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的台湾艺术家康木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5日 转载)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的台湾艺术家康木祥


    台湾艺术家康木祥和他的钢雕作品。DR 网络图片@康木祥
    
    【文化艺术 】 :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是台湾艺术家康木祥2016年开始启动的大型展览项目。这条钢索是台北101大楼废弃的电梯钢缆,一堆沾满机械油,被淘汰的钢索经过艺术家的构思,创作,被赋予了第二次生命,成为钢雕艺术。既有对资源再利用的环保意义,也通过让监狱的犯人参与清洗的过程赋予它更深刻的浪子回头,找到新的人生意义的涵义。
    
    加上钢索本身材料具有的坚硬特质和与火相遇后产生的柔和的造型,让这件艺术品具有多重的价值,也让废弃钢缆注入新生命,推演出传统、蜕变、创新等的力量,对艺术家本人来说,进行艺术创作也是人生修行的过程。
    
    在不久前,在巴黎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框架下,以推荐新兴画廊为主的巴黎新兴国际艺术博览会(Young International Art Fair),展出了康木祥先生的三件钢雕作品,也是是这次博览会上唯一在户外展出的艺术家。
    
    康木祥先生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法广: 用废弃的钢缆进行雕刻是您的一个新的大胆尝试,创作初衷是什么?
    
    康木祥:这条钢索是从台北的101大厦退役下来的,是快速电梯使用后废弃的钢索再生利用。
    
    我希望用这钢索唤起大家对废弃物在利用的意识,因为如果我没有将这条钢索进行艺术再创作,它将被焚烧,对地球环境造成伤害,所以我用这样一种创作的理念,用生命的主题进行再创作。
    
    我自己在探讨生命的过程中也得到很多灵感。在创作的时候是一条线走到底,同时它也是独一无二的,之前也没有人用这样的材质创作类似的作品,所以也得到法国人和德国人的喜爱,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同时,这条经过使用的钢索洗去油垢的过程也是一个净化过程,必须经过净化,浸泡,去油和清洗这些程序,过程本身就十分辛苦,已经是一种考验,接下来就是焊烧和创造的过程,将其铸成永固,看不到任何瑕疵,所以,可以说就是精工细凿 的过程。
    
    法广:钢索是坚硬的,是长条的,但是作品却拥有完美无缺的弧形线条,这个形状灵感如何得来?
    
    康木祥:这个作品象征着万物中的生命,像一个胚胎,一颗种子,也像来自地球的一个生命。作品在转弯的地方的确很难处理,要用高温的火焰加工后才能塑形,这个塑形的过程非常辛苦,不论是对眼睛的伤害,还是对皮肤的灼烧都要接受,才能够完成。
    
    作品里面是空的,只有一个架构,是一个支撑点,通过支撑点得以进行塑形,转弯。转弯和形成线条的地方的塑形过程非常辛苦。这也是代表我们大家在生命的路途中,转弯的地方需要什么温暖,就是用火进行烤炙,得到热量后就会产生转弯的力量。
    
    法广:这个作品因为其材料的特殊性,还能自己发出味道,有温度,这一点是其他材质的作品都不具备的,经过他的旁边,可以欣赏抚摸感受材质的硬度和作品呈现出来的圆润的弧度,同时也能闻到它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个作品本身似乎就有生命力······
    
    康木祥:味道是因为钢缆里边还有一些油,所以味道会慢慢散发出来。经过的大人和孩子都会忍不住去触摸它,看起来似乎是软的,但是摸起来又是硬的。可以说它代表着当代艺术作品的新创作元素。
    
    法广:这个钢缆是监狱里的犯人帮助清洗的,这不仅是一个材料本身再生和再利用的过程,同时也是人的重生,当时您是如何想到这个主意的?
    
