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著名学者张千帆、左春和、贺卫方谈贾敬龙案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9日 综合报道)
    来源:博讯综合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
    
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

    
    国家的基本义务是保护生命,刑法不能为了惩罚而惩罚,
    尤其是不得没有必要地伤害罪犯的生命;
    否则,国家就违背了尊重与保护生命的基本义务。
    现代法治国家秩序的维系不再需要依靠原始血偿信条,
    死刑也就成了对罪犯生命的不必要剥夺。
    死刑并不能弥补犯罪带来的伤害。
    对待生命的工具理性主义将产生极其可怕的权力滥用。
    
    近日,最高法院复核批准了贾敬龙射钉枪杀人案的死刑判决,死刑问题再度引发社会关注。贾敬龙原来是一个好青年,但是村庄的黑恶政治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人犯。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愤起杀死了村长,而之后曾要自首,却因被围殴致伤而未成。一审、二审乃至最高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仍然判处贾敬龙死刑,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这一判决不仅不符合刑法的基本精神,而且也违背了尊重生命的中国传统。
    
    秘书长潘基文指出,21世纪没有死刑的一席之地。我们必须继续坚定地表明死刑是不公正、不符合基本人权主张的。
    
    这篇短文只想强调一点,那就是尊重生命是中国文化的固有传统。众所周知,儒家历来强调少杀、慎杀,据说死刑案件都要经过皇帝亲自批示。儒家立场的伦理根源是“性本善”,人的内在本质是尊贵的,因而要求所有人赋予适当尊重。孟子的“孺子入井”故事将儒家基本思路表达得很清楚。只要是人,看见一个小孩爬向水井,都会情不自禁上前把她抱起来,因为凡人都有“恻隐之心”。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自然冲动,表明每个人都有仁义之心。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对一个连说声“谢谢”都不会的孩子萌动恻隐之心,不是为了获得某种物质上的回报,而是出于尊重其生命所包含的内在价值。因此,儒家会强烈谴责那些对小悦悦见死不救的路人,因为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对生命的麻木不仁表明他们的仁心已近乎泯灭。既然每个人都有义务尊重和保护生命,任何人更不得主动伤害生命。
    
    当然,儒家对人性并不盲目乐观。他们相信人性善,但也清楚知道人性是有弱点的。药家鑫的杀人灭口、李昌奎的凶残灭门、吴英的集资诈骗、对小悦悦的见死不救······都显示人性的弱点是如此致命,以至只是靠道德说教显然无济于事;在某些情况下,人必须被强迫尊重生命的价值。在儒家看来,人类之所以建立国家并制定律法(在中国古代主要是刑法),正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生命,防止人类生命受到人类自己的非理性伤害。
    
    然而,既然国家的基本义务是保护生命,刑法就不能为了惩罚而惩罚,尤其是不得没有必要地伤害罪犯的生命;否则,国家就违背了尊重与保护生命的基本义务。事实上,如果推到逻辑的极端,儒家的伦理主张应该不只是“慎杀”、“少杀”,而是完全禁止死刑,因为无论罪犯如何“罪大恶极”,他们的行为都没有也不可能泯灭自身存在的内在价值,而相对乐观的儒家会认为,只要经过适当的教育改造,他们总是存在认识错误、恢复人性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摧毁罪犯的生命是国家暴力的滥用,在本质上和罪犯对他人生命的侵犯无异。因此,控制犯罪的正当措施不是死刑,而是在罪犯失去理性期间剥夺其自由并进行教育改造,直至其恢复理性。看到药家鑫在法庭上泪流满面的场景,不论他此前犯过什么不可原谅的罪行,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个22岁的青年还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可能,而死刑判决彻底断绝了一个生命的希望。
    
    当今世界废除死刑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据统计,在联合国现有的193个成员国当中,已有160多个国家取消或者不再使用死刑。2012年,联合国会员国中只有19个国家实施了死刑。
    
