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4日 来稿)
    
    2008年11月10下午,YJ姨妈王静荣到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会议室,向李劲松律师和刘晓原律师详细介绍了:
     (博讯 boxun.com)

    11月9日上午,自已在北京安康医院时,"YJ母亲王静梅所说的话"及相关情况详情。
    
    1、我们居委会的主任王淑兰(音),星期三(2008年11月5日)下午,她给我打电话,我出去刚回来,她就说找我有事,要上我们家来。我说你别来我们家,我说你什么事啊?我就到你们居委会来吧。
    
    我到居委会后,她说:乡政府,乡政府武装部的部长江部长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找你一下,因为你是我社区的居民,你又是党员,属于我管界的,让我告诉你一声,说你妹妹现在精神上受了一点刺激,在医院里治疗呢。
    
    说你想不想看,你如果想看的话我可以给你联系。
    
    后来我说我当然想看了,她说那好吧,她当时就给那个江部长打电话,她说江部长你给我的任务我可完成了,我跟王姐说了,她说她去。
    
    后来对方可能说了一些话,就把电话挂了,她说江部长说了给你联系,让你等信吧,后来我就说行,这么着我就出来。
    
    2、然后等到星期五的晚上,她给我打电话了,她说我跟你联系好了,定好了,星期日的早晨9点,在你们的那个大门口,我们不是小区吗,她说在小区大门口你等着,有车送你去,后来她说,你是自己去,还是两口一块去?后来我说一块去吧,她说那行吧,江部长说让我也去。我说行啊,你也去吧,就这么着,说好了。
    
    
    周日早上九点我到小区门口就有一辆车等着了,车上司机和主任在上边,等于是我们4个人,主任、我、还有我爱人,司机,我们4个人,这样车就往前开着走了。
    
    后来我看这个车往东走,也不跟我说去哪儿,也不告诉我去哪个医院,我就问,当时那天通知我去的时候我就问哪个医院,主任说我也不知道医院,后来等她上车了,我就跟傻子似的坐车上就往前开,后来过了东五环了,我说这是五环吧,我的意思就是说提醒一句要到哪儿?是上哪儿啊?后来车上也没人说话,我爱人就说这已经是五环了,后来车就还往前开着。
    
    后来半道司机就问主任咱去哪儿?
    
    你说,有这事吗?
    
    主任说,我也不知道去哪儿啊?
    
    开的是乡里边乡政府的车,后来他就问主任说,咱去哪儿啊?主任说我也不知道去哪儿,后来主任说咱们头知道,后来就一直往前开,后来走的下了机场高速以后,这车就不开了,就停了,后来我们就看见还有人在等着呢,后来等了有几分钟,后来又来了一辆黑色的本田车,这车就绕这个车前面来了,也停那儿不走了,这车可能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等着呢,后来就一起等。
    
    我说,这神秘劲,跟地下党接头似的。那个车也靠边,我们就两个车都靠边等着,等了有六七分钟了,后来从后边又过来一辆黑车,后来那个黑车往前开,这两辆车就跟着走了,那可能就是这辆车带路吧,前面那辆车可能也不知道去哪儿,
    
    真够逗的,司机都不知道上哪儿,可能就跟他说上机场高速出口等着,肯定是跟人这么说的,后来就跟着往前走。
    
    后来一直往前开,我都不知道是哪儿了,我就知道是顺义,然后就拐一个大门里头,这个大门立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那么一个牌子,开进去之后我们就下来了。
    
    总共有三辆车,我们前面那辆车下来一个男的,挺高的,还有一个男的瘦的,那辆车下来几个年轻人,还拿着一个摄像的那个。后来那个年轻的人就介绍说,这是主任,都没说我们是谁。
    
    后来还有一个男的说,这是我们大夫,一个男的,后来拿摄像的人就说你跟大夫说说带她们进去吧,这么着,我们三个人跟着大夫就进去了,后来我就问主任,我说哪个是江部长啊?主任说就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挺高的那个。都没敢介绍给我们,都没敢介绍,说我是谁谁谁,怎么着的,都没介绍,完了以后就给我们领进去了。
    
    3、进去以后就到医生的办公室,是他们主任的办公室,介绍了一下情况。
    
    我说,怎么样?
    
