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破空:习近平成功集权,秘密何在?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31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中共十九大闭幕,习近平集权的图谋,基本成功。尽管,在7人政治局常委会里,习近平派系仅占微弱优势,但在25人的政治局(包括7名政治局常委在内)里,习近平的人马,即“习家军”,多达15名,占到五分之三强,即60%。加之,前几年,习近平已经分别控制军队和武警,近两年,习近平的亲信和心腹纷纷跃升地方大员,大部分省份,包括四大直辖市,尽归习势力掌控。到十九大开完,可以说,“习家军”全面上位。
    
    按说,论资历、年龄和政绩,上台仅五年的习近平,并不具备攀到如此权力高度的条件。然而,这一景象,却在事实上发生了,习近平攀上了权力高峰。他是如何做到的?秘密就是两个字:腐败。共产党的集体腐败,无官不贪。
    
    早在二十年前,笔者接触到一位中共体制内人物,他就对我说: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当时已经密令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败材料,只要谁不听命于他,他就会以反腐为名,将其下狱、治罪。然而,事实上,江泽民只拿下了一个人-- 陈希同,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便及时收手。(至于少数几个省级官员如成克杰、胡长清等,此处暂时不叙。)
    
    也就是说,江泽民没有胆量、或者没有决心做下去。相反,江泽民默许官员腐败,以腐败为粘合剂,团结全党。江的名言是:“闷声发大财。”继任的胡锦涛,一位权力遭架空的傀儡总书记,更没有胆量和决心这么做。任内也只拿下一个人-- 陈良宇,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以为震慑一下不服从的官僚,便及时收手。胡的名言是:“不折腾。”
    
    轮到习近平上台,就全然不同。习近平阵营不仅秘密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败材料,并且,断然而大规模地,把这些材料派上了用场-- 一旦发现党内有谁暗算习、有谁反对习、有谁不服从习,就立即出手,果断拿下此人,旋即以腐败罪名下狱、治罪。比如:
    
    辽宁省委书记王珉下狱(先调离后),因为不服从习;天津市长黄兴国下狱,因为不忠于习;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下狱,因为反对习;政治局委员孙政才、以及上将房峰辉、张阳和杜恒岩等下狱,因为“阴谋篡党夺权”,意即,密谋发动推翻习近平的政变。而习近平拿下这些高官的理由,无一例外的,都是反腐。尽管,习近平真正的动机,却是清洗,清洗任何不忠者、任何不服从者、任何反对者,或他所称的“阴谋家”。
    
    反腐,选择性反腐,是习近平集权的手段,更是捷径。以至于,短短五年时间,集权就大功告成。习近平能做到这一点,不仅仅因为,他具有江泽民和胡锦涛所不具备的胆量和决心,而且因为,中共的腐败已经蔓延到这种程度:腐败信手拈来,贪官随手一把。无官不贪(包括反贪者本身),就看谁抓人和谁被抓、抓谁和不抓谁。
    
    当然,更关键的是,习近平还具有江泽民和胡锦涛所不具有的运气:被政治老人们匆忙间放到中纪委书记职务上的王岐山,意外成为高官和政治老人的克星。这个王岐山,不仅正好是习近平青年时代结交的“铁哥们”,而且偏偏又是一个敢作敢为且足智多谋的人物,从经济和社会危机的“救火队长”,变身为权力斗争的“救火队长”。作为习近平最得力的帮手,王岐山手握的中纪委,成为最锋利的刀把子,指谁砍谁。
    
    无论是江泽民时代的中纪委书记乔石、尉健行,还是胡锦涛时代的中纪委书记吴官正、贺国强,都不具备王岐山那样的“救火”特质,更要命的是,他们与江泽民或胡锦涛之间,也根本不存在王岐山与习近平之间的那种铁杆盟友关系。
    
    有了共产党的腐败,才有了习近平的反腐。因为腐败,才有反腐;因为反腐,才“暴露”腐败。腐败与反腐,互为因果关系,二者相辅相成。习当局说“反腐永远在路上”,意思就是,腐败永远在路上。只要腐败永远在路上,就给习近平集权、独裁、君临天下,提供了永不枯竭的源泉。
    
    这就可以解释,习近平声称“对腐败零容忍”,却无意改变滋生腐败的制度-- 不受监督和制约的一党专政,并加意保留之。试想,如果中国民主化,新闻自由而司法独立,反腐,哪里还轮得到身为领导人的习近平的份?而且,习近平本人,也会成为新闻和司法监督的对象。设若习近平不能运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反腐,哪里还能凌驾百官而独步于天下?
    
