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维平: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请看博讯热点:李长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05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9月3日,全球媒体聚焦习近平北京大阅兵。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之外,江泽民等原中共领导人悉数到场助阵。从媒体披露的一些照片看出,中共第16和17届政治局常委,曾分管文宣系统的李长春显得有点另类。他不仅西装革履,心宽体胖的样子,而且还拿起一架长镜头的照相机,不时地拍照,由于体积较大,有点像“高射炮”,这与其他常委比较,好不休闲,再加上紧挨他的“政法王”之一的罗干的酷吏形象反衬,越显滋润。但笔者认为,如果读者和观众被这一细节迷惑,就彻底地上当了,谁认为他很休闲,难免被他的假象遮眼迷失,就中了他的高射炮弹,其实,他这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止,恰恰尽显处境的不妙和诡异,更难逃老习及其他政敌的锐眼。
    
    因为李长春是大连人,以前他担任过辽宁省委书记,又因其大秘张某为笔者青年时代文友,故对其比较熟悉。公平地讲,老李为官一方,在沈阳时还干了不少好事,实事,普通老百姓对他既有一些正面的肯定和表扬,也有不少非议和批评。但由于笔者接触他身边的人较多,知其详情不能说是入木三分,也非皮毛。总的看来,依他的品质能力,当个市长还可以,再高了确实累了他,而中共官场的“拍马屁”上升规则,成就了他。真的没想到,他竟能分管文化宣传工作,称其是“意识形态王”,并不为过;更出人意料的是,与笔者在大连城乡曾有过多年时间密集交往的“文学青年”张某曾任其大秘,从广东直到北京,非旧事所能比拟。因此,细看这一张李长春手持“高射炮”登上天安门的照片,不仅哑然失笑。狡猾的老李,你糊弄别人行,玩我这个老乡就错了。你的“高射炮”,是拿给习近平和王歧山看的,也是给“傻子观众”看的,它不过是一件骗人的道具而已,如同2007年12月之后,他三次赴重庆与薄熙来暗渡陈仓一样,老李的雕虫小技又失算了。
    
    李长春做出如此夸张的动作,故意摆弄他的“高射炮”,其目的是告诉他人,虽然,我是江泽民派系的大将,薄熙来的盟友,但我退休之后,从来不干政,我只玩摄影,就像李岚清搞篆刻一样,不要把我划入“人走茶不凉”那种人,我不是《人民日报》影射的人之一,尤其是六亲不认“打老虎”的王歧山别把利剑对准我。但是,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法,欺骗不了知情者和明察秋毫的政治观察家。毫无疑问,他的这一举动恰好佐证了海外媒体对其的猜测和议论,一是他政治上不可靠,政治操守有问题。当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徇私枉法之时,经历过沈阳“文革动乱”的李长春,没有阻止和奉劝“薄骗子”,而是多次前往山城捧臭脚。可能他们私下也有肮脏的交易,只不过被“王立军事件”所搁浅。也就是说,李长春带着江泽民的使命,曾去重庆告知“薄骗子”,他惊天动地大胆地干,就可能改变初步形成的由习接班的政治格局。换句话说,如果薄上去了,老李一定是晚年幸福安康,子女富贵荣华,他全然不在乎“二次文革”给重庆经济和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为了一己之私之利,就可能抛弃人民福祉,这一点适合于李长春,谁都知道他的家人贪腐严重,他的兄长在大连与某地产商的老板富某关系密切,其利用大连建委领导的人脉和权势,低价拿地,高价出手,赚成亿万富豪,老百姓却成了“房奴”,他的家人也都肥得流油。他主管意识形态时,对文宣的掌控也相当保守和严厉。回忆与其“大秘”张某的交往,也看出李的用人标准和德性,我与张某曾是共同爱好文学的青春时代的知青密友,相识于1974年。笔者与其到新金县皮口镇游览,一同走过码头栈桥,吟诗作赋,远望海心小岛“牛眼坨子”,曾立志奋斗互助。我们当场口占四句七言诗,他的前两句我忘了,但我的后两句至今铭记在怀:迎风指点牛眼岛,三山五水化尘埃。可见笔者时值20岁,已有壮志情怀。总之,从70年代他随从行医的父亲下乡,到担任大连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我们都没有中断交往。他当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的助手时,我任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高级记者,也曾全力帮助他。按道理说,像我们这样的好朋友,2006年笔者狱中获释后,曾向其求助,应得到善意回应,但其竭力回避,生怕得罪薄熙来,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他时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视我形同路人,远不如时任《辽宁日报》记者的刘尊利。可见,李长春能选用他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足证,他自己也是一个类似的官员。的确,人们常说,有了官性,党性,就没了人性,人情。不知道今天登上天安门,举起“高射炮”的李长春,是否能从自己的镜头里看到灵魂之恶,连一个自己知青旧友都不愿帮助的官员,能否为人民服务,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感谢苍天有眼,笔者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徇私枉法的“薄骗子”垮台,也目击了中共官场的众生相,更认清了自己的渺小和幼稚。在我的想象中,象李长春这样亲身感受过文革“10年动乱”的人,应当在2011年到重庆,严厉批评他“唱红打黑”,搞“二次文革”的恶行,因为“红”是人民的血,“黑”是“薄骗子”的心。那时可能他不愿听,但却是真的帮助薄,李长春反倒去吹捧他,结果把他害惨了。他的大秘张某也是如此,他原本追随薄熙来的政敌“曹小个子”,但他深知薄的手段险恶,故意回避旧友,不愿拔一毛而利朋友进而利天下。由于他曾在广东和辽宁官场任新闻文化官多年,动动“小指头”,就能把笔者留在国内文化新闻界工作,使刚出狱的旧友,免于贫困与孤独,但张某选择了一种前程,就像诗句中的“三山五水化尘埃”一样。
    
