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山东济南再现文革闹剧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1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评“毛左”声讨邓相超教授事件
    
    来源:《人权双周刊》
    
    2016年岁末,山东省府所在地济南的“毛左”们,在英雄山聚会,散发传单,播放高音喇叭,号召人们去山东建筑大学揪斗邓相超教授。
    
    2017年1月4日上午8点半,他们聚集在山东建筑大学和平路校区西门,声称要打倒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因为其反毛泽东思想,反共产党,反政府。
    
    “毛左”山东省城重演文革闹剧
    
    济南“毛左”大都是深受“三忠于”洗脑的文革参与者。他们常年聚集在济南英雄山,打出“山东英雄山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号,颂毛唱红,经常搞纪念活动,并募集资金。他们竟能在山东省府眼皮子底下,不断做大,发展成为全国“毛左”重要的基地,并与全国各地的毛左团体组织串通互动,兴风作浪,令今日山东济南红祸泛滥。
    
    1月4日上午,济南几十名“毛左”集聚在山东建筑大学门外,气焰嚣张地分发毛泽东像章,起劲地鼓噪狂呼辱骂邓相超教授,犹如文革批斗场面再现。邓相超教授,现为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省政府参事,是体制内难得的敢言、直言知识分子。他经常撰文发表评论,崇尚普世价值,主张培育公民社会,推进社会民主法治,主张和平实行宪政,使中国融入人类文明。
    
    济南民主人士邵凌才、张月、王传辉、于新永、郭立喜等数十人,本与邓相超素不相识,但得知“毛左”们围攻邓相超教授后,不约而同地前去山东建筑大学声援。恰时,聊城的诗人鲁扬先生也赶来声援邓教授,他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牌子迎风而立,但牌子被济南警察野蛮抢下。
    
    “毛左”看到警方鲜明的立场,深受鼓舞,一拥而上,对鲁扬动粗。济南民主人士挺身保护,反遭“毛左”们暴力袭击:拄着拐杖的邵凌才被掌掴;年老体弱的张月被打倒在地;身患高血压的王传辉被打出了血;60余岁的郭立喜被他们拿着棍子追击······鲁扬被“毛左”们围堵在墙根,遭到群殴。有民众报案,但警方竟不予理会。
    
    “毛左”们从该校门口游行到邓教授家门口,一路宣讲、打人、举蜡像、拉横幅,在警方沿途保护之下,大喊“打倒邓相超!”、“砸烂邓相超狗头!”等文革口号。此事件,网上有相关图片、视频,读者可相互印证。学者荣剑对此事件评述说:“山东是我老家,齐鲁文化胜地,礼仪之邦,现在则是妖孽横行,义士受辱,真是愧为山东后人!”
    
    如今,中国“毛左”势力不断膨胀,这与当局默许与暗中保护分不开。据悉,济南“毛左”的代表人物王本友就在公开演讲中说:派出所传唤我时警察就说“你如果上山打游击,我们警察百分之七十的会跟着你!”不难想象,何以济南的红歌会集会每每都有警察维持秩序;何以“毛左”的扩音喇叭、大小字报、非法印刷品等,大行其道,畅通无阻。此次“声讨事件”更是在警方的“保护”之下进行,其公开集会游行,侮辱诽谤他人,暴力群殴公民,竟不受官方任何追究。
    
    “毛左”在山东省城肆意横行,如入无法之境,而其他民间人士的所有公开活动,均无一例外地要被监控、打压,由此可见政府的立场和偏袒。山东省政府1月5日发布公示:解聘邓相超的政府参事职务。1月6日,山东省政协通过决议:免去邓相超山东省政协常委职务,接受邓相超辞去山东省政协委员的请求。难怪当今中国正不压邪,法度不彰。这是对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极大讽刺!
    