    我以为是神志特别不清楚了,我说,人怎么样了,是不是神志不清楚啊?
    
    她说,没有你说的那个严重,她就是情绪上特别不稳定,一会儿闹,一会儿哭什么的,情绪不稳定。
    
    再一个,她还是人格障碍,她说,人格障碍这个也是我们精神方面的一种疾病,后来她说,这种疾病,你们在外行来看的话,就是脾气不好似的,实际上,她说,这是一种病,后来她说,情绪方面,我们可以给点药控制,但是,人格障碍这方面,就像人秉性难移似的,这种东西不好改,后来就介绍情况。
    
    后来我爱人问她说什么时候给送来的啊?
    
    她说7月2号晚。
    
    就问她说是哪儿给送来的啊?是派出所吗?
    
    那个主任说应该吧。
    
    后来,这么着,她说,我去叫她吧,她说,你看是在病房看她,还是给她叫到办公室啊?
    
    后来我说你们看吧,你们看怎么好,她们说要么给叫办公室吧,病房太乱了,我说那也行吧,主任就叫去了。
    
    4、一会儿,王静梅来了,我看跟原来一样,没什么区别,进来以后,王静梅就嚷嚷:
    
    
    我就跟你说吧,你看她们是什么事?
    
    把我放这儿好几个月,我什么都干不了,我儿子这么大的事,我不出面谁出面?我最了解他。
    
    把我关在这儿,这几个月,给我关一个小黑屋里头,也不给我椅子。
    
    后来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大夫当时也没说话。
    
    5、王静梅说:
    
    我要求出去,也不让我出去,软禁我,这是怎么回事!后来,她就拉着我说,我不行了,我必须得出去,我必须得办点事。
    
    后来,她就把这经过说了。
    
    她说:
    
    上海民警后来来了两次北京想私了,第一次我没见着,第一次是YJ跟他们接触的,YJ说处理这件事有没有回执?他们说没有,后来没拿到协议他们就回去了。
    
    第二次他们又来了,来了以后我直接跟他们说的,我要求给回执,问怎么处理这事,有一个结果。他们说那没有回执,后来他们说,那你说要怎么着,一万块钱行不行?
    
    他们提出来的,说一万块钱行不行是民警说的,民警说一万块钱行不行。他们提出的说一万块钱行不行。
    
    我说你不用跟我说这个,你就给我回执,我们不是为了钱,你给我回执,这么着等于没拿着协议他们又走了。
    
    我和上海民警的谈话有MP3录音,但这MP3录音现在警察手里,被警察拿走了。
    
    YJ最后一次去上海,我都不知道,我上单位去了,回来以后他就走了,我都不知道他上哪儿了,他就走了,
    
    等到警察找我来了,才说这事,后来警察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
    
    她说:
    
    我还没完呢,我出去以后也没完,你有搜查证吗?就翻我的家,我有什么罪?你这么翻我?
    
    后来我说:
    
    你那个存折在哪儿呢?你回过家吗?
    
    她说:没回过。
    
    我说:你的钥匙在哪儿呢?在你这儿吗?
    
    她说:没有,在派出所呢,派出所给我拿走了。
    
    6、我们见她之前,我还问大夫,我说谁给送到这儿来的?我爱人也问她,说谁给送这儿来的?是派出所吗?她们说,应该是吧。
    
    后来她就嚷嚷这个:
    
    深更半夜的给我送到这儿来,弄一个车就给我拉这儿来了,什么事这叫,给我强制弄这儿来了。她说是从派出所把她带到这个医院的。
    
    她说:
    
    你看给我骗这儿,我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啊,我家里冰箱什么东西不都坏了?
    
    我临出来的时候还买了一条鱼准备做呢,你说我出来了鱼还不臭成鱼干?
    
    什么都没做,全部都放坏了,这叫什么事啊。
    
    她说:
    
    把我打成精神病,幸亏我这人有主见,我明白。
    
    你给我打什么针,我都不打。
    
    她说:
    
    你想给我打成精神病,不可能的事。
    
    她说:
    
    我自己掌握着呢,谁敢把我怎么着!
    
