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荷兰大选是欧洲叫停民粹的风向球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0日 来稿)
    
    ——土耳其总统替欧洲反穆斯林极右派“助选”
    

    三月十五日,荷兰王国,举行组阁的国会大选,顺利落幕。
    
    321,春季第一天,官方才会公布,正式点票结果。综合多家媒体报道,昨晚九时结束投票不久,初步统计,今次1300万选民,在全国的9000多个投票站,踊跃投票,投票率达81%,高于2012年大选的74·6%,全欧瞩目。为避免黑客的攻击,此次选举计票全由人工操作。
    
    荷兰国会,又叫第二议会、下议院或众议院,法定150名议员,过半数议席的政党才有资格组阁,如未过半,则由得票比例第一,简单多数的党团,与国会的其它党派合作,至少凑满76个议席或者更多,组成联合政府。荷兰与欧洲大多民主国家一样,不同于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政治,轮流执政做庄,而是多党政治;也不同于美国的“选举人制度”,而是人民“一人一票”的民主直选国会议员比例,多数党组阁。
    
    多党竞争,往往会使政党“碎片化”。今次荷兰有绿色左翼(GL)、基督教联盟(CU)、社会党(SP)、社会革新党(SGP)等28个政党,不论新老,也不管大小,投入选战。其中有10个政党,有幸能取得国会议员的席位。荷兰首相吕特的中右政党,自由民主党(VVD),虽然比上次国会41个议席减少9席,得32席位,但仍然保持第一领先地位,继续执政。极右的荷兰自由党(PVV),一贯以反穆斯林著称,近年还多了一项“脱欧”的诉求(脱欧元、也脱欧盟)。上次国会大选,得票15席位、第三大党,如今徒添5席,得20席,上升到第二大党,主要反对党了。究其原因,与混球土耳其穆斯林总统埃尔多安,不分青红皂白,自私自利,恩将仇报,替欧洲尤其荷兰反穆斯林政党“助选”,临门一脚,分不开的。中间派民主66(D66)得19席、基督教民主联盟(CDA)也得19席,并列第三;绿色左翼(GL)16席、社会党(SP)14席;基督教联盟6席、退休人士党5席、动物党4席、改革政治党3席、其它3席。最惨的是荷兰工党(PvdA),九十年代中后期和本世纪初,还是执政的第一大党,即使五年前的大选,退为第二大党,尚有38席,参与自民党合组联合政府,今次仅得9席,损失77%,沦为第七的小党。极左极右靠两边,中间这块最大的。荷兰工党,如同台湾总统暨立法院,去年1·16大选,龙卷风加疯狗浪,中国国民党被选民海啸,打趴岸边,一蹶不振。
    
    众所周知,二战后的一九四七,荷兰即与比利时、卢森堡,创立“钢铁煤炭联盟”;一九四八起,在此基础上,联合法国、意大利和联帮德国,一九五七,建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一九九二,欧洲共同体12国元首和政府首脑,聚会荷兰,签订《马城条约》,正式建立“欧洲国家联盟”(简称“欧盟”),欧洲大陆外的英国脱欧之后,欧盟仍有27国;一九九九起,创立的“欧元”,荷兰与德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和西班牙等国发起,央行在法兰克福,荷兰曾是首任行长,目前欧元区已有17国加入,荷兰则是欧洲第六大经济体。凡此种种,在在说明,七十年来,荷兰均是欧共体、欧盟和欧元的创始会员国之一,战略政策核心,这是一部荷兰现代史,当然也是荷兰的主流民意,鐡的事实,不可逆转。假如极右党的民粹主义阴谋果真得逞,荷兰竟也倒退出欧盟,乃至废掉欧元,不言而喻,瓦解欧盟,消灭欧元,全球灾难。2017,欧洲的选举年。正是从这层次来说,荷兰今次国会大选,叫停民粹,是欧洲的政治风向球,势必影响今年四月二十三日、五月七日的(初选前两名第二轮对决)法国总统大选,德国组阁的九月六日国会大选,秋冬的捷克和保加利亚等国大选,决定欧洲未来,意义重大深远。
    
