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所有社会科学理论都不靠谱?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05日 转载)
      
    万维读者网读者冼岩来稿:从启蒙时代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出乎当时哲人们的预料,理性的高扬并没有导致思想和价值的趋同。时至今日。思想和主义之争并不是“笑渐不闻声渐悄”,而是愈演愈烈。这一现象引发了许多困惑:如果社会科学领域也像自然科学领域一样,存在某种客观规律,为什么人的认识不能像自然科学领域一样,统一到客观规律上来?如果社会科学领域不存在这种规律性,那么社会科学研究的意义和价值又何在?这一问题,涉及到了许多思想争论的核心和关键。正视这一问题,可以说是对社会科学进行有效研究的前提。
    

    从经验判断出发,不难看到,人类社会领域确实也呈现了规律性的特征,但这种规律和自然界的规律是不一样的;人们认识社会科学规律的方式,更与自然科学领域不同。自然科学领域发现的规律(假设),可以通过实验室设计排除了其他作用因素的实验,来予以验证或否定,所以,它的结论是确定的,具有必然性;但也是简单的,因为排除了其他作用因素,参与的要素简单。这种规律的作用,一是发现,即发现自然界早就存在,但此前还未被人类所发现的东西,如新的化学元素;二是发明,即将知识转化为科技。但是,它不是关于自然界的整体性结论。所以,即使到了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自然科学要预测自然界的整体状态或复杂现象,也是困难或没有把握的,例如气候、地震。
    
    社会科学则不同,它一开始所面对的,就是社会的整体状态或复杂现象,所以,它无法通过实验室设计排除了其他因素影响的实验来验证理论的正误。也因此,其结论其实是一种经验性的总结,就像民间通过谚语对气候变化的总结,或者是《三国演义》开篇对“天下大势”的总结一样。这种结论,只在一定概率下成立,而不具有自然科学那种确定性。也就是说,它表达的不是必然性,而只是可能性。因此,在这一领域,不宜说自己的结论是必然的,或不同观点是不可能的;而只能说,某种结论大概率成立,另一种小概率成立。
    
    既然社会科学理论只是对可能性而非必然性的描述,差别只在概率的大小,那么,人们对待社会科学的规律、结论,就应该采取与看待自然科学规律和理论有所不同的态度。社会科学的规律和结论,不应该被人们确信不疑,更不值得去顶礼膜拜,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也不管它是自己的观点,还是别人的理论。明白了这一点,思想争论将会减少很多。
    
    还有一种方式,可以推导社会科学结论的有限性:任何一种理论,相信其在核心论点上,都是大概率可以成立的。但任何理论的构成,都需要从核心论点出发,进行多次推导;而推导越多,其成立的概率就越低。例如,第一次是60%,第二次就成了60%的60%,再多推导几次,大概率就变成了小概率。
    
    按照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推理包括大前提、小前提、结论。理论的推演如果以核心观点作为大前提,在其小前提上,可能也会加入一些有效性,但其有效性递减的趋势不会改变,否则,核心观点就不成其为核心了。所以,越是庞大的理论体系,其实越脆弱、越可疑。
    
    这就是所有社会科学理论都不靠谱的原因。与自然科学揭示的是必然性不同,社会科学揭示的只是可能性。可能性有概率大小之分,而争取达到更大的概率,就是社会科学研究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30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经验性是科学理论的根基/李醒民
·识繁写简是中华民族千年传统:驳汉字简化伪科学理论
·陆寿筠:让社会科学理论回归东方哲学之道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 神职的邪恶
  • 六四惨案是人为的灾难
  • 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唐元隽:中国旧制度与现代文明
  •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 张杰博闻陋兰:面对罪恶,请别和我谈辩证法
  • 谢选骏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 李芳敏144000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
  • BURMA-缅甸风云从香港蚊叮传播登革热想起
  • 雷声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 谢选骏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 藏人主张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 谢选骏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 东海一枭微论“辩论”
  • 谢选骏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 悠悠南山下原北越變節上校裴信離世
  • 谢选骏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 刘蔚搞中共的行业,伴侣等个人死
  •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91期)
  • 谢选骏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论坛最新文章: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拒绝政府的停火提议
  • 马赛国际商贸城在希望与犹豫中起步
  • 中国网民破8亿 中等教育程度群为主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