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1日 来稿)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
    法院踩坏许正清的眼镜,口口声声说:“就是不让他做代理,让他受点伤,让他看不见、看不清。这就是他做代理人的下场!”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


    原告侯仲华在验看庭审笔录,他要求复印又遭书记员拒绝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


    本因由法院院长亲自到庭宣布是否准许的法律规定,却极其荒唐地由黄江自己口头宣布驳回对他自己的回避申请。
    
     有理走天下 何惧全武行!!!
     2008年8月19日下午,在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十一法庭内发生令人震惊的一幕,再一次将中国司法黑暗、司法恐怖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该院行政庭庭长黄江无任何理由取消我公民代理权,事后还叫法警、保安、便衣法官踩坏我眼镜,并且押出法院。
     当日下午13:45分,在公开审理闵行区华漕镇范巷村失房、失地、失业村民侯仲华起诉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局长余建源和拆迁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念祖(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人大代表)房屋拆迁裁决一案中,书记员金丽颖核对完原告和原告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陈恩娟、许正清身份后,事前紧急变换了合议庭成员,开庭不穿法官袍的审判长、行政庭庭长黄江突然伸手向书记员要去委托书,在仔细询问了陈恩娟、许正清的身份情况后,立即口头宣布取消二人的委托代理人资格,并且不容分说,命令便衣法官、法警和佩戴“上海物业”标志的保安一拥而上,强行将陈恩娟、许正清二人赶至旁听席。
     一时间,原告侯仲华和其他旁听人员,抗议声四起,一浪高过一浪。陈恩娟、许正清强烈要求黄江说明理由,并且给出书面决定。但是一脸奸横的黄江说到:“没有理由的,法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随后强行开庭,而且宣布不准许原告侯仲华母亲、妻子根据法律规定追加成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并命令法警将侯仲华之妻朱晓燕逐出法庭,赶出法院。该拆迁地块村民唐淑娟、陆凤玲等人也被赶出法院。
     面对黄江的违法行为,原告提出另外寻找委托代理人,也被黄江拒绝。满怀悲愤的侯仲华只能以“审判长黄江司法不公坚持申请回避”的方式表达抗议!然而,本因由法院院长亲自到庭宣布是否准许的法律规定,却极其荒唐地由黄江自己口头宣布驳回对他自己的回避申请。多位旁听人员纷纷起座离开以抗议黄江的卑劣表演。
     庭审过程简简单单草草收场,早已没有了许正清在场时的针锋相对慷慨激昂。丑态毕露的黄江不停地向被告席瞟眼,面露得意神色,并口头宣布8月29日上午宣判。
    庭审刚结束,坐在旁听席上的许正清大声抗议道:“黄江,你不让我做委托代理人要有理由和书面决定,我要求法院院长来接待我,今天发生的事情由你承担一切后果。我警告你,我严厉警告你!”回头傻愣了几秒钟的黄江听完后,急忙逃出了十一法庭,再也不露面了。
     法庭内,原告侯仲华在验看庭审笔录,他要求复印又遭书记员拒绝。坐在最后一排自我介绍自己是司法局的一位年轻干部问:“为什么不可以复印,我去讲”,遭回绝后摇摇头走了。
     下午5点钟不到,恼羞成怒丧尽病的黄江命令便衣法官、保安和法警近三十人,将正在等候法院院长接待的许正清、侯仲华及另一人,采用“全武行”的暴力手段,强行反押双手,又推又拖轰出法院,还故意踩坏许正清的眼镜,口口声声说:“就是不让他做代理,让他受点伤,让他看不见、看不清。这就是他做代理人的下场!”
     这样的暴行发生在奥运会召开时期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内,在中国乃至世界审判历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绝无仅有的情形。
     难怪有许多上海访民事后对我忿忿不平说:“连法院都不讲法,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专门欺压老百姓。我们打官司有用吗?路都给堵塞了。我们到北京上访就是让法院给逼的?杨佳杀警察也是给逼出来的!
    在此,让我们记住这一幕。
     记住这些对我动口动手动脚的战犯们:他们是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黄江、法警310346、310347、310351、310352、310354、310356、310364、310365、310367,还有一些不知姓名的便衣法官和保安们……
     中国司法不公正,依法治国之路还很漫长。
     至少,我的一副未得到赔偿的几多蒙难的眼镜可作证明!
     许正清
     2008年8月31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