    众所周知,就在荷兰大选的投票前五天,突然爆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胡闹,攻讦荷兰,制造外文风波。荷土关系丕变,追㵐远因,七十年来,荷兰政府的文明价值观,宗教信仰自由,信奉基督教为主的国家,对土耳其世俗的穆斯林,过于尊重、宽容和友善;讲到近因,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穆斯林政府,竟然要替长期反对穆斯林的欧洲极右政党,尤其替倒穆斯林起劲的荷兰自由党,竟在关键时刻客观上“助选”,愚不可及。
    
    荷兰王国,有全球八十六个民族的移民。其中三大少数民族,依次第一是土耳其,穆斯林,约60万人;其次是摩洛哥,也是穆斯林,约40万人;第三是苏里南,荷兰前殖民地,回归宗主国,30多万人。至于华人,近30万人,仅次于英国和法国的华人数,是德国华人的两倍,但不算是荷兰的“少数民族”,故不够格享受比本土荷兰人更好的少数民族社会福利待遇。原因四十年代末,印度尼西亚独立后,印度尼西亚华侨回到宗主国荷兰,大多数是医师、律师和会计师,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中国人;台湾的中华民国移民,当然不会选择做共产中国人;香港属英国管,香港人不会讲自己是中国大陆人;原先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冇路费回到“解放”了的“祖国”,当年滞留下来的几个傻瓜,沙文主义,拒绝接受荷兰礼待,说甚么中国人口有六亿之多,世界第一,岂能在荷兰做“少数民族”?!
    
    荷兰城市,大凡有穆斯林的小区,荷兰中央政府财政拨款,地方政府配合,都会建立淸真寺的;无论是土耳其人,还是阿拉伯人,除就读荷兰学校,义务教育之外,政府叧外出资,提供便利,兴办其本国语言文化学校。荷兰华人社会,不算少数民族,自然冇这个福份,全得自理。所有的中文学校,从师资培育、教科书、招生和借用荷兰校舍,官方没有分文资助,民间白手起家。唯一的一所佛堂,阿姆斯特丹新唐人街“佛光山”,购买地皮和建筑工程,均由荷兰佛教界朋友努力来的。1996七月,荷兰佛光山动土兴建,星云大师专程前来剪彩,盛况空前,那天我陪同八六高龄家母也在场,感受礼佛温暖。第二年夏天竣工,佛光普照!
    
    最近一年,舍女阿炜,几乎每逢周五,携带小囡和BB婴儿,从阿姆斯特丹驾车🚘来,老少在本埠市中心逛街玩耍。因为她曾攻读双博士学位后,在做大公司主管迄今,忙于专业,晚婚晩育,如今特别呵护一对宝贝儿女,人之常情。每当她把汽车停在中央火车站后面,一座清真寺附近的免费停车场,我则在另驾的电瓶车上,抬头凝视那高大的圆形穹顶,两房树立的粗柱,思潮起伏,不胜感叹:荷兰皇家,荷兰政府,荷兰人民,信仰自由,宗教和谐,瞧荷兰的基督徒,对穆斯林,何等友善,何等关爱,上帝才是真正的“真主”,上帝伟大!
    
    土耳其与荷兰交恶,完全是土方的挑衅。荷兰善待土耳其人,但土耳其穆斯林总统埃尔多安扭曲歴史,狗吠火车,在他最不安的狗嘴巴里,文明友好,这叫“纳粹余孽和法西斯”,竟把荷兰王国,骂成“香焦共和国”,如此下流,令人作呕。荷兰的土耳其人,有反对土耳其政府专制的在野党人和支持土耳其官方的两派。譬如说,2009十二月九日(国际人权日前夕),我与吾尔开希等维吾尔朋友,在阿姆斯特丹,与土耳其朋友座谈交流,那个荷兰的土耳其侨团,是个进步组织;又如,同年十二月十三日,熟比娅访荷对千名维人演讲,正是阿姆斯特丹的土耳其侨团提供会场。即便本月十日,一千多名土耳其人,在土耳其驻鹿特丹总领馆前集会,支持4月16日的土耳其“公投”,决定是否赋予现任总统扩权,延长12年任期,做到2029年,那是土耳其家的事,荷兰没有表示反对。但是,土耳其的两名部长,在荷兰大选前五天,竟然要跑到鹿特丹,参加荷兰的土耳其人集会煽动,在外国的土地上弄他国内的事,有干涉荷兰内政之嫌,“不受欢迎”了。必须厘清一点:柏林前不久两次德国的土耳其人集会,均被取缔;奥地利土耳其人的类似集会,也被制止;唯独荷兰,同意荷兰的土耳其人在鹿特丹集会,只是不让外国土耳其政客来本国捣蛋,如此而已。埃尔多安这家伙,柿子挑软的吃,叫嚣要对荷兰“经济制裁”,“最严厉方式”,“付出代价”。哈哈,文明先进、经济高度发达的荷兰,岂会被愚昩落后、经贸欠发达的土耳其所吓倒,白日做梦!
    