    主张死刑的立场历来有两类论点。一类是社会正义论,认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或某些罪大恶极者影响恶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被害人家属也常常坚持“以命抵命”、“血债要用血来还”的传统信条,似乎杀人者只有一死才对得起被害的亡灵。其实“杀人偿命”并非不证自明的“等价交换”,而是人类在社会进化过程中为了自我保护而发展起来的原始信仰;在没有国家或国家不能有效控制犯罪的时代,这类信条有助于迫使潜在罪犯正视自己行为对他人造成的后果,但是现代法治国家秩序的维系显然不再需要依靠原始血偿信条,死刑也就成了对罪犯生命的不必要剥夺。从儒家立场上看,杀人永远是非正义的,除非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死刑判决的主要理由是为了偿命或“平民愤”,那么这类理由显然是不充分和不正当的。即便罪犯杀了人,死人也不会因为再杀一个人而复生,死刑并不能弥补犯罪带来的伤害。为了满足多数人的感觉而杀人,则更是违背了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在这种工具主义思维面前,人的生命不是终极目的,而是满足利益和感觉的工具;只要能让多数人满意,国家就有权力乃至义务剥夺个人的生命。一旦成为治国原则,对待生命的工具理性主义显然将产生极其可怕的权力滥用。因此,社会公正论对死刑的论证恰恰将催生最可怕的不公正,只能助长国家背离保护生命的基本义务。
    
    第二类理由是社会功利论,主张死刑有助于减少杀人犯罪,进而保护无辜者的生命与安全。譬如有人主张不仅应该维持死刑,而且应该立即执行,因为中国的监狱不够牢固可靠;如果死刑犯逃脱,无疑会对社会产生巨大危险。但是这种论点显然不攻自破,因为维持可靠的监狱是国家职能,国家显然不能因为自己疏于履行义务而转嫁责任并剥夺犯人的生命。更何况如果以后发现判决错误,立即执行将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聂树斌就是前车之鉴。在国家适当履行职责、有效控制罪犯的前提下,真正意义的无期徒刑足以防止最危险的罪犯对社会产生进一步危害,因而也就没有剥夺罪犯生命的必要。社会功利论的更一般主张是传统法家的“重刑去刑”论,认为极刑有助于震慑危险犯罪,迫使潜在罪犯三思而行。如有确凿证据表明死刑判决对其他潜在罪犯产生显著的震慑效果,从而减少杀人凶案,那么或许可以在严格控制的前提下维持死刑。维持死刑的惟一正当理由是保护人的生命,而政府有义务提出足够证据证明目的和手段的合理相关性。
    
    2015年2月19日是农历羊年的大年初一,身材瘦小的北高营村村民贾敬龙,用改装后的射钉枪当众射杀村长兼书记何建华。
    
    贾敬龙本来并不是一个危险人物。在一个政治清明、法治彰显、财产权利得到基本保障的地方,他完全可以是一个好公民。他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制度因素和他的个人因素同样重要。换一个有个性的平常人,碰上他的遭遇也完全可能诉诸性质同样的愤激行为。当然,他必须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沉重代价,但是显然罪不至死,因为这个人不是不可以改好。经过惩戒、教育,他完全可以恢复理智,重新做一个好人。在处理这类案件过程中,国家首先要反思和检讨自己的制度缺陷造成的暴力犯罪行为,采取有效措施弥补这类缺陷、改善村庄的政治生态,保护村民的基本权利;其次,在以人为本的思想指导下,对贾敬龙案作出适当量刑。至少,法院不得为了满足被害人亲友的复仇心理或实现并未得到验证的威慑效应,运用国家机器再剥夺一次人的生命。
    
    “没有任何确切证据可证明死刑的威慑作用”,而“施行死刑的任何司法误判或失败都是无法逆转和补救的”。(联大A/RES/67/176号决议,2012年)暂停使用死刑有助于尊重人的尊严及加强和逐渐发展人权。
    
    近年来,最高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实际上是对尊重生命传统的回归。死刑复核是慎用死刑、尊重生命的最后一道关口,因而既不应流于放任地方司法滥权的“橡皮图章”,也不宜成为各种政治考虑因素的平衡器,而是应该为人的生命和内在价值提供切实有效的司法保护。如果完全废除死刑的时机尚不成熟,尊重生命、少杀慎杀至少可以从贾敬龙案开始。
    

张千帆简介:
    
    张千帆(1964年1月-)出生于上海市,毕业于南京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卡内基·梅隆大学,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作家、公共知识分子。
    

    

学者左春和:
    