    举毛旗、抓维稳“两手都硬”
    
    习近平当政以来,举毛旗、抓维稳,“两手都硬”。他曾在参加《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要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这面旗帜下“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这简直是文革期间“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翻版。
    
    四年来,习近平言论行动都模仿毛,把批评毛泽东斥之为“历史虚无主义”。为此他还刻意强调“两个30年统一论”;指示打击所谓七股“反动潮流”;下令“七不讲”,控制舆论。这充分证实中南海的“核心价值”左转,由此习上台后,中国的言论自由、国家法治、人权大倒退;由此“毛左”势力乘势崛起,日益嚣张。
    
    近来,敢言的《炎黄春秋》被强行夺权改编,连谨言慎行的《共识网》也被关闭封杀,当局对网络的管制更是日益严厉,致使当今社会任何不同的声音都遭屏蔽。中国正一路向文革倒退。难怪,当今“红卫兵”居然返场,重操旧技:“揪斗”、“大批判”、“抓特务”、“揪反革命”······
    
    谁给“毛左”泛滥撑开了空间
    
    近来,当局连连出手,强力维稳。年前,全国各地“两会”换届,民间独立参选人相继涌现,但当局对他们却是严厉打压:监控、骚扰、限制行动。自由作家熊飞骏以非法经营罪被抓,标志着当局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打压升级。罔顾民意,贾敬龙被强制执行死刑。雷洋案,涉案五名警员不予起诉。在此背景下,教授、记者、作家、律师、异见人士、上访者随时都可能“被”成为“颠覆分子”。
    
    反之,在此状况下,“毛左”势力却可以逆历史潮流而动,大行其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习的“核心价值”与“毛左”的热衷暗通款曲。人们质疑,2017年中国会不会进一步向“文革”大步后退?文革学者宋永毅认为“十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现有的体制,现有的思想,现有的道德,现有的文化。”招魂毛泽东,就是“极左”卷土重来,再涂炭民族。
    
    毛泽东满口“人民万岁”,满腹“帝王”,他以国家暴力,摧毁了中华数千年之文明,将全民陷于灭绝文化传统的社会灾难中。对毛的功过是非,只要不是白痴,就不难判断。即使邓、江、胡时代,对毛也都是采取搁置、不争论的态度;而习近平上台后,重新举起毛的旗帜,高调重回延安、西柏坡、井冈山,为毛招魂。这便给“毛左”泛滥撑开了空间,导致当今“左祸”重新泛起。此次“毛左”到山东建筑大学声讨邓相超教授事件,充分地印证了这个事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609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济南雾霾压城中的一道光明闪电
·牟传珩:习近平执政最大特征是不自信
·牟传珩:向“世界规模最大”的伪选举挑战
·牟传珩:向“世界规模最大”的伪选举挑战——民间独立参选冲击波
·牟传珩:习近平与“不忘初心”背道而驰
·牟传珩: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牟传珩:习近平“敢于亮剑”步步紧逼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牟传珩:习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牟传珩:谁为“无轨养老群体”鸣不平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
·牟传珩: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 (图)
·牟传珩: 苏联国旗为何缓缓而降——柏林墙倒塌新反思 (图)
·牟传珩:谁分裂了“一个中国”——“无道伐有道”必遭天谴 (图)
·牟传珩:“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图)
·牟传珩:“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牟传珩: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 (图)
·牟传珩:民众踏着“炸弹”做“中国梦”
·牟传珩:中国法制进入最荒唐的时代——“两高”释法令世界错愕、侧目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牟传珩:习近平防变向左转,刘云山拜祖推红潮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司法内幕(之二)
·十八大发言人:重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牟传珩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牟传珩
·日、蒋代表香港、澳门议和密幕——点评一次可能改写历史的谈判/牟传珩
博客最新文章:
  • 姜维平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 中国控诉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图片展
  • 独往独来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日特务机关成中共
  • 中国控诉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图片展
  • 曾铮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 《推背图》归序全解盛世血路6-22惨烈的恶报2《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 上海维权网【视频】进京集结号——上海访民2014年1月8日"年夜饭"
  • 郑恩宠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 陈泱潮17.请问习近平先生你准备好了吗?你有此男儿胆识吗?
  • 曾宁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 藏人主张國民黨大崩潰
  • 郑恩宠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 悠悠南山下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違反?
  • 吴倩耶稣基督:记着这将是一埸由
  •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 点滴人生人生漫談﹕壞脾氣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