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歌被害刘鑫无罪,法律无责不代表道义无责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14日 转载)
    
    作者:刘志权
    

    之前常说,在我们从小的教育里,缺少区分“事实”与“观点”的基本训练,因此情感压过了理性。这是造成网络时代盛产谣言与偏激观点,甚至产生“网络暴力”的重要原因。情感,是一柄双刃剑,也许它能暂时性地解决某些问题,但是,也可能会带来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一年前,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的新闻曾经引发关注。事发后,凶手(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已经被日本警方抓捕,刘鑫迟迟没有面对媒体以及江歌的母亲,甚至在网上双方发生隔空冲突;而江歌母亲则在网上公开刘鑫的全部个人信息,引发了大规模人肉与骚扰。最近新京报《局面》发布的一则视频,记录了江歌母亲与刘鑫见面,一边是江歌母亲对刘鑫的诘问与指责,一边则是刘鑫的痛哭与辩解,以及舆论重压下的濒临崩溃。
    
    先得说,单亲家庭、相依为命的母女、有出息的女儿,在即将能够自食其力甚或反哺其母的时候,死于异国他乡的屠刀——江歌母亲所承受的悲剧,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
    
    在这种局面下,要试图替刘鑫辩解,是困难的,甚至是危险的。因为辩解的所有企图,都已经被预先置于怀疑与道义的质难之下。
    
    比如刘鑫自辩,日本警方认为“她是受害者”,但在网络舆情中,这种法律上的结论是苍白的。有形的伤害容易被理解——比如江歌母亲所承受的,但无形的、精神上的受害,不大被我们的传统所支持——我们的法律迄今对“精神损失”的索赔,也没有足够的支持。
    
    更何况,各种混淆了“事实”与“观点”的网络描写,进一步掩蔽了客观真相——这种事件的真相理论上只能来自于司法。因此,很多人没有耐心倾听刘鑫的进一步自辩:日本警方要求她不要见任何人,包括她即便身在江歌葬礼现场马路对面,也没有被获准参加——如果说,刘鑫无罪这一点是“事实”,那么,日本警方对其权利以及证词的保护是符合他们的逻辑的,也是刘鑫应该遵照执行的。
    
    但有些时候,情感本能地厌恶逻辑。在国内,很多人看来,在法律上无罪的刘鑫,无法免除所要承担的“道义”——乞求江母的谅解,更何况她及其家人的做法并非无可指摘。但好像所有的权利在“死者为大”的痛苦面前不堪一击。悲伤的母亲率领网络大军索要她的一切权利,她要为死去的女儿寻求惩罚,包括对行凶者的,也包括对作为悲剧导因者的,包括法律之内的和法律之外的。
    
    2017年5月21日,江歌母亲在网上曝光了刘鑫全家人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车牌号等信息。而今年的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开始正式施行,进一步强调情节严重要入刑。但目前,很多人对江歌母亲的相关行为选择了集体沉默。
    
    法律或者任何力量,都无法避免人类偶然性的悲剧。但是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区别一起悲剧事件中的道义责任和法律责任。事实上,很多人在法律上是无罪的,但没有法律责任并不意味着没有道义责任。然而,这仍然有待于事实层面的厘清。我们尊重和理解一位母亲的悲痛。但是,造成这一悲剧的最终还是残暴的凶手。这才是最值得谴责的对象。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0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歌案”受害者母亲征集签名求判凶犯死刑 (图)
·江歌案大家都在怼刘鑫 对真凶陈世峰你了解多少? (图)
·中国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 警方逮捕其室友前男友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 老樂油畫:維娜
  •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我在LAMAR的日子(一)大陆同学(上)
  •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 博客最新文章:
  • 非智独裁者,结局必惨
  • 北京周末诗会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 苦难的中国“我的眼泪停不了”——我的眼泪也停不了
  •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 郑恩宠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 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东海一枭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 谢选骏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 郑恩宠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 谢选骏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 高山流水
  • 吴倩 你们的耶稣:知识常导致你们
  • 谢选骏第四次鸦片战争
  • 滕彪在劫难逃
  • 严家祺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
  • 谢选骏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 李芳敏144000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
    论坛最新文章:
  • 逃税千万欧元的俄联邦委员被法国逮捕
  • 中国基金绕过先买权购法国900顷农田惹怨
  • 普京称预料叙利亚冲突将进入新阶段
  • 巴尔干屠夫姆拉迪奇被判无期徒刑
  • 康京和访华为中韩高峰会谈做准备
  • 世界报:中国是否介入津巴布韦政变
  • 华人向日本走私黄金案件骤增
  • 美国加大制裁 平壤面对更大国际压力
  • 脱北士兵逃亡视频曝光 朝方追击者曾越停火线
  • 中国尊重穆加贝辞职称其是好朋友
  • “为国牺牲”华信能源与何志平撇清关系
  • 国航暂停往朝鲜的航班及关闭在朝办事处
  • 公安部称违法苹果应声下架中国Skype软件
  • 洛克希德暂停为台猎雷舰设计作战系统庆富濒临解约
  • 疑遭“当今”打压中青旅停牌改组共青团或失主要财源
  • 华信否认是美司法部起诉的非洲石油贿赂案受益方
  • 穆加贝--从民族独立英雄到暴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