    贾敬龙式的“血亲复仇”在一定条件下会形成传染,这取决于社会公正秩序构建的成败,并不为复仇者的自然理性所决定。政治秩序与法治秩序的绩效离不开正义这一恒在目标,过于偏离的结果会堵塞代偿渠道,鉴于人性中潜藏的反抗本能,突围的方式常常难以预料。表面看来,个体的力量极其单薄,他似乎与某种板块无法对等,但生命被逼仄到无路可退之时,他的应激反应往往携带着原始正义使各种防范措手不及。
    
    一个社会中的孤立现象不必细究,它是多样性和偶然性的结果。如果一个社会出现某种普遍现象,无论是它的支配系统或其它,就一定要考虑它的制度底色。任何制度安排都会形成“制度——行为——结果”这样的传导机制,而这种传导机制的关键是制度设计界定了其行为者的激励结构。如果只是追逐其现象的眼花缭乱,就会忽略制度工程的意义,也会藏匿它的动力核心与传导之源。
    

左春和简介:
    著名学者张千帆、左春和、贺卫方谈贾敬龙案


    
    河北灵寿人,知名学者,主要研究政治学、文化学等。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民盟河北省委社会与法制委副主任。民盟石家庄市委文化委主任。石家庄市第十届政协常委,河北省第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
    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专家顾问团成员。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著名学者贺卫方:
    

少杀慎杀已从薄谷开来开始了!

    
    我博学的同事张千帆先生的说法我不同意,不,废除死刑不能从贾敬龙案开始!事实上,最高法院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减少死刑的适用。最近的趋势,收受贿赂犯罪,哪怕数以亿计,也都不判死刑立即执行了。以杀人罪而论,薄谷开来杀人案情节相当恶劣,蓄谋,与公安局长王立军策划,毒死人后又动用公安部门伪造死因,败露后又通过其丈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阻挠调查,如此恶劣的杀人罪最后判决死缓,去年业已变更为无期徒刑。
    
    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事后有明显的自首情节,那么,我只是想知道,薄谷开来可以判死缓,为什么贾敬龙就必须死刑立即执行?我们不要求贾敬龙得到更多宽恕,只要求小民百姓能够跟官员及其夫人得到最高法院同样的考量!
    

贺卫方简介:
    
/200px-He_weifang_2011.9.12.jpg
    
    贺卫方,(1960年7月17日-),山东牟平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法学家、公共知识分子,《中外法学》前主编。网名守门老鹤。他一直倡导中国要走宪政民主之路,2001年第一期《中国青年》把他列为“将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个青年人”之一,2011年度美国《外交政策》“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718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刀下留人:贾敬龙射钉案已核准死刑,即将执行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 VOA时事大家谈: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 博客最新文章:
  • 严家祺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 蔡楚蔡楚:祭母文(多图)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逸风《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上海维权网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 孙宝强华人,拿什么尊重?
  • 东海一枭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 姜维平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 徐永海不能只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24
  • 曾铮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DidIFindanE
  • 吴倩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曾铮李克強訪澳中領館僱人歡迎一天一百-AustralianChineseOffe
  • 陈泱潮人子(弥勒)警告:朝核终必危及中国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30)
    论坛最新文章:
  • 俄专家:解放军精兵简政剑指增进登陆与海战实力
  • 欧盟高度戒备下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
  • 东京开色情店中国老板新案情 近百卖淫女多为中国留学生
  • 安理会严词谴责朝鲜进行导弹试射
  • 法国左翼候选人的欧盟计划
  • 中国司法一判案又可能引发民情抱怨不公
  • 萨德争议作祟 长沙足球赛后中韩互杠
  • 乍得法国人质被劫往苏丹
  • 菲执政与反对党互杠 正副总统遭对方弹劾
  • 墨西哥墙开工前中国非法偷渡者猛增
  • 特朗普聚焦朝鲜可能无暇顾及南海自由航行
  • 里尔城南地铁站枪击事件 警方初步定为黑帮火并
  • 德迦罗警告法国退出欧元绝无好果
  • 港独势力大退潮香港政治告别激进化
  • 台湾争论婚姻当事人必须一男一女是否违宪?
  • 煤钢联盟60周年 数万人对立示威映照欧盟五味杂陈
  • 另有法官作不同裁决,特朗普第二个旅行禁令有望起死回生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