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廖祖笙:饿饭是否属于“习近平思想”?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三十六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香港《明报》等报称,“习近平思想”将纳入中共党章。该“思想”包含“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并包含“五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
    
    中共的历任党魁,都要给党章或宪法里,塞入一些自个口袋里的东西,比如毛泽东思想,比如邓小平理论,比如江泽民之三个代表,比如胡锦涛之科学发展观······既然党章和宪法,形同小尼姑光溜溜的脑袋瓜,前面的党魁,可以对其上下其手,随随便便摸得,这任的党魁,自然也一样是可以摸得。
    
    有些党魁往党章或宪法里塞进去的玩意,在我一直没有精心去研究和学习。这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是因为我知道草包的脑瓜里,不可能存在真思想、真理论、真代表、真科学。会将数以亿计的人群汹汹推向自个的对立面,这种人的脑瓜子铁板钉钉是有问题,是不会太有文化、涵养、代表性和思想可言的。
    
    而先生大为不同。先生是个真有文化的人,不说别的,光是先生列出的书单,就已让我拜服得五体投地。先生博古通今,在治国中研发了光辉灿烂的“习近平思想”,此乃思想真谛在长期的播种中,所必然要结出的硕果。这样的思想硕果,比大米还要有营养,比水果还要更加富有人体所必需的维生素。所以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研究并学习“习近平思想”,争取可以或多或少,写出一些心得,以有助“习近平思想”的发扬光大。
    
    “习近平思想”能不能也当饭吃?现在唯一让我担心的,是因为我家长期被人为饿饭,我有时被饿得头昏眼花,这极可能严重影响到我对“习近平思想”的深入学习。不过请先生大可放心,我深知人的这一生,说到底也就是活到老学到老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吐故纳新、自我进行完善的过程。为深得“习近平思想”之真髓,我会努力克服千难万阻,大不了我一家老小,以后尽量喝水饱就是了。再不济,就是吃相难看点,多喝些西北风也行啊。
    
    饿饭是否属于“习近平思想”?尽管我还没有来得及深入学习,可我坚信这不会是“习近平思想”之一。先生说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李克强先生说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哦,太感人了,不用再例举了,请拿张纸巾给我。这般感人肺腑的“新政”,怎么可能将饿饭这么下流的路数,也纳入“习近平思想”,或是纳入党章呢?饿饭决非出自“新政”的本意。
    
    有这般具有柔肠的“新政”,有光辉灿烂的“习近平思想”,为何我家还总是被人为饿饭呢?前些日子,我已同先生说过了答案:是因为躲在幕后的执掌重权者,已背负了绝人之后的血债,深感恐惧,在千方百计想要将我逼死逼疯,以图灭口;是因为在“倒习联盟”看来,我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将我“破格”整成这样,可以迂回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是有人在将我当作一棵摇钱树,“巧妙”经营我的同时,也在进行某种意义上的豪赌和玩火······
    
    习近平先生,你看看,今之中国像我这样真愿意为今上解忧者,委实不多啊。哪怕先生面临了峭壁,以我这般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跟随,我也会是最后的一个习粉,最后的一个习近平支持者。就连这般扑朔迷离的问号,我都在心甘情愿自个给拉直了,不劳圣上你费力去猜谜了。子民恭顺若我,真不该继续被饿饭被迫害,就是不能待以山珍海味,至少也得给个窝窝头之类的,让我可以聊以果腹不是?就是讨饭讨到了门上,也不好一直拒绝不是?
    
    饿饭不属于“习近平思想”,这是毫无疑问的。虽然共产党一直是个饿饭党,在成天忽悠人上街“反饥饿反迫害”时,自个也领略过挨饿的滋味,在一阔脸就变之后,又转而时常去饿别人,以各种下作手段剥夺和挤压国民的生存权,但今时不同往日,而今的天是“明亮的天”,现在的“人民好喜欢”,而今是文化人习近平当家啊。再没完没了饿我饿着玩,岂不是有意在和你习近平过不去?岂不是在绕着弯儿玩你习近平?岂不是显得先生主政之时,委实也太不够文化?你我都是文化人,文化人与文化人,应当惺惺相惜,否则就太不文化了。
    
    我知道先生为了国家的前程和百姓的福祉,在日理万机,在日无暇晷,可因为吃饭问题在升斗小民,乃头等大事,所以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先生在百忙之中,将这桩小事也顺便给管管?有些“公仆”不可理喻,不让人吃饭这样下流的事都能干得出来,作孽啊,该管管。钦差高高在上,恶犬昂昂自若,草根哀哀欲绝。一再逼得我这般哀哀呼告,这也未免太难看光辉灿烂的“习近平思想”了。古训怎么说的?“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矣”······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23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2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0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0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电话:1306249996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217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作家廖祖笙呼吁习近平解散恶党
·廖祖笙: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
·廖祖笙:期待习近平只是与虎谋皮?
·廖祖笙:和习近平说说“祖坟”的问题
·廖祖笙:习近平莫非只是一个替身?
·廖祖笙:习近平所处险境一字可解
·廖祖笙:“倒习联盟”在合围习近平
·廖祖笙:习近平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廖祖笙:险哉习近平
·廖祖笙:习近平要怎么漂白自己?
·廖祖笙:规矩是可破的·天命是难违的
·廖祖笙:习近平面临指挥不动的问题
·廖祖笙:时不我待习近平宜快刀斩乱麻
·廖祖笙:“倒习联盟”确实存在并已成型
·作家廖祖笙声明
·廖祖笙:请让我一家离开这个魔窟
·廖祖笙:一将反腐VS十几亿人反腐
·廖祖笙:勿忘作鸟兽散的“共和国卫队”
·廖祖笙: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足矣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阅兵恐袭增至29死 IS组织声称负责
  • 一波又起! 中国驻瑞典大使抗议瑞典媒体 “辱华“”
  • 军售案:奥朗德为女友辩解澄清 却引发印度政治漩涡
  • 谷歌否认调整落实搜寻功能抵制特朗普旅游禁令
  • 台湾:中梵主教任命协议不影响台梵邦交
  • 签主教任命临时协议 教廷背叛天主教还是仅向北京妥协
  • 美媒:2千亿关税加制裁军委导致中国取消贸易谈判
  • 传中国取消刘鹤访美 化解争端美官员依然乐观
  • 美国宣布制裁后 中国国防部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
  • 中梵宣布:就主教任命签署临时性协议
  • 香港拾荒老人悲歌,贫富悬殊冠亚洲
  • 中国驻多米尼加使馆揭牌 王毅指外交自主似剑指美国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 “妄议中央“还是“呼吁常识”?
  • 中美贸易战“野火”燃及世贸组织
  • 世卫警告:喝酒每年夺走全球300万人生命
  • 巴黎人行道或许会禁止电动滑板车
  • 中国外长访多米尼加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