    短短几年间,习近平就被破格拥立为“核心”,并非出自官僚们的心服口服,而是出自官僚们的恐惧,胆颤心惊。口服而心不服。官僚们并非忠于习近平,而是畏惧习近平,因为,他们人人都有把柄握在习近平手上。
    
    习近平成功地废止了邓小平创立的隔代接班人制度,在他的第一个任期结束后,没有出现接班人,或者说,习近平无情地让接班人消失。原定的第六代接班人,孙政才遭下狱,胡春华遭边缘化。习近平摆开架势,准备终身执政。
    
    诚然,在一党专政下,中共所谓集体领导或个人独裁,对中国人民而言,并无效果和感受上的差别。然而,毕竟,废除领导人终身制而确立领导人任期制,原本是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标志着文革结束和对毛泽东终身独裁的否定。时隔四十年之后,终身制竟可能在习近平手上复活、复辟。中共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将付诸东流。这是习近平权术的成功,却标志着中共政治的倒退。
    
    文革后,中共政治左右摆荡而前后翻覆,最终走向极左与集权。政治倒退,在于机会的错失。错失的最大机会,就在于,未能及时践行政治改革而推进中国民主化。结果,一党专政下的经济起飞,伴随必然的官场腐败,腐败泛滥。道理很简单,权力不受监督的大小官员们,对突然降临的巨大经济果实必然心生贪欲而情不自禁地伸手。一旦尝到甜头,便一发而不可收。伴随这一堕落过程的是,政治改革被官场集体抵制而无限期封杀。
    
    拒绝民主化,带来腐败。当腐败泛滥成灾之时,本来,民主化才是解药;然而,中共统治者却以腐败深重威胁党的生死存亡为由,在挽救党的思维下,进一步集权,打造强人政治,强化独裁。如此恶性循环,对中国人民而言,民主化,变成一件可望不不可及的奢侈品。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90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破空:中美对峙是21世纪最大一场战略对峙 (图)
·陈破空谈新书:中美冲突,战争还是交易? (图)
·陈破空:刘晓波惨淡心愿 中南海何以冷拒
·习近平遭遇川普 中国梦对撞美国梦 /陈破空
·陈破空:中国崛起 如何施展其全球影响力?
·中国民主党纪念六四28周年活动 陈破空讲话 (图)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图)
·吴小晖的反击 临死前的回光返照?/陈破空 (图)
·郭文贵爆猛料,中南海极度不安 /陈破空
·陈破空: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对毛左派动手 (图)
·五千共谍撒台湾?不止!/陈破空 (图)
·陈破空:中国炒作萨德旨在掩盖朝鲜丑闻 (图)
·“习核心”出炉:威胁、妥协与交易 /陈破空
·习近平之谋,共产党之死后记/陈破空
·喧嚣中国,失控的“爱国主义” /陈破空 (图)
·南海仲裁,北京输光,下不了台 /陈破空
·港人为何不愿做中国人?/陈破空
·陈破空:中国人富起来了吗?
·陈破空:拆解洗脑术,推倒红墙——《倾斜的天安门》前言 (图)
·陈破空:巴拿马文件,烧出中南海极左之谜 (图)
·陈破空:十九大中共权力重组的哥德巴赫猜想/十九大与中国未来局势研讨会
·中国网络新规:不准68件事,只为掩护一件事/陈破空 (图)
·魏京生看习政权五年 陈破空:习近平为何排斥刘源刘亚洲
·陈破空:中国人从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脸
·陈破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
·陈破空谈六四26周年与牢记《六四伤痛》
·陈破空:于世文遭污名化起诉,凸显党国厚黑出阴招(视频) (图)
·陈破空:指责周“搞非组织政治活动”有安抚和警告作用
·香港开放杂志:陈破空大破司马南 (图)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视频) (图)
·陈破空:新四人帮最后一个成员令计划终于倒台(音频)
·周永康泄密导致习近平险被炸死——陈破空:周永康判死可能大
·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破空东京演讲视频
·陈破空:中国故事:从民主运动到流亡——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陈破空: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
·政论家陈破空:陈光诚改口 大陆强硬派搅局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 刘蔚刘蔚春晚8只有低端政权在You
  • 上访维权大校飞行员妻子北京信访办上访被扔出
  • 徐永海圣爱团契肢体看望了患肺炎的死刑犯王连禧
  • 谢选骏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 金光鸿革命派要警惕了……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5期)
  • 谢选骏新时代全民体育
  • 李芳敏144000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 槟郎师者智者和诗者
  • 东海一枭中华第一字
  • 独往独来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 东海一枭《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谢选骏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 鍚曞崈鑽g殑鍗氬缃戞皯椹虫枼:杩欐墠鏄叡浜у厷浜虹殑鏈壊
  • 生命禅院PossessNothingyetHaveEverything
  • 谢选骏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