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尊者达赖喇嘛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06日 转载)
    
    尊者达赖喇嘛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传授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20171月2日至14日)。(唯色提供)


    图说:尊者达赖喇嘛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传授第34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20171月2日至14日)。(唯色提供)
    
    目前在印度,在佛陀成道之地菩提伽耶,尊者达赖喇嘛正举行第三十四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约二十万佛弟子来接受尊者法灌,这也是尊者在菩提迦耶主持传授的第五次时轮金刚灌顶法会。
    
    在自传《流亡中的自在》(译者康鼎,联经1991年出版) 第四章【避难南藏】中,尊者讲述了他最初学习时轮金刚灌顶教法,以及第一次向信众法灌的经历和感受,令人感动。尊者真挚而谦逊地忆道:
    
    “一九五三年夏天期间,我接受林仁波切(尊者亲教师)的时轮金刚灌顶。这是密教传承里最重要的一种灌顶,对世界和平有殊胜的重要性。不像其他秘密传授的密教仪轨,它是在大众之前公开传承的,非常复杂,需要一周到十天的准备时间,还要三天实际操练。其特色之一就是用各种颜色的碎宝颗粒做成一个大坛城,坛城是一个代表立体世界的平面图像。当我第一次看到许多坛城中的其中一种时,几乎无法自持,乍然这么一看,唉呀!它的外表是美得如此脱俗!
    
    “灌顶完之后,接着是一个月长的闭关。我记得这是一段感动林仁波切和我的宗教经验。我觉得非常荣幸能成为大成就祖师相续无间传承的一名弟子。当念到回向文的最后偈颂时,我被感动得不能自已,大家都以为我被加持了,虽然我当时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层。我把这件事看成是我堪能在世界各地展开时轮金刚灌顶的佳兆,我做的比我任何一位先世还要多,虽然我并不是最有德行来做灌顶的人。
    
    “隔年,在默朗木庆典期间,我在大昭寺的四臂观音像前,接受正式成为佛门比丘的受戒典礼,由林仁波切主持。那是令很多人动容的场合。然后,那个夏天,我应在家女众之请,做了生平首次的时轮金刚灌顶。”
    
    在珂蘿德•勒文森(Claude B.Levenson)著的《达赖喇嘛前传》(译者黄馨慧,橡树林2006年出版)一书中,亦做了相似的记录,并对时轮金刚的意义做了进一步阐释:
    
    “一九五三年夏,少年达赖喇嘛接受了时轮金刚(Kalachakra)灌顶。这是密教传承中最高的仪轨,由导师林仁波切亲自为他灌顶,而他日后也多有机会在世界各地为流亡藏人和广大的西方善信,进行时轮灌顶。不过,当他在拉萨时,对这部复杂奥妙的宇宙论仍有待进一步的钻研和体悟。根据传统的说法,包含七百多个神祗的《时轮经》,对世界和平有殊胜的重要性。
    
    “每次进行时轮金刚灌顶时,都非常讲究个人事前的准备,至少需要一星期的时间。严格说来,公开仪式也非常费时,且分成好几个部分举行。前面的阶段人人都可参加,但第三级就需要受过特殊训练的人,所以只有一小群已准备妥当的信徒能接受灌顶,并取得传承该法门的资格。
    
    “(······时轮金刚是藏传佛教金刚乘中无上瑜伽中的一部,格鲁派特擅此部密法。一般认为在末法时代,为了解脱救度末法时期的众生,时轮密法将更为传布。末法现象愈显,则时轮密法也将愈为广传。)”
    
    依据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资讯网的相关资讯,按次数、日期、地点(包括中英文)、信众人数,我整理了一份较为完整的“尊者达赖喇嘛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由此可知,尊者第一次传授时轮金刚灌顶,是在拉萨罗布林卡即尊者夏宫,当时19岁。1956年尊者21岁时也在罗布林卡举行过时轮法会,两次都有十万信众参加,而中共军队已于1951年5月进入拉萨,如尊者在自传中所述:“这段时间,我们与中国当局处于敏感微妙时期。······我坚定地相信,不论事情如何演变,终必趋善;最后,所有人类对真理、正义以及人性理解的天赋欲望,终将超越冷漠与沮丧。”
    
    迄今,尊者已传授了三十三次时轮金刚灌顶,多数是在印度的佛教圣地及喜马拉雅佛教信众地区举行,也在美国、瑞士、西班牙、蒙古、澳大利亚、奥地利、加拿大等国家举行过。以下为尊者传授时轮金刚灌顶一览表(1954-2017):
    