    康木祥:一开始是我自己清洗,后来就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很多心得,我觉得这个黑乎乎的东西应该能够找到一个可以与它互动的元素,通过受刑的犯人来进行清洗的话,更容易让他们得到重生,能够再次走出去。所以后来我就想到将钢索送到监狱里去,让受刑者净化他们的生命,经过洗刷的过程,他们也可以得到很多灵感。受刑的很多人都认为生活失去了希望,但是清洗钢索的过程让他们发现一个废弃物同样可以转换成艺术作品,这会让他们反省和沉淀,进而产生希望和期待。
    
    我在展览的过程中也会和他们分享,他们也会对作品展览的路线很感兴趣,经常关心询问。因此他们在受刑的过程中就不会再孤独和害怕,随后,他们再进入社会后就可以得到再生,有一个很好的过程.
    
    法广:受刑的人会不会也给您带来一些灵感和启发?
    
    康木祥:在和受刑人生活共处的这一段时间也跟他么有很多接触和交流,发现他们都是聪明的人,但是误入歧途,在社会或家庭中受到很多打击,后来进入监狱。我觉得他们本性都不错,但是缺乏正确的引导方向的人,通过这些钢索,他们看到经过自己清洗的电缆变成作品,到世界各地进行展出的时候,他们会感到非常喜悦。当然他们会给我很多想法。他们在这个清洗过程中也经历着考验,我觉得凶狠的心情需要温暖,然后就可以听到生命的教化。过硬的东西他们可能无法解说,所以可以说这条钢索在塑形的过程中也是对这些受刑人的生命过程有一种很好的结合。
    
    法广:您是如何开始走上雕塑艺术这条路的?
    
    康木祥:我以前做的是小型的木雕,放在室内的,木材质的东西放在室外容易龟裂和腐烂。现在比较多的是从事大型的雕塑,材质采用的也是青铜,不锈钢和钢缆等,可以放在室外,跟空间结合,成为公共空间的一部分,是公共空间的艺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互动过程。从外边看进来,从里边看进去就是一个建筑物和作品的互动。所以我现在就慢慢从事公共艺术的道路,比如在台北的101大楼外边就有这样的作品,在其他的一些高楼外也有这样的作品。我觉得慢慢走到室外的过程很好。
    
    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一个人的价值并不是只做一件东西,人的思维是多方位的,我希望借助我的创作,或者在自己的生命道路生也可以跟大家进行很好的分享。我是一个很平缓的人,但是我爱大自然,我从大自然中可以得到很多能量和灵感。所以我希望这条钢索可以连接世界。从台湾,到欧洲,明年会到美国,然后到非洲,澳洲最后回到台湾。通过这条钢索将世界连接起来。
    
    法广:在城市中,远离大自然的情况下,建筑和雕塑的美可以会给我们这个浮躁的社会带来一些心灵的慰藉,带来一些美感,这也是艺术的社会功能之一。
    
    康木祥:我在这段时间里深刻感受到欧洲人对公共艺术的热爱,他们在看到新的东西,比如这个钢索的创作品会真的受到感动,从内在去佩服一个人。我希望通过这个作品传递环保的信息,也是艺术的使者。目前这个世界上的环境都显得很浮躁,很暴躁,所以需要一种凝聚力,和大家的团结,大家要共同做一件事,而不是互相纷争,传递给我们不好的咨询,而更应该通过良性和爱去进行传达,如果一个地方有爱和生命,我相信人文和社会都会得到很好的交流。
    
    法广:做艺术的过程是一个修行的过程?
    
    康木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行修者,我在创作的过程中不希望被吵到,也不希望被看到,我希望通过这个过程尽心沉淀,然后用自己的双手进行创造,打造一件好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一条线一条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其实这就像行修,是修行的过程,对我来说,也会带来很多生命的喜悦。
    
    台湾是一个宗教集中的地方,道教,佛教,基督教都有存在的空间和环境,妈祖,关公这些来自大陆的文化在台湾也可以看到,台湾有很多信仰,我从小就跟父母到庙里去跪拜,烧香,拜佛,在这样的过程中就会给我安定和沉淀。
    
    人需要信仰,尤其是在无助的时候,信仰就会特别能带来感觉,如果有人培养自己的兴趣和乐趣,也许他就不需要信仰,当时同时我也觉得任何宗教都会带来爱,和良心的传达,上千年下来一直传承,宗教能够这样也是因为其内涵和价值的存在。
    
    法广:在用木雕和钢筋进行创作后,还会使用其他的材料吗,比如说石雕?
    