    7、那个大夫就说,说她这个病,不是现在的病,以前就是这样。但是她以前,你们不懂,老以为她是脾气不好,实际上,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
    
    
    8、我那个有精神病的叔叔,是我小的时候发的精神病,还是我小的时候,我那时候刚懂事,他在上班,要坐火车,带着工资回家,在火车上所有的钱被人偷了,你想那时候,那么多钱被人偷了以后,他一下受刺激了,这样就有点精神不正常了。
    
    大概是六几年吧,还是年轻的时候。
    
    9、我是这么对大夫说的,我说,我可以随时来看她吧。我说,我将来可以来给她送点东西,送点吃的?大夫说,都可以,她说你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那个大夫姓潘。她那个电话号码是89474179,潘主任,是女的,主治大夫是李大夫,也是女的。
    
    这地方全名叫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
    
    那个安康医院,是在大门里边,进了这个管理处以后,再往里走,有一个院,有一个牌子,写着北京安康医院。病人住在安康医院里,那里边都是精神病人。
    
    10、后来完了以后,我就出来了,出来以后司机又把我们送到家。
    
    这个主任跟我们家离的不远,同时下的车,那个主任半道接了一个电话,说,行,我知道了,就挂了,挂了以后跟我说,刚才是江部长来的电话,他说让我跟你们说一声,这个事先别说出去,没什么好处。
    
    11、我说:上海有一个姓谢的律师找你了吗?
    
    她说:找了,来了以后就逼着我签字,还没等我怎么说呢,就要我签字,待会儿就走了。
    
    是我问她来着。我说有一个姓谢的律师找你吗上海?她说有,来了这里以后就逼着我签字。
    
    他来了就说这个,他说,YJ,也挺可怜的,我给他买了两件衣裳,先给我说这个,然后就逼着我签字。
    
    把我关在这出不去,我也没有办法出去请律师,当时又那么多大夫都在旁边等着,也耽误人家的时间,耽误人家的事,就算了,后来怕,儿子到时候真是没有人辩护也麻烦,就签了。
    
    12、一审判决没有告诉王静梅,二审告诉她了,二审是10月31号,上海两个人去的,给她的判决书,给她了。上海给她送判决书是31号去的。她说去了两个人。
    
    
    我记得王静梅跟我在办公室谈了有二十多分钟吧,后来,她说关一个小屋里面,我说,这么着吧,上你屋里看看去,后来大夫说,你去看看去吧,我就到那个屋里去了。
    
    到屋子以后,在一块的还有别的人,我就跟她在屋里头,后来那个主任不走,就坐那儿了,后来我说,能让我们两个人单独坐会儿吗?她说好,就出去了。
    
    之后,王静梅对我说:
    
    我得出去,我得把事给办了。
    
    她说:
    
    别看我在这里头,我来回溜达。
    
    我说:
    
    你放心,YJ在看守所没人欺负他。
    
    因为我怕她着急。
    
    她说,我知道。
    
    她说这里面有一个人还跟她说,说能见到YJ,你有什么话,我可以给你带到。
    
    后来她说:
    
    你就告诉我儿子,在里面好好锻炼身体,别的我没说的,在里头待一天,就得好好锻炼一天。
    
    后来,五分钟左右吧,主任就进来了,说,怎么样,差不多了吧。我说,行了,我就先走吧。
    
    我说,你一个人在屋子也好啊,省得睡觉有人干扰,这里清静。
    
    出来以后,主任就说:
    
    为什么不给她放椅子啊,因为,她自己说了,我儿子要是没有了,我也不活了,我还找一个垫背的,说要给她搁椅子,她拿起椅子把护士给打了,就麻烦了。
    
    就这一个月她稳定点了,给她一把椅子吃饭用。之前确实有一段时间没给她椅子。
    
    主要是担心,她自己说她儿子死了,她也不活了,她死还找一个垫背的。她们一听就害怕了,就不给她椅子了。
    
    我说,我拿点东西是不是可以给她送来?主任说,行,你们随时可以来,你来给我打电话就行,我说那我记你一个电话吧,我就记了一个电话,我把我的电话也给她了,我说有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她说行。就这么着我就走了。
    
    13、最后分手的时候,王静梅跟我说,我这儿没事,放心吧,我这没事。
    
    她那个也不是说关着,反正就是病房,她自己一个单独的不到十平米的小病房。病房里面就是一个床,连椅子都没有,有一张桌子,有一个长桌子,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被子这些这些都有。
    
    14、还有,王静梅说:来了以后还给我用假名!
    
