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史官的气节和对徐友渔们的刑拘/宋永毅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12日 转载)
    徐友渔更多文章请看徐友渔专栏
    自五月初以来,北美华裔学人中通过电话、电子邮件迅速地传播着一个几乎令所有人震惊和愤慨的消息: 中国著名的当代史学者徐友渔教授因发起一个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学术研讨会被中国警方拘留。这一研讨会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另一位当代史研究学者郝建教授的家里进行,参加者也大都是历史学者和这一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因而,这一聚会又带有一种鲜明的学界同人交流和私人聚会性质。
    

    对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场学生运动,无论你今天的认知是“民主运动”还是“反革命暴乱”、抑或“政治风波”,它都已经成为一个中国当代史上的重要历史事件存在于世了。因此,历史学家们对此聚会讨论,进而厘清真相、总结教训,实在是天经地义的学术活动。与所谓的“寻衅滋事”的罪名,风马牛不相关。而借用中共最新倡导的“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时尚,对于历史上的“暴乱”和“风波”不是更要多加总结讨论、以吸取历史的教训来实行现时的“维稳”吗?
    
    从正常的学术思维出发,我实在无法理解中共有关方面要采取如此不可思议的专政手段,来刑拘徐友渔、郝建、浦志强、刘荻的等历史学家和“六四”的亲历者。这甚至使我怀疑: 是否北京的雾霾实在太厉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有关方面的官员们执法决策时的神志清明?但又使我感到正常的是:徐友渔等被刑拘的五人都一致否认当局的指控,认为他们的私人聚会和学术活动绝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徐友渔教授在前几天会见他的律师时坦然承认他是这一聚会的组织者,但又指出:所有的与会者五年前都曾經在一間酒店參加過六四二十周年座談會,有关方面当时也并不認為這是犯法行為。换句话说,尽管中国现时的法律常常混乱矛盾,但五年来至少这一条还没有产生歧义,而混乱的只是有关方面的神智而已。
    
    这一匪夷所思的事件使人不由想起中国历史上的史官气节和统治者对他们徒劳的迫害。中国从夏朝开始就已经设置了史官。中国历史历经上下五千年的更迭变迁,但史官文化的传统却一直没有改变。史官的节操更成为千古美谈。如:春秋末年齐国的相国崔杼弑齐庄公姜光,然后命太史伯在史简中写上庄公是得病而死。太史伯非但不从,还如实写道“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光”。崔杼大怒,遂杀了太史伯。太史伯有三个兄弟,名字分别叫仲、叔、季。太史仲见哥哥死了,接替了哥哥的位置,继续写下史实,也被崔杼所杀。接着太史叔写下了同样的话,又被崔杼所杀。太史家最小的弟弟太史季来了,他将写好的竹简递给崔杼,上面还是写了这几个字。崔杼对太史季说:“你的三个哥哥都死了,难道你也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吗?如果你按照我说的意思写,我就免了你的死罪。”太史季既不愤慨,也不惊慌,他平静地说“按照事情本来的样子去记录,这是我作为史官的责任,与其失职而苟活,不如殉职而死!况且此事路人皆知,即使我不写,天下总会有人去写。所以我不写也掩盖不了相国的丑行,反而惹来有识之士的讥笑。我并非不爱惜性命,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崔杼被太史季的正气所震慑。他终于认识到,史官的气节是无法改变的,最终不杀史官。
    
    如果说历代史官的节操和统治者的被迫让步告诉了我们什么,那首先是封建君王尚能认识到他们只能主导当政时期,而史官却传承千年中华历史。中国千年以来的史官们秉承着“史学、史识、史才、史德”,秉持了“险恶矫诬之人,不足以言史”的信念,成为华夏族历史真理的捍卫者。我们在徐友渔教授等人的身上清楚地看到了这种伟大的承传。遗憾的是,我们在北京有关方面的决策者身上看到的,却是明显低于历代最平庸的君王的智商。
    
    为此,我真诚地希望北京的决策者们在构建他们的“中国梦”大业的同时,能稍微学一点历史,不要在对历史做出不可思议的“决策”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07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友渔:自由主义还是社会民主主义?
·徐友渔:重新理解“自由主义—社群主义”之争
·徐友渔:新世纪对自由主义的重新阐释
·徐友渔:共和主义冲击波
·徐友渔:期望一个低调的法治社会
·徐友渔:共和主义冲击波
·徐友渔:从1989到2009—中国20年思想演进(“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论文)
·徐友渔:中国三十年各派社会思潮
·徐友渔: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徐友渔:1968年的历史与遗产
·徐友渔: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制度建设
·徐友渔:不谈民权谈民生,等于谈养猪
·徐友渔:改革开放30年
·徐友渔:研究文革的又一奠基石
·徐友渔:我们需要信仰的复兴?
·徐友渔:为何扼杀中学历史教材改革
·徐友渔:央视在推广错别字方面起的作用绝对第一
·徐友渔:“过去年代就没有腐败”?
·徐友渔:进入21世纪的自由主义和新左派
·“寻衅滋事”五君子会见律师 徐友渔拒绝央视认罪 (图)
·徐友渔星期五会见了律师 目前精神良好
·浦志强、徐友渔及其他两人被安排见律师
·徐友渔: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视频:刘晓波生日,胡佳、徐友渔等网友架走保安,成功探访刘霞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 邱国权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 上海维权网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 谢选骏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 生命禅院降服魔性
  • 郑恩宠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 尾生诗歌尾生随笔:《江天勇案旁听纪实》
  • 陈泱潮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全文
  • 谢选骏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 藏人主张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 谢选骏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 东海一枭人贵三得
  • 槟郎老虎的逻辑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 谢选骏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 生命禅院关于心的小学问
  • 谢选骏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