薛明凯给中共秘密警察系统(俗称国保)的公开信
·为了永不磨灭的光荣与梦想 ——就郭飞雄案致全体中国新闻人的公开信
·顾志坚致苏州中学张昕校长的一封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