    叫刘亚玲,我说怎么叫我刘亚玲啊,那是一个假名,后来用假名用了两个多礼拜,才给我改过来,还给我用假名!
    
    15、王静梅今天上午打电话来找我了。
    
    她昨天还跟我说这个,昨天她说:
    
    我必须得出去,我得请律师,她说,我得把这事说清楚了,我要请律师,我要把这个事的过程说清楚,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这个事说清楚。
    
    今天上午,王静梅就是用医生办公室这个89474179的电话,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
    
    她说,我必须得出去。
    
    为什么,因为,YJ的事情我是最清楚的,我是唯一了解他的人。
    
    我必须得替我儿子说话,我说了,我把我的责任尽到了,他们爱怎么判那是他们的问题了,但是我必须尽力。
    
    后来我说,行,到时我再给你打过去吧。
    
    她说,你打这个电话,办公室经常没人。我告诉你病房的电话。
    
    后来她就问旁边的人这个电话是多少?那个人死活不告诉她,她就跟人急了,后来急了人家也没告诉她,后来我说这么着吧,你别问了,我就打这个电话,我能找到你,你别再跟人嚷嚷了,这么着,就把电话挂了。
    
    她说:
    
    我必须得出去。
    
    我说:
    
    人家不让你出去怎么办?
    
    她说:
    
    人家答应我了,要给我办手续。
    
    我说:
    
    多长时间?
    
    她说:一两个礼拜之内。
    
    16、我今天上午想了想,我想这样:
    
    我想是不是让王静梅把这些事实的材料尽快写出来,写完以后给寄到最高法院。寄到那儿去,别不让她说话,要不然,她不死心,什么话都没说上。
    
    17、王静梅她在小屋我们单独时,还跟我说了这个,她说:
    
    姐我跟你说吧,这孩子他就是有病。
    
    她就在小屋里头跟我说的这个,说这个孩子就是有病,她说,我原来跟你说过,我想带他看病,她说,我看了书,那几条都符合,就是,不爱说话、不爱跟外边接触,这些他全占了。
    
    这是我们单独说话的时候她跟我说的。她就觉得YJ有精神病,对得上那个号。
    
    后来我问她,我说你回过家吗?她说没回过。后来我说你的门钥匙在哪儿呢?她说我有两套钥匙,YJ一套,我一套,都在派出所呢。说非得让我去派出所做一个笔录,她说,我以为做完就可以回来了呢,好,做完以后,三更半夜的给我送这儿来了,我家里什么都没弄,窗户也没关,晚上我还买了一条鱼,我现在鱼都臭成鱼干啦,屋里翻的乱七八糟。
    
    我说这样,你的钥匙我给你要过来。她说你要把钥匙要过来,我们家的东西你别动,你别动,我出去跟她们没完,我得说叨说叨,你凭什么?有搜查证吗?凭什么翻我们家,翻的这么乱。
    
    后来她一说这个,我就没敢再要钥匙,我心想要钥匙就说不清了,后来今天她给我打电话,说那钥匙你给我要了吗?
    
    后来我说王静梅,我要是这样要了钥匙,以后就说不清了,我还是别去给你要了。
    
    18、王静梅还说:他们说YJ那个,刀上有指纹吗?
    
    她说:带着面具的人就是他吗?
    
    而且她说:派出所当天去了以后,整个把她家里都照相了,但她们阳台上,有一个大箱子都没照。
    
    她说,这个大箱子里面一千个信封,一千张邮票,他是准备去投诉的,他是不准备杀人的,这是不是,可以证明,他是要投诉的,他根本没想杀人的,所以,怎么能叫故意杀人呢?
    
    她咋天说了这个事。是单独时跟我说的。
    
    她跟我说的YJ有毛病也是这时候。也是在这个小屋里单独说的,在屋里边,她跟我说,她说,其实这孩子就是精神有病。
    
    她一年之前也跟我说过YJ可能有病。
    
    她说,原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咱们什么时候带他看看病,后来没去,他就是有病。
    
    她说,我找了一本关于精神病的书,好几条都符合他,比如不接触外界,不爱说话,实际上特符合这个。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