    次数    日期(公元)    地点    信众人数
    第1届    1954年5月    西藏 拉萨 罗布林卡
    (Tibet, Lhasa, Norbulingka)    100,000
    第2届    1956年4月    西藏 拉萨 罗布林卡
    (Tibet, Lhasa, Norbulingka)    100,000
    第3届    1970年2月    印度 达兰萨拉
    (India, Dharamsala)    30,000
    第4届    1971年5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比拉库佩
    (India, Bihar, Bodh Gaya)    10,000
    第5届    1974年12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100,000
    第6届    1976年9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拉达克 列城
    (India, Jammu & Kashmir, Ladakh, Leh)    40,000
    第7届    1981年7月    美国 威斯康辛州 麦迪逊
    (USA, Wisconsin, Madison)    1,500
    第8届    1983年4月    印度 阿鲁纳恰尔邦 蒙德拉
    (India, Arunachal Pradesh, Bomdila)    5,000
    第9届    1983年8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史毘提 塔波
    (India, Himachal Pradesh, Spiti, Tabo)    10,000
    第10届    1985年7月    瑞士 力康
    (Switzerland, Rikon)    6,000
    第11届    1985年12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第12届    1988年7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桑嘎
    (India, Jammu & Kashmir, Zanskar)    10,000
    第13届    1989年7月    美国 洛杉矶
    (USA, Los Angeles)    3,300
    第14届    1990年12月    印度 北方邦 瓦拉纳西 鹿野苑
    (India, Uttar Pradesh, Varanasi, Sarnath)    130,000
    第15届    1991年10月    美国 纽约
    (USA, New York)    3,000
    第16届    1992年8月    印度 喜马偕尔邦 科努尔 卡尔帕
    (India, Kinnaur, Kalpa)    20,000
    第17届    1993年4月    印度 锡金 甘托克
    (India, Sikkim, Gangtok)    100,000
    第18届    1994年7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克隆 吉斯巴
    (India, Himachal Pradesh, Keylong, Jispa)    30,000
    第19届    1994年12月    西班牙 巴塞罗那
    (Spain, Barcelona)    3,000
    第20届    1995年1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门得谷
    (India, Karnataka, Mundgod)    50,000
    第21届    1995年8月    蒙古 乌兰巴托
    (Mongolia, Ulan Bator)    30,000
    第22届    1996年6月    印度 喜玛恰尔邦 史毘提 塔波
    (India, Himachal Pradesh, Spiti, Tabo)    20,000
    第23届    1996年9月    澳大利亚 悉尼
    (Australia, Sydney)    3,000
    第24届    1996年12月    印度 西孟加拉-萨鲁加拉
    (India, West Bengal, Salugara)    200,000
    第25届    1999年8月    美国 印第安纳州 布卢明顿
    (USA, Indiana, Bloomington)    4,000
    第26届    2000年8月    印度 斯比蒂 基寺
    (India, Spiti, Key Monastery)    20,000
    第27届    2002年10月    奥地利 格拉茨
    (Austria, Graz)    10,000
    第28届    2003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第29届    2004年4月    加拿大 多伦多
    (Canada, Toronto)    35,000
    第30届    2006年1月    印度 卡纳塔克邦 阿姆劳蒂
    (India, Karnataka, Amaravati)    100,000
    第31届    2011年7月    美国 华盛顿
    (USA, Washington)    12,000
    第32届    2012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30,000
    第33届    2014年7月    印度 查谟-克什米尔 拉达克 列城
    (India, Jammu & Kashmir, Ladakh, Leh)    150,000
    第34届    2017年1月    印度 比哈尔邦 菩提伽耶
    (India, Bihar, Bodh Gaya)    200,000
    2017年1月6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23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伟平:印象达兰萨拉之尊者达赖喇嘛 (图)
·龚睿:我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真实印象 (图)
·秦伟平:蒙古的天不会因尊者达赖喇嘛访问而崩塌 (图)
·秦伟平:呼吁中国政府与尊者达赖喇嘛开展对话
·尊者达赖喇嘛,圣地达兰萨拉/齐家贞
·尊者达赖喇嘛孕育的藏人民主/洛桑尼玛 (图)
·我读尊者达赖喇嘛“9月24日声明”/秦晋
·在庆祝尊者达赖喇嘛生日集会上的讲话/张伟强
·建立和谐西藏和谐中国社会一尊者达赖喇嘛与澳纽华人见面会答谢词/余世新
·评中共媒体报道尊者达赖喇嘛访问澳洲/达珍(图)
·唯色: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图)
·陈维健:污蔑尊者达赖喇嘛中共贼喊捉贼
·尊者达赖喇嘛明起抵澳洲访问10天/王宁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
  • “还是有上帝的”
  •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 “清真”就是“纳粹”
  • 学者解析中共执政密码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 刘国凯女装修工--工地札记之六
  • 独往独来郭文贵12-12直播文字版17-12-12
  •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 东海一枭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 槟郎人间森林诗人游
  • 东海一枭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6期)
  • 谢选骏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 陆文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 东海一枭历史由德性决定
  • 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 谢选骏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 藏人主张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 谢选骏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 韩亦言【英译】华涌:想你了,妖精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航海家加巴打破单人帆船环球赛世界纪录
  • 美副总统下周访耶城 阿巴斯吁巴人大游行抗议
  • 一朝鲜“特工”在澳洲被控罪
  • 川普稅改中国有两大应对:行政干预加垄断
  • 法媒是怎么看特朗普换掉美联储主席叶伦?
  • 智利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充满变数
  • 马来西亚选举日近 政党紧张备战
  • 中国产C919第二样机上海试飞成功
  • 印尼大游行抗议特朗普承认耶城为以国首都
  • 智利南部暴雨山崩至少5人死亡15人失踪
  • 智利总统大选二轮投票两名候选人比分接近
  • 工联会失落澳门人大 王晨吁人大团结社会
  • 巴基斯坦奎达市一座教堂遭遇自杀式袭击
  • 引中资 港推同股不同权 小股民保障惹猜疑
  • 《芳华》终上映 网传警方观影观民众反应
  • 希望工程“大眼睛”当选共青团安徽省副书记
  • 美国会两院共和党人就税改法案达成协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