    尽管习王把他安排到天安门阅兵,也没减轻李长春心灵的恐惧,因为只有他和大秘知道他们以往的仕途上,深藏了多少罪恶的脚印。单就河南爱滋村来说,受害的老百姓到死都不能释怀。而且,他离开河南时,古董字画和金银财宝拉走了5个火车皮,见证者至今尚在,可能他领略了王歧山的用意,叫他站在前纪委书记吴官正的左边,而国人历来“右”为尊,大概是提醒他“利剑高悬”,你别以为退休之后就完事了。你帮薄熙来吹喇叭抬轿子,余音还绕梁呢,你还贪腐严重,抱着金砖银砖呢,大秘也不是好鸟,也许都是下一个“大老虎”,“小虾米”。因此,李长春精心策划了这个小伎俩,为了是迷惑习王。从媒体发表的照片看出,李长春认真地举起“高射炮”,对准了受检流汗的官兵,这与以前他出入社交场合,记者们“扫射”他正好相反。这有点乐趣,也有点嘲讽,但他千万别忘了,不论装得多么悠闲,多么惟妙惟肖,但只要贪污受贿了,就永远在“老王”的射程之内。
    
    2015年9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806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姜维平: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姜维平: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姜维平: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姜维平
·姜维平: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姜维平: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图)
·姜维平:李方平说,王健民增加新的罪名
·姜维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姜维平: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姜维平: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姜维平: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姜维平: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姜维平: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姜维平: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姜维平: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姜维平: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姜维平:场景转换,郭文贵最后的疯狂
·姜维平: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姜维平: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姜维平:王荣,慢慢地哭吧
·姜维平: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姜维平:当庭翻供是薄熙来思想性格的具体体现
·“反薄专业户”姜维平谈薄熙来案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深远/姜维平
·姜维平:薄熙来勾结邓质方,下毒暗害大连副市长
·美国之音: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谈薄熙来谷开来(二)
·美国之音: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谈薄熙来谷开来(一)
·姜维平: 部分薄熙来的消息可信度不高
·曾因薄坐牢的记者姜维平:我早知他有这天
·姜维平:张德江和薄熙来截然不同
博客最新文章:
  • 千载云他们做得,人家咋说不得?
  • 郑恩宠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 大字报【解决硬道理】国家信访局首次公开接访流程
  • 上海维权网【视频】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
  • 雷声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 藏人主张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 陈泱潮15.中国必须尽快实现民主化和平转型
  • 郑恩宠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 曾宁可怜的毒裁者
  • 拈花时评回归荒凉-袁冰(卷终)
  • 郭国汀郭律师点评孙文蒋中正国民党与毛共
  • 吴倩 天主聖父:以赞叹和感恩之
  • 上海维权网【视频】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
  • 大字报上海访民江琴:中领馆设骗局习近平来美己有上层的处理命令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28)视频
  • 东海一枭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 《推背图》归序全解盛世血路6-19天数两度变4《遥视历史问题天机》2部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