    康木祥:石雕我也很感兴趣,要找到一个很好的,完整的石头,我也会动心,向进行创作,但是需要对这种材料进行重新认识,需要很长的时间。
    
    木头有其纹路和个性,石雕也有其个性,在雕刻和切割的时候,就需要对裂痕有特别好的认识,否则就会开裂。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摸索,艺术家有一双巧手可以尝试很多不同的东西,我对陶艺也很感兴趣,所以有时候也会去尝试;我不会局限在一种东西上,不会被框住,所以我希望跳出一个框架,接受不同的东西,进行不同的造型和材料的创作。
    
    法广:从木雕艺人到现在国际艺术家,在这么多年的创作经验中,您本人对艺术的理解有什么变化?
    
    康木祥:我喜欢挑战和变化,从一开始的木雕开始,慢慢接受艺术,经过不同的材料,一直在转变。下一步我也还会有不同的,新的材料进行的创作会产生,目前尚不能公开,我的灵感来自生活,不断跳跃,在工作中,周围的环境中都会给我联想,产生画面,比如我到废弃物堆放场,看到不同的材料,就会产生出灵感,接受不一样的东西,变化很大,所以在创作的旅途中,我不寂寞,我一直在研发和创新。
    
    法广RFI 艾米 (博讯 boxun.com)
2112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台湾艺术家欲吻遍世界土地 预计2045年完成 (图)
·台湾艺术家无奈 碰到娇妻就不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 1946年,蒋公领导下全民普选亲历者回忆
  •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 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 “中国政治转变的可能前景”研讨会纪要
  • 美退出人权理事会 滕彪呼吁应将人权与经贸利益挂钩
  • 美退出人权理事会 滕彪呼吁应将人权与经贸利益挂钩
  • 蒙古国的集体化和大清洗
  • 蒙古国的集体化和大清洗
  •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 博客最新文章:
  • 金光鸿联合起来,剑指共匪高层--告全国退伍老兵及共匪官兵书
  • 谢选骏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 徐沛當心打著基督徒旗號的余傑
  • 谢选骏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 东海一枭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 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我们的道路铺在他们苦难之上2——人权捍卫者张
  • 槟郎龙洞的传说
  • 谢选骏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 李芳敏14400011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
  • 陆文陆文:《肾盂肾炎》创作随想
  • 廖祖笙【ZT】高天韵:不如麻雀和鱼虾——人民的幸福指数
  • 东海一枭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 曾节明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 谢选骏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 中国战略分析程晓农: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上)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 生命禅院被动潜藏着被淘汰的危机
    论坛最新文章:
  • 土耳其大选落幕 埃尔多安成功连任
  • 菲利普会见习近平 签署牛肉解禁卫生协议
  • 有学者指中美贸易战不大可能动摇中共统治
  • 中国为美国第一大债主但抛否美债利损难决
  • 马蒂斯首访中国聚焦朝鲜去核及南海与台湾
  • 道不同不相为谋 美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费加罗报:法国总理对中国行的期待
  • 中国吸毒者曝年轻化警讯当局加强扫毒
  • 镇江老兵示威传遭清场 退伍军人集结声未熄
  • 南德意志报: 中国轻视了特朗普的破坏力
  • 美国将严限中国涉足美高科技禁令为贸易战加油
  • 本杰明·贡斯当(五)“人民主权”抽象化的危险
  • 李登辉在日称“一带一路”是充满野心的霸权主义
  • 北京放水千亿救经济美将制裁更多中科技企业
  • 林郑访欧突飞北京“面圣” 外间揣测纷纭
  • 港铁掩饰豆腐渣工程5根问题钢筋如今5000根
  • 法总理清华演讲:法中应为世界“多极化”共同努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