    荷兰自由党党魁维尔德斯,有人称他是荷兰的川普(特朗普),这个比喻,既对但不准确。维尔德斯一头金发,我们荷兰华人叫他“黄毛”。黄毛身材高大,长相形似美国川普,他俩共性,都是极右,反穆斯林。从年龄上说,川普71岁,维尔德斯53岁,比黄毛大18岁,可做他的“老子”;但黄毛反穆斯林的资历,已有18年了,比川普资格老得多矣,反过来可做他的“老子”。所以,与其说维尔德斯是荷兰的川普,还不如讲川普是美国的维尔德斯,这般形容似较确切。
    
    二十年来,欧盟未准土耳其多次申请加入欧盟,历史证明,先见之明。埃尔多安之流,反对欧洲,反对荷兰,是把双刄剑。土耳其政府这次反荷大曝露,无论对荷兰的中右派,还是对荷兰的极右派,都是间接助选。广大民众,认定吕特首相的自由民主党,关键时刻,顶住土耳其官方的穆斯林逆流,维护荷兰原本的人文价值观,又可叫停错误的民粹,值得信赖,把选票投给他继续执政;维尔德斯加大了反穆斯林贝分,鼓吹在荷兰的土地上铲除清真寺,主张把土耳其大使领事驱逐出境,如此等等,自然博得另一波的民粹选民,喝采叫好,已使自由党成了第二大党,持续大反特反穆斯林!
    
    张英👋
    
    2017三月十六日🎆荷京夜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3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守岁辞岁迎岁和爆竹烟火是东西方文明风俗的共性
·张英:大雪重霜气候变冷 室内玩耍户外溜冰
·张英:中国狱中的将军新兵连花名册补新报到上将
·张英:从阿密图书馆婴儿阅览室谈起
·张英:含饴弄孙想起七十年前儿时顽皮
·张英:蒋经国生母毛太夫人墓碑失而复得记
·祝贺杨斌恢复自由/张英
·张英:梁山桥义建中国远征军将士孤军墓与纪念碑
·张英:终于找到马航MH370西印度洋随海残片证实预见正确
·张英:简评今天香港立法会改选和预估明年特首选情
·张英:严家祺《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及附评
·张英:公刘独评徐水良近作三篇
·张英:严家祺《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张英:严家祺《为什么仲裁庭无权仲裁南海问题》
·张英:严家祺《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图)
·张英:太极门寃案 台湾法学界称像税法228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二)
·张英:清明扫墓祭奠父母追思(一)
·张英:祝贺世维大会主席多力坤荣获杜鲁门里根自由奖
·张英:严家棋谈《感觉的“死而复生”生活的“极简主义”》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向全面债务违约更近一步
  • 俄伊土三国决定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和平大会
  • 三分天下的十八大人事格局已被十九大彻底颠覆
  • 回声报:穆加贝下台中国失去一位老朋友
  • 联合国专家谴责北京对江天勇的判决
  • 猎雷舰案 检调搜索高雄市海洋局和前局长住宅
  • 旧金山市长拒绝安倍要求接受慰安妇像
  • 访华前夕人权观察致函法国外长呼吁关注刘霞
  • 马克龙称利比亚拍卖奴隶为“反人类罪”
  • 朝鲜外相到访与古巴外长会晤谈朝鲜局势
  • 法国哲学家卢梭之八:有罪的父亲 伟大的教育家
  • 中国投资好莱坞今年大减九成
  • 为北京鞠躬尽瘁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功成身退”
  • 郑州学生超工富士康辩称“自愿并有适当补偿”
  • 鲁炜被指两面人 习近平向宣传系统开刀?
  • 泰国拒绝中方立即遣返越狱的维吾尔人要求
  • 中方认为足球抗议事件是个“阴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