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5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今年是文革后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40周年。而胡耀邦则是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党内推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思想解放、政治宽容的开明派代表人物。
    
    胡耀邦曾经说,我们有些很受尊敬的领导人常常吃饱了饭没事干,对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大惊小怪,“难道中国真的形成‘舆论一律’才叫社会主义?我看不见得”。胡还批评那种“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的审查制度。胡耀邦在思想界、理论界鼓励反思、批判,在文艺界宽容讽刺文学、伤痕文学、揭露文学,“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为知识分子消除顾虑,解放思想,创造了“宽松、宽厚、宽容”的政治环境。
    
     反观近些年来,官方一面鼓动全社会歌功颂德的“正能量”,制造奉迎拍马的社会舆论,让花千芳、周小平等网络吹鼓手,接受“皇恩浩荡”钦点,同时大批培养专业“五毛”,并带动出各种“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队伍,一起参与制造思想文化的奴性生态,个人崇拜登峰造极;另一方面中南海将党内外一切“异见”诉之谓“砸锅党”,砸人饭碗,甚至投入大牢。这是公然背叛胡耀邦“政治遗产”的思想专制。如今中南海强调全党不搞“开明绅士”那一套,特别是出台新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被称为史上“最严党纪”,规定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可按情节轻重不同予以处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组织、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情节严重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此两条最严“帮规”,引发舆论恶评如潮,“解放思想”被戴上了"统一思想"的枷锁。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章指出:检验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任何理论都要不断接受实践的检验。其主旨从是根本理论上对"两个凡是"的否定。该文的原始作者是身为南京大学哲学系副主任的胡福明。当时,中共主流媒体"两报一刊"正提出"两个凡是"的谬论。胡福明决定向"两个凡是"开火,开始撰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内容的文章。这篇文章当时正巧迎合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几经上下多人修改,特别是胡耀邦的鼎力推动才得以面世。之后,中国开始了大量平反被毛泽东定为铁案的冤假错案,由此也召唤了一场人民民主思想解放运动。特别是民主墙上百家争鸣,民间刊物百花齐放。 由此可见,思想解放的精髓是"放"而不是"统"。 "放"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而绝不能定于一统。强求统一,就是对思想解放实质的阉割与背叛。
    
     记得,中山大学政务学院院长任剑涛教授曾在接受记者冯小静专访谈到解放思想时强调:"不能以某种政治理念、政治前提禁止讨论。这样才能使改革开放在思想上处于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从而对改革的思想探求提供充分的政治空间。"他还指出:不能将思想解放的活跃状态解读成思想解放的混乱状态。思想解放,肯定有个主流,需要有关方面自觉地站在国家核心价值的角度进行筹划。但也有非主流的意见,应当容许它长期存在,并能一定程度的发展。
    
    众所周知,当时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之后,思想解放很快便被已取得了党魁地位的邓小平套上了"四项基本原则"的笼头。从40年前的“两个凡是”,到40年来的一直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再到今天的强求统一,“不得妄议”。面对如此政治生态,中共党内一份问卷调查证明,有54%的人认为目前在党内生活中讲真话、讲心里话“比较难”,有21.8%的人认为“很难”,两项相加,超过四分之三的调查对象认为目前在党内难讲真话。
    
     判断一个政党是否民主,是否有生机,是否有希望,就是要看它的代表是否可以公开发表自己的反对意见。在民主国家,一个执政党的决策,要首先体现党内民主,这是底线。例如,新西兰工党在党的政策出台前,先在党内进行广泛、激烈的辩论,然后以意见书的形式提交给党的政策会议。法国社会党2002年参加总统和立法选举受挫后,在党内组织了约5000场各种形式的座谈会、辩论会,动员各级领导和基层广大党员深入反思,发表不同意见,以图表达、代表和协调立场,才能最终达成党内共识。西方党团内部多有辩论制度、表决制度,对不同意见成员的保护制度等等。无论成员间观点如何矛盾冲突,辩论如何激烈,但都按规则行事。
    
     一个有希望的政党,党内政治生态一定是开放与宽容的。2004年,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尚提出,要“营造党内不同意见平等讨论的环境,鼓励和保护党员讲真话、讲心里话。”而如今出台“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强制统一思想,实乃是出尔反尔。如此 不得“妄议中央”这种提法,实质是中国皇权时代不得“妄议朝廷”的再现,是极其荒唐的逆时代潮流的倒退,从根本上封杀了党内的思想交锋与政策辩论,以及自我批判与反思的可能性。由此可见, 在当今社会“真理标准讨论”,已经被不得“妄议中央”一剑封喉。而一个没有异议、不会自我批判与自我反思的政党,就是一个毫无希望的政党。
    
     当年,胡耀邦说:“提出真理标准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破除新旧个人迷信,粉碎新旧精神枷锁的理论武器。”且看今年中共修宪废除任期制后,导致社会到处歌功颂德,个人迷信盛兴,媒体舆论“道路以目”,民间社会只能“翻白眼”的政治生态下,中南海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40周年纪念。
    
     《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61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葛惟昆:宪政之争,是第二次真理标准之争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应确立“大道至简、至美”为现时代新的检验真理标准/周巨川
·1978年对真理标准的讨论 全国哪两个省没有表态? (图)
·张崑:真理标准讨论的由来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台湾舆论谴责当代东厂----促转会
  •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
  •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 以習近平為首的太子黨及幕僚群,整個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國歷
  • TheUnitedNations,China,andHumanRights
  • 厉害了,我的国—有感于我的日本行
  •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我将重来与我的博士导师
  •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是人不能没有压力---被逼出来的书北大荒悲曲
  •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 谢燕益论公民不合作运动
  • 谢选骏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 谢选骏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 谢选骏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 滕彪美中媒体战?中国在美两大官媒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
  • 李芳敏144000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
  • 谢选骏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 苏明张健评论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 徐永海耶稣才是唯一真理能使我们得真自由——2018-9-14圣爱团契
  • 严家祺达赖喇嘛全球大联盟与世界联邦制
  • 东海一枭杂时代微论四则
  • 张杰博闻一餐吃掉的四十万元很无耻吗?为什么迪拜王子比习近平高尚
  • 藏人主张美中贸易战:中国“有心无力”的反击与顾虑
  • 中国战略分析丛日云:精英民主、大众民主到民粹化民主——论西方民主的
    论坛最新文章:
  • 独派定选前一个月向蔡英文示威要求「独立公投,正名入联」
  • 惠誉国际:特朗普政府保护主义已显著影响世界经济增长
  • 安倍访美将面临来自特朗普的巨大压力
  • 美日即将举行第二轮贸易谈判 日本寻求双赢结果
  • 法国学者:第三次文金会未有实质性进展
  • 法国女导演忆中国文革
  • 杭州保姆纵火案罪犯被执死刑 刑前亲属明确不会见
  • 俄:美国每对俄新制裁 都意味着完全没得到其想要结果
  • 谷歌曾考虑修改搜索引擎抗击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
  • 面对与美国贸易战 中国发布意见刺激居民消费潜能
  • 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病去世
  • 法国葡萄酒销售继续全球领跑
  • 美国将对中国军委装备部及部长制裁 中国强烈愤慨
  • 欧盟警告脸书 改善消费者条款否则恐挨罚
  • 菲律宾国防部长出访美国
  • 特朗普视察飓风佛罗伦斯过后的灾情
  • 美议员讥李克强“光说不练”记者会